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72 抉擇

^
  
  熔巖,真正的熔巖,從火焰洪流切開的巨大裂縫中噴射出去,壯觀地揮灑向天空,將整個世界都映成了紅色。
  
  而更多的熔巖則仍是如地底河流一般蠕動在黑暗的巨大深壑之中,像是被揭開了一道神秘的面紗,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之下。
  
  地殼的裂開迅速引起連鎖的反應,星球表面到處都在發生地震,有的可能只有地球上的幾級,有的卻已經超過了恐怖的上限,即便是屹立千萬年的高山,也在傾倒之中,而海水更是掀起幾十米的浪峰,并且還在不斷地增高之中。
  
  就連細高星艦都開始下沉,不停地劇烈抖動著。
  
  來自太空的巨大手術刀仍在繼續解剖星球外殼,按照這個速度,十二個小時之內,它將完全切開整個星球!
  
  楚云升目沉似水,飛臨正在形成的巨大裂谷上空,揮手冰凍住到處拋灑的熔巖,朝下方看去。
  
  他不是守護者,也不相信真的守護者會和這只艦隊有什么約定,即便有,雙方也未必會遵守。
  
  所謂約定,勢均力敵,或者有共同敵人或利益時,才會產生,并沒有多少約束力。
  
  從這支艦隊的表現就能夠看出來了,雖然它們第一打擊在楚云升的猜測中,只有人類可以活下來,但是意意斯后來發來的關于向太陽沖去的通話,已經表明,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也就是說,如果真有什么約定,這支艦隊也沒有準備遵守,否則一開始的時候就應該和自己聯系,雖然楚云升并不知道它們怎么將自己看做成了守護者,大概不是靈封,就是紀子意的緣故,除此之外,他和真守護者也沒什么交集點。
  
  不過,從這個叫法上來看,它們至少知道守護者的存在,也不是全然的瞎話。
  
  現在這支艦隊被自己反擊了,又或者,被意意斯那些地底小人揭穿了真正的殺招,才故意搶奪了地底小人的通信通道來和自己談什么約定?
  
  如果他是真的守護者,倒也勉強能解釋的通它們的做法,畢竟真的守護者應當有能力與實力對它們造成威脅,所以它們在第一波攻擊中故意在隱藏的手段中漏掉地球人,但卻仍然埋下最深的“炸彈”。
  
  試想,它們既然知道守護者的存在,而且還打過幾次交道,就可能知道守護者在一紀結束后極其虛弱,未必能夠探知星球軌道的微小改變,等發覺了,已近晚了,沖向太陽的引力已經大大超過斥力,一切就成了定局。
  
  事實上,自己這個假守護者也的確沒發現,要不是地底小人提醒,他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盡管楚云升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做出了大致的推斷,但于事仍然無補,因為他已經意識到,之前的一波攻擊甚至可以說是這支艦隊對自己戰力的試探,一環套著一環,他已經中招在先了,很難再扳回來現在的攻擊,遠遠超出了他的符文之陣能夠反擊的能力極限。
  
  說是展現星球內部的東西給自己看,其實更像是展現它們強大的武力!
  
  地底下到底有什么,如果不是為了離開這里,楚云升并不關心,那和他相差的太遠,波及到一點就是灰飛煙滅的下場,連前輩都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地球上,更何況他了。
  
  但他此刻很無力,仍要去看看地下到底埋藏的是什么?艦冢三層有著什么樣的秘密?
  
  或許還能有一線的生機。
  
  矩陣艦隊似乎已經忘記了楚云升的存在,或者已經不屑一顧,轉而專注地切剖著星球。
  
  楚云升知道,要不了多久,這只太空手術刀一般的火焰洪流就能將整個星球上的天地元氣攪得天翻地覆,而外太空急劇消耗的暗能量,又必將將星球快速推向太陽。
  
  巨大裂縫仍在緩慢的蔓延,深度也越來越深,地下黑暗中蠕動的暗紅色巖漿開始像瀑布一樣從裂谷的兩邊傾瀉下去,但在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中,仿佛永遠都填不滿似地吞噬著它們。
  
  楚云升干脆靠近火焰洪流,順著一邊往下飛。
  
  和飛向外太空不同,這里每下降一段距離,氣溫與壓力都成倍的增加。
  
  溫度還好,蟲身最不怕的就是這個,但是壓力就不同了,即使他細胞密集,也不得不在黑暗中停下,再往下,他就有可能被壓扁。
  
  暗能量的斥力應該可以抵消這樣的壓力,但是楚云升現在沒時間去找地底小人向他說明抗壓裝置的原理,然后他再根據其原理組合本體元氣達到相同的效果,那黃瓜菜都涼了。
  
  然而站在這里卻仍然什么都看不到,下面極其的黑暗,像是無底的深淵一般,不知道火焰洪流到底切開了多深的底層。
  
  楚云升不得立即不放棄從地底艦冢三層中尋找機會的想法,轉而開始考慮他現在該怎么?
  
  要死拼,還是等待地底奇跡?
  
  后一個看起來太不靠譜,前一個,他確實有沒有多少把握,原因只有一個,矩陣艦隊實在距離星球太遠了,又隱藏的很好,他絕不能在茫茫太空中將它們找出來,那比大海撈針還不現實。
  
  可是,誰能夠找到它們,并且還有能力對它們進行實質性的打擊呢?
  
  細高人?不行,它們現在還躺在單人艙了,死活不知;紀子?等到下面拔異等人決出勝負,再進入艦冢,學習啟動戰艦,人都死八百遍了!地底小人?提點意見還行,一顆衛星都沒有的它們,如何能指望得上?
  
  還有誰呢?
  
  楚云升急速地思考起來,這時候,天際邊閃爍了一個光點,像是這顆星球的月亮之一。
  
  卓爾星人!
  
  楚云升猛地想到了還有卓爾星人的戰艦!
  
  雖然自己當時一箭使得迫使它們立方體解體自救,失去繼續打擊細高星艦的能力,但并沒有完全喪失戰斗力,這段時間,卓爾星人的那些戰人都消失了,十有八、九是在忙著修復它們的戰艦。
  
  而最為關鍵的是,矩陣艦隊并沒有打擊卓爾星人的立方體,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肯定是不愿意招惹它們,畢竟立方體是現在唯一能夠接近它們的戰斗力量。
  
  矩陣艦隊可能知道自己有靈封,那是因為靈蘊的問題,可能知道自己有紀子意,那是因為自己一直在選紀子,但它們絕不可能知道自己還有第四的頭骨序列,他只向一個人展現過,這個人還是復蘇的卓爾星人!
  
  它們最多知道自己能夠控制紫氣之劍而已,那也可以歸咎到靈蘊上去。
  
  楚云升立即飛向荑族人的老巢,一邊飛行,一邊飛快地轉動腦筋想著辦法。
  
  這支卓爾星人的艦隊,的確屬于第四麾下,是那個荑族女人親自招認的,但問題是,她們并不屬于流浪的那一枝,而是接受契約的那一枝!
  
  而楚云升也沒辦法歸位,成為第三代第四,然后去強迫她們認可,且不說他的序列是死的,就是活的問題也很大,那個序列是櫻序,屬于第十三,兩者之間不搭噶。
  
  還有就是楚云升自己心里也不愿意成為什么第四,他寧愿像現在這樣以八百珉體的樣子活下去,也不愿意成為卓爾星人。
  
  “要不把頭骨序列給那個女人?讓她們自己去歸位?”
  
  但是,這樣做怎樣才能確保自己的條件不被毀約?
  
  那個女人可是親自參與攻擊過他的,紫劍都被他搶了,楚云升不覺得自己將頭骨序列給她,她就會很樂意地順從自己。
  
  等等,那個女人到哪里去了?
  
  楚云升這才意識到,那個荑族女人似乎消失了,一直沒聽到有人提到。
  
  他立即折返回到星艦頂端,通過意意斯聯系上拔異。
  
  ……
  
  “他也不知道?”楚云升聽完意意斯的轉述,心中頓感不妙,馬上返回星艦,前往那件密室。
  
  但是里面空空的,什么人也沒有,尸體也沒有。
  
  人到哪里去了?她是怎么逃出去的?雷放走的?不可能!
  
  難道是棺槨抽取能量的時候,密室的大門自動打開了?
  
  楚云升只能想到這個可能,這個時候,他又發覺被他派往荑族老巢的鮑爾不見了!
  
  拔異經過意意斯帶回來的話中,一直沒有鮑爾后來的消息。
  
  楚云升一時之間,一個腦袋兩個大。
  
  外面的天地元氣開始漸漸劇烈的動蕩起來,時間留給他的已經不多了,要么拼死一戰,要么束手待斃。
  
  他必須馬上想到辦法!
  
  不去荑族人老巢了,直接去卓爾星人的立方體,雖然有幾十萬公里的距離,但是它的位置跑不掉,也能看得見。
  
  這算得上是他第一次真正的遠航吧,雖然他能夠在太空生存,但時間長了……嗯?好像蟲身也沒什么問題吧?
  
  只要有足夠的火能量,蟲身就能生存下去,而宇宙中,什么都稀薄,就是暗能量遍地都是!
  
  楚云升荒誕地冒出了一個自己一個人離開的念頭。
  
  然而,等到他趕到星球白夜交接的地方,天空中只剩下兩顆月亮,而卓爾星人的立方體正在他的視線中消失,已經成為了一個小小的光點!
  
  依照戰艦的速度,他不可能再追上了!
  
  怎么辦?
  
  楚云升回望身后火焰洪流下越來越長的大裂谷,已近暴風雨般的元氣大混亂前奏,面臨著馬上就要決定的兩個選擇
  
  第一個,以蟲身的強悍,獨自離開這里,進入茫茫的黑暗宇宙,以后聽天由命!
  
  第二個,下去,和拔異,和血騎,和布特妮她們一起,戰斗至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