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983 無形的力量

^
  
  四輪車在一座依舊偏遠的城市被便宜地賣掉,拿到錢的卓瑪帶著妮月苒等人換上了將秀徹底驚呆了的綠色長車。
  
  “這叫軌道車。”
  
  卓瑪叔叔只是簡單向他解釋了一下,便疲倦地在自己的座位上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而關于這輛秀覺得望不到盡頭的綠色長車更多的介紹,就落在了藍發美人妮月的身上。
  
  但她驚奇地發現,三人當中,“少年”似乎仍舊沒有什么興致,像是丟了魂一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為什么是綠色的?這就要追溯到很久前的一個傳說。”妮月收回看向“少年”的目光,向苒解釋道:
  
  “這個傳說,你們應該也聽說過,還是在宗教大叛亂期間的故事,據說很多人都夢到了一個天國,神居住的地方,在那里,就曾有一列行使向彩虹的列車,許多人都不可思議地夢見了,于是為了紀念這件事,后來技術雖然不斷地革新,但絕大部分的軌道車都涂成了這個顏色。”
  
  “我知道這個傳說,阿媽跟我說過的。”苒眼神中流露出向往的神采:“卓瑪叔叔給我帶回來的書上說,后來圣城就漸漸地按照天國的樣子改造,真想現在就飛過去看看,神居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會的,會看到的,這列軌道車雖然要停靠很多地方,但終點就是圣城。”妮月微微笑道:“如果不是大戒嚴,你們的卓瑪叔叔還準備帶你們坐上一次飛行機呢,真要那樣的話,秀估計就要被嚇壞了。”
  
  果真,秀面色蒼白的點點頭,在小城的邊緣,他們就見識過從天空中轟鳴飛過的飛行機,像巨鳥一樣飛翔在天上,龐大的身軀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并砸在自己的腦袋上,令秀膽顫心驚,打死他也是不敢坐的。
  
  苒倒是一臉的向往,為沒有能夠坐到飛行機而感到一絲可惜。
  
  她一邊給“少年”剪著指甲,一邊打量著周圍形形色色的人,她與秀都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的人,十幾年加起來,似乎也沒有這輛車上的人多這就是秀真正最震撼的地方。
  
  遇到衣服穿著與她類似或者不如的,她便敢大大方方地看著人家,而反之,她便有些自慚形穢。
  
  這一幕落在妮月眼里,覺得有些可愛,與之相比,這一路上,“少年”就太沉默了,仿佛離開了大草原,他的無憂無慮的那些快樂都隨之漸漸消散了一般。
  
  不過看他依舊緊緊地抓住秀的手,就知道,他雖然沉默,但還是一直在擔心秀會走丟了,對他來說,這里的人可能也是多得恐怖吧。
  
  或許有一種擁擠的感覺。
  
  大多數的時候,“少年”都將目光望向天空,仿佛只有那里可以自由自在地可以任由他馳騁,不像下面那么多的人,如蟲子一般擠在一起。
  
  雖然不是恐怖的飛行機,但是綠色長車也相當的可怕,剛啟動便將一陣微微的顫動,然后不斷地加快速度沖出呈弧線延伸出的低空軌道,順著城市的邊緣,疾速地飛馳。
  
  “這太快了!”
  
  窗外飛快后退的影子令秀頓時有些眩暈,繼而想要嘔吐。
  
  一直努力克制自己不至失態的苒,也是嘔心連連,憋紅了臉。
  
  妮月趕緊從包里翻出一個藥盒,給兩人一人吃下一粒,那種翻江倒海的嘔吐眩暈感才算平息下去。
  
  當她也拿出一粒給“少年”時,“少年”卻沒有要,飛馳的軌道車令他眼神中恢復了一絲陽光的色彩,他喜歡這樣的速度,自由自在地奔馳,雖然依舊很慢。
  
  然而即使是這樣令秀苒眩暈的速度,距離到達圣城據說也有很遠遠的路,需要很久的時間。
  
  車廂里不時有路過的販賣機,妮月又從包里掏出“少年”三人從來沒見過那么的錢,買了許多食物。
  
  正如秀所說,好吃的東西總能沖淡想家的思緒,面對形形色色對三人來說精美到極點的食物,也顧不上之前的嘔吐感了,美美地滿嘴是油地吃著。
  
  或許是軌道車的速度原因,“少年”仿佛也暫時忘掉了離開大草原的憂郁,他的飯量很大,大到可以一個人就能吃光一個販賣機里的食物。
  
  ……
  
  路途依舊遙遠,車廂里的人昏昏欲睡,座位前方的那個被妮月稱之為影視機的東西,正播放著“少年”三人從來沒見過的神奇畫面。
  
  里面大約是一個凄婉的故事,一個出身圣城貴族豪門,英俊而年輕的藍發繼承人,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一個沒心沒肺的黑發女孩,其中包括了車禍、失憶、絕癥以及宗教桎梏、種族歧視、門第鴻溝等等在內的諸多熱門元素。
  
  然而神奇的轉折在于,影視機里的黑發女孩卻最終愛上了一個來自墜毀飛船但同樣富可敵國的“外星人”,繼而牽扯到某些的確是事實的歷史與神話傳說,并且切合當前的局勢……
  
  可惜好景不長,“外星人”因為種種原因還是要回到自己的星球上去,在經過一番死去活來之后,終于感動了仁慈萬愛的至高神。
  
  這位時刻關注著他們的“偉大”現身了,動用它極其珍貴的神力,先是修改了藍發年輕繼承人的記憶,將他記憶愛上的黑發女孩改成了另外一個默默為他付出的女孩,再將“外星人”必須要回去的種種原因一一解決,讓他們能夠永遠地在一起……
  
  妮月看的滿是傷感地望著卓瑪,苒更是眼淚漣漣,秀則完全看不懂,而“少年”卻不知因為看到了什么地方而出現一絲迷惘。
  
  “至高神會閑的沒事操心這個?還有……都是瞎話。”卓瑪已經醒了,看著妮月傷感的眼神,不能理解地說道。
  
  “笨……”妮月瞪了他一眼,將目光移向窗外,依稀有些淚光。
  
  ……
  
  軌道車繼續飛馳,兩天后,來到一個較大的城市,在這里,一下子上來許多人,大都拖家帶口,幾乎都是擁擠著爭先恐后地沖入車廂,列車員怎么也阻擋不住。
  
  卓瑪訂的是頭等艙座位,外面的防范還算嚴密,但即便這樣,也看到許多拿著各種勛章與證件的人在車下怒聲喝斥,神情激動。
  
  “看樣子,情況真的有變了,即使不像那個小報說的那么危言,形勢也的確不妙,妮月你看,這些人帶著這么多的東西,明顯是想去圣城避難。”卓瑪指著車窗外面擁擠的人群,向剛剛將座位從睡眠態調至座位態的藍發女人擔心地說著。
  
  尚未從睡眠中完全清醒的妮月惺忪地睜開眼望著擠進來的人群,下意識地向旁邊移動了一下,卻沒想到還是碰到了一行藍發人。
  
  “希望它們只是派出了什么軍隊而不是減速了,這樣,說不定還有辦法阻止……”卓瑪皺著眉頭,剛說到這里,就聽到旁邊的一行藍發人有人刺耳地說道:
  
  “這兒怎么會有黑發人?列車員!什么時候這里可以乘坐黑發人了?難怪臭烘烘的!”
  
  卓瑪冷哼一聲道:“法律應許的!”
  
  “法律?”其中一個藍發人捂著鼻子道,喝斥道:“什么法律?在曼托斯山,黑發人就不應許與我們藍發人同坐頭等車廂,也從來沒有黑發人敢破壞這個規矩,也不看看你們的身份!你難道第一次來這里?還不快滾下去,滾到后面去!”
  
  “我要是不去呢?”卓瑪冷冷道,顯然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了,沒有因為遭受到侮辱就激動不已,而是很鎮靜地仍舊坐在座位上。
  
  但雖然他很鎮定,被吵醒的其他人就不平靜了,秀緊張地低著頭,不敢去看那些藍發老爺,苒更是下意識地站起來,要給他們讓座。
  
  而他們對面的黑發人原本也能勉強保持鎮定地坐著,可一見苒站起來,也就慌亂地跟著站起來一大半。
  
  “苒,你坐下!”
  
  卓瑪伸手將少女僵硬甚至有一絲顫抖的身體按回座位,聲音依舊冰冷。
  
  “不下去?”領首的藍發依舊捂住鼻子,厭煩地冷哼道:“那你就要倒霉了!”
  
  看藍發老爺真的要發怒了,對面的黑發人趕緊都站了起來,并且勸卓瑪道:“還是讓讓吧,我們站著就行。”
  
  一行的藍發人并沒有因為這些黑發人的退讓而感到有什么榮耀,相反,這似乎應該是理所當然的。
  
  他們連連皺著鼻子,躲避著那些讓開座位的黑發人,生怕與又臟又臭的黑發有一點點的觸碰,從而弄臟或者玷污了他們的人與衣服。
  
  并且,他們依舊不準備讓這些已經讓出座位的黑發人保留站在這節車廂的資格,以免污染這里的空氣。
  
  “黑發人,我沒時間和你羅嗦,快點到后面你們該待的地方去,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領首的藍發人有些不耐煩地看了依舊不肯讓座的卓瑪一眼,但似乎依舊保持著他尊貴的氣度。
  
  一行的其他藍發人也有些不耐煩了,厭惡地看著不識趣的卓瑪等人。
  
  這時候,妮月從衣服里掏出一枚藍色的徽章配置在衣領上,抬頭看向目光漸漸震驚的那行藍發人,頃刻間,車廂間極為的安靜。
  
  接著就是一陣陣涼氣倒吸的聲音,以及貴婦少女們驚嘆的竊竊私語
  
  “藍色徽章啊,至高神啊,我竟然到藍色徽章!”
  
  “這肯定是圣城來的大貴族,你看她的氣質,哎呀!真是找不到形容詞了!”
  
  “我們市長的家族才是綠色的徽章而已。”
  
  “不愧是藍徽家族的人,我第一眼就知道……”
  
  “這些黑發人應該是她的隨從吧?但是,偉大的至高神啊,隨從怎么能夠和這么高貴的她坐在一起呢?”
  
  “你懂什么?也只有藍徽家族才能有這種平易近人的貴族精神!”
  
  ……
  
  卓瑪剛才的斗志瞬間變得有些沮喪,妮月便撫摸著他的手安慰道:“你什么變得這么不通世故了?簡單的事情就應該這樣簡單地去解決,還是你教我的……他們不過是些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真是要他們見到圣城的頂級家族紫徽赫爾,恐怕早已跪倒一大片了,或許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紫徽赫爾……”卓瑪無限崇敬地念叨著這個名字。
  
  而他此刻又極為感動的是,妮月并不在乎那些藍法人可以說是極度震驚的目光,握著他的手,并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側的苒則幾乎無法呼吸了,她第一次見到妮月姐姐拿出那枚美麗的藍色徽圖,而僅僅靠著它就讓那些藍發老爺恭恭敬敬,再不敢說出一句話……那種無形的力量仿佛令她窒息。
  
  秀依舊緊張不安,而“少年”依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