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965 制符和造劍

^
  
  楚云升在做戰備。
  
  即將達到的星艦集群,還有不知道什么會突然冒出的降臨生命,都難以說是敵不是敵,他總之要做好力所能及的準備。
  
  從樞機力量被封鎖來看,這只艦隊的戰力不會超過靈襲,否則這就是個沒必要的舉動,而如果降臨來的是靈生命,任何反抗也都是多余的。
  
  降臨是未知的,而艦隊是可以看得見的,因此,楚云升的準備首先就是針對能確定的事情星艦集群。
  
  以他一個的人力量對抗龐大的艦隊,顯得十分的渺小與不可抵抗,除非他能夠殺入艦隊中間去,讓它們自己投鼠忌器,只能分散一波波的兵力來清理自己,才有勝算。
  
  但對方自然不是傻子,如果是敵人,絕不會將艦隊飛入他能夠達到的地方,而會以遠程的方式進行襲擊,自己除了黑氣可以反擊之外,則只能被動挨打。
  
  黑氣不是無窮盡的,對方數量之多,早在電發現它們的時候,楚云升就已經知曉,單是耗也能將黑氣耗盡了。
  
  他必須另做準備。
  
  于是楚云升開始做兩件事,制符和造劍。
  
  那些人消失或者躲起來也好,不再有人能干擾到他第一次放開手腳地去勾畫他想象很多次的巨大符文!
  
  以地為載,以天為視,以天地元氣為線,構造天地擊殺之陣。
  
  以星艦為中心,楚云升開始建造他構思中的戰爭機器,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資源,利用這顆星球上的所有戰爭潛力,與來襲的龐大艦隊一決高下。
  
  除了一天一地,楚云升不準備用任何材料來作為符文的載體,從剛剛由戰圖上得來的無物之陣的靈感,他試圖建造出唯有元氣流淌的無物之戰符,一見其威。
  
  當然和戰圖中的無物不能相提并論,這只是他的一個嘗試,以消除載體對天地元氣釋放威力時的阻礙影響。
  
  一旦決定,便開始行動,是楚云升多年來的習慣。
  
  順著日出的方向,楚云升騰空而起,筆直地飛射出去,在他身后,天地元氣迅速地凝聚成一道極其濃郁的直線,沿著星球的表面沒入地平線。
  
  構建腦袋中構思的龐大之戰符,首要的基礎便是拘禁住空間中的天地元氣,使之聚攏并固定到符文的線條上來,形成格式規則,否則一切無從談起。
  
  但楚云升并沒有拘泥于“拘禁”二字,那太難,而是采用另外一種辦法以實現同樣的效果以小的聚元符為基礎,組成一個個微小的元氣“發動機”,源源不斷地給“線條”這個“生產線”輸送足夠的天地元氣。
  
  在靈蘊之下,這些數量極為驚人的基本聚元符,原本足以消耗他不知多少時日的時間,如今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一念便成,幾乎毫無停留,依舊是閃電般的速度筆直向前。
  
  或許這就是靈的強大之處。
  
  但這只是第一步,是最為基礎的一步,就像是封裝一樣,這些不計其數的基本聚元符,將在楚云升的構建下,組成一張鋪開在全球的極其宏大的球型聚元符,作為最底層的符文,為它上面建造覆蓋的戰符層提供所必要的天量元氣支持。
  
  楚云升本就是個工程師出身,經過不斷地接觸更新的世界,有來自當年孫教授的,有來自老幽的,也有來自細高人的知識了解,漸漸地也以他原本根深蒂固的理解形成了更進一步的觀念。
  
  將這些知識用于他所掌握的體系,便能夠形成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或許才是修煉的腳印,堅實而又穩固。
  
  從日出的方向消失,不久后,他便又從日將落下的方向飛了回來,構造出第一個線條,也是主軸之一,在他計劃中,一共起碼需要三條主軸,才能穩固并最大限度地囊括被這顆星球“黏住”的所有濃郁天地元氣。
  
  三條主軸完成后,楚云升會給它一個推力,就可以完成它們自己的自勵能量場,在這里,楚云升稍稍改了一下原本的聚元符構造,使得它更加符合自己的需要。
  
  以他現在靈蘊的能力,在大腦跟得上的前提下,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作出無數次小的試驗,然后選擇最佳的方式來運用,不用像以前那樣大費周章。
  
  接著就是完成大聚元符的其他線條部分,為了穩定,也為了防止在打擊下,一處受損,整個符文停止工作,楚云升做了一件他自己一開始都沒想到的事情給聚元符“編程”,使其在受損的情況下復制完好的部分或者備用的關鍵部分,像是病毒一樣具備自我修復的功能。
  
  這項“工作”消耗了楚云升不少的時間,它不是靈蘊可以一念達成的,那是機械的事情,它需要消耗腦力,需要時間去完善。
  
  當然符文一旦激活后,就會形成規則,不會第二次重啟,那還不如再來一張符文,但現在情況不同,他不可能在戰斗的時候再來勾畫一張龐大的聚元符。
  
  備用第二幅第三幅也不現實,即便他以靈韻和蟲身的速度,消耗不了太多的時間,但是問題在于前面所說,它是發動機,必須是“活的”,給所有符文線條提供天地元氣,是一個連鎖的狀態,且天地元氣已經被“拘禁”了,備用的也沒了使用的對象。
  
  不過楚云升很快就放棄理想中的“編程”狀態,因為實在是太復雜太難了,而且還不穩定,他只能做一些簡單復制程式,而且還是要靠靈蘊嵌入進去,以他現在的靈蘊經不起這樣的消耗。
  
  完成基層的大聚元符,楚云升立即在上面飛行制攝元符,他要抽取所有接近這顆星球的能量,能抽多少是多少,敵人的能量下降一分,他就相對強大一分。
  
  跟著就是封獸符,以及各種攻擊符文,密密麻麻地覆蓋在基層上,層層疊疊,但也只有他才能看得到,他就是符封!
  
  在星際位置,他將以靈蘊總控這些符文。
  
  如果影人在這里,可能會不屑一顧,但一定會說楚云升是個瘋子。
  
  他從日出的地方跑回日出的地方,從極北之地跑回極南之地,繞著星球飛來飛去,留下一道道無形的符線,固定一個個陣位,像是給整個星球穿上一件滿是符文的戰衣,星球就是他的陣地!
  
  等到他接近完成的時候,整個星球的天地元氣便似被無形之繩緊緊地拘禁著,到處都是牢籠,到處都是條紋,那些地面上的動物們,從猛獸到小蟲,從天空到海洋,都膽顫心驚瑟瑟發抖。
  
  它們不知道這是怎么了,像是被人鎖住一樣,無法像以前一樣獲得自由的能量,如果以不小心,還會觸碰到什么,弄得身體內能量大亂。
  
  楚云升不關心它們怎么想,沒時間了,制符完成后,接下來就是造劍。
  
  他沒有巨人那本事,可以以靈蘊形成無數柄利劍,但他可以事先造好。
  
  他要劍如林海,念一發而萬劍齊出!
  
  大概是制符的第三天,天空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閃耀一次星光越來越臨近,楚云升回到星艦頂端,即使是不知疲倦的蟲身,也要休息一下了,精神消耗非常之大。
  
  一回到這里,靈蘊覆蓋下,他就發現星艦下面有一個“生物”探頭探腦地在小心翼翼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楚云升以為又是哪個小動物闖進了符文陣位里,便沒去管,也沒下去看看,不料過了一小會,就聽到下面傳來弱弱的聲音:
  
  “這里,這里,尊上,行走大人,這里啊!”
  
  會說話,而且聲音是經過特殊的方式傳遞上遠遠的星艦頂端,就不僅是智慧生命,還是智慧比較高的一類。
  
  楚云升轉身便飛了下去,只見在星艦下方附近,一個生怕被別人發現的腦袋冒出地面,拿著什么儀器對著嘴邊,向楚云升小心道:“尊長,這里,這里,我是地底人意意斯。”
  
  “意意斯?”楚云升沒有這個名字印象,不過這不是重點,便略過道:“地底小人?”
  
  意意斯彎下腰,敬畏地看著楚云升的腳下,像是驚嚇過度后咽了口吐沫般恭敬道:“尊上大人,見到您真是太好了,下面發生了大地震,把原有的道路全都摧毀了,我們加緊挖了許多天才重新回到地面。”
  
  說著,它也不敢抬頭,小心地退后兩步,很明顯地有個抬腳的動作,楚云升看到那里有一道符文線條,顯然它是能通過什么設備感覺得到。
  
  意意斯真的是被嚇壞了,一鉆出地面就看到這鋪天蓋地的能量線,差點沒掉頭再鉆回去,直到現在,兩只小腳還在兀自顫抖著,臉色惶恐驚悚。
  
  “你們找我?”
  
  楚云升想到一個可能,這個可能之前被他否決過。
  
  二十天之內,拔異他們那么多的人如果能做到這么大規模的撤退?并且撤退到了一個連他找不到地方,而能夠完成這么大的“工程”,這個星球上也只有地底小人。
  
  但如果拔異等人是去了地底,那以地底小人的技術能力不可能不會在星艦外設置聯系的辦法,這是楚云升當時否定的根據,不過現在根據意意斯所說,似乎有了新的可能。
  
  意意斯依舊不敢抬頭,只緊張地看著楚云升的腳,滿頭冒汗道:“是啊,尊上大人,請恕我冒犯,我們已經找您和烏奴使者很久了。”
  
  楚云升直接問道:“我的那些人在你們那里?”
  
  意意斯趕緊道:“是的、是的,不過他們現在出了點問題,不能來。”
  
  楚云升終于知道了一部分人的下落,也松了一口氣,活著就好,他最擔心的就是被殺光了:“除了拔異,還有肖納的血族,布特妮和銀色軍團的何團長,都在你們那嗎?”
  
  意意斯愣了一下茫然道:“尊上大人,您說的這些名字我都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領頭的那個人叫拔異啊。”
  
  楚云升想地底小人大概也不關心地球人的那點事,不知道也正常,便繼續問道:“他們出什么問題了?怎么不能上來?”
  
  意意斯想了想小心地說道:“尊上大人,這事真的不怪我們,我們也是好心收留地球人,誰知道到了我們挖的那層,沒過多久,就出事了,我們還有許多自己人也被困里面了,出不來,進不去,真是急死人了。”
  
  楚云升迷惑道:“什么你們挖到得那層?到底怎么回事?”
  
  意意斯這才想起自己最重要的事情還沒說,趕緊道:
  
  “是這樣,尊上大人,我們議會通過深地方案,于是挖啊挖……”
  
  “……”
  
  “……就是這樣,本來好好的,誰知道,怎么突然封閉了,還發生了大地震,原來通向地面的通道全被堵住了,我們只得重新往上打通,一直挖到現在。”
  
  “不過,尊上,我們也有人在下面被一同封住了,但我們有特殊的辦法和他們取得了聯系,拔異,恩,就是那個地球人,帶著我們的人,和不知道又從哪里冒出來的另外一堆地球人在里面又打起來了,貴球人真是亂哎……”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