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003 那就殺回去

^
  
  那名高級軍官說完后,便示意旁邊的一位科學家接著他的話說下去,九大分遣隊的隊員都安靜地坐著,一動不動。
  
  “外星艦隊的編隊龐大,不論是軍隊,還是我們科學人員當中,有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戰勝,抱有極為悲觀的失敗想法,其實這里面有一個思維上的誤區,當然它們的確很強大,可強大與強大之間是有區別的,我們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就會發現,龐大的編隊反而意味著:它們覺得需要如此多的戰艦數量才能打敗我們!”
  
  藍發的科學家將自己的判斷說出來后邊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前下方的士兵,才繼續說道:“根據合理化原理以及利用率原則,如果它們只需要一艘戰艦就能完敗我們所有的力量,那么它們絕不會再多派任何一只,星際遠征所需要的消耗完全是天文數字!
  
  所以,它們的科技可能并不會高出我們太多,至少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巨大。
  
  同理,這一波的遠程襲擊經過我們的分析后,也不會像外界傳聞的那樣無法意料與恐怖,我們知道不論使用何種能量為載體方式的攻擊,在如此長的距離上發動襲擊,中途的消耗極其巨大,即便速度很快,達到目標位置時襲擊的威力可能已經不足千分之一。
  
  當然在這里,我們已經先排除了它們擁有我們完全不能理解的,可以稱之為奇跡般的先進武器,所以,暫時它應該是符合奧普斯能級定律的。
  
  但既然如此,他們為什么仍然要在如此遙遠的距離上發動襲擊呢?或者說,換個新的角度去想,在如此遙遠的距離上最合適啟動什么武器?而一旦靠近了,就會失去了這樣的機會?
  
  經過科學殿的分析,這一波的襲擊最有可能的并不是采用能量為載體的攻擊,而很可能是在如此長距離上加速一個具有質量的物質,使它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加速到極高的速度,將所有推進能量在激發損耗中的能量轉換成為具有極高質量的物質武器。
  
  這一結論最為符合合理化原理與利用率原則,也是在我們可以估計的高科技框架下,對方最后可能采取的最優方式。
  
  不過按著這樣的推論,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這樣遠距的打擊武器,推動能量所轉換出的質量必然導致難以意料的引力波動,然后如果精準定位目標地,準確實施打擊,正是它們超越我們極其強大的所在,正視這一點,才是理性的做法。
  
  最后說一下,我們能對未來科學理論作出前瞻性的設想,但也只能如此,比如我剛才所說,如果它們的物質武器最終真的能夠達到產生明顯引力波動的巨大質量,那么就有一個我們無法解釋的問題它們是如何獲得如此之多的能量,能夠不斷地加速其物質武器?
  
  在最理想的狀態下,能量轉換出質量,即使不浪費一點點,能夠引起引力明顯波動的質量所需要的能量也是不可想象的!
  
  不要說用化學燃料作為推進能量源,就是最前沿的物質湮滅方式,它們也得在物質武器的推進器里先裝下一顆質量巨大的星體才行,而事實上,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個人認為,外星艦隊的遠距物質武器其實……”
  
  高級軍官立即接過藍發科學家的話,說道:“西斯科學官剛才所代表的科學殿意見軍方已經認同,但我要補充一點軍方自己的看法,外星艦隊的遠距打擊除了有其科學上最合適的猜測,還有一個,就是震懾我們的抵抗意志,摧毀我們的信心,甚至是一種心理戰,沉重打擊平民乃至軍隊的信心,造成大規模的悲觀情緒,以導致我們的混亂。
  
  如果是我,如果有這種技術發射這樣的武器,我也會選擇此時遠距襲擊。”
  
  他看了一眼下方的分遣隊員,最后說道:“未來的半天時間內,你們將跟隨太空部隊部署在外太空的艦隊前往指定目的地布置最先進的攔截武器“星月”,而你們的任務則是在“星月”被布置并啟動前時刻保護它,禁止任何非授權人接近,若有突發情況,可立即采取當場擊斃等任何極端手段!”
  
  “聽明白了沒有?我再重復一次,任何非授權人員不得接近!”
  
  下方的精銳隊員們立即齊刷刷地起身,整齊劃一的行著軍禮。
  
  ……
  
  “少年”覺得有些奇怪,按說這么重要的任務,他這么一個“新人”是不應該能夠有資格的,但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這一點,直到他登上緊急升空的軌道發射倉,也沒有任何人前來取消他的資格。
  
  然而他本以為會是十分驚險的一次任務,按照那個叫做西斯的科學家前面所描述的情形來看雖然他絕大部分都聽不明白但也知道外星艦隊極其的強大,可整整一天時間,他繃緊了心神,完全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卻最終只是武裝齊全地漂浮警備在一個大金屬圓柱體外圍。
  
  直到巨大圓柱體中的攔截武器“星月”被釋放出去,也沒有任何意外出現,那道來自外星艦隊的遠距武器他也沒見到。
  
  當然,這里是太空,他沒資格也沒命令準許去窗舷看一看,一直就被悶在發射倉以及后來的戰艦里面,除非他所在的戰艦被擊中,否則外面的情況他也不可能知道。
  
  除了一開始的失重感覺讓他覺得有些不適應,還有一些新奇,之后的一切都像是訓練時的程序,無聊到讓人厭煩。
  
  “星月”被釋放后沒有多久,他和其他分遣隊員們正聚在一起短暫地休息,就聽到艦內的廣播系統傳出勝利的呼聲:
  
  “攔截成功!攔截成功!目標消失!”
  
  ……
  
  一道道聲音從廣播系統中迅速傳出,直到將要返航的命令下達時,興奮的通報聲突然戛然而止,艦體接二連三地發生劇烈的震蕩與隱隱的爆炸聲。
  
  艦內的士兵與分遣隊員尚未來及的高興,就忐忑不安起來,隨著指揮艙沉默的越來越長,這種不安也越來越明顯。
  
  終于,一個沉重的聲音打破了沉默,用極其悲壯的聲音說道:
  
  “全體隊員們,我不得不遺憾地通知大家,攔截雖然成功了,但卻波及了我們的艦體……經過搶修,也無法挽回失去發動機的現實……巨大波及能量的推動下,我們正在加速飛離軌道……”
  
  “雖然我不會放棄,但我必須向大家承認,我們有可能回不去了!”
  
  “參與維修的隊員們在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后,暫時封死了缺口……”
  
  “飛艦上的能源與物資儲備將維持我們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之后……”
  
  “現在,趁著信號還能維持,全體隊員都將有一次發回遺書的機會,稍晚,大主執將與我們做最后的通話,為我們所有人而祈禱……”
  
  ……
  
  沉默。
  
  沉默。
  
  沉默。
  
  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少年”在內,誰也沒想到一場極為兇險過程卻平靜甚至無聊的任務到了最后竟然是所有人都回不去了!
  
  這里是太空,這里也是戰場!
  
  即使這里的大部分在出發時就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但出奇的順利又讓所有人忘記了危險,以為很快就可以回家,卻沒有想到……
  
  短暫的沉默之后便是大面積的質疑與混亂
  
  “逃生艙呢?為什么不啟用?”
  
  “這里距離太空基地不遠,為什么不派出救援飛艦?”
  
  “我們要回去,不要變成冰冷的太空棺材!”
  
  “發動機不是一個,怎么可能恰好被全部波及摧毀!”
  
  “這是陰謀!我們是戰士,戰死戰場是我們的使命,但絕不是死在陰謀里!”
  
  “跟我走,我們去指揮艙問個明白!”
  
  ……
  
  紛亂中,“少年”皺著眉頭,再如何沒有常識,他也知道被困在太空中的下場,浩瀚的星空,美麗的名字背后,還有一個冰冷的名字:黑暗的巨大墓場。
  
  他突然想去握劍,一劍斬開飛艦的“牢籠”!
  
  這是他第一次想去主動拔劍,而要斬開的似乎也不僅僅是飛艦的“牢籠”,還有一個更大更深的無形牢籠。
  
  人潮從他身邊混亂地跑過,許久后又紛亂地跑了回來。
  
  弭婭就在他身邊不遠的地方,緊握著手中的武器,雙目冰冷。
  
  分遣隊員們絕望地說著:
  
  “發動機真的被毀了,我去看過了。”
  
  “救生艙也沒了。”
  
  “飛艦仍在沖離軌道的急劇加速中,根據計算,救援飛艦的確追不上了。”
  
  “怎么辦?”
  
  “真的要寫遺言嗎?”
  
  ……
  
  不久后,飛艦的遺言雪花一樣飛向清冷的星球。
  
  影視系統中播放著來自清冷星球的延遲面,畫面中,一個個被選出的幸運士兵與艦員通過信號將他們此刻的神色與聲音一同傳回清冷星球,在那里,無數的人正看著這場悲壯的告別
  
  “我們可能死去,但我們的精神將浩然永存!”
  
  “如果反抗必將流血,那就從我們從今天開始!”
  
  “我們絕不屈服,必將與它們戰至最后一滴血!”
  
  ……
  
  “再見,我們的同胞們,抵抗到底,最后的勝利必定屬于我們!祝福你們!”
  
  “再見,我們先走了!”
  
  ……
  
  看著影視系統中的畫面,“少年”卻發現弭婭在冷笑,他遲遲沒有決定拔劍,因為他覺得弭婭或許應該還有什么其他的辦法。
  
  “你相信嗎?”
  
  弭婭忽然轉過頭,望著他,依舊冷笑。
  
  他搖搖頭,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弭婭指著仍在告別的畫面冷冷道:“我從未想過他們可以卑鄙到這個程度!”
  
  接著,她又冷笑道:“多么好的計劃啊!外星艦隊的遠距打擊,造成恐、怖氣氛;攔截成功,再使信心大振;我們犧牲,營造悲壯激發戰意;最終,順帶消滅我們這些礙眼的人,真是完美的計劃!”
  
  “塞斯比亞,你看到他們的表演了嗎?”
  
  “塞斯比亞,你看到地面上的狂熱了嗎?”
  
  “我們不過是犧牲品,是他們表演的道具!”
  
  ……
  
  “少年”抬起頭,平靜道:“那就殺回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