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77 你自盡吧

^
  
  地底小人能力有限,即使全部犧牲了,也沒辦法將矩陣艦隊的終極武器找出來,甚至都不能確定是否有這種武器存在,楚云升更加不能。
  
  在反應過來之后,他有那么一瞬間的確懷疑電在說謊,不是因為矩陣艦隊留下的迷惑之言,而是源自對細高人愈加的警惕。
  
  他能戰的力量只剩下蟲身,要阻止矩陣艦隊的小撕裂武器,就必須以血肉之軀去硬拼,下場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楚云升也一直知道,細高人對融入十二支紅液的蟲身以及源體都有著很深的關注,尤其是電,如果他以蟲身去硬拼小撕裂武器,誰敢說不是細高人在拿他做“實驗”?
  
  在正常人看來,這無異于是天方夜譚,細高人自己都深陷死亡危機之中,自身的問題都沒有解決,怎么可能還能有心思拿別人做實驗?怎么也是說不通的。
  
  楚云升卻相信細高人很有可能這么做,它們的思維方式無法以地球人的想法去理解,這與小狗無法理解人類怎么不吃屎的道理或許有類似之處。
  
  但當第二顆月亮上出現與嗷卡人相似,體積卻大了上千倍的怪物時,他便意識到電說的也許是真的。
  
  真的存在小撕裂武器!
  
  否則,這個怪物不會在這個時候裂開月亮而出現。
  
  這個怪物頭部鉆出月殼后,第一時間并沒有看向地面,而是立即將冰冷的目光投向深邃的太空,似乎在搜找著什么。
  
  它的下半身還卡在月殼下面,似乎很難掙脫出來,但它的雙手已經從裂縫中伸出,正飛快地撕揭著阻擋它身體的破裂月殼,想要掙脫出來。
  
  而被拋飛的月殼碎片流星般墜入大氣層,燃起熊熊的火光。
  
  楚云升不知道它看到了什么,對于戰場上的突發變化,他早已有很強的心理預備,不會驚慌,更不會失措,而是慣性地去尋找辦法,雖然他只剩下蟲身。
  
  但他馬上發現自己毫無辦法,只能被動的等待,尤其是當那個怪物鋪天蓋地的靈蘊傾瀉下來,他便知道,自己能活下來的機會很小很小,幾乎無限接近于零。
  
  這是一種奇特的靈蘊,楚云升從來沒有接觸到過,無法解釋,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這個怪物是真正的靈生命,它的靈蘊十分的強烈,自己的那點靈蘊,強盛的時候也不及對方的滄海一粟。
  
  在真正完整的靈生命面前,楚云升自知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拔異殺死那個人,這樣或許還有一線的希望,但希望也不大,因為即使他突然更進無數步,現在就奇跡般地誕出一靈,也不可能是一個活了很多年的真正靈生命對手。
  
  而既然一個潛伏在第二顆月球上的靈生命都被逼了出來,可想而知,電所說的小撕裂武器將是多么的可怕!
  
  起碼這個靈生命都不敢硬抗,而是趕緊出來阻止。
  
  怪物的目光與它此刻的形象并不十分的相符,雖然嗷卡人看起來也很兇惡與丑陋,但是這個怪物的目光卻極為的冷峻與冰寒,或許隱約還帶著一絲冷傲的怒氣。
  
  它并沒有說話,大約是覺得無法與地面上“爬蟲們”溝通吧,連不屑可能都不會產生,甚至都不看一眼,從出現到現在,冰冷的目光一直在茫茫的深空中搜索。
  
  但這個過程沒有持續太久,只是幾個瞬間的功夫,在楚云升從海平面上升起尚未轉身的時候,它似乎已經找到了它要找的東西,然后目光緩緩掃向地面。
  
  楚云升開始不知道它將如何阻止小撕裂武器,但在它的目光掃向地面時,便一下子就明白了。
  
  并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也沒有什么強烈的元氣波動,整個過程令人驚訝的簡單
  
  那道目光所掃過的地方,一切都仿佛靜止不動!
  
  飛鳥張開翅膀懸停在空中,白云定格在它的身邊,樹木保持著風吹的擺姿,動物停在奔跑的剎那,流水停頓,瀑布凍結,山川靜謐,大海定格。
  
  人類的經書上說,當神降臨人間,獅子與羚羊不再殘殺,蛇與人也能共處。
  
  現在便是如此,因為它們都靜止不動了。
  
  由此可見,對方靈蘊的強大,相比自己,簡直不值一提。
  
  楚云升無奈中想,不知道矩陣艦隊是不是也被它的目光所定格靜止?
  
  也只能這樣才能阻止小撕裂武器的啟動。
  
  按照電的說法,小撕裂武器威力極恐怖,現在連這個靈生命都被逼了出來,更可見一斑,但這并不意味著這個靈生命的危險就低于小撕裂!
  
  它不想硬抗小撕裂,不等于它阻止不了,同樣,小撕裂能夠做到的事情,不等于它做不到。
  
  當它的目光轉向地面,靜止世界,便意味著它將要殺光所有吵醒它的人,包括矩陣艦隊。
  
  這時候,海面上飛出一道身影,疾飛趕向楚云升,在身影的后面,是一寸寸正在靜止的世界。
  
  “是大法鬃。”身影來到楚云升面前,有些無奈地看了他一眼,語氣卻帶有一絲的悲傷:“但又不是它……”
  
  楚云升看著它,這位海國的殿主,不知道它為什么這個時候從深海走出,但想來估計自己也知道命不久了。
  
  見楚云升冷冰冰的看著它沒有說話,海國殿主默默抬起頭,眼神哀傷地看向天空上的那個怪物,悲涼地嘆息:“難怪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所有的地方……也找不到你,原來你已經將身體獻給了魔鬼,那天,你到底看見了什么?”
  
  “你看到了今天么?”
  
  “傳說真的要成為現實了嗎?奪走你身體的魔鬼是等待魔嬰的守墓人么?”
  
  “傳說中,它一旦醒來,必將殺光我們以喂養魔嬰,你犧牲自己,將神境的身軀奉獻給它,是為了與它同歸于盡嗎?”
  
  “可惜,你還是失敗了……”
  
  楚云升與海國樞機都保持著急速飛行的狀態,然而來自天穹的冷峻目光更快,靜止的世界掠過海國樞機的頭頂,將它悲傷的表情定格在海面之上。
  
  楚云升不想死,他要活下去!
  
  他要去神國,更要去禁地看看冥到底死了沒有?
  
  他為什么要死?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一個孤魂野鬼還有什么利用價值,但他要讓想讓他死的人惡心,他要活下去。
  
  這很無奈,很可悲,也很可憐,但這是他能夠反擊強大敵人的唯一“武器”讓它們惡心!
  
  死神一樣的目光已經緊逼在他的身后,即便他加速到最快,也無法擺脫,當海國樞機被靜止,楚云升便意識到,自己跑不掉了。
  
  轉過身,朝向對面完全靜止的世界,在躲入零維的一剎那,通過通信儀,他向拔異大吼:
  
  “快殺了他!”
  
  這更讓人感到無奈與可悲,面對強敵的“欺壓”,無法反抗,只能去“欺壓”更弱小的“敵人”,以獲得可憐的力量。
  
  下一刻,他便被靜止,如同雕塑版懸停在海面上,一動不動。
  
  ……
  
  地下,
  
  拔異吼叫著被擊飛出來,撞擊在墻壁上,胸前呈長痕形狀凹陷下去,這一道傷幾乎令他休克了幾秒,下一刻,清醒過的他奮力掙扎起來,絕望地看著如潮水般被擊潰下來的血騎與士兵。
  
  他們已經幾乎沖垮了對方所有的防線,但打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勝利者,他們的傷亡也極為慘重,幾乎個個重傷,只是靠著人數上的優勢,才勉強能支撐到現在。
  
  整個戰線都膠合在了一起,敵我都難以分清了。
  
  那個人如同殘風中的落葉,凄零飄蕩,卻就是不肯倒下!
  
  冰冷的“敵人”在拔異絕望的吼叫中再一次沖了上去,毫不留情地淹沒了他。
  
  “爸、爸!”
  
  在他的身后,一個小女孩嘶啞地大聲哭喊,孤零零地站在戰場的邊緣驚恐萬分。
  
  她的母親在沖向父親的剎那被殺紅眼的騎陣撞飛。
  
  “媽、媽!”
  
  小女孩哭著爬在地上,鉆入鐵騎混亂的奔蹄之間,驚慌失措地爬向她的母親,滾滾的鐵騎踐踏而至……
  
  所有人都在大吼著,嘶喊著,人命以最不值錢的速度堆砌著。
  
  西面,卡旦皇室的雇傭軍隊不知道什么時候分成了兩派,互相廝殺已經遍地尸體,仍能站著的人渺渺無幾。
  
  代表拔異一方的胡爾終于在死士的犧牲下,接近并沖向了那個不肯倒下的人,但它并沒有沖的太遠,一紅色與它迎頭撞上,鋒利的金色長劍帶著數不清的血跡沒入了它的胸膛。
  
  它看了一眼胸前的金劍,艱難地抬起頭,看著那張熟悉的臉,慘淡地笑了笑:“七,七,王姐……”
  
  紅衣的女人殺紅了的眼睛,在聽到這一聲“王姐”時,猛地清醒過來,握劍的手觸電般地縮了回來,整個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一動不動,然后,她顫抖地尖叫了一聲,驚恐地撲向胡爾……
  
  這時候,一道更為凌厲的劍光從胡爾的身后掠出!
  
  “不……”
  
  胡爾用盡了全身力氣,掙扎著大吼。
  
  然而,已經遲了,那道冰冷的劍光徑直刺穿了紅衣女人的咽喉,帶起一抹殷紅的血花濺落在胡爾的臉上。
  
  “七王姐……”
  
  胡爾淚水頓時流了下來,伸手抱住軟軟倒下紅衣女人,他試圖堵住紅衣女人脖子上的血洞,可除了滿手的鮮血,什么也做不到。
  
  紅衣女人嘴里冒著血沫,眼神里充滿了痛楚與悔恨,艱難地抬起手,溫柔而又心疼地撫摸著胡爾縱滿淚痕的臉龐。
  
  她似乎想說什么,努力地一張一合著嘴,卻最終只能用冰涼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摩挲著胡爾滾熱的淚水。
  
  血水再一次從胡爾悲憤的胸腔涌了出來,他迷離地看了一眼劍光的主人呆呆站在一邊的梅爾蒂尼,大陸國的軍神。
  
  悲傷無限地涌上他的心頭,他長大了嘴想要發出什么聲音,卻什么也聽不到,到處都是嘶喊的殺伐聲,猶如地獄。
  
  “為什么要打這場該死的戰爭?為什么打了那么多年,還要打下去?……”
  
  胡爾無力地垂下腦袋,彌留之際,喃喃地說著什么。
  
  紅衣女人悲慟地看著他,撫摸他臉頰的左手軟了下去,嘴巴一張一合,仿佛是在痛苦地說:對不起……
  
  生命在急速的流逝,胡爾在臨死的剎那忽然抬頭看向天空,望著他不能看到的細高星艦頂端,長大了嘴,想要說什么,而紅衣女子最后的目光悲傷成河地落在胡爾身邊的梅爾蒂尼的身上。
  
  那一瞬間,對視她的眼神,這位大陸國的軍神渾身猛地一顫,意識到了什么,顫抖著手捂住嘴,不敢置信地望著身邊的兩個血人,以及他手中的劍。
  
  胡爾終于垂下頭,紅衣女子也閉上了眼睛。
  
  那些碎片般的記憶與噩夢頓時如潮水般向梅爾蒂尼一個人涌來,仿佛來自他的上一世,他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
  
  黑暗的天空下,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驚恐地望著正在融化冰雪的鐵鍋,魂飛魄散,拼命地蹬著兩只細小的腿,不肯靠近。
  
  “爸爸!救我……”小女孩撕心裂肺地朝著“他”喊叫
  
  “姐姐,姐姐……”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扯著小女孩的一角,被大人們嚇的大哭起來,只知道叫著姐姐。
  
  ……
  
  “為什么!!!”
  
  那紅影轉首慘然一笑:“蠢貨,你是我弟弟,我其實愿意的”
  
  紅色的影子,猶如凋零的紅菱飄帶,自天而落,四方沉寂。
  
  ……
  
  弗羅修撒傳說,詛咒……
  
  撒倫,以身入永暗之夜,以期來世之陽光。
  
  那個令他曾魂牽夢繞現在無比痛恨,并誕下胡爾與七公主的女人……
  
  那一城的紅衣啊……
  
  ……
  
  “你想要我親手殺死你的弟弟,原來是這個原因。”
  
  梅爾蒂尼踉蹌地倒退兩步,心痛如刀絞,悲傷欲絕。
  
  他竟親手再一次殺死她!殺死自己的女兒!
  
  咣當丟下手中的長劍,他跪在地上,爬到兩具尸體邊,抱起紅衣女子,肝腸寸斷,淚流不止:
  
  “是我對不起你,是爸爸對不起不起你!”
  
  “這是報應啊,報應啊!”
  
  他一手抱著胡爾,一手抱著紅衣女人,淚流滿面,烈火焚心地仰天哭喊:
  
  “為什么你們要那么恨?為什么還不肯放過我們?”
  
  沒人回應他,他的耳邊有的只是撕殺的喊叫聲。
  
  戰場的東面,艾希爾的頭盔散落在一邊,血液冰凍著她的頭發,一絲絲地向下滴落著。
  
  她雙目無神地望著身前撕殺的世界,似乎在想著什么。
  
  將死的迪爾爬在她的身邊,眷念地看著她,傷心地喃喃道:“值得么?沒人心疼你……”
  
  艾希爾無力地看著他,想要伸手去觸摸他的臉,但是做不到,承重的鎧甲就像枷鎖一樣沉沉地壓住她的身體。
  
  “對不起……”
  
  她難過地望著迪爾即將死去的臉龐,眼神中充滿了凄涼。
  
  “你真是傻瓜!”
  
  迪爾悲傷地說了最后一句,然后,閉上了眼睛。
  
  戰線的中央,橫持長弓的那個人微微閉了閉眼,在他的對面,殘存的敵人又一次瘋狂的結陣,馬上就要再沖殺上來。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撐得住,對面的那個如獸般兇猛的人也受了重傷,扶著墻,看著遍地的尸體,對他黯然地說道:
  
  “你自盡吧……”
  
  他的手微微的顫抖著。
  
  *****
  
  “緊急撤離,緊急撤離!”
  
  黑暗的房間中,各種儀器散落在地上,外面的警報聲一聲高過一聲。
  
  這里的人員都緊急撤走了,電源也關閉了,房間中一片的混亂與黑暗。
  
  在墻邊的角落,被撞翻滾落在地上的一個小男孩與小女孩蜷縮在一起。
  
  也許是燥熱,或者是窒息,小女孩睜開了眼睛,但她什么也看不見,因為房間里仍舊是黑暗的世界。
  
  “小八哥哥?”
  
  她試圖尋找什么重要的東西,伸手艱難地摸到一具發臭的身體,才熟悉而放心下來。
  
  接著,她努力地將自己的身體靠近那具腐爛的身體,偎依蜷縮在它的身前。
  
  然后,她很疲倦地休息了一小會,閉上眼睛,呢喃地說道:“小八哥哥……”
  
  “小八哥哥,你說爸爸媽媽真的躲到天上去了嗎?”
  
  “哪里很遠嗎?”
  
  “其實,我現在知道了,她們騙我的。”
  
  “小八哥哥,她們是死了么?”
  
  “小八哥哥,我想媽媽了……”
  
  ……
  
  “小八哥哥,我好累,我想睡覺了。”
  
  “小八哥哥,我也要躲起來了。”
  
  “小八哥哥,我要死了。”
  
  “小,八,,,哥哥,你能抱我一下么,我好冷,好害怕……
  
  “小……”
  
  ……
  
  寂靜
  
  寂靜
  
  寂靜
  
  然后一聲仿若刺破天地寂靜的聲音,響徹整個星系:
  
  “好!”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