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002 遠距打擊

^
  
  “為什么?”
  
  黑底洞基地的一間軍營中,“少年”從沉思中抬起頭,看著一天未見卻憔悴了許多的卓瑪,微微驚訝道:“你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又想要回大草原?”
  
  如果是幾天前,卓瑪提出回大草原,他一定贊成,但現在,他卻仍想要留在這里一段時間。
  
  石碑縈繞在他耳邊的那句話,似乎觸動了他意識中的某個地方,讓他仿佛在朦朧的世界中一絲清晰地觸及到能夠消除不安與危險的力量他曾尋找的那種力量。
  
  他想要積蓄這些力量,或者說,試圖觸及到更多的這樣的力量,可以讓他消滅所有不安,回答自己所問的問題,以及清晰朦朧。
  
  他覺得只有搞清楚了這些問題,自己才能夠徹底地安下心來回到大草原,否則,總有些心神不寧,回不到以前的狀態。
  
  在黑地洞已經去過了,現在還剩下一個地方大神殿的下方。
  
  那里戒備森嚴,一時之間,他也想不到什么辦法可以進去,只能等等再說,在回大草原之前,一定要再去一次。
  
  卓瑪精神萎靡地在他面前坐了下來,疲倦道:“我有的累了。”
  
  然后,神情失落地說道:“我去過妮月家了。”
  
  說完這句,卓瑪便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年”楞了一下道:“不是要等弭婭的傷好些嗎?怎么今天就去了?”
  
  說完才發現卓瑪的神情不對,他心中頓時一緊,著急道:“財產沒要回來?”
  
  卓瑪搖了搖頭,卻沒有說話。
  
  他有些糊涂了:“那是為什么?還有人給他們撐腰?”
  
  調查員摩底由等人一直在與他們作對,這種情況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弭婭沒有出面。
  
  卓瑪卻搖頭道:“沒有,要回來了,蒂安家也被定了流放寒礦,和死也差不多。”
  
  “少年”頓時松了一口氣,要回來就好,至于卓瑪后面說的那些話,他也沒仔細聽,注意力全在錢上了。
  
  但卓瑪卻仍然奇怪地在說道:“塞斯比亞,你能不能想想辦法……”
  
  “想什么辦法?”
  
  “少年”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卓瑪猶豫了一下道:“妮月……能想辦法赦免她么?”接著,才將今早的事情從頭開始說起。
  
  但只說到了一半,弭婭的副手突然闖了進來,也沒看卓瑪,只向他著急道:“快跟我走,小姐要見你和弭婭隊長!”
  
  ……
  
  仍舊是在赫爾家的住宅地,“少年”見到了昨天卻不肯見他們的赫爾家大小姐。
  
  她穿著一襲白色的紗衣,帶著漂亮的潔白帽子,雖然眼神中仿佛有著捉摸不透的心事,但臉上卻掛著一絲微笑,讓人一眼看去便覺得十分的和煦。
  
  她先是詢問了弭婭的傷勢,又關心了昨天行動的傷亡情況,最后才給立功的“少年”等人授勛。
  
  士兵們全都將胸脯挺得高高的,神情極為激動,從昨天到今天,幾乎是一起一落再到現在無望中峰回路轉,但那種興奮之情卻比起昨天更加猛烈,有的士兵甚至激動的微微發抖。
  
  大小姐的手很美也很玉白,每到一個士兵的面前,當她拾起潔白盤子中的勛章,再給士兵佩戴在胸前,輕盈轉動的雙手散發出淡淡的香氣,令人陶醉,有的士兵甚至臉頰上浮起淡淡的紅暈。
  
  “你就是弭婭說的塞斯比亞?”再往前走一步,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微笑著說道。
  
  “少年”點點頭,如果是昨天,他還需要這個授勛,今天卻不是那么急迫了,財產已經要回來,這個功勛對他來說意義已經不大。
  
  不過,如果她要是再和自己多說幾句,他便準備提一提妮月的事情,對他一直很好的卓瑪叔叔,從來沒像今天這樣認真地求過他什么事情,只有這一次,雖然他到現在為止也沒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好像在那里見過你?”她精致的眉頭突然皺了一下,奇怪地說道。
  
  不等“少年”說話,她的眼神似乎有了一絲微妙的變化,沉甸中出現一抹痛苦的神色,不到片刻,潔白的額頭上竟然出現了密集的細小汗珠。
  
  這時候,一側的女侍立即扶著她道:“今天就到這里吧,各位也請回吧,小姐有些不舒服。”
  
  “少年”有些驚訝,弭婭也是,但她不敢多說什么,立即帶著士兵們恭敬地退了出去。
  
  ……
  
  黑地洞基地,乃至圣城都漸漸地安靜下來,不過和“少年”沒什么關系,而是七將之首的睥邁與大神殿的騎士長恩覺,戰技九級對能級九層,赫爾家對大神殿,巔峰對巔峰的前夕,整個圣城都安靜地等待著,等待一方勝出,一方敗落,等待著自己最終跟隨誰的腳步。
  
  這種安靜在赫爾家大老爺與神殿大主執由大神山返回達到了“高潮”!
  
  即便是整天在基地里進行著各種軍事訓練,以及接受速成式的軍事戰略教育的“少年”,也聽到了一些風聲,說這兩個天之驕子之間,只能有一個勝利者。
  
  而勝出的那個人,將是至高神選定的,將拯救萬民的救世者!
  
  在這樣越來越緊張的局勢下,“少年”在黑地洞立下的功勞迅速被人忘記,藍徽蒂安的敗落與流放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漣漪。
  
  但這種安靜僅僅維持了不到幾天的時間,身在分遣隊的他得知了一個震驚的消息
  
  187號行星露出了崢嶸!
  
  一支龐大的太空艦隊被深空探測器發現!
  
  僅僅在一天后,這個消息不知道被誰泄露出去,徹底泯滅了人們期望那只是一個顆無生命星球并可以打偏其軌道的幻想,成為日夜橫亙在心頭的噩夢。
  
  即使當初最堅定的理想主義者也承認判斷失誤,有信號卻沉默與有艦隊卻沉默,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后一種幾乎就是宣戰!
  
  戰爭似乎已經不可避免,而且腳步越來越近,“少年”在速成訓練中被加急完成,并正式編入第七分遣隊,當天,便離開黑地洞基地,前往第一太空部隊。
  
  安靜的氣氛中,孕育著狂熱的暗流,支持睥邁拯救世人的民眾與支持恩覺重現神跡的教徒不斷地發生著摩擦,并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人們在經過短暫的失措,并接受現實后,終于開始狂熱起來,所有人都相信這兩人之中一定有一個偉大的救世者!
  
  “少年”他在受命前往太空部隊的路上,就看到影視機里播放著睥邁出行的車輛被激動的人群包圍,祈求他拯救末日
  
  “你是我們的救世主!”
  
  “睥邁大人,請您領導我們,將那些外星艦隊徹底消滅吧!”
  
  “讓它們為您而顫抖!”
  
  “絕不能饒恕它們,睥邁大人,我們等著您的勝利!”
  
  “請您一定不要顧及與騎士長的友誼,出手拯救世人吧!”
  
  ……
  
  類似狂熱的口號讓人陣陣發暈,卻沒有人敢說什么,即便最冷靜的人,比如弭婭,要想不被吐沫淹死的話,也只能閉嘴。
  
  但“少年”看得出來,她其實心里頭也是期望著恩覺騎士長能夠勝出,并且真的如最近傳言所說能夠拯救末日的來臨。
  
  他一直弄不明白,是什么東西能夠讓弭婭這樣上層的軍官也去相信狂熱的傳言,而不是寄托希望于他認為真正重要的軍事科技力量。
  
  直到他來到太空部隊之后,才發現這里的每一艘等待組裝的戰艦,以及已經升空的戰艦,都似乎在為一個目標服務救世者!
  
  在這里,他聽到了稍微確切一些的消息:睥邁與恩覺之間據說只能有一個人可以突破九級九層的巔峰,成為另外一種不可思議的強大存在!
  
  那種被這里的人稱之為超出常規極限的力量,據說是要比他們所有戰艦加起來還要強大的未知領域。
  
  一旦達到,就不僅僅是睥邁或者恩覺單個個體的提升,而是整個世界知識體系的提升,這才是這些軍事科技人員所認為的“救世之主”,和外面的狂熱相同又不完全相同。
  
  此時,整個圣城乃至整個世界的人們的狂熱即將突破最后一絲安靜,睥邁與恩覺即將對決的最后時刻,一道來自那支龐大外星艦隊的遠距恐、怖打擊,徹底點燃了這股熊熊燃燒的烈火!
  
  正在與其他士兵一起做著戰前準備的“少年”被弭婭叫入一間會議室,里面坐著的全是九大分遣隊的最精銳戰士。
  
  在前面的屏幕旁邊站著一個高級軍官,著一個分崩離析的畫面,臉色沉重道:
  
  “這是我們的探測器傳回的一顆星系邊緣小行星被擊毀前的一瞬間情形,距離我們大約120億公里,已確定為外星艦隊的未知襲擊所致,除去探測器回傳時間,根據計算,大約不到一天的時間后,第一波襲擊將抵達我們的星球。”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