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967 十日

^
  
  這支艦隊和楚云升以前見過的都不同,當然他統共也沒見過幾支,但這一支確實奇怪,除了每只戰艦外形完全一模一樣之外,還是就是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仿佛沒有溫度,沒有生命,沒有動靜,什么都沒有。
  
  但它又同時給人以一種來自太空的死亡壓迫感,似是死神的軍隊一般陰冷,氣質上與前段時間的死亡軍團很是相似。
  
  地底小人的太空望遠鏡看不到太多的東西,不能做出什么像樣子的戰力分析,它們甚至連一顆人造衛星都沒有發射成功過,這些被五國認為是垃圾的東西,全都被幾國的樞機給打了下來。
  
  楚云升倒是很想飛過去近距離地觀察它們,這是了解對方的最好方式,但考慮到危險性,還是放棄了。
  
  除了僅有的一次刺神槍外太空經歷,在那個空曠、無垠、沒有方向感并且充滿各種宇宙射線與太陽輻射的地方,楚云升沒有把握在發現對方進攻的時候,能夠及時避開與有力地進行反擊。
  
  他設立在大地上的符文陣地與靈蘊造劍才是他最強的防御與攻擊陣線。
  
  ……
  
  戰艦并非越多越好,這是細高人的觀念,戰艦并非越大越強,這是影人的看法,而此刻只有地底小人在身邊做“參謀”的楚云升,卻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判斷對方的實力。
  
  地底小人集體對此戰艦來臨的態度甚至是漠不關心,如果不是它們還得依靠他和細高人,可能早就鉆入到地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管你上面打成什么樣子,它們或許都不會鉆出來看上一眼。
  
  它們能給楚云升的支援也很有限,作為一個整天只知道挖洞的種族,并由庇護之地得到的技術所延伸出來的科技也是畸形的科技,嚴重的偏科,只關注地下的那點事情。
  
  當然楚云升也不指望它們,如果這些矩陣戰艦是敵人,而整體技術水平比不上地底小人,他則完全不用擔心,如果超出很多,地底小人就是傾巢而出也只是送死的份。
  
  現在明顯是超出很多,別的不提,就是樞機力量被卡就不是地底小人能夠做到的,否則它們也不用一輩子接著一輩子地往地下越挖越深。
  
  “意意斯,你覺得它們如果攻擊的話,會使用什么樣的攻擊手段?”楚云升離開望遠鏡,但仍然看著天空:“反物質湮滅?γ粒子流照射?還是重力武器?或者人工微縮黑洞?”
  
  樞機以上的暗能力量被卡,楚云升以蟲身之軀的生物結構并不畏懼任何樞機以下巔峰的暗能攻擊,所以或許對方可能會有一些排除暗能量再外的其他強力打擊方式。
  
  不過這些超常規攻擊看起來殺傷力很大,但基于暗能量對可見常規物質與能量的巨大排斥力,未必能對地面上的生物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而黑洞這東西,如果對方真的能夠制造出可以吞噬整個星球的級別來,楚云升也認命了。
  
  “要看它們的目的。”
  
  意意斯篤定地說道:“戰爭都是有目的,再瘋狂的瘋子也必定有一個不可思議的理由,所以,尊上,這要看它們到底想要達到什么樣的目的?是毀滅整個星球的生命,還是統治和奴役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楚云升想了想,搖頭道:“不知道,按照死亡軍團的做派,它們似乎是想殺光所有活物,但這也不一定是它們的目的,因為還可以解釋為它們需要更多的死人來壯大軍隊,而其真正的目的被卓爾星人的打擊所中斷,現在已經沒有什么途徑可以了解它們的真實想法。”
  
  意意斯并不適合作為一個“參謀”,它一直以為自己的才華應該在藝術方面,但是這個理想在八歲的時候就被它的父親親手毀滅,它還記得自己的父親這樣說:
  
  “藝術?是個什么東西?我在你的身上只看到了挖洞的天賦!好好挖洞吧,將來繼承我的挖洞事業,你才能娶上一個像你母親這樣一個美麗又勤勞的女人,生下像你這么一個具有挖洞天賦的孩子,將你的祖父傳給我的挖洞事業和生活一代一代地繼續下去!如果你能到達這一步,踏踏實實地過好像我今天這樣的日子,我就謝天謝地很高興了,忘記什么屁的藝術吧!”
  
  在“高大”的父親面前,它沒有什么反抗能力,所以它今天站在這里,站在楚云升的旁邊,承擔著“參謀”的差事。
  
  然而卻不要小看這樣的差事,能被楚云升留在身邊,成功地擔當了地底人與楚云升和烏怒人的聯系者,別的且不說了,在它的家鄉當地,就是一個不小的轟動,以至于他的那個已經不再高大的父親逢人便帶著一絲故意可惜的語氣說:
  
  “……本是要它繼承我的事業的,小意意斯真的是難得的挖洞天才,可我那里會想到……”
  
  但意意斯其實真的不想站在這里,倒不是因為做不了“參謀”,而是只有它才親身感覺到過身邊的這位尊上幾天前那一瞬間是多么的可怕,它從來沒有過那種感覺,像是來自靈魂的恐慌,讓它不由自主地就想逃走,一刻也不想多呆。
  
  可它又抵御不了這份虛榮的誘惑,就連朧朧殿下……尤其是在通訊器里聽到母親轉述父親的那些話的時候,它終于把案頭上的辭職報告給撕了,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唉……
  
  意意斯在心中嘆了口氣,馬上回過神來,分析道:“尊上,我有一個想法,這支來自太空的艦隊,會不會并不是要消滅誰,而是要得到這顆星球?我從地球人那里得知,我們的星球和它們的星球極有可能是同一顆,而我們又在地下發現了那樣古怪的東西,誰能保證這不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呢?就連我們的祖先,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被帶到了這里。”
  
  楚云升比意意斯更加清楚這個星球的吸引力,它甚至可能是自己猜測中的那場甚至連前輩當時可能都不太清楚的戰爭之前線,更不知道沉寂了多少歲月和時間。
  
  而他就站在它的上面,卻對它的歷史以及它的里面一無所知。
  
  “也許是吧。”
  
  楚云升淡淡道:“有人說這里是罪惡之地,也有人說這里是泥潭漩渦,更有人說這里是寶藏之地,這只艦隊為此而來的可能性的確最大。”
  
  意意斯點頭道:“所以,我想它直接向我們的星球發起毀滅性的進攻不太可能,一是剛才偉大的您所說的原因,二是它可能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毀滅掉我們的星球。”
  
  楚云升驚訝地回頭看了意意斯一眼,忽略這個地底小人的馬屁,單看它的分析還是有那么一點道理的,完全與楚云升對它的印象不太相符。
  
  他其實找這個地底小人上來做“參謀”,主要是方便聯系地下的情況,而他又嫌麻煩再接觸其他陌生的地底小人,或許自己真的要讓地底小人成立一個緊急的戰略分析團隊?
  
  不過在看到意意斯防護服邊上頻閃的通訊儀,楚云升就明白過來,估計在意意斯的背后,地底小人就已經成了相應的應對部門,雖然未必管什么大用,畢竟它們對楚云升的戰力一無所知,對太空的艦隊也一無所知,給不了什么實質性的建議。
  
  但有些事做總歸比不做要好,它們所敬仰的烏怒人可全都在楚云升的掌控之下,只有楚云升點頭,烏怒人才會搭理它們。
  
  “或許,它們有其他什么神奇的辦法吧。”
  
  望著漸漸落下的夕陽,楚云升一時也想不到對方還有什么切實有效的打擊辦法。
  
  縱使它們將這顆星球炸成一片火海,或者天翻地覆,又如何能夠殺得了他呢?
  
  也許,對方也不一定是敵人,這一切都在未知數之中,不過,楚云升并不抱有這樣的期望,自這支艦隊出現后,他便一直處于高度的戰備與警覺之中。
  
  蟲身不需要睡眠,夜晚,在太陽光的反射下,來自遙遠太空的矩陣艦隊在望遠鏡中更加的清晰,但看起來,它們始終一動不動,猶如死神般安靜。
  
  根據意意斯背后的地底小人科學家們分析,對方艦隊應該處于與星球接近的繞日軌道上,并沒有進入這顆星球的引力軌道,為此不斷地調整著艦隊姿態,保持與地球相對靜止,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整整一夜,沒有任何的動靜。
  
  但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隱隱有些不安,通過覆蓋大地的巨大符文陣地,似乎感覺到天地元氣出現了一絲壓迫性的紊亂,這種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在天亮前愈加地明顯。
  
  到了第二天,太陽即將升起的日出時刻,意意斯有些迷糊地坐在地上打著瞌睡,楚云升低頭思索,試圖尋找越來越明顯的紊亂源頭的時候。
  
  地平線上終于出現了第一縷的陽光。
  
  楚云升下意識地抬頭望過去,然后他看見了最不可思議的一幕
  
  地平線上,十日并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