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969 全部都要死

^
  
  楚云升一直在觀察。
  
  這是他在無數次戰斗中養出的經驗與習慣,必須找出對方打擊手段的真正殺招在哪里,自己才能準確地有效避開危險,然后有的放矢地進行防御和反擊。
  
  十陽并出,他并不懼怕。
  
  席卷全球誅天滅地的威力,或許能夠在死亡分界線的推進下殺死整個星球99.9%的生命,但對他其實產生不了多少實質的威脅.
  
  別的不說,單是蟲身之軀對火能量的偏好,就足以抵消這些覆蓋式的死亡線攻擊。
  
  他甚至可以一直站著不動,任由它們肆虐橫掃幾個來回,也不會有多大的傷害。
  
  因而可以預見,這支艦隊的目的和摧毀目標,以無差別的攻擊模式攻擊所有生命,包括他而不只有他,繼而可以再判斷它們并非是單獨沖著自己來的敵人,但自己卻是它們的敵人之一,所以,它們最終還是自己的敵人。
  
  當然這不是楚云升關心的重點,當對方發動攻擊的一剎那,戰爭就開始了,敵不敵人的就顯得可笑了。
  
  楚云升不認為對方的打擊僅僅是現在所看到的這樣,雖然已經氣勢磅礴,甚至不可阻擋,但一個擁有能夠鎖住樞機力量的艦隊,應當遠不止這些,必定還存在真正的殺招隱藏在里面。
  
  于是他觀察了很久,通過遍布整個大地的符文線條,感覺了很久,再結合自己的強項與弱點,終于察覺到了對方的真正絕殺之處。
  
  最強最可怕的打擊其實從一開始就被楚云升捕捉到痕跡,磅礴的火能量從天空一頭扎入星球的表面,橫沖直撞,試圖擾動整個天地元氣,如果不是符文大陣的強力禁錮,此刻應該有很多地方初步出現能量混亂!
  
  混亂的背后就是被沖散的亂流,只要十日不間斷地沖擊星球穩定的能量場,達到一定的臨界值然后一舉越過,必將制造出覆蓋全球的元氣秩序大崩潰、大混亂!
  
  這幾乎是必殺的真正攻擊!
  
  絕殺!一點都不用質疑!
  
  屆時,那些扛得住分界線熱浪襲擊的強悍生物,那些境界巔峰的生命,那些躲在地下的地底小人,統統都要死!
  
  沒有一個可以逃脫,包括楚云升在內,靈蘊耗盡之后,也是必死無疑,絕沒有第二種可能。
  
  整個星球,只有一種生物可以活下來。
  
  那就是人類,不受任何元氣亂流影響的人類!
  
  但這并不包括血族與退化人,他們都有復雜難明的能量,所以,拔異、肖納、布特尼、血騎兵團……統統都要死!
  
  楚云升沒有時間再去想為什么對方留下人類不死,或許在沖擊大亂流的絕殺平息后,它們會派出地面部隊再去清剿毫無抵抗的人類,或許還有其他原因。
  
  也沒有時間等海國樞機和極南之人被逼出來,它們出來也沒什么用,樞機力量被鎖,還是等死,或者它們有各自神靈曾給與建造的庇護所,但楚云升沒有,唯一的棺槨能量也消耗干凈了。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楚云升斷定它們都不會出現。
  
  他必須馬上想出自己的應敵辦法,雖然知道了對方攻擊的真正殺招,但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想出對策的。
  
  激發了兩道符文大陣,暫時穩住敵人的進攻腳步后,楚云升便如矢箭一般飛向天空。
  
  他要去外太空去看一眼,看看到底為什么會出現十個太陽?敵人能量激發的方式是什么樣?又是如何進行的攻擊?這些,都必須到“前線”去看,他對天地元氣的波動感知還達不到那么遠的距離。
  
  細高人不知生死,地底小人的技術靠不住,否則他也不用這么冒險。
  
  這個時候,天空上血紅血紅,遮天蔽日,狂暴的火能量如熔巖般在天穹上沸騰翻滾不息,無數巨大的火流瀑布立于天地之間,不斷地將“熔巖”注入大地。
  
  楚云升的身影便從這一道道的流火瀑布邊快速掠過,不用多久便來到遮蔽在天穹上的熔巖“天河”之下。
  
  此時他有三個辦法來打通道路,第一個,用紫劍粗暴使用靈蘊,劈開一道直通太空的黑暗裂縫;第二個,無視那些沸騰的火能量,直接憑借強悍的蟲身之軀硬闖過去。
  
  第一個最快速,但需要消耗寶貴的靈蘊,第二個最直接,但楚云升不想在決戰之前身體上有任何的損傷。
  
  因此,他立即采用最后一種辦法,大規模從地面上調集元氣之劍。
  
  幾天的備戰中,在符文主線陣下,楚云升布置了無數柄造劍,一是為了防御關鍵陣位,以防被人或者動物破壞;二是在防御的符文打光了之后,做為他在發動進攻時的強大先鋒!
  
  想象一下,成千上萬,甚至是十幾萬,幾十萬的元氣造劍拔地而起,從整個星球上呼嘯飛來,匯聚成一道浩蕩的劍光洪流,直沖云霄,是何等強悍的攻勢!
  
  樞機之下,擋在其劍鋒之下的任何事物,都將灰飛煙滅!
  
  跟在它們后面的,將是連同樞機生命都可以斬殺的紫氣之劍,黑氣之箭,以及在得到地面元氣符支持下,幾乎無窮無盡的劍式。
  
  但首先的一個問題是,楚云升得知道這些東西都要往哪里打?怎么打?
  
  這支矩陣艦隊不是當初剛剛喚醒的卓爾星人立方體,楚云升完全不了解,它們距離星球的位置又太過遙遠,肉眼基本看不見,他更感觸不到,不像卓爾星人的立方,他既了解,也在可知的距離范圍之內,可以讓黑氣一箭使其破壞,至今尚未恢復戰力。
  
  另外,天空上呈現十個太陽,肯定有九個是假的,否則巨大的引力早就撕碎了星球,但哪九個是假的,楚云升不知道。
  
  他必須飛出去看一眼,即便看不明白,看不懂,也總好過什么都不知道強。
  
  一柄柄元氣之劍在楚云升的控制下,迅速從地面射向天空,如星光般點點地匯聚到一起,形成一道劍光的長流,圍繞在他的身邊。
  
  最前端,幾十柄劍氣形成光錐形,繼續向前沖擊,轉眼便來到冰火戰線的交接線處,氣勢如虹的劍氣在這里遇到了“敵人”的前鋒,劍尖上頻頻閃爍著刺眼的光芒,劍身也在微微震動,但氣勢仍然不減,激烈地沖入敵方天河般的陣地。
  
  尖銳的破襲音在劍氣深入血紅天河腹部時,達到了巔峰,劍身也高頻地震動著,龐大近乎無窮無盡的火能量一遍遍地猛烈地沖刷著它們,僅僅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最前面的劍氣便被敵人擊碎,撕裂在火一樣的世界中,再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身影。
  
  但更多的劍氣馬上補充上來,接替陣亡的劍氣繼續向沖擊,用它們的生命撕開海洋般的火能量,為后面的楚云升打開一道明亮的通道。
  
  楚云升的耳邊全是火能量的暴虐之音與劍氣的銳嘯,目及之處也全是熔巖般的地獄景象,以及一柄柄劍氣破碎時的光芒。
  
  越往上,火能量的濃度越大,攻擊性越強,幾乎到了粘稠的地步!
  
  難怪第一道冰符之陣被它迅速地打壓下去,楚云升到了這里才算有了一個切身的準確感受,對方的火能量實在是太多了太濃密了。
  
  這也更加堅定了他對矩陣艦隊攻擊意圖的判斷,如此之多之濃密的火能量,已經不僅僅是制造那道死亡分界線所需要的數量了,只有徹底崩潰整個星球的暗能秩序才需要這樣的數量!
  
  但到底需要多少,楚云升不是物理學家,計算不出來,也感知不到。
  
  不管怎樣,他都要繼續往上沖!
  
  蟲身不需要呼吸氧氣,它有著特有的能量循環系統,這使得楚云升不需要分心去尋找空氣來源,只要控制好速度與劍氣就行。
  
  越往上,劍氣的消耗便越加地劇烈,之前還是一柄接著一柄以可以看得見的速度在消耗,現在常常是幾柄甚至是十幾柄同時破碎陣亡。
  
  但這并不能阻擋住楚云升上沖的腳步,他甚至開始加速,以時間來換取消耗的速度。
  
  大約在此次聚集的劍氣消耗到一半多的時候,楚云升突然發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
  
  頭頂上方的熔巖血色天河消失不見了,他的前鋒劍氣也消失不見了,偶爾只能看到空曠的空間中一些一閃即滅的紅色閃光。
  
  但來自頭頂的壓力卻依然存在,甚至更加的濃郁,那些消失的劍氣也在他控制的感知之中,而最前面的交戰點依然有著劍氣破碎的感覺,不過,仍舊看不到如在下面時的光芒。
  
  這是楚云升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情,雖說天地元氣一直看不見摸不著,但一旦激發出來,展開進攻,對物體造成傷害,就必然能看到各自的性質特征。
  
  可是在這里,什么也看不到,除了偶爾在遠處閃爍的光點。
  
  這種詭異的現象讓楚云升楞了一下,但沒有慌亂,見過許多不可思議戰場的他十分的鎮定,至少從周邊的靈蘊上沒有發現更加強大的敵人出現。
  
  經過粗略的計算,根據他的速度,他猜測自己應該是到了大氣層之外,因為這里幾乎沒有什么空氣,但具體離開大氣層多遠他仍不能確定。
  
  根據他這些日子從細高人那里學來的知識,加上以前的知識儲備,他估計在這里的戰場可能的確看不到以前的景象,如果他要進攻到這里,將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單靠眼睛這一視覺器官肯定是不行了,被敵人偷襲了都未必知道。
  
  而其他方面,他所能依靠的,除了蟲身天生對元氣的敏感,就是當初他在黑暗中一步一慎,一直依賴的第六根分叉線。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