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013 第五劍式

^
  
  “我叫楚云升!”
  
  仿若來自空靈的聲音,瞬息傳遍雪山內外,回蕩于奧蕓之間!
  
  進攻的軍隊噶然停下腳步,正捕殺的士兵們紛紛抬頭,繁忙的戰艦通信一時靜謐,甚至天空上,那一道淡淡的霸氣身影也微微一滯。
  
  接著,地宮通往山外殿臺的通道中響起一道腳步聲,清晰而沉靜,寂靜宛若只能聽到心跳的雪山內外,那一步步的腳音,每一步都顯得格外的威壓,仿佛踩著所有人的心臟,一步一動,一步一靜殺。
  
  雪山外,漫山遍野的軍隊,頓時神態各異。
  
  騎獸不安地來回晃動,背上的騎兵們屏住呼吸,神情肅穆地望向腳步聲外的殿臺。
  
  退化人紛紛恢復原態,迷恍中,相互對視。
  
  銀色軍團中,一個個軍官紛紛推開士兵,走出隊列,來到陣前,緊張地仰頭望著雪花飛揚的腳步深處。
  
  白制軍中的精銳部隊士兵們驚愕呆立,震錯不安,深呼吸出的霧氣結膜在光滑的面罩上,更顯得此刻的心跳。
  
  天空上,一列列踏著雪輪的白鎧武士雙眼從頭盔中透出驚悚的目光,戰艦中,半人高的小人們紛紛走向投影屏幕。
  
  ……
  
  清冷的陽光從云間透過消散的巨大雪花之輪照落奧蕓雪山,一束光芒將傳出腳步聲的山間通道出口處明亮,一道幽暗的身影漸漸地出現在光芒照耀之中。
  
  雪山上下頓時如同一根繃起的弦,緊到了極點,也靜到了極點!
  
  他走得不快,就像是淡淡地從陽光中浮現出現一般,仿佛看不到他真正的身影,只是那一道淡淡的浮影,在腳步聲停止的時候才凝聚在視線中。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走的,明明有腳步聲,雪山內外都聽得異常清晰,卻偏偏又只能在他停下之前看到的是一道淡影。
  
  即便是痛哭流涕的跪行緊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圣子圣女們也不知道。
  
  他手里攙著一個十二歲左右的男孩,紫氣之劍已經歸鞘,身影停在半山腰上通道外的平臺上,靜靜地望著天上地下的千軍萬馬。
  
  男孩惶恐地看著四周,回頭看著那些任何一個隨手都能捏死他的神殿與赫爾家的大人物,全都跪在身影的身后,再看向黑壓壓的極為兇殘的外星人,猶如汪洋一般。
  
  他早已極度緊張地嘴唇發白,身體瑟瑟發抖著,如果不是攙著他的那只手十分有力,恐怕他早已經昏厥過去。
  
  一聲尖銳的吼叫終于打破了窒息的靜謐,一名外星頂級騎士拔出長劍,縱出陣列,馳騁戰獸,漫起飛揚的雪花,嘶吼聲將男孩從驚恐的恍惚中驚醒
  
  “列陣!列陣!列陣!”
  
  刷、刷、刷……
  
  一柄柄長劍出鞘之音,席卷滿上遍野的騎兵大陣,清冷陽光下,劍光如林,寒如冰雪。
  
  “列陣!列陣!列陣!”
  
  銀色軍團的頂級軍官們仿佛也被那名頂級騎士的吼叫聲驚醒,當即轉身毫不猶豫地大喝下令:
  
  “列陣!列陣!列陣!”
  
  接著是退化人,白制兵精銳,天空戰艦,等等,各處軍團,各級指揮官,列陣之音此起彼伏!
  
  剎那間,雪山上下,槍影晃動,劍光如星,一片的蕭殺。
  
  列陣的嘶吼聲像是擊鼓的戰音,隨著奔馳的騎士,怒吼的軍官,開啟的旗艦,澎湃于天地之間。
  
  仿佛有一股極其浩大的力量,足以撕毀任何一切。
  
  于此同時,天空中突然再次出現幾道身影,每一個都遠比睥邁強大無數倍!
  
  地宮通道后面的神殿與赫爾家眾人,臉色瞬間慘白,被攙著的男孩更是驚恐欲死。
  
  絕望,這才是真正的絕望!
  
  蕭殺的大陣中,一列戰旗手如離弦之箭般,從向兩邊打開大陣的騎士潮中射出,旗幟劈空飛揚。
  
  神殿的大主執與老邁的老者已然絕望,紛紛拔劍,從那道微絲未動的身影兩側沖出,十幾名神殿衛士毫不猶豫地跟隨他們拔劍沖下雪山。
  
  “保衛熾武!”
  
  大主執與老者大吼一聲,他們似乎知道即便是神靈降臨人間,也會有一個虛弱的期,認為即便是至高之神,這個虛弱的時間也許也會有,只是短暫一些罷了。
  
  他們必須用生命為熾武至高神爭取這一絲的時間!
  
  “保衛熾武!”
  
  圣子們也紛紛沖下雪山,圣女們持劍擋在那道身影之前,作為最后的屏障,哪怕根本不堪一擊,但這是她們存在與一生的使命,從小便為此而活著。
  
  “保衛熾武!”
  
  激動之下,男孩也想沖殺出去,但攙住他的手動也未動,他用盡全力也掙脫不了。
  
  只能看著最后的那些人以卵擊石般越來越接近寒光如林的大陣!
  
  “大蛋哥……?”秀抬起頭,滿眼的淚光。
  
  那道身影沒有說話,淡淡地望著雪坡上拼死沖下的渺小人群,望著漫山遍野的軍隊,血紅的眼神中不知是冷漠還是冰寒。
  
  天空中那道霸氣的淡淡身影冷冷一笑,一揮手,身后便沖出漫天的白鎧甲士,踏著一片片雪花之論,傾天而下。
  
  這時候,神殿大主執與老者已經沖到騎兵大陣前方不足百米,然而他們心底深深地絕望地發現,那些騎兵根本連看他們一眼的心情仿佛都沒有,哪怕他們再拼命,也依然是被無視的存在。
  
  那名旗幟手沖出大陣,來到陣前,勒住戰獸,蕩開獵獵的戰旗,仰頭大吼:
  
  “奉劍!”
  
  “吾王歸來!
  
  赫!
  
  六萬騎士軍團齊齊奉起長劍,震天齊喝:“吾王歸來!”
  
  沖殺而至的大主執、老者以及神殿衛士與圣子們頓時一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臉的茫然。
  
  接著,他們極其震驚地看到,騎士軍團后面的退化人全都單膝跪下,八萬銀色軍團整齊劃一地向著他們身后抬起手,吼道:
  
  “全軍,軍禮!”
  
  白制兵,各色軍團,紛紛肅立行禮,接連天空上的戰艦都齊鳴一聲。
  
  而他們直接被無視了,根本沒有人看他們一眼。
  
  大主執、老者以及神殿衛士與圣子們下一刻,仿佛明白過來,紛紛轉頭望向平臺上的那道身影。
  
  但是,此時仍有一只軍團仍在進攻,或者說,剛剛開始進攻,那便是天空上傾瀉而下的白色鎧甲戰士。
  
  令他們吃驚不解以及疑惑的是,天空上那幾道外星人強者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混戰在一起,到處都是光芒四射,根本看不清人影,縱橫的力量甚至能夠撕碎整個奧蕓雪山。
  
  之前,他們雖然有所擔心,但是還是對睥邁超越極限之后,抱有極大的希望,此刻,才知道有多么的可笑。
  
  這幾道人影,任何一個人出手,睥邁都連一襲都撐不住!
  
  這些外星人竟是如此的強大,它們到底來自何方?為什么好像它們認識偉大的熾武?
  
  可是它們為什么又突然內亂呢?
  
  地宮平臺上的那道身影依然一動不動,天空上的勝負已經漸漸分曉,雖然時間很短,但是這就是力量的層次。
  
  那道淡淡的霸氣身影依舊強大無比,圍攻它的幾道人影竟沒有一個是它的對手,當最后一個銀白色的人影被擊退,它渾身的強大氣勢已勢不可擋!
  
  那幾道被擊退的人影見根本不是它的對手,紛紛落下地面,圍繞在平臺的身影周圍,其中一人看了緊張萬分的圣女們一眼,剛要說話,便聽到天空上那道淡淡霸氣人影逼近道:
  
  “楚云升,你不過也是尊上養的一條狗,還不跪下!”
  
  平臺上攙著男孩的身影淡淡地望著它,道:“不說我不是卓爾星人,即便是,它也曾是卓爾星人的狗而已,你以為你們真能改掉我的記憶?我在節點中輪回不計其數,一次又一次想起自己是誰,一次次確認自己,那些經歷,豈是你能明白的?”
  
  天空上的身影終于顯露在雪山之前,一襲雪白冰衣,赫然便是當初極南之地的大樞機,居高臨下道:
  
  “你的本我再穩固也沒有用,當初你依靠靈蘊才堪堪用偷襲擊敗眾神境與我,依靠八域天者才撞毀守墓人,今天我已經第二神境巔峰,你一沒有了靈蘊可用,二沒有恢復,殺你不過舉手之間的事情,只不過尊上覺得你有點意思,要留一條小命,虔誠侍奉尊上。”
  
  平臺上的身影依舊淡淡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極南之人冷笑道:“愿不愿意由不得你一個小小的人類,尊上讓你死你便死,讓你活你便活!”
  
  平臺上的身影看著它道:“那就讓它來吧,你還不夠資格。”
  
  極南之人笑道:“你以為你是誰?不要以為你能殺幾個神境就是不得了的人物了,且不說尊上一個指頭就能壓死你,即便是我雪苑一苑能殺你的人也不計其數。”
  
  說著,它便要下來抓住平臺上的身影,周圍的天地元氣更是被它瞬間劈空。
  
  巨大的氣浪將平臺上其他人吹得七零八落紛紛飛起。
  
  平臺上的身影像是在發呆,等了一小會,等到極南之人幾乎快要逼近跟前,才說道:“千軍辟易,我只用過前三劍式,從未用過第五劍式,今天第一次用,你是第一次看到,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極南之人冷笑一聲,它曾置身事外在一邊,幾乎看過楚云升所有的戰技手段,即便是當時最危險的時候,也只是那幾樣,除了那布滿全球的星球符陣曾讓它震驚,其他并沒有超出它的估計,無非是借助靈蘊罷了。
  
  當它看到楚云升手指掠過劍柄,紫氣之劍頓時飛出劍鞘,的確小心地停頓了一下,但在沒有感覺到那種毀天滅地的靈蘊之后,立即便心中大定,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中了!
  
  然而在看到楚云升飛出紫氣之劍,便不再看它一眼,反而走下平臺,走向雪山上的大軍,它忽然有一種被蔑視了的憤怒,它竟然被這個小小的人類給無視了!?
  
  他竟然對自己的一劍那么有信心,以為一劍就可以攔住自己?
  
  劍不是這樣用的!
  
  可下一刻,它頓時警覺起來,它觀察了楚云升很久,此人絕不是大意之人,甚至可以說是極度謹慎之人,那么這一劍……
  
  那柄已經沒有了靈蘊的紫氣之劍,此時沒有任何奇特之處,出鞘之后,便仿佛被隨意拋出一樣,在空中一圈又一圈的翻滾,只是不是向下正常跌落那樣翻滾,而是詭異地向上的翻滾。
  
  翻滾的動作似乎很慢,慢到所有人都能看見它在一圈一圈地翻滾,輪空的聲音也格外的清晰,這看似很正常,卻很不正常,因為雪山之間,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它的翻滾,聽到它輪空的聲音,說明所有人的感官與心神都被它在出劍的那一剎那全都攝取,再無可逃脫。
  
  那一劍,仿佛成了此刻唯一的存在,不僅是它,除了出劍之人,所有人的感官與心神里只剩下那一圈一群翻滾的劍。
  
  “這是什么劍式!?”
  
  極南之人驚悚萬分,它天然地就感覺到危險,極度的危險,但無論如何躲避,及時它瞬間已經拉高到不可思議的天空高度,那只翻滾的劍仍舊在它的感官與心神之前!
  
  無論它飛到哪里,都是一樣!
  
  不僅是它,雖然那只劍明明只是對它飛出的,但是幾乎所有人,被這一劍攝取感官與心神的人,不論是雪山下,還是在戰艦里,都有一柄翻滾的劍劈向自己,無處可逃!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