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997 清剿

^
  
  重新回到黑底洞,“少年”卻并不熟悉,當時他來去匆匆,見到亮光就被吸引過去,沒有注意四周的情況。
  
  現在大量飛行戰機緩緩而降,四射的燈光將洞壁照得雪亮,清楚地可以看到洞壁上被開一條條驚人的巨大劃痕,像是被人用一個巨大的鑿子鑿開一般驚人。
  
  越往下走,劃痕跡保留的越完整,經過普及常識,關于黑洞里面的情況,“少年”聽其他士兵私下說起過,大概是一個外星飛船墜毀在這里,因為它的密度與質量太大,再加上巨大的慣性動量,這艘外星飛船不費力地邊切開了“稀軟”的地面,一只沉入到很深的底層之下。
  
  很多士兵都說幾年前事發的那晚他們都看見了一道流星,從遙遠的天際邊出現,將黑夜都照得如白晝,幾乎所有的通訊設備都遭到了強烈的干擾,但也有人說是兩道,只是另外一道不太明顯,很暗弱。
  
  而事發的時間,卻令“少年”十分迷惑,大約就是他來到秀家的時候,而又因為下面的外星飛船與他說過一些奇怪的話,讓他很是敏感。
  
  很久之前的事情他能想起來的不多,回憶的盡頭是感覺很冷,然后見到了秀的父親,再之前,他完全沒有印象。
  
  ……
  
  飛行戰機繼續下降,在快要達到底部的時候,在燈光照射下,四周的墻壁上可以看到許多土洞,隱約有蒼白的怪物出沒其中。
  
  “少年”按照小隊長的命令,快速檢查自己全身的武器裝備情況,手中槍支也開始啟動。
  
  戰斗警報聲隨即拉響,“少年”轉過頭,透出窗孔看到旁邊一艘戰機被幾個蒼白怪物撕咬著下墜,其他戰機又無法開火支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亂撞著墜毀。
  
  一陣陣火光在深底閃亮著,片刻后,轟鳴的聲音震耳傳來。
  
  收回目光,戴上自己的作戰頭盔,“少年”在隊長口令下排著隊依次滑下戰機,前面的隊友已經排開陣型,并與白色怪物交上了火。
  
  墨綠的面罩上閃爍許多綠點,每個綠點都代表著一個單兵戰友所處的位置,而代表他自己的白點始終在面罩上的正中心位置,當然在其他人的面罩上,他也只是一個綠點。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大一些的簡單幾何符號,它們分別地代表著戰車、戰機、其他兵種等等,這些知識都在訓練課上學習過,“少年”勉強能分得清楚它們之間的區域以及作用。
  
  基地的高級指揮官們,通過這些信息可以精確地查看到甚至每一個士兵的情況,并根據戰場的宏觀情況,做出精確的指揮。
  
  反過來,每一個士兵也可以根據自己身邊的戰友情況作出行動決策,比如如何進攻,如何需求掩護,甚至是面對敵人火力強大時,召喚最近的最優援助。
  
  “少年”將突擊槍抱在手上,跟隨其他士兵向前跑動,在他的面罩上有一道命令,而這條命令立即被圖形化,在面罩上形成的地理圖像上,標注了一條他將前進的路線路徑,黃色箭頭上面有一個時間定標,他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達到每一個規定的位置。
  
  戰場上信息瞬息萬變,這條路徑箭頭有時候也會發生變化,自動搜尋當前最佳線路。他前進的過程也有一個計時器,每次到達位置后都會重置,據說這些數據最終將匯總到指揮部,作為一個士兵晉升的重要依據。
  
  “少年”看到自己的前方有一個較大的綠點,那是第七分遣隊的隊長弭婭,他們這些綠點都跟隨著她在向前運動。
  
  他因為還沒有學會新的戰技,又不是一個真正經過嚴格訓練的合格士兵,所以被安排在側翼協助的位置,任務是與另外一名士兵,給一名將在一處選定的目標高地架設重武器的戰友提供防護。
  
  因此,他還要背著沉重的武器器械,倒也合理地利用了力大卻仍靈活的優勢,大概那位女軍官也考慮到了這點。
  
  雖然是第一次上戰場,“少年”卻沒有多少慌亂,蒼白怪物他見過,他相信自己不用撕碎也能擊殺它們。
  
  但是當他越過一個隆起的濕石坡,前面的槍聲與重武器轟鳴聲頓時猛烈起來,在他的面罩上開始大量出現代表敵人的紅點。
  
  戰服系統很快便計算出對他能產生威脅的敵人數量與位置,數字顯著地放大顯示在面罩的左上角,而具有威脅敵人紅點則被紅圈鎖定,不斷地地在面罩上移動著。
  
  隨著他繼續前進以及蒼白怪物的進攻,左上角的數字一直在快速地增加,而面罩上更是紅彤彤地一片。
  
  如此多的蒼白怪物潮水一般一起涌來,“少年”也不禁有些擔心,好在周圍還有許多士兵,每個綠點都在向前移動著。
  
  經過之前一段路程的行進,距離他任務中目的地還有十幾步遠,箭頭已經閃爍,提示規定達到的時間也快要到了,耳邊也響起提示音,按照命令,他必須馬上要沖上那里。
  
  雖然背著沉重的器械,但他依舊速度很快,人形一動,踩著一塊松軟的潮濕石塊,帶著武器散件,便登上了目標環形地。
  
  和他一個戰斗小組的兩外兩名士兵隨即一前一后出現在他身后,其中一人立即幫助他卸下身后的武器器械,就地組裝,而另外一人熟練地找到最有利地位置開始射擊,以減少他們外圍的威脅。
  
  突擊槍里打出的子彈是一種破能彈,并專門為蒼白怪物做了一些改動,以前這些蒼白生物并沒有太強的能級波動,現在卻產生了某種科學家們正在研究的進化,快速地產生了能級。
  
  但是蒼白怪物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不是密集掃射,一槍一發很難打中它們,而一旦打不中,被它們撲上來,就是死路一條。
  
  “少年”的槍法還算不錯,訓練官說他以前一定摸過槍,否則不可能這么短時間內打中哪怕是靜止的靶子。
  
  只是比起他旁邊的那位神槍手般的隊友,他的槍法就要差好幾個等級。
  
  面罩上有輔助瞄準系統,只要移動槍口,就會計算出誤差,然后再進行反饋調整。
  
  他不太習慣這套系統,射擊的時候更多是憑借感覺,將武器器械全部卸下,他便快速來到面罩上依據地形與紅點方位分析出的第二個最佳位置,對準目標連連射擊。
  
  有時能打中,有時完全打不中,后者的情況占據絕大部分,面罩上左上角探測出的紅點數量還在增加,而他射擊擊斃敵人的情況則反饋在右上角,這也將是在戰后作為晉升的數據依據,但可惜與紅點的增加速度比起來,擊斃的數量增長極為緩慢。
  
  前方陣地大量升起老式照明彈,它們對士兵作用不大,面罩上有更清晰的探測視覺,但退化怪物很不喜歡這些光亮,可以干擾到它們的行動。
  
  “少年”的位置較高,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前方的陣地情況,弭婭帶著突擊隊還在前進之中,大概是試圖從陣地前面剛剛打開的一個缺口沖進去。
  
  至于進去干什么,他不知道。
  
  組裝武器的隊友終于完成最后的調試,將口徑巨大的槍管推向前方,連接上高能約束塊,密集且高速的淡藍色光線頓時覆蓋前方戰場。
  
  接著,前線后方其他地方也陸續出現淡藍色的光線,潮水般的退化怪物一旦被它們擊中,就會痙攣倒地抽搐,失去戰斗能力。
  
  “少年”這邊大約打完三個高能約束塊,退化怪物便不再涌出,而是向后撤退。
  
  下方的士兵們立即向黑底洞深處推進,再往里面,但戰機就無法飛行進去,也就無法給與強大的空中支援。
  
  不過,總算是把退化怪物給堵回去了。
  
  “少年”立即協助主槍手拆卸重武器,重新背上,然后跟著面罩上的箭頭指示前進。
  
  一路上幾乎有驚無險,除了一直退化怪物從上方掉下來,造成了一定的混亂,大體上沒有出現什么重大的傷亡。
  
  甚至經過一段長長洞穴的時候,幾乎看不到一只退化怪物,面罩上的紅點數量也在急速下降,此時,“少年”的擊斃數量仍舊是兩只。
  
  行進中,面罩一側的深度表上的數字不斷地在增加,地下也越來越潮濕。
  
  “少年”曾有疑惑,在訓練營里,講解官提到過許多威力巨大的炸彈,那些指揮官們為什么不使用這些炸彈,而是用生命寶貴的精銳士兵去清剿黑底洞里的退化怪物?
  
  在訓練營里,他第一次了解到軍隊的士兵數量其實并不多,按照訓練講解官的說法,大概是日新月異的戰爭模式下,已經不再需要大量的士兵作為主攻軍事力量,摧毀與打擊敵人的攻堅任務大多都交給破壞力強大的新式武器,以及各種可控甚至自邏輯的自行武器。
  
  如今軍隊中保留的基本都是精銳士兵,用來摧毀后的占領清剿、戰前滲透、輔助防御以及較少的進攻任務與其他特別的領域。
  
  所以,即便187號行星日益逼近,除了街頭出現許多采血點,他的確沒有見到大規模的普及式征兵,需要的仍然是精銳,只不過比起以前,數額上臨時加大了許多。
  
  按照這樣的標準,他以及其他一些新隊員其實是進不了紫徽戰列分遣隊的,他的知識基礎太薄弱,不是個合格的士兵,其他新隊員也有各自的不足,但卻因為弭婭所說的一些事,仍舊進入了軍隊。
  
  因此,按照講解官所說的軍事常識,應該對黑底洞進行幾遍的大規模打擊才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他也是一知半解,瞎想而已,也聽到有老士兵說下面有極為先進的科技殘片,所以上面不敢亂來,也有說曾經打擊過,沒什么太大的效果,那些退化怪物的老巢一直沒找到。
  
  不過這一次,大是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退化怪物的老巢。
  
  前面的士兵行進得很快,路線標注的也都很清晰,“少年”跟在后面也沒什么危險與作戰任務,便留心起周圍的情況。
  
  這些洞穴并不像是天然形成的,而是被挖開的,墻壁上還有爪痕的痕跡。
  
  再往前走,他便陸續地看到一些尸體,確切地說是女尸,大多是藍發女人,死因各有不同,有的沒有傷口,大約是餓死的,有的下體潰爛,發出惡臭,可能是死于未能處理的傷口。
  
  還有一些是被咬死的,原因不明。
  
  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她們在死前都試圖逃離這里,但卻因為各種原因,都沒有成功。
  
  沒有接到命令,士兵們并不理會這些尸體,繼續前進。
  
  “少年”在一處拐角的地方,又看到了一具小怪物的尸體,臍帶還連在旁邊的藍發女人身體里,極為恐怖。
  
  過了這一段,前方又陸陸續續地響起槍聲,紅點有開始增多,但等到他和另外兩名隊友趕到,戰事已經結束,于是面罩上的命令重新更改為行進路線。
  
  但地上的士兵尸體明顯地多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遭遇到埋伏突襲,還是蒼白怪物的力量增加了。
  
  之后,又經過一段長長的隧道洞穴,槍聲響起幾次,輾轉深入到越來越深的地下。
  
  大約是在第五次戰斗之后,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遇到任何退化怪物。
  
  地面上留下的士兵卻越來越多,傷員也在急速地增加。
  
  這時候,前方突然猛烈地響起槍聲與慘叫聲,“少年”面罩上的命令立即變化,將行進的時間大大提前,大概是前面急需支援。
  
  在他火速趕到后,便見到一個高大的黑甲怪物在士兵群中肆虐,破能彈對它完全沒有作用,直到許多重武器架設起來,才將它擊退。
  
  “少年”看到不少的士兵竟然被趕了回來,前方的死亡人數急劇增加。
  
  在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后,踩著遍地的尸體,士兵們才繼續向前清剿。
  
  此時,他的位置已經很靠前了,時常與不知道會從什么地方鉆出來的怪物激戰。
  
  鉆過了狹小的洞穴,他和其他士兵才知道為什么退化怪物會在這里激烈反抗
  
  里面是一個大溶洞一樣的空間,在被老式照明彈照亮之后,在潮濕的泥漿里,觸目驚心地看到一群人形一樣蠕動的“生物”。
  
  它們是人,而且都是女人,幾乎都沒有衣服,突然起來的光亮似乎刺痛了她們的眼睛,竟然像蛆蟲一樣再泥漿里蠕動卷縮在一起。
  
  有大著肚子的,也有死掉的。
  
  它們中大多都是藍發,也有少量的黑發女人,因為頭發有的已經脫落,有的被泥漿覆蓋,只能從尾巴上去分辨。
  
  除了它們之外,泥漿里還有許多漂浮的惡心食物,像是動物的尸體,血淋淋地撕成片狀,旁邊有出生沒多久的小怪物們正在咬食它們。
  
  漸漸適應光亮后,見到進來的是士兵,有的女人放聲大哭,有的則傻傻地笑著,大約是早就瘋了,而更多的是目光呆滯,毫無生氣。
  
  士兵們面面相覷,雖然一路上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仍舊被震驚住了。
  
  隨即,士兵們一邊在解救那些女人,一邊清剿射殺著泥漿里的小怪物,那些腦袋畸形的大,只有幾根胎毛,白色眼球中只有一點的小怪物們尖叫著竟然奔向那些女人。
  
  但它們終究跑不過大量士兵圍剿的子彈,陸續死在泥漿血泊之中。
  
  “少年”的神槍手隊友追上一個小怪物,但那個小怪物已經鉆入到一個女人的懷里,他正猶豫著怎么殺掉它,然后救下那個女人。
  
  這時候,令所有人都極度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少年”的隊友拔出暗劍,準備刺死小怪物救下那個女人的時候,那個驚恐萬分的小怪物竟然向那個女人發出令所有人都想不到驚慌聲音
  
  “媽媽,媽媽……”
  
  它竟然會說話!它竟然在喊那個女人媽媽!
  
  “少年”以及其他人都頓時呆住了,它不是動物嗎?怎么會用人的語言喊媽媽?
  
  這是怎么回事?
  
  而這個時候,那個目光呆滯的女人,像是突然驚醒過來一般,目光極其兇狠地看了“少年”以及他的隊友一眼。
  
  “少年”一驚,他的隊友也是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以為她要攻擊他們,畢竟,那個小怪物在喊她媽媽,而母性是說不清楚的。
  
  然而,接下來,那個女人怪笑起來,發出呃呃的滲人聲音,伸出雙手一把死死地掐住小怪物的脖子,在小怪物痛苦地向那個女人哀求喊著媽媽的刺耳聲音中,獰笑著將它活活掐死!
  
  這時候,“少年”與其他士兵,驀然地感到一股窒息。
  
  ……
  
  前方,槍聲再一次響起,隱隱中似乎有野獸的吼叫聲,弭婭要求立即支援的聲音直接繞過面罩,傳入到“少年”以及其他第七分遣隊在后方的隊員耳中。
  
  “目標已發現!重復一遍,目標已發現!”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