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974 你在哪里

^
  
  “意意斯,給我接通地下的地球人!”
  
  重新回到星艦平臺上,楚云升一身的蕭殺,語氣冰冷語速飛快。
  
  意意斯楞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轉身撲到蝌蚪戰機的通訊設備上,一邊念叨著“千萬要搜到!”,一邊飛快搜索著任何有回應的信道。
  
  大約過了片刻,它已經將所有信道掃描了一遍,全無應答。
  
  “尊上,下面一片的混亂,中繼站大概也被毀了,我們,我們聯系不上了。”意意斯咬著牙道,卻仍不放棄地努力搜索著。
  
  “想辦法!”
  
  楚云升頭也沒回,雙眼直視火焰洪流,潮水般的火元氣順著構建在大地上的攝元符陣進入他的身體,化作本體元氣,一縷縷絢麗地飛旋纏繞在蟲甲上。
  
  意意斯重重地點頭,將雜念驅逐出去,集中起所有的精神仔細聆聽信道中的細節。
  
  又過了片刻,除了掃到偶爾傳來幾聲呼救的信號,關鍵信道仍然是一片的噪音。
  
  這個時候,蝌蚪戰機的飛行員來到意意斯面前,它發音器官的急性功能性障礙尚未恢復,仍然不能說話,打著手勢將意意斯往外推。
  
  “干什么!?”
  
  意意斯真的怒了,此時聯系到地下是多么重要的事情?關系到生死存亡!
  
  它像是一個發瘋了的驅猛推開飛行員,然而當它看到飛行員面罩后面濕潤的眼睛,一下子就明白了。
  
  它要犧牲自己下去做中繼站!
  
  那名飛行員微微一笑,給意意斯行了一個地底人軍禮,并努力擠出兩個音節:再見!
  
  意意斯不是軍人,它咬緊了嘴唇,緊握著拳頭,抱著通信儀,默默地看著和它一樣膽小的飛行員轉過身,操控戰機一頭扎入魔域般的死亡大裂縫之中,在混亂的能連亂流中,成為一個冷冰冰的中繼站。
  
  ……
  
  “我是控制中心,我是控制中心,呼叫戰機176號,呼叫戰機176號!”
  
  “戰機176號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
  
  “戰機176號,收到請回答!”
  
  ……
  
  通信器中一連串的信號響起,意意斯吸了口氣,用力擦去淚痕,戴好面罩,堅強道:
  
  “176號收到!176號收到!請求385.9332信道,請求385.9332信道,緊急程度最高,緊急程度最高!”
  
  “地下地球人情況如何?”
  
  “要求與它們通信權限。”
  
  “等級最高!”
  
  “要求通話!”
  
  ……
  
  “尊上,信道接通了,不過仍然只能轉述。”
  
  意意斯向楚云升鎮定地說道,它仿佛在這一刻找到了自己生命全部的意義,精神高度集中,不再去理會周圍末日般的世界,也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把上面的情況簡單告訴拔異,讓他不要再管安第魯,不要再管什么鑰匙,集中所有的力量,殺死那個人,如果克里斯那些人不聽號令,告訴他們,就是他們拿到了鑰匙,我也會將他們全部斬盡殺絕!”
  
  意意斯認真地記錄著由楚云升話音翻譯來的每個字節,然后迅速地傳輸出去。
  
  它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走了又回來了,但肯定不是為了它們地底人,更不是為星艦下面的異族人,它只知道自己的動作越快,傳遞信息的速度就越快,它的同胞族人就有可能越少死很多人。
  
  信號飛快地通過已經成為冰冷棺材的蝌蚪戰機中繼站向更深的地底傳送,再經過控制中心,傳輸到一層白色光芒覆蓋下的“迷宮”之中。
  
  在那里,殺聲振天,殘存血騎精銳組成的騎陣正往復沖殺,對面尸體遍地,哭喊聲與慘叫聲連綿不絕。
  
  拔異擦掉嘴角的血痕,一把推開地底小人的“通信兵”,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然后轉頭大吼:
  
  “全部壓上,不要管傷亡,不要停!”
  
  “強攻,強攻!”
  
  成百上千的騎兵向后收攏戰線,蓄勢待發,地底小人遠程部隊再次調整黑洞洞的炮口,大量人類士兵瘋狂地跑動著。
  
  而在他們的對面,一個傷痕累累的人影卻始終不肯倒下。
  
  一個人類領導者不滿地吼道:“拔異,我們的目標是安第魯,不是……”
  
  拔異在眾人目瞪口呆中一巴掌將他擊飛,殺氣騰騰道:“再廢話,老子見一個殺一個!”
  
  ……
  
  星艦之上,意意斯轉向楚云升轉述道:“尊上,拔異讓我們的人告訴您,他的人和您的血騎兵團,以及愿意配合的地球人力量,早已經在進攻那個目標,現在正在整合其他不配合地球人的力量,請您再給他一點點時間。”
  
  “沒有時間了。”
  
  楚云升淡淡道,拔異的確很聰明,應該看出了點端倪,已經在強攻那個人了,但時間卻根本等不及了:
  
  “意意斯,向你們的總部軍方發出信息,告訴它們,我沒有辦法在太空中找到敵人的艦隊位置,我需要你們向太空發射大量的飛行器攜帶儀器去搜索,我知道你們沒有傾向太空的技術,這些飛行器上的人可能會死,可能再回不到星球,但我需要它們為我找到敵人艦隊的位置!
  
  如果你們送不上去,我可以幫你們。”
  
  意意斯沒有多想,立即將楚云升的話送回了控制中心,如果是地面被切開之前,它估計議會要爭議很久,但現在……
  
  地下的地底人很快便以極其壯觀的景象回答了楚云升的要求。
  
  高山,海洋,草原,田野,甚至是大裂縫中,無數龐大“潛艇”鉆出地面,敞開出口,成千上萬的蝌蚪飛行器魚貫而出,紛紛死亡式地射向茫茫的太空。
  
  “尊敬的行走大人,我們將盡我們所有的能力為您找到敵人。”
  
  通信儀里傳出一個年長的地底人聲音:“愿我們的孩子們與大地同在……”
  
  “地底人,我會為你們的行動爭取時間!”
  
  楚云升抬頭看向滿天飛升中不斷有爆炸發生的無數黑點,道:
  
  “另外,我要與我的人直接通話,事關重大,這將是成敗的關鍵!”
  
  通訊器中年老的聲音沉默片刻道:“我們與被封鎖的地層所采用的通訊辦法,是運用千年來庇護我們的飛船上所遺留下的零維技術,我們并不懂得其原理,只知使用。
  
  如果強行轉接通信對象,可能會造成通信員死亡,我們的孩子并不怕犧牲,但如果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敵人,我們將徹底失去與地層的聯系,您,決定要這樣做嗎?”
  
  楚云升決然道:“如果不成功,大家都要死,就這樣吧!”
  
  下一刻,他將地底小人特有的透明化個人通訊儀植入耳部,飛躍出星艦,靈蘊齊出,殺氣四溢的喝令一聲:“劍陣,起!”
  
  蒼茫大地上,波濤海面上,符文線條覆蓋下的無數劍氣像是同時聽到了號令,唰唰的齊齊離地十米,劍鋒林立遙指蒼穹。
  
  時間已經不多了,天地元氣已經到了即將大崩潰的邊緣,楚云升等不了拔異的最終結果,他需要為地底小人自殺式的搜索戰機群爭取升空與探索的時間。
  
  無數劍氣在他的召喚下,從四空匯聚而來,并越來越多,以恐怖的速度相互疊加,急劇聚攏合并。
  
  起初還是一道如細細劍氣般的匯集長線,轉眼便發出熾白的耀眼光芒,像是撕裂空間的閃電,不斷地吸收著從四面八方飛來的劍氣。
  
  楚云升時刻感受著它不斷突破的能級上限與龐大元氣密集量,在它即將達到樞機力量而將就會被卡散掉的程度時,立即停止匯聚,飛臨它的邊緣,以靈蘊控制住如熾白裂縫的它,斬向不遠處的火焰洪流。
  
  熾白光線速度極快,閃電劈至火焰洪流跟前,在空中裂開一道道長長的縫隙,劍一般交錯,電光火石之間,便強行將火焰洪流斬斷為幾截。
  
  直徑長達十幾公里的洪流下方,接二連三地坍塌下去,像是被切斷的柱子,四散垮落。
  
  其解剖星球的速度也為之一頓,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天地元氣的擾動也停在了即將大崩潰的懸崖邊緣之上。
  
  這一擊消耗了楚云升儲存的劍氣總量三分之一!
  
  時間仿佛靜止了一到兩秒,決出勝負的時候即將來臨。
  
  乘著這個空當,無數的蝌蚪戰機穿過混亂的能量層,射向茫茫的太空。
  
  它們中的絕大部分人將永遠不能再回到星球,大部分將如同冰尸一樣漂浮在太空之中,但在這這前,它們還要完成最后的使命,去尋找敵人的蹤跡。
  
  來自九日的火能量無窮無盡般強大,很快便再一次凌空地壓下來,沖垮崩塌的“碎塊”,擊向星球地面。
  
  這已是危及的關頭,楚云升自然不能讓它得逞,繼而輕松越過大崩潰的臨界線,徹底混亂天地元氣。
  
  再像剛才那樣斬去洪流意義不大,一個斬斷不及,讓洪流沖下來,已在懸崖邊上的元氣秩序隨時有可能完全崩潰。
  
  這個險已經冒不了了,儲備的劍氣也不足以支撐這樣的攻擊。
  
  他一直在接近火焰洪流,斬斷它之后,便立即來到洪流的下方,并向上急速飛升。
  
  剩下的所有劍氣被他召喚而至,圍繞在他的身邊,形成鋒矢形,往上沖去。
  
  一道沸騰紅流,一道熾白氣流,在半空中相遇,猛然地撞擊,紅漿與白芒四散濺射,形成一圈環繞一圈的巨大平面,旋轉著向四邊飛速擴大。
  
  大地上,頻頻爆發出刺眼的光芒,一道道符文之陣瞬間激發,形成規則,加入到紅與白的對抗之中。
  
  在楚云升漆黑的身影下,巨大的冰川節節攀升,向天空延伸壘砌。
  
  火焰洪流的周圍,密密麻麻的劍氣旋繞出一道道軌跡,將其包裹在中心,與擾動外界隔絕開來。
  
  地面上,一道道六甲符陣爆發,巨大而平薄的元氣之盾折射著光芒,一片片盔甲般收攏縮向大地,一層層地疊加至整個星球的表面,形成一道道堅固的元氣屏藩。
  
  然而九日仍以強大到可不動搖的力量狠狠壓下,一連擊穿楚云升布置在上空的幾道劍氣防線,擊破冰符之陣的疊加。
  
  并將他連人帶劍兇狠地撞擊下去,再一次占領天空絕大部分高度。
  
  跌落下天空的楚云升在不斷上漲的冰川巔峰上重新站穩,立即召集微微散亂的劍氣,再一次上攻。
  
  跟著便又一次被九日壓下來,一直撞到冰川之顛上,擊垮一層又一層的山冰。
  
  此刻,劍氣已經不多了,地底小人的信號仍然沒有傳來,周圍的天地元氣卻已有了崩潰的跡象。
  
  如山一般沉重的火焰洪流仍在他的頭頂上空壓著,楚云升眼神微微收縮,靈蘊在他的身邊瘋狂積聚起來,一柄柄從他身體中分裂出的本體劍氣密布冰川之顛。
  
  再一次上攻!
  
  必須將火焰洪流驅逐出去!
  
  他開始動用靈蘊,甚至動用物子碎片,以蟲身的強悍擋在最前鋒,為其他劍氣開辟道路,扶搖直上。
  
  這一次,楚云升傾注了除了黑氣以外的所有力量!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必死無疑。
  
  蟲身開路,靈蘊拆散火元氣,物子碎片來回穿梭,劍氣四周絞殺,符文之陣除了未動用的封獸符陣,全部閃耀爆發。
  
  諸路齊集之下,力量終于發生了逆轉,楚云升在紅與白芒之間,化作一道黑線,直上云天。
  
  火焰洪流不斷地崩潰,白色光芒勢若長虹,猶如尖刀般刺向天空。
  
  還有一點點距離,他就可以將火焰洪流驅逐出去。
  
  他已經可以看到洪流的后面顏色漸漸消失,那意味著就差一點點了。
  
  甚至通信器里也傳來了地底小人剛剛發現的疑似目標。
  
  沖出去,然后擊潰它們!
  
  楚云升猛地加速!
  
  這時候,忽然間,他發現自己的命源急劇地流逝,消失的速度他都來不及計算,就像另外一頭是無底的深淵一般深不見底。
  
  零維攻擊?
  
  楚云升猛然一驚,整個零維在命源急速消失中劇烈的震蕩之中。
  
  但是為什么自己的零維沒有反擊?
  
  閃念之中,楚云升來不及做出更多的動作,腦袋一暈,口眼頓時出血,便瞬間被火焰洪流打回地面!
  
  擊落中,他又感覺到命源消失的另外一頭強行終止了,不知道是自我終止,還是消失了。
  
  但他已經遭到重創,并急劇墜落在冰川之顛上。
  
  火焰洪流接踵而至,狠狠地擊打下來,一層層地擊破冰川,將楚云升按在冰面上,飛速地擊穿向地面。
  
  他甚至連重新站起來的力量與機會都沒有。
  
  危機之中,楚云升馬上以靈蘊試圖散去壓在身上重愈千斤的火能量,掙扎要站起來。
  
  片刻之后,仍被死死壓在冰面上的他,聽到一道傳遍整個星球的急迫聲音:
  
  “……冥尊遭未知打回禁地,生死不明,七釘之主破靈,左旋神國戰敗……”
  
  “……我們即將全部陣亡……”
  
  “……彩虹橋崩塌……”
  
  “……典主,你在哪里?……”
  
  聲音至此嘎然而止。
  
  **********
  
  說兩句,本卷大概還有兩到三章,為了更好的連貫性,打算一口氣寫好了再一起上傳。
  
  另外,版主風風和老怪手里有大把的精華,起點評論區革新后界面也很友好,歡迎大家前來評論,散精!
  
  再另外,求一下推薦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