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01 太空艦隊

^
  
  第二天的圣城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當夜值守大殿的小圣女莉司自殺,另外一件便是藍徽蒂安家的大門被人拆了。
  
  和第一件比起來,第二件或許不值一提,但對于外界而言,小圣女的自殺諱莫如深,很少有人知道,只限于頂層的一些大人物,而蒂安家的大門被毀則更具有轟動性,換句話說,圣城的人更喜歡聽到這些豪門的恩怨。
  
  好歹,蒂安家也是一個藍徽的老貴族,其世譜據說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
  
  憤怒的蒂安家找到巡城戍衛總部,要求限期查破罪犯,但案件查到了一半,便被打了回來,怒火沖天的蒂安家欲再往上施壓,據說有大人物說了一句話,蒂安家頓時偃旗息鼓,連在巡城戍衛總部的案底都悄悄地撤了回來。
  
  各種猜測與謠言便漫天飛了起來,都在說蒂安家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看來是要倒霉了,幾經傳播,一條驚人的消息不知道從哪里傳了出來,說是蒂安家招惹的竟然是紫徽赫爾家!
  
  這個消息實在太過驚人,原本只以為蒂安家只是招惹了什么人,大概要倒霉一陣子,卻都沒想到他們竟然招惹的是紫徽赫爾。
  
  這是嫌命長么?還是蒂安家集體發了瘋呢?
  
  和那些事不關己只看熱鬧的人們不同,蒂安家中則是一片的愁云慘淡,剛修好的大門緊閉,平常來往這里的人也消失一空,仿佛躲避著什么瘟疫。
  
  早上的時候,躲在蒂安家附近各個角落的新聞人,終于看到一個黑發人在赫赫的眾多紫徽戰列隊隊員的簇擁下,來到蒂安家的門前。
  
  暗中封鎖這一帶的黑發戍衛們立即和他們合流在一起,以最為蠻橫的方式撞開了剛剛修好的新大門。
  
  據說,大門撞開的一瞬間,里面傳來幾聲女人的尖叫,但因為封鎖,新聞人無法跟進去詳細了解最新的情況。
  
  ……
  
  望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妮月父親,這位與他相處過時間不算短的男人,攜帶滿腔復仇怒氣而來的卓瑪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他本來想等塞斯比亞一起過來,尤其是要等女軍官弭婭隊長出面,但從昨夜開始,就不斷有分遣隊的軍官與士兵來勸說他,讓他立即行動,說是消息一旦走漏,就會生變。
  
  他一開始是堅決不同意的,能夠翻身要回財產,全都是因為塞斯比亞在黑底洞用命拼死換回來的,無論如何,他都要尊重塞斯比亞的意見。
  
  當然,他并不太清楚“少年”黑地洞一行遠沒有他想象那么的兇險,甚至連險都算不上,他之所以有這樣的印象,一是這次行動死了很多人,二是許多士兵前來表示感謝,順帶描述了極為驚險的行動過程,而“少年”和他見面的時間不長,基本沒提到任何過程,只說弭婭答應等她傷勢稍好就會幫他們要回財產。
  
  但他晚上一直沒找到塞斯比亞,而那些下級軍官與精銳士兵又一直鼓勵甚至催促著他趕緊行動,他仍舊說要等等,誰知道這些人為了讓他馬上采取行動,竟然半夜將蒂安家的大門都給砸了,立即將沖突提前激化。
  
  卓瑪心里非常清楚,這些下級軍官與分遣隊隊員甚至有一些中層軍官參與進來,采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可不僅僅是為了幫他討回那點財產,而是要搶在弭婭傷好之前,趕緊把這件事處理掉。
  
  好處有兩點,一是向弭婭邀功,不用她出面,他們就把事情搞定了;二是這種討回“公道”的事情,對象還是老貴族蒂安家,簡直太有油水了,真要等到弭婭親自去,他們就什么都撈不到,只能公歸公私歸私,他們也只真的是去當搖旗吶喊的助威陣容,沒一點好處。
  
  尤其是最后一點,幾乎牽扯到所有想參與此事并乘機大撈一把的軍官與士兵們的利益,為了盡快促成這件事,他們竟然什么都干得出來,甚至說通了隸屬于紫徽赫爾家的戍衛,拉他們入伙,不但成功地砸了蒂安家的大門,還封鎖了周圍可能外逃的所有路線。
  
  他們并不在乎這件事鬧大,且不說187號災星就在頭頂上,他們這些精銳將士極為重要,就是憑借赫爾家的威名,甚至都不用,只是紫徽戰列隊的名頭,也能擺平各方勢力,要知道,九個分遣隊,甚至還有基地的軍方,幾乎全部都有人參與其中,已經是一個巨大的瓜分盛宴!
  
  誰敢擋財路誰死!
  
  在這種形勢下,卓瑪雖然是當事人也根本無法阻擋。
  
  蒂安家的藍徽爵位繼承人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藍發老頭,面對如狼似虎的黑發精銳士兵,仍試圖保持著最后一刻的貴族尊嚴,沉靜地坐在跪在地上的妮月父親旁邊。
  
  但在這個奢華的大廳中,蒂安家世代居住于圣城的地盤上,他最終仍被冷笑的黑發士兵從座椅上拖了下來,威嚴掃地的摔在地上。
  
  “一切都是我的錯。”
  
  妮月的父親抬頭被暴打后高高腫起的腦袋,艱難地說道:“和蒂安本家沒有關系,我愿意以命相抵。”
  
  他說的很平淡,仿佛已經做好了某種準備,或者下定了決心,又或者無可奈何地成為犧牲品,總之,這一刻,他沒有尊嚴,沒有人格,只有乞求。
  
  卓瑪張了張嘴,他自從進入黑底洞基地以來,成夜成夜睡不著覺地準備好在今天這個復仇日子要說的那些話,卻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沒有了說的欲望,只是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見他不說話,妮月的父親又匍匐下去哀求道:“你就看在妮月的份上,寬恕蒂安家吧,求你了!”
  
  接著他又說道:“她對你是真心的,真的,我不騙你,為了這件事,我一直甚至打過她,她并不知道我們當時……”
  
  “夠了!”卓瑪突然尖叫起來:“不要再說了!”
  
  “我們愿意賠償您。”妮月父親旁邊的蒂安家爵位繼承人老頭被黑發士兵按著腦袋說:“您說一個數字吧,我們盡量去籌集,還請你們不要傷及人命和女眷。”
  
  卓瑪莫名的煩躁,甚至不想在這里再呆下去。
  
  他身邊的一名黑發軍官打開手中的文件架,冷冷地看了地上的幾個藍發人一眼,道:“數字與處罰意見我們已經擬好,你們只需要在上面簽字,然后我們的人會來清算你們的財產,同時上報神殿與議會。”
  
  說完,他將文件丟在地上,老頭只看了一眼便昏厥過去,而妮月父親則激動起來,向卓瑪大喊:
  
  “你是要趕盡殺絕嗎?我們當時尚且給你一條生路,你卻要流放我們去寒礦,那根本就是死路一條,卓瑪,你還是人嗎?你是魔鬼!”
  
  數字與處罰意見都是昨夜那些人緊急商量好的,卓瑪幾乎都沒有任何發言權,但卻看似又全是在為他出氣,都是為了他好。
  
  為了避免蒂安家以后報復,畢竟只要還是貴族,總有些辦法,他們這些人現在因為利益集合在一起,以后要是落單被收拾也是有可能的。
  
  這些人干脆將事情做絕,以赫爾家紫徽戰列隊的名義,向大審判庭控告蒂安家非法搶奪其戰隊隊員塞斯比亞家屬卓瑪的財產,而罪名一旦成立,蒂安家的貴族名頭將被收回,然后就是嚴厲的法律審判。
  
  對于打擊藍發貴族的事,紫徽家的上層樂于見到,何況還有利益送輸,因此在審判庭尚未審判之前,這份文件就已經將審判的結果寫了出來,根本不容他們反抗。
  
  更何況這一夜,他們已經動用了各種關系,將卓瑪財產被奪的鐵證都陸續找了出來,甚至有參與當時拒捕卓瑪的同犯主動認罪,愿意出來作證,即使那些老貴族們聯合起來,也無法再翻了此案。
  
  要怪只能怪他們自己了!
  
  “我是魔鬼,你們又是什么?”卓瑪心中空落落地說道:“我想見一下妮月。”
  
  那些士兵對給他們帶來巨大財富的卓瑪有求必應,馬上帶他來到后院,但是妮月卻沒有見他。
  
  在緊閉的房門里,她沉默了很久,只說了一句:“你走吧。”
  
  士兵們想要將她強行拖出來,被卓瑪阻止,他看著那道此刻十分靠近卻又極為遙遠的房門,半響才說道:“我還能為你做點什么?”
  
  許久之后,房門里面隱約地傳來哭聲,卻始終沒有打開,也沒有再說過話。
  
  ……
  
  卓瑪失魂落魄地回到黑底洞基地,苒與秀問他怎么了,他也不說話,將自己關在屋子里,失聲痛哭。
  
  此時,遙遠的星空中,災難之星的前方,黑暗的背景下,一只編隊龐大的太空艦隊,開始加速,漸漸遠離這顆運動中的行星,向清冷的星球方向前進……
  
  ******
  
  感謝大家的保底月票,現在在雙倍月票期間,有的話還請支持一下飄火,謝謝大家!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