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980 出什么事了

^
  
  天穹上,裂碎的月球格外明亮,丑陋而兇惡的怪物正不顧一切地從里面掙脫出來,而來自地面射起的黑線在空間中呈現出弧線,凌厲地洞穿了它。
  
  這是地面上的人所能看到的最后的景象,之后,天空再次短暫的黑暗下來,而楚云升也在黑暗中受到重創而失去意識。
  
  擊殺一個靈,即便是重傷尚未掙脫牢籠的靈,其波及的戰場世界,依然不是他所能夠見到的。
  
  在短暫的黑暗后,楚云升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最終黑氣與物資碎片帶回來的最終結果。
  
  他擊破了對方的零維,短暫的時間內,黑氣與物子碎片出擊了數不清的次數,強大的靈生命零維之堅固程度幾乎耗盡了他所有噴發出來的黑氣。
  
  如果不是還有物子碎片助攻,大量命源作為后盾,以及前輩的劍式等等所有能用上的資源全部用上,他竟很可能攻不破對方的零維!
  
  靈的零維是何等的恐怖?如果不是影人重傷了它,或許連這個機會都不可能有。
  
  當然,它大概也沒想到楚云升黑氣竟可以破開它的零維,當初,即便是影人在沒有直接接觸到黑氣前也曾認錯而大意過。
  
  但即使是這樣,如果楚云升不能夠近身到它跟前,也是白費,以它殘存的靈蘊強大,以楚云升對黑氣控制的弱小,基本沒有任何擊中它的可能,甚而至于,還能被它捕獲攻擊去的黑氣。
  
  楚云升自己有過靈蘊,自然明白這東西的強大,蘊隨心動,操控萬物一般如意。
  
  而黑氣一旦出現后,他便不再能加以控制,只能感覺,向來都是任由其破襲。
  
  以前沒有問題,現在卻不行,敵人的靈蘊太強大,只有近身到它的跟前,使用同樣體現他意志的物子碎片來作為黑氣的載體,確定軌跡,使之不至于被干擾甚至是控制。
  
  他能做主的只有這六米的范圍,保險起見,第二限極帶來的突破在未曾試驗過的情況下,他都不敢擴寬距離。
  
  為此,近身靈生命的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在短暫的黑暗之后,他便陷入了昏迷,殘破的身體完全失去了知覺,而靈封趁機大舉反轉。
  
  ……
  
  等到他漸漸醒來,發現自己落在一片干燥的沙漠里。
  
  過了好久,天際邊好像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架蝌蚪戰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恢復一絲的黑氣與物子碎片時刻準備著,一旦被攻擊,便在六米之內反擊。
  
  接著,又是昏迷……
  
  再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一個混亂的營地中,到處都是喊叫,都是亂糟糟的人影晃動,遠處還有騎兵奔跑的影子。
  
  有人在他眼前晃動,但是他看不清楚是誰,他的視覺系統遭受到了重創。
  
  還有人和他說話,也不知道在說什么,很大聲,但是他聽不清。
  
  到處都是亂,亂哄哄的。
  
  接著,又是昏迷,他就像做夢一樣,一會醒來,一會昏迷,周圍的場景和人不斷地變化著。
  
  每天都有人不停地和他說著話,他聽不清,但聽得久了,漸漸地也能懂了,那個人好像在說:
  
  “……你是楚云升,不要睡著了……”
  
  那個人好像是拔異,也好像是布特妮,也似乎是其他人。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他重創的身體正在緩慢的恢復,但他的意識卻越來越沉陷。
  
  靈封開始發出它巨大的威力!
  
  從一開始發覺靈封反轉,他對此就有一定的心理準備,被封住后,他可能不會像影人,而是會像地球的守護者。
  
  因為他太弱了,就像守護者面對封住它的強大生命,仍舊弱小。
  
  所以,他才會讓拔異記住要提醒自己是誰!
  
  但是現在,效果正在弱化。
  
  他不得不一遍一遍地給自己重復:
  
  “我叫楚云升!”
  
  “我叫楚云升,我的璃死了。”
  
  “我叫楚云升,我的女兒死了。”
  
  ……
  
  “我叫楚云升……”
  
  他一次次的陷入昏迷,一次次的醒來,一次次的重復,直到有一天,外面一陣的嘈雜,他感覺自己被轉移到了另外一個地方,一個陰暗的地方。
  
  他聽到了爭吵,好像就在外面,雖然雙方都壓低了聲音,但是他還是能模糊地聽到那是爭吵。
  
  在這一次爭吵之后,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每天都仍然有人來告訴他,他叫楚云升,從未間斷。
  
  不久后,他感覺到劇烈的震動,然后,他又一次長時間的沉陷。
  
  “好像聽到那個人說什么星球,難道卓爾星人說的是真的?它會自己動?”
  
  “它會去哪兒?它為什么會撞擊卓爾星人的星球?”
  
  “會不會是要命源?不知道,但應該沒這么簡單。”
  
  “不過,電探測過附近星系,三千光年之內可能只有一個有生命的星球,會不會去那兒?”
  
  “生命太稀薄了,電好像說過,生命的種類還是生命越來越稀薄?不記得了。”
  
  “三千光年得走多少年?時間應該會變慢吧,不知道它的速度有多快?或許只要幾年的時間。”
  
  “好像那顆有生命的星球位置也不在三千年光年外了,應該更近一些了吧,不記得了,唉,電的話怎么想不起來?”
  
  “靈封越來越厲害了。”
  
  ……
  
  “我叫楚云升!”
  
  “我叫楚云升,我的璃死了。”
  
  “我叫楚云升,我的女兒死了。”
  
  “我叫楚云升……”
  
  ……
  
  漫長的時間里,他依靠每天堅持前來的人,他唯一能聽清的那人所說的話,以及自己堅強的意志,與靈封殊死地搏斗著,一遍遍地重復著。
  
  陰暗的房間中,他不知道過了多久,漸漸地失去了很多的控制,越加的無奈。
  
  “我叫楚云升!”
  
  “我叫楚云升,我的璃死了。”
  
  “我叫楚云升,我的女兒死了。”
  
  “我叫楚云升……”
  
  ……
  
  “不要脫我的蟲甲!”
  
  “不要脫我的蟲甲!”
  
  “我會殺人!”
  
  “不要脫我的蟲甲!”
  
  ……
  
  “好吧,脫就脫吧……”
  
  ……
  
  “不要在我身上插管子!”
  
  “不要在我身上插管子!”
  
  “我會殺人!”
  
  “不要在我身上插管子!”
  
  ……
  
  “好吧,插就插就插吧!”
  
  “以前傻大蟲那個混蛋……等等,傻大蟲是誰?我怎么想不起來了?”
  
  ……
  
  “外面好像又有人在爭吵……”
  
  “他們吵什么?”
  
  ……
  
  “怎么又轉移了?”
  
  “這是哪里?”
  
  ……
  
  “出什么事情了?”
  
  “什么要墜毀了?等等,別走!”
  
  ……
  
  “出什么事了?”
  
  “今天那個人怎么沒來?”
  
  ……
  
  “出什么事了?”
  
  “我在哪里?”
  
  “我是誰?”
  
  ……
  
  “我叫楚云升!”
  
  “我叫楚云升,我的誰死了?”
  
  ……
  
  “出什么事了?”
  
  “蜀都的人不是我害的!”
  
  ……
  
  “出什么事了?”
  
  “我真的救不了小海!”
  
  ……
  
  “出什么事了?”
  
  “我這次估計是要不及格了!”
  
  ……
  
  “出什么事了?”
  
  “爸爸,媽媽,你們怎么掉下我走了!?”
  
  ……
  
  “出什么事了?”
  
  “還有一個月要高考了!”
  
  ……
  
  “出什么事了?”
  
  “我不喜歡她,你才喜歡呢!”
  
  ……
  
  “出什么事了?”
  
  “景甜洗澡?那是景逸干的!不是我!”
  
  ……
  
  “出什么事了?”
  
  ……
  
  “我叫楚云升。”
  
  ……
  
  “我叫大蛋,不,我叫楚云升!”
  
  “我叫大蛋,不,我叫楚云升!”
  
  ……
  
  “好吧,我叫大蛋……”
  
  ……
  
  “我叫大蛋。”
  
  “我叫大蛋。”
  
  “我叫……”
  
  ……
  
  無意識。
  
  無意識。
  
  無意識。
  
  ……
  
  “好冷。”
  
  “這里是哪里?”
  
  “好像有人?”
  
  “你們說什么?我聽不懂。”
  
  ……
  
  “你是誰?你問我從哪里來?”
  
  “我不知道啊。”
  
  “你問我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啊。”
  
  “你問我叫什么名字?”
  
  “唔……我還是不知道啊!”
  
  “等等,我好像想起什么了?”
  
  “我,我好像叫……”
  
  ……
  
  凜冽的大草原上,陽光清冷地照射著大地,算是個鳥語花香的季節,萬物都在拼命地生長著,都在為下一個冬季到來而存儲下足夠的養料,萬物都在拼命地繁殖著,都在為自己死后種族得到延續。
  
  平緩的巨大草坡后面,漸漸響起震天的蹄音,敲得整個大地都在微微顫抖。
  
  最先從草坡后面出現的是一個青草色如馬一樣的奔騰動物,它邁動它強壯的四蹄,盡情地奔跑著,在它的身后,上萬只和它一樣的動物洪流般沖上草坡,掠過草原,向南方滾滾奔去。
  
  在它們的后面,一個“生猛”的“少年”,散著頭發,披著獸皮,腰扎著一塊爛布遮住重要部位,騎著一個強壯的動物,歡樂地跟隨上萬的奔騰動物出現在草坡上,喲荷,喲呵地怪叫著,趕著捕獲的幾只動物,如凱旋的將軍洋洋得意。
  
  在西邊,早有兩個同樣騎在動物身上的人影,一個是大約只有十五六的小姑娘,另外一個更小,大約只有十二三歲的男孩。
  
  他們見到那個“少年”,便松開擔憂的眉頭,迎了上去,開心地大聲地叫著:
  
  “傻大蛋,回家吃飯啦!”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