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976 小撕裂

^
  
  楚云升沒有直接看到前輩第三劍式的真正威力,耗盡全力的一擊后,他便如斷線的風箏飄墜向地面。
  
  下落中,依稀望見閃爍星空的地底人戰機光點仿佛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吞噬,從天空上被抹去,悲壯的通訊器里頓時一片的寂靜。
  
  地面上,異族人停止了逃跑,地面下,地底小人也停下了手里的所有工作。
  
  無數人此時仰望星空,包括楚云升,等待著勝負的審判。
  
  時間便在這些焦急的目光中緩慢地行走著,越走越慢,每一刻的艱難都仿佛要壓碎全身的骨骼,屏住呼吸,默默等待命運的判決。
  
  血紅的天河翻滾不息,大地上冰元咆哮,天地之間,仿佛只剩下它們還存在著。
  
  楚云升仍在墜落,猶如一條黑色的曲線,加速地墜向星艦一側的大海。
  
  這時,“漫長”的等待中,天空上終于有了一絲變化。
  
  先是血色的天河視線幻覺一般地振動了一下,接著,列成一線的太陽,像是白熾燈一樣,一盞盞地熄滅,關閉。
  
  一個,兩個,三個……直到第八個熄滅,無數的目光齊刷刷地望向最后一個,一動不動,緊緊地盯著,此刻,仿佛是人生中最為漫長的一刻。
  
  勝利的曙光已經出現,無數人屏住呼吸,翹首以待。
  
  大約十幾秒后,煎熬的目光終于看到了第九顆太陽掙扎中熄滅!
  
  然而,等不到它們激動的歡呼與流淚,第十顆太陽,也就是真正的太陽,突然也跟著熄滅了。
  
  天空,大地,頓時陷入一片的黑暗,無數目光驟入恐慌的寂靜。
  
  沸騰的血紅天河在十陽消失的下一刻,便被無邊的黑暗所吞噬,地面上冰元的咆哮也不能幸免。
  
  人們抬著頭,忍住心中的驚慌,努力尋找最后一顆太陽的蹤跡,但是卻連一點點星光都看不見!
  
  整個星空仿佛被黑暗所吞噬。
  
  太陽消失了?
  
  楚云升也抬頭望了一眼黑漆的天空,不知道為什么,他想起了曾經的七次黑暗降臨,尤其是那一次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黑暗降臨,仿佛是被永遠忽略的一次,他這一輩子也許都不可能再有機會見到那一次黑暗降臨。
  
  此刻黑漆的天空什么都看不見,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更沒有星光,但矛盾的是,此刻,他卻又十分的明亮,那些黑暗就像與他融為了一體,黑暗所向,便是他所在!
  
  仿若是血騎的王旗,所向之處,遮天蔽日。
  
  楚云升無法形容此刻的感覺,即使心中依舊冰涼冰涼,仍能感覺到它的奇妙與不可思議,那是一種開闊不受某種束縛的自由,他也許曾驚鴻一瞥過,也許曾隔靴搔癢過,但沒有一次有此刻感覺到的那么真實。
  
  真實,另外一個說法,也叫擁有。
  
  然而這種感覺正漸漸地遠去,他依舊在第二限極的重重蒙壓之下,“出水透氣”的那一瞬不過是拔異拼死一擊而換回來的短暫一刻。
  
  他仍不會“游泳”,所以仍然窒息。
  
  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突破,即便是決堤的爆發,也改變不了修煉上的冰冷事實。
  
  楚云升已經無比清楚地明白,只有殺了那個人,他才能真正完成補死,破開許久前便已沖擊的第二限極。
  
  而那個人仍沒有死,仍在掙扎活著,和他一樣。
  
  ……
  
  十日盡滅,人間一片的黑暗降臨,異族人驚恐萬分,以為乃是天神之威,或跪地,或匍匐,或祈禱,或懺悔,頂禮膜拜,祈求天神息怒。
  
  而地底小人與它們不同的世界觀便明顯地顯露出來,堅持以科學了解世界的它們,并不跪拜以乞求神靈,但仍然從地下控制中心發出一片的驚嘆聲:
  
  這到底是什么力量,竟可以阻礙整個星空的光線傳播!?
  
  沒人能回答它們的問題,楚云升也不能。
  
  但事實很快證明地底小人的正確,當楚云升最終失去那種奇妙的感覺后,天空上便出現了第一道光亮,光線仿佛被延遲了速度,終于姍姍來遲地抵達人們的眼底感光細胞上。
  
  那是一道爆炸的光芒,由于距離太遠,肉眼看上去只是一個閃亮的光點,而且時間上還是很久前的,此時才到達。
  
  緊接它之后,便是如同群星璀璨的爆炸光點,閃耀整個星空!
  
  同時,所有人,包括楚云升在內,都看到了如幻般的奇跡
  
  璀璨的星光在爆炸光點之后,突然出現在黑暗天空之上,猶如純凈無云星光明亮的黑夜,但剛出現一瞬,便又神奇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來的強烈陽光,整個世界好像從黑夜一瞬間來到白晝,仿佛存在一個無所不能的神明,握天地于手掌之中,只在一瞬之間將之任意翻轉。
  
  異族人全都膽顫心驚地跪伏下去,對它們而言,這就是神跡!
  
  而地底小人震撼的說不出話來,通訊儀里再一次寂靜無聲。
  
  直到此刻,不管是異族人,地底小人,還是楚云升,才敢確定敵人被擊潰了,起碼被擊退了。
  
  從剛才那些爆炸的光點上看,它們很明顯地正以恐怖的速度向更遠更深的地方逃逸。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到底有沒有完全摧毀,即便他回到大氣層外也不可能看見。
  
  現在,他正砸落入大海,在接近海平面的一瞬,終于重新振開甲翼,飛升起來。
  
  天空上的血色天河已經消失不見,九陽也徹底熄滅,除了躁動不安的天地元氣外,恢復了一些平靜。
  
  這個時候,通信儀中才弱弱地傳來來自地下中心的聲音,孤單的來回呼叫著有可能幸存的戰機:
  
  ……任何戰機,任何戰機……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
  
  然而,整個信道中,沒有任何人回應。
  
  地下中心的地底人卻仍在哽咽地一遍遍呼喊著:任何戰機,任何戰機,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我們勝利了,請讓我們想辦法帶你們回家……任何戰機,收到請回答……
  
  我們勝利了……
  
  我們將帶你們回家……
  
  收到請回答……
  
  ……
  
  信號孤零零地飄散著天空之中,掠過冰冷冷的爆炸碎片,努力地搜尋著幸存者。
  
  楚云升也望向星空,雖然他用盡了所有戰力,但他仍可以依靠蟲身將距離較近的幸存者帶回地面。
  
  但可惜信道的回應中一片的寂靜。
  
  被那一劍全部殺死了么?
  
  楚云升不知道,他此刻想起自己曾與一號老頭以及骨骸六序說過的話:他要殺上神國,用自己的殘生殺光高高在上的它們。
  
  這時候,通信儀傳出一陣的噪音,楚云升猛地一凝,緊緊握住手中的紫劍,便聽到來自太空中冷冰冰卻有些凌亂的聲音:
  
  “你不是守護者!”
  
  “很久之前,有個人類破開永鎮……空前的災難降臨……”
  
  “你贏了,我們將離開。”
  
  “記住,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們。”
  
  “再見,人類!”
  
  ……
  
  之后,通信儀中再次恢復了正常,楚云升卻死死盯著天空,他只剩下聚元大陣與封獸大陣,黑氣用盡,靈蘊用盡,連本體元氣都耗盡,只剩下只能硬拼的蟲身之軀。
  
  同樣聽到信號的地底小人們也在呆住之后,再次如臨大敵。
  
  但九陽并沒有再次出現,它們似乎真的是走了。
  
  這就奇怪了,走就走了,為什么還要再搶地底小人的通信說話呢?
  
  這時候,地底小人的信道又一次被搶,不過對方不是矩陣艦隊,而居然是細高人,電!
  
  電的聲音此刻顯的極為急促與虛弱:
  
  “尊上,快阻止它們!”
  
  “它們不是離開,是逃跑,是在爭取時間!”
  
  “它們留下五源軌道,引爆機制,以及……即撞擊!”
  
  “這是小撕裂攻擊!”
  
  “在我們烏奴人的宇宙預測模型中,其中一種就是不斷加速膨脹的宇宙,最終走向大撕裂!”
  
  “這種毀滅式攻擊是根據不斷增加的暗能量斥力導致宇宙大撕裂的原理,將超過臨界值的暗能量集中在小范圍之內,突然釋放,在小范圍內造成類似大撕裂的效果,威力超大的,甚至能將一個行星系撕碎為原子狀態!”
  
  “我們全部都會死!”
  
  “這不是它們能夠達到的技術領域,絕對不是!”
  
  “一定是有更強大的人交給它們的武器,這應當是它們的終極武器。”
  
  “它們已經啟動這種攻擊武器,我們休眠的警報裝置喚醒了我,但我們無力躲開。”
  
  “尊上,我馬上就被會再強制休眠。”
  
  “一定要阻止,阻”
  
  電的聲音像它所說的那樣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又是地底小人的愕然吸氣聲。
  
  楚云升下意識地抬起頭,搜索天空,像是要將矩陣艦隊終極武器找出來,但注定是徒勞。
  
  他有種無力的感覺,面對敵人層出不窮的攻擊,他只能盲目地疲于應付。
  
  似乎到了這個層面上,他一個人已經頂不住了。
  
  像是要驗證電剛才的話,天空上偏于一角的一顆暗弱的月亮裂開了無數道裂紋,如同破碎的蛋殼,一點點的破開。
  
  但很快,楚云升以及地底小人就發現了不對勁,破碎的月球中,竟赫然地出現了一個巨大而猙獰的“兇惡豬頭”,正破殼而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