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94 第七分遣隊

^
  
  看著車窗外晃晃逼近的黑色“戰服”,卓瑪反倒冷靜下來。
  
  眼睛中的慌亂神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鎮定。
  
  “塞斯比亞,苒,秀。”
  
  他從前排轉過頭,依次看著三人,平靜道:“我們走不掉了,別怕,我們犯的不是公法死罪,他們要處死我們也要找其他的理由,不可能在公眾視線之內,我們還有時間爭取從輕處罰,結果可能是被投入監獄工廠,或者流放苦寒礦地,無論哪種結果,只要不死,就還有希望。”
  
  他接著又看著“少年”道:“塞斯比亞,不要反抗,即便你打退了這一波,后面還有無數波,你一個人終有力竭的時候,赫爾家只手遮天,我們逃不出圣城的。
  
  即使逃出了,也無處可逃,我知道你覺得可以回到大草原,但真的沒用,你沒見過戰斗飛行機,不到一頓飯的時間就能將落草坡炸上幾遍,反而還連累大哥大嫂他們。”
  
  “少年”他出大草原有段時間了,也知道了飛行機的厲害,之前沒想到這一節,現在聽卓瑪這樣說,的確不能回大草原,便點頭道:“我知道了,我不會在這里反抗。”
  
  他接著又說道:“我做的事情我會負責,我會和他們講清楚和你們沒有關系,我跟他們回去。”
  
  卓瑪搖了搖頭道:“塞斯比亞,你知道我哥哥給你起的這個名字的意思么?”
  
  “少年”搖搖頭,道:“不知道,以前你說過,我忘記了。”
  
  卓瑪道:“它的意思是大草原賜予的禮物,是草原上很久之前的古老部落語言,只是如今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少年”點點頭,好像想起來了。
  
  卓瑪淡淡道:“你來到這個家,就是我們的家人,秀從小就以為你是他親生的哥哥,你和苒更如兄妹,即是家人,又是大草原賜予的禮物,即便是至高神,也不能將你從我們身邊奪走。”
  
  他不讓“少年”說話,接著道:“我當初不該將你們接出大草原,但我既后悔也不后悔,因為你們至少知道了這個世界不僅僅有大草原,還有更美麗的東西。
  
  或許我們今天看到的將是這個世界最黑暗的一面,但不管今天過后會如何,記住,一定要堅信你們所看到的美的東西,堅持住,活下去!”
  
  他摸著秀茫然的腦袋,最后道:“我們一起下去,一起面對。”
  
  說完,他便打開車門,在駕駛四輪車的男人已經地驚恐發呆的目光中,望著來到車前的黑色“戰服”。
  
  卓瑪并攏伸出雙手,等待對方的抓捕。
  
  “少年”從兩外一側車門下來,將苒與秀擋在身后,然后靜靜地看著包圍他們的黑色戰服小隊。
  
  與在圣普第斯大學的赫爾家調查員不同,這些人身上的黑色制服更像是一種作戰軍服,左胸佩有紫色半圓徽紋,手中拿著統一的制式武器,充滿精銳與干練之氣。
  
  這些人都帶著黑色頭盔,大半個臉都籠罩在頭盔前的深墨綠罩下,看不到表情,但想來很嚴肅,透著一股沉默的蕭殺。
  
  領首的是一個女人,修長的雙腿穿著筆直的戰靴,腰肢勁柔,胸前挺立,立即就將她作為軍人的英銳氣質襯托出來。
  
  和其他人不同,她沒有戴頭盔,而是戴著一種軍官帽,看了伸著雙手的卓瑪一眼,然后將目光落在“少年”身上。
  
  “你就是塞斯比亞?”她將手上的一小塊作戰折疊薄屏合上,出聲問道。
  
  平心而論,她的聲音不錯,有著一種獨特的韻味,只是在這身黑色戰服前,讓人不敢做太多的想象。
  
  “是。”
  
  “少年”他想既然答應了卓瑪,便少說少動,言語簡潔道。
  
  “你好,你可以叫我弭婭,”她又將那塊折疊的薄屏打開,指著上面的一段影視頻問道:“這個人確定是你嗎?”
  
  “少年”看了一眼,里面播放的影視正是他在圣普第斯追擊蒼白怪物的情形,拍攝者應該是當時后面的某個學生,手抖的厲害,勉強能看清楚他當時的影子。
  
  “是!”
  
  “少年”不準備否認狡辯,那沒什么用,于是依舊簡單道。
  
  那名女軍官便合上折疊薄屏,微微一笑道:“歡迎加入紫徽戰列第七分遣隊!”
  
  “是。”
  
  “少年”在想著之后怎么辦,習慣性地回答了一聲,反正不準備反抗,怎么都問,他都準備就一個字是。
  
  卓瑪卻反應過來了,眼神不敢置信地一動,但這一次,他十分小心地插話道:“長官,您是說?”
  
  女軍官弭婭看著卓瑪說道:“根據摩底由調查員傳回的實時情報,你們不是要加入紫徽赫爾家嗎?你代表紫徽戰列第七分遣隊正式接收你們。”
  
  卓瑪嘴巴動了動,猛然間,他有一種從魔域瞬間回到神國的感覺,他本想問他們不是被定性為盜竊與偷襲的罪名了么?怎么又……?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問,而且也避免節外生枝,死里逃生的那種喜悅與激動只能通過眼神暗地里向“少年”三人傳送。
  
  但這個時候,“少年”已經反應過來,問道:“為什么?”
  
  卓瑪心里頓時緊張,但他知道自己此刻絕不能再插嘴,強行鎮定地站在一邊。
  
  苒眼中也是一片的驚喜,而秀撓了撓腦袋,似乎也沒弄明白怎么回事。
  
  女軍官弭婭轉而看向“少年”道:“我看了你的視頻,很欣賞你的戰技能力,就是這樣。”
  
  “少年”皺眉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卓瑪直想捂住他的嘴巴,可是卻不敢再亂動。
  
  女軍官弭卻不在意地婭微笑道:“沒關系,你們可以繼續按照你們原先的計劃行事,我不會強求你,但我剛剛得知,摩底由調查員正在趕來的路上,一定會追上你們。”
  
  她的話里透著起碼兩種意思,但都很明白,沒有繞彎,一是她與那名調查員并不一路,不同意,她就會放行;而二則是,即便她放行了,他們也無路可走,必然被追上。
  
  卓瑪一聽就懂,“少年”也明白,他只是對外面的世界了解匱乏,并不傻,但他似乎考慮得太多太遠了些,剛剛有了擺脫調查員麻煩的著落,就想到了更遠的事情,令卓瑪都要抓狂地問道:
  
  “你們的傭錢是一日一給嗎?”
  
  而令卓瑪與苒兩人更加無地自容的是,秀竟然似乎也很關心這個問題,認真地看著那名女軍官。
  
  他們其實很難理解“少年”與秀所經歷的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錢永遠先拿在自己手里的好,每晚看上幾遍睡覺才敢放心……
  
  “我們的費用的確不是一日一給,但總數比那樣的形式要多得多,這樣說吧,在你正式成為第七分遣隊隊員后,你的費用可以養活圣城正常生活水平的人家大約一百多戶,當然以后還會有晉升,這方面你完全可以不用擔心,如果生活現在有困難,分遣隊可以預支一部分給你。”
  
  女軍官弭婭似乎也沒有不耐煩,以“少年”能最快速度聽得懂的方式,很詳細地解釋了一遍,甚至考慮到了他問出這個問題背后的原因。
  
  卓瑪微微有些鼻酸,并不是因為這點點對以前的他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的錢,而是在剛剛遭到踐踏靈魂的蔑視與侮辱后,能得到一份哪怕很微小的尊重。
  
  “少年”聽說可以提前預支,再想到他們的確無路可走,雖然他很抗拒進入軍隊,但也只好說道:“好吧。”
  
  卓瑪長長地松了一口氣,這一場大禍幾乎將他精神耗干,頓時便有些虛脫。
  
  女軍官弭婭這時候又說道:“塞斯比亞,根據你的視頻,可以預估你的戰技能力,但是一個戰士的基礎本體能級,還需要做出評估,之后,你還需要短訓表現,然后才能根據綜合數據給你評定等級,這樣,現在我們先回基地,你們跟我們一起走,去紫徽戰列軍事基地,摩底由調查員應該就要到了。”
  
  她話音剛落地,便聽到一個聲音由遠及近:
  
  “弭婭,你們竟敢私自征召一個偷盜與偷襲者,你們這些人越來越放肆了,在你們眼里,還有沒有小姐?還有沒有赫爾家!”
  
  跟著一道人影從低空的一艘正在快速接近的飛行戰機上飛跳下來,穩穩地落在女軍官前方不遠的地方。
  
  來者是一個中年的男性,十分的魁梧,一頭黑發扎在腦袋后面,身上穿著女軍官等人不同的戰衣,這種制裝“少年”見過,那天黑色車隊開過的時候,有十幾個黑發人就是穿著這種衣服站在車門外。
  
  只不過,那些人都剪了統一的短發,而這個人長些。
  
  見到他,女軍官弭婭的臉色微微一變道:“小姐一直是支持我們的,而我們這么做正是為了赫爾家的未來!”
  
  魁梧男人冷笑一聲:“一群吃里扒外的東西!還敢說是為了赫爾家的未來?上次你們將火變量第五戰技泄露出去,以為人知道?我告訴你,家里已經開始調查了,你們就等著被審判吧!”
  
  “這個犯下偷盜與偷襲罪的卑鄙家伙,你也別想帶走,原來你們早就串通好了,那他就是證據!”
  
  ******
  
  今天周一,求一下推薦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