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14 刺神卸甲

^
  
  “楚云升,快停下!”
  
  感覺到紫氣之劍越來越逼近自己,磅礴的氣勢終于顯露出來,它才明白這只劍的可怕,只有距離它多近才能感覺到它身上的氣勢磅礴,但感覺到了,也就躲不掉了。
  
  它再怎么躲,紫氣之間總在逼近它,絲毫沒有變過,令它無法想象的大駭,只能驚恐喊道:“楚云升,尊上已在路上,我是雪苑之使,你殺了我,尊上不會饒恕你的!”
  
  紫氣之劍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它已經感覺死亡的降臨,前一刻,它還可以輕松捏死一個小小的神境,此一刻,它卻和那個小小的神境一樣要被人家一劍斬殺,這種感覺的轉變,實在太快太突然了,令它腦袋一片的空白混亂,竟不顧一切地大喊:
  
  “不要殺我,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雪苑留在這里無數年不是因為你,是因為更重要的……啊”
  
  紫氣之劍揮光斬殺而過,帶起一片的血霧,于是同時,天空與大地上,無數的人,無數生物,仿佛都被一柄柄劍掠空斬殺而過,但除了天空上一聲慘叫,其他人只是猛地驚醒,然后急忙查看自己的身體,卻驚愕地發現什么傷痕也沒有,好像的確就是幻覺一樣。
  
  “噫?”
  
  楚云升看著從天空上跌落的紫氣之間,皺了一下眉頭。
  
  他沒想過要放過極南之人,出劍就必斬殺此人,并不在乎什么秘密,但這一劍式卻的確失敗了。
  
  接著,他便明白過來,以他現在的能力的確是施展不出第五劍式!
  
  這一劍式完全沒有凝起足夠的劍勢,被他強行施展,只能最終潰散,而下一刻,他便發現周圍所有的天地元氣都被抽空。
  
  但即使是這樣,一個潰散了的劍式,便已將二神境巔峰的極南之人直接斬殺,威力可見恐怖。
  
  他其實并不喜歡用往上的新劍式,如果可以,他更喜歡用前三劍式,尤其是第一劍式與第二劍式,如果達到神技級別,未必比后面新學的戰技弱小。
  
  而要把所有劍式都晉級到神技級別,然后一劍揮出,連貫所有劍式,一氣呵成,那才是真的千軍辟易!
  
  這個“軍”,不是普通的士兵組成,以前輩的等級,這個“軍”,可能全是靈生命!
  
  當然這只是他自己的想象,即便是神國,大概也不可能富有到以靈生命來組成一只恐怖的軍隊,靈太稀少了,影人說過,靈散落在宇宙中,簡直稀薄的連一粒塵埃都不如。
  
  他之所以不用第四劍式,而是跳過直接用第五劍式,除了第三劍式是大范圍攻擊,而第一第二劍式的級別也可能一次斬殺不了極南之人外,第四劍式他也沒用過,也是要第一次用,那不如直接用第五劍式。
  
  和三元天極其以下有兩個劍式不同,第四元天到第六元天境界,只能施展出一個劍式,那就是第三劍式見云卸甲。
  
  四元天以下,多出一個劍式是必須的,否則被圍攻很難逃脫,只是他當初四處奔命,重點在符攻擊上由此也可見前輩創造的劍戰技和符文并不是一個系統,否則沒有必要重復。
  
  直到很久后他才學了第二劍式,但也的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否則在節點中被多能族鎖死空間的一戰就必輸無疑。
  
  而根據前輩的古書功法,這不僅是能力限制的問題,更是要在第二階段反復磨練前三劍式,之后,才會在第七元天后施展出第四劍式,同樣需要三個元天的境界時間去磨合與融合前四劍式。
  
  第五劍式卻是需要靈蘊了,在楚云升看來,它類似于一種強大的零維攻擊,不是靈生命的敵人根本無力抵抗,瞬間斬殺,且無路可走!
  
  他就是想試試看自己還有沒有靈蘊,他的靈蘊來的本來就邪門,而且亂七八糟,如今雖然他已經恢復,但零維深處仍被靈封鎖著,他想看看那些靈蘊當中,靈封的靈蘊還有沒有,或者他自己有沒有。
  
  但結果卻更讓他困惑,劍式發出了,說明他起碼有一絲施展第五劍式的能力,但劍式最終卻潰散失敗了,這又說明他沒有靈蘊可以用可以支撐。
  
  因而這是他最感覺到奇怪的地方,有又沒有,沒有又有,十分的模糊。
  
  他的敵人遠不止極南之人的尊上,還有很多,有靈蘊才能堪堪自保,沒有靈蘊,那就是螻蟻的存在,都不用看別的,僅僅看第五劍式就能知道這點。
  
  收回紫氣之劍,他便已來到騎兵軍團的陣前,但沒有停留,直接掠過,一直來到白制兵的陣列中,
  
  士兵們四散開來,緊張地望著他,和血騎那些嫡系軍團不同,他們的上層人物實際上是與楚云升的嫡系對立的,所以,他們非常的緊張。
  
  雪地上血跡中,掙扎著一個滿臉血跡的混亂女孩,身上捆著專門用來捕捉的特制繩索,越掙扎越緊。
  
  一名士兵得到長官的眼色,立即將女孩身上的繩索解開,退到一邊。
  
  地上有許多的尸體,都是冷星人的尸體,有藍發人,也有黑發人,血順著雪坡緩緩地流著,滿目蒼夷。
  
  女孩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人,看著那些外星人所敬畏的人,她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只大概看出來這個人應該就是這些外星畜生的頭頭,那幽暗的黑甲令她心懼與憎惡。
  
  她也不知道這些外星人為什么要放開她,她的意識還在沖向敵人的死亡與混亂之中,但當她看到這個外星人手里抓住的男孩時,頓時尖叫了一聲,什么也顧不了。
  
  “秀啊,快跑!”
  
  她凄厲地喊著,撿起地上的一柄斷劍,不顧一切地刺向那個外星人的頭頭,根本就沒想起來她的這點力量能否刺中。
  
  “住手!”
  
  “大膽!”
  
  “找死!”
  
  周圍的士兵紛紛大驚失色,而后面的神殿大主執與老者更是魂魄齊飛喊道:
  
  “放下劍!”
  
  “這是刺神啊!”
  
  ……
  
  女孩仿佛什么都沒有聽到,事實上也的確聽不到,她的腦袋一片的混亂,只有秀被抓住的影子。
  
  這一瞬間,劍已經刺出。
  
  但沒有人覺得她能刺入,甚至連刺中都刺中不了,士兵們知道那戰甲的恐怖,而神殿與老者更是知道那圣甲的堅固程度。
  
  然而,誰也沒想到,她竟然刺中,而且還刺入了進去!
  
  一柄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斷劍,一個力氣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孩,竟然刺中了并刺入了幽暗的戰甲。
  
  血液順著劍鋒滴滴地流了下來,落在尸體血液橫流的雪地上。
  
  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刺中揮手間斬殺天空霸氣身影的人(神)!?
  
  士兵們尤其是他們的軍官嚇得差點跪下來,因為他們以為是他們會錯了意,放開了那個瘋狂的女孩。
  
  而神殿的大主執與老者更是顫抖不已,兩人急忙上前跪下,合攏起雙手,頭也不敢抬,高舉著接著斷劍上留下的血液,止不住地顫抖著,那可是神之血啊!
  
  “姐!”
  
  男孩剛從之前的震駭中反應過來,才看清楚握著劍柄的女孩,驚喜道。
  
  但他馬上又看到女孩手中的劍刺入了身邊的人身體中,頓時驚呆了大叫一聲:
  
  “姐!?”
  
  兩聲“姐”意思自然不同,但知道的人卻不多。
  
  然而這里有一個卻是知道的,不等所有人說話,他心靈福至,一個縱步沖到女孩身邊,死死抱住女孩,搶先喊道:
  
  “苜苒,這是偉大的至高神熾武啊,是我們的塞斯比亞啊!”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當時在大殿中也差點去被試劍的調查員摩底由,只是他磨蹭到隊伍的后面,這才躲過了一劫。
  
  這里所有人當中,只有他一個,同時認識他們。
  
  當他看到塞斯比亞拔劍融甲,揮手間斬殺天空極境人影,便如天塌了一般,他是真的沒想到,打了自己兩個巴掌的人竟然,竟然是……
  
  巨大的恐慌一種籠罩著他,他知道熾武神即便救下了所有人,他也不可能再活下去,神殿的人第一個就會要了他的命!
  
  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沒有人比他更知道這個女孩的重要性。
  
  如果有人能保住他一條小命的話,這世間上,只有一兩個人,就是這個女孩或者那個男孩。
  
  他不知道那里來的靈感,他覺得這一劍,是熾武神故意給女孩刺的,要不就憑她也能刺中熾武神,要知道他也是個能級三層的人,不也是被熾武神一巴掌打飛了?
  
  所以,下一刻,就是他上場的時候了,要不然,即便那些外星人不動手,神殿與赫爾家的人也會馬上將女孩轟殺成渣。 r/
  
  當然,他知道熾武神肯定會攔下的,但是哪有他站出來攔下來的功勞大呢?
  
  塞斯比亞的原意就是上天賜予的禮物,所以這句話他也不算說錯,只是他很無恥地將“你們的”,說成了“我們的”。
  
  果然熾武神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要斬殺他的意思,甚至還順著他的話,對女孩說道:“是的,苜苒,我是塞斯比亞,我來遲了。”
  
  說完,他的戰甲如潮水般的退開,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露出女孩熟悉的模樣,只是那柄斷劍仍刺在腹部。
  
  “大蛋哥?”
  
  苜苒一下子懵了,她到底干了什么啊,竟然用劍刺中她的大蛋哥。
  
  望著斷劍上流下的血液,苜苒頓時哭了出來,沖上去想要捂住流著血液的傷口,顫抖道:“對不起,大蛋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不知道。”
  
  “沒事。”他拔出斷劍,擦了擦女孩血跡與淚水交錯的交錯的臉龐,道:“這一劍,是他們欠你們的。”
  
  苜苒一愣,不知道什么意思,便見他握著斷劍的劍刃轉過身,想著滿上遍野的“外星人”,大聲喝令道:
  
  “卸甲!”
  
  ……
  
  “卸甲!”
  
  騎兵軍團中那名頂級騎士毫不猶豫地奔馳喝令,同時,戰甲從他身上飛快的卸下,一邊馳騁傳令,一邊拋開戰甲。
  
  這里是戰場,在戰場上卸甲那是致命的,且不要不說內部還有尚未肅清的對手,就是那些冷星人也尚未完全殺光,這時候卸甲是極為危險的。
  
  要知道,除了血騎與退化人,這里的軍團,大部分都是靠裝甲與戰衣的技術來擁有遠超土著們的力量,此刻卸了,萬一地宮里還有一只土著軍隊怎么辦?
  
  但是現在命令就是卸甲!
  
  卸甲之音,猶如之前的列陣之聲,再一次響徹雪山之間。
  
  從血騎軍團席卷向漫山遍野的軍團,直上云間,無數人紛紛卸甲,紛紛脫下戰衣,就連天空上的戰艦都紛紛打開防護甲層,一列列半人高的士兵出現在船舷,開始卸甲。
  
  一名騎兵似乎不想卸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隊長兩聲卸甲后,他仍未卸甲,這時候,從他隊長身后直接沖出一名跟高等級的騎士,一劍將其斬殺,然后向著其他人大喝:
  
  “王令卸甲!”
  
  這一下沒人再敢猶豫,立即卸甲一旁。
  
  銀色軍團中也有一小群人不愿意卸甲,負責這里的一名軍團看到血騎那邊的情況,立即開始斬殺!
  
  白制兵中不愿意卸甲的就更多了,但是他們當中一個高級軍官,看到附近軍團,尤其是血騎軍團的情況,突然明白過來,這不是卸甲!
  
  是肅清!
  
  不奉令者,當場斬殺!
  
  奉令者,便選擇了……
  
  這時候,本就想倒戈的那些人那還有半分的猶豫,立即開始斬殺不愿意卸甲的人。
  
  一時間,漫山遍野的斬殺肅清。
  
  然而,相對于他們內部的事情,藍發人與黑發卻并不知道,他們此刻體會到的是另外一層的震駭。
  
  外星人,一直都包裹在層層的制服與鎧甲當中,極少有人能看到它們的真面目,即便是如今雪山剩下的高層,至今也沒有一個確定的外星人模樣圖像。
  
  有的人甚至將外星人直接想象成他們傳說中的惡魔與亡魂之類。
  
  今天,他們才第一次看到外星人真正的長相,而且還是如此之多的外星人一起集體卸甲,露出真容。
  
  但當他們看清楚的時候,頓時全部都呆住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