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005 星圖

^
  
  安靜。
  
  宇宙沒有傳播聲音的介質,所以始終安靜,即便驚天動地的爆炸就在身邊。
  
  “少年”扒在圓形的厚窗邊,望著自己目光所能見到的這場太空之戰。
  
  他的肉眼并不能看清楚龐大外形艦隊的具體模樣,一樣都是星光一般移動的光點,只是比飛來迎戰的星光大了許多。
  
  因為沒有散射的原因,救生船又在不斷地飛行中,時常,有的光線能進入他的眼底,有的卻進入不了,便在視覺上出現不可思議的現象
  
  有時候,那些移動的星光會突然消失,然后再過一段時間又突然地出現,就像黑暗的宇宙中那些不再會閃爍的星星,有時候消失,有時候又會被看見。
  
  但只要看見,就肯定比在地面上要亮上許多。
  
  如果沒有窗舷中的厚厚沉色玻璃,根據訓練教程,他也是不能直視恒星的,除非他想瞎掉。
  
  戰爭便在這些不斷消失又出現的星光中展開,有時候明明看到光芒的洪流襲擊過去,因為角度的問題,消失在救生船的視線范圍,等下一刻,又出現在對面的星光群中。
  
  仍舊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能看到弱小的星光一方不斷地爆裂出煙花般的火團,以極高的速度消亡著。
  
  而強大的星光一方幾乎都沒用停止推進的速度,甚至到現在為止,他也沒見到它們一方有一個星光爆裂!
  
  它們幾乎橫掃整個弱小的星光,不費吹灰之力!
  
  弭婭短暫地打開過接受通信道,頓時無數的求救聲洪水般涌來,凄厲的喊叫此起彼伏,爆裂的聲音也充滿了通信系統。
  
  第十一分艦隊戰敗!
  
  第十六分艦隊戰敗!
  
  第五分艦隊戰敗!
  
  第二十三分艦隊戰敗!
  
  ……
  
  戰敗,戰敗,又戰敗,一敗再敗……
  
  沒有一次的勝利,沒有一次的歡呼,全是戰敗,無窮無盡的戰敗!
  
  弱小的星光以可見的速度覆滅,之前的一切陰謀此刻都變得極為可笑起來。
  
  營造恐怖?激發信心?煽動狂熱?排除異己?現在全都要死!
  
  在強大星光一方的推進下,他們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整艘救生船都沉默下去,他們固然是被犧牲的拋棄品,但那里畢竟是他們的家,沒人希望他們就這樣毫無反抗之力地崩潰戰敗。
  
  科學殿在干什么?大神殿在干什么?赫爾家又在干什么?
  
  為什么不反擊,難道真的要被它們將戰火燃燒整個星球嗎?
  
  出乎“少年”的意料,幸存的士兵們甚至不再痛恨坑害他們的那些人,反而寄希望于救世者盡快出現,不管是睥邁還是恩覺了。
  
  甚至他自己也是這樣希望,在他回到地面前,不知道秀與苜苒能不能躲過戰火。
  
  要回財產后,因為他與苜苒都暫時不想回大草原,卓瑪只得按照原計劃將苜苒安排進入原定的學院,而秀稍微復雜一些,一時還沒有能夠打通神殿侍學院的關系,只得暫時在附近的一個次級學校旁讀。
  
  如果戰火燒至地面,以這些星光的強大,被肆意屠殺將是完全不用懷疑的事情。
  
  救生船游離在戰場的邊緣,被雙方都遺忘,靜靜地航行著,直到來自清冷星球的弱小星光最終被橫掃一空,強大星光氣勢如虹地飛向清冷星球。
  
  “敗了……”
  
  一個藍發士兵在“少年”的旁邊嘆了口氣,神色黯淡。
  
  “敗了么?”
  
  “少年”望著清冷星球的方向,他覺得科學家西斯有句話說的有道理,如果它們能夠輕松地擊敗太空部隊的所有武力,又為什么要出動如此之多的戰艦呢?
  
  他默默地望著清冷星球,心中隱隱有些奇妙的感覺。
  
  但他無法描述那種感覺是什么,仿佛來自心底的擾動。
  
  沉寂中,依舊沒有聲音。
  
  強大的星光團越來越近接清冷星球,只要再來一次齊射,地面上的人或許盡遭覆滅。
  
  然而它們越接近,他心里的那種奇妙感覺就越明顯,好像是一種聲音,似是警告,又似是宣示某種范圍,但太空中明明是沒有任何可以傳播聲音的介質的,聲音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強大的星光如浩大的流星群仍在黑暗的宇宙高速飛行,一點一滴地逼近清冷星球。
  
  但它們航行的軌跡似乎起了一點點小小的變化,或者說陣型做了調整。
  
  沒人能夠看懂它們為何做出這樣的調整,似乎沒有任何的必要,只要它們像之前那樣橫掃過去,清冷星球上的軍事壁壘絕不能抵擋得住。
  
  他其實也這樣覺得,只是那種奇妙的感覺讓他下意識地覺得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不安,救生船也是向著清冷星球方向航行,而且已經越來越接近戰場的邊緣。
  
  一天,兩天,到了第三天,強大的星光團摧枯拉朽般地摧毀了太空基地,越過最后一道防線,直撲清冷星球。
  
  饑餓中的“少年”那種奇妙感覺突然直飆到巔峰,他猛地從窗口彈開,強行推開漂浮的士兵以及被餓渴死的尸體,沖入控制室,大吼道:
  
  “快改變航道!”
  
  弭婭驚訝地望著他:“你說什么?”
  
  “少年”發了瘋一樣揪住操控員,道:“快!改變航道,不要靠近戰場,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那名救生船操控員驚慌地望著弭婭,不知所措。
  
  弭婭看著他的眼神動了一下,仿佛又回到了黑底洞中,下一刻,她立即做出決定:“全動力,調整軌道!”
  
  救生船在靜靜的航行中突然噴射出強烈的尾光,強行扭轉航向,擦著戰場的邊緣急速離開。
  
  弭婭緊張地額頭出汗,他們之前一直是靜默航行,此刻從靜行中走出,目標已經暴露,來自外星艦隊的打擊隨時都有可能到來。
  
  比他們強大無數倍的各艦隊都覆滅了,沒人會以為自己一艘破爛的救生船能夠擋住外星艦隊的襲擊。
  
  說不定,下一刻就是滅亡。
  
  弭婭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瞬間做出了那個決定,甚至在在命令后就開始后悔了,但現在,她只能靜靜地等待著。
  
  操控室里的人都屏住呼吸,緊張地盯著星光浮掠的遠方,仿佛下一刻那里就會有一道光芒奔襲而來。
  
  突然的轉向以及加速,整個船艙中的士兵們被摔的七葷八素,好在這里沒有重力,漂浮的身體碰撞在一起并沒有多大的力量,否則僅僅這一次改道加速就不知道多少會死去。
  
  但強大的星光流似乎沒有發現他們游離在邊緣外圍這一點光芒,反倒如臨大敵,所有戰艦都猛然加速之中。
  
  救生船上的士兵們正在相互詢問發生什么事的時候,“少年”心中的奇妙感覺終于突破了界限。
  
  清冷星球上,那座靜立在冰海之上的大神山之巔,射出一道沒入浩蕩天際的光芒,剎那間穿出大氣層,來到外太空。
  
  從“少年”救生船的角度,只能看到清冷星球上射出一道耀眼的光之河流,照亮黑暗的宇宙背景!
  
  它們分秒不停,橫穿太空,以恐怖的速度射向瘋狂加速的強大星光洪流。
  
  光芒的強烈將遠在邊緣之外的救生船中亮如白晝,“少年”下意識地擋住自己的眼睛,便恍惚聽到一聲似乎無處不在的聲音:
  
  “我靈之地……”
  
  弭婭顯然也聽到了,面色有些蒼白地看向他,其他士兵們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它很勉強,很弱,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能感覺到。”
  
  “少年”皺著眉頭默默道:“它的主人應該已經不在這里,但它是誰呢,又去哪里了?”
  
  強光過后,一個操控員指著遠方失聲道:“看,至高神啊,這是怎么回事?”
  
  弭婭與“少年”頓時被吸引過去,只見在戰場中,那道來自清冷星球的光之河流極為兇悍地撞上強大的星光奔流。
  
  瞬間,只是瞬間,散布在戰場中的殘片像是被氣化一般蒸發擊滅一空。
   br/
  第二艘來不及轉向的救生船在戰場邊緣,直接被蒸發成為了一團稀薄的星際塵埃。
  
  但那些強大的星光洪流依舊存在,它們不知道什么時候,在黑暗的宇宙中,構成一幅巨大無比的“星圖”,每一點星光都處在轉折的地方,光線勾畫出的“圖”精致無比,充滿玄奧神秘。
  
  來自清冷星球上光之河流擊中這副星之巨圖,整個太空黯弱了一下,星之巨圖隨之崩解,而貫穿黑暗太空而來的光之河流似乎也在漸漸消失。
  
  “少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在那副星之巨圖在崩解時,他好像看到出現了一剎那的巨大雪花飛輪,大到不可思議,籠罩整個星光奔流。
  
  這場兇悍的沖撞來的極快,去的也極快,當他們這最后一艘幸存的救生船飛掠入新的軌道中,遙遠的戰場上已經塵埃落定。
  
  那道原初氣勢洶洶撲向清冷星球的強大星光流,此刻,竟覆滅了一大半以上,集中所有艦隊都無法取得擊毀一個星光的強大外星艦隊,竟然在那道光之河流的撞擊下,頃刻覆滅一半以上!
  
  那是什么樣的力量?我們還有這樣的力量嗎?
  
  難道是救世者出現了!?
  
  不僅是士兵們,就連弭婭,甚至是“少年”都不禁這樣去想。
  
  救生船中的人自逃生后,第一次充滿了希望,甚至有人激動的喊著睥邁或者恩覺的名字!
  
  而這樣的呼喊似乎真的起到了作用,剩下的強大星光仿佛集體失去了所有的動力,靜靜地漂浮在原地,一動不動。
  
  之后便在茫茫的黑暗太空中消失不見,但救生船中的士兵們知道,它們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失去動力后的光線不再傳來,他們之前看到的是延遲到達的光線。
  
  “它們能量耗盡了!”
  
  有士兵肯定地判斷道。
  
  但真的是能量耗盡了嗎?它們也會被困死在太空中?
  
  沒人知道,“少年”也不知道,那種奇妙的感覺已經消失,他也只能等待在窗邊,靜靜地看著遠方的星球。
  
  他們至少還有一個月的路程,而他們的食物與水已經快要消耗完畢了。
  
  幾天后,越來越難熬的饑餓與口渴中,弭婭打開了通信,收到了一條微弱的信號
  
  ……我們已戰敗,魔鬼已降臨地面,但我們必將反抗到底……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