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964 戰火蜂起的血路

^
  
  沉默,依舊是一式的沉默。
  
  安靜,依舊是一樣的安靜。
  
  楚云升終究沒有如威脅中說的出劍,沒有破鎮之人的殘蘊,面對異族神靈給它們留下的“堡壘”,那座冰川就像烏龜殼一樣難以下手。
  
  若非如此,第二次星艦之戰后,他也不會放棄注定無功的追擊。
  
  黑氣或許能射穿它,但如果里面的人故意保持著沉默,射穿又有什么用呢,除了浪費,就是浪費。
  
  黑氣是他保命與反擊的利器,不能再隨便動用了。
  
  利用高速的飛行能力,楚云升以最快的速度來回穿梭大陸、海洋以及南北極地,日落之前,他幾乎飛遍了所有可疑的地方與他所知道的遺境洞穴,甚至還去了一趟死亡軍團的老巢。
  
  蟲身不知疲倦,可以給他提供源源不斷的飛行力量。
  
  到了晚上,夜幕緩緩降臨,零星地收集到了一些信息。
  
  從最靠近星艦的卡旦人城堡里,強行搜出來一個屎尿俱下的城主,也在一處鄉村里發現了幾個悲慘的地球人。
  
  那位卡旦人城主在嚇得半死之后,交待它只知道地球人撤退了,卻是不知道退到了哪里,而那幾個倒霉蛋般的地球人連人類翻身當了“老爺”的消息都不知道,還在消息閉塞的偏僻鄉村給異族做牛做馬,而且他們也認為楚云升根本不是人。
  
  二十天不到的時間,即使紀子進入了艦冢,也無法那么快地啟動與起飛群艦離開地球,更不要說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撤退如此多的人類。
  
  楚云升和細高人待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對這種可以深宇遠航的星艦雖然談不上多了解,但起碼知道不是那么容易與簡單就能飛起的,雷為了開展封神計劃就以此駁斥過電。
  
  何況,從入口處的戰場來開,紀子肯定是武力進入,那就肯定與自己一方不是一路,不可能帶走拔異等人,除非他們全都認了紀子。
  
  然后即使是這樣,這些人也應該全在艦冢里面。
  
  楚云升在日落之前,也再去了一趟鑰匙之地艦冢,被封住的入口對他而言不是無法突破的阻攔,但進到二層后,他立即發現艦冢自我封鎖了,即使是他,也無法進入。
  
  這種情況在七星墜落的那段時間似乎也出現過一次,守護者說艦冢自封了,是為了自我保護,而現在自我關閉了,就極有可能是紀子在里面,它啟動了最大限度的保護模式。
  
  進不去就不知道里面的情況,楚云升無法確定有多少人、有哪些人在里面。
  
  另外,還有多處出現地震后的跡象,將這些零星的信息匯總在一起,楚云升可以肯定紀子應該就在艦冢里面,不可能飛走,而拔異肖納等人是死是活,則很難說,要么也進去了,要么被殺死了。
  
  而此刻能做到這點的人中,還有這個戰斗力的也只有海國的樞機,極南之人被重傷,不可能這么快恢復。
  
  海洋的面積遠遠大于陸地,楚云升順著海平面飛行了很久也無法找到海國神殿的位置,海國殿主估計也故意躲著他,否則以樞機的能力,即便是樞機之力被封,也不至于一點動靜也沒有。
  
  海國之人也無影無蹤,大概全都棲息海底的某個角落,要找到它們無異于大海撈針,不知道到什么時候了。
  
  回到星艦平臺上的楚云升突然有一種孤身一人的感覺,身邊的人全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他一人和一些與他毫無關系的大陸遺民。
  
  仰望星空,似乎只有那些星辰永恒不變地存在著,無論歲月的流逝,無論世間的繁華蕭落。
  
  “那只與死亡軍團有聯系的艦隊應該快要到了吧,電好像說過它們已經加速了……”
  
  楚云升望著遙遠的宇宙,在黑暗里閃爍的星星,似是要將那支龐大的艦隊辨認出來,雖然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么快要二十天了,還沒有異族的神靈降臨呢?時間太短?還是降臨的道路圖徑沒有安全的確定?又或者,那已經是一條戰火蜂起的血路?”
  
  “這是戰爭前最后一刻的大寧靜么?”
  
  楚云升仿佛看見在那些星空中黑暗的地方,戰火紛飛,軍隊云集,無數星艦閃耀星際的能量齊射,無數星球如點燃般燃燒,無數生命飛蛾般撲向白熾的戰場,樞機攻源門,源門戰九元,靈襲過處,人畜皆不留……
  
  他望向滿天星空的目光延伸出去,仿佛越來越遠,拉伸,拉伸,飛出這顆星球,飛出星系,甚至整個恒星系,似要去到他能看到的盡頭一般遙遠。
  
  于是他被淹沒在萬億星辰之中,所在的地方所圍繞的恒星也變成了一個無數星星中的一顆,變成為其他星球天空上的一顆普通的星星,也許正被其他人遙望。
  
  ……
  
  相距遙遠的光年,一顆如穿上盔甲般巨大金屬建筑密集覆蓋的星球上,此刻,一個年輕的生命,也正望著漫天的星辰,這其中也許就有一顆是楚云升所在行星系的恒星。
  
  那個年輕的生命站在高聳入云的巨大金屬平臺上,在他的下方,整整齊齊的排列著成千上萬的戰艦,艦頭如密林般朝天而立,一眼望不到盡頭般,一副整裝待飛的氣勢磅礴場景。
  
  他十分的英武,也十分的驕傲,他的先輩參加過上一次神戰,而今天,他將率要領他的龐大艦隊去阻攔與殲滅敵人的群艦,去奪回上一次戰爭中他們所丟失的地方,再現他們歷史的輝煌。
  
  雖然老一輩的人提起那場戰爭,如今都是滿眼的傷痛與深深的無奈,毫無驕傲而言,但他充滿銳氣,并相信老人都是被嚇怕了,喪失了戰斗勇氣與信心,而新的時代必然由他們這些新的一代去創造!
  
  他們就是英雄!是這個時代的英雄!
  
  戰火紛飛的戰場,令他心馳神往,在他的戰爭觀里,并沒有第一次與第二次神戰之分,他認為這是連續的間隔,所以他們的先輩其實并沒有失敗。
  
  時間只是那些只能生存在星球表面低速生物的神祗,對他們而言,時間永遠運動與變化著,只能證明自己存在的長度,而不能證明敵人存在的長度,如果搞不清楚這點,也就不配加入這場戰爭。
  
  “神諭!”
  
  一道信息傳入他的腦袋中,打斷了他的遐思。
  
  “命令修改,即刻啟飛,潛行前往坐標8.1024232113,不得交戰,不得暴露,繞過所有降臨位置,抵達任務搜索,執行!”
  
  年輕的生命愣住了,不可置信地反抗道:“我的任務是攔截5034區的敵群艦,搶奪371降臨點,不是去那個荒蕪的地方搜索什么!”
  
  那道來自星球內部的信息聲音嚴厲道:“這是最新的神諭,必須執行!”
  
  年輕的生命繼續抗命道:“請求修改命令,或者改派其他艦隊前往,我的能力經過最高檢驗,確定適合戰斗而不是什么搜索。”
  
  那道信息聲音冰冷道:“你的艦隊是我們能夠最快啟飛的艦隊,最新的降臨使馬上乘坐梭機到達你這里,它帶有最新的神諭,但它還在極度的虛弱期,你負責將它安全送往坐標點,并執行根據它的要求搜索任務。最后,修改申請駁回,立即執行!”
  
  年輕生命不甘心道:“它們為什么不直接降臨到坐標處?為什么要從我們這里繞轉?總核,我以艦隊總率的權限,要求解釋!”
  
  那道信息聲音沉默片刻壓低聲音道:“我只能私下告訴你,從聯合戰部聽說到一個消息,去坐標處的降臨圖徑已經殺得血流成河了,根本過不去了。
  
  綜合距離和技術能力,我們是能最快以空間運動方式抵達坐標處的勢力之一,另外還有兩個,其中一個是敵人,可能已經在路上!”
  
  年輕的生命此時仍不肯放棄道:“我要上訴最高……”
  
  那道信息終于冰冷打斷他道:“違抗神諭及避戰逃脫者,全族處死,你是要我們滅絕在你的手里嗎!?”
  
  年輕的生命氣息起伏不平,最終只得痛苦地說道:“執行命令!輸入坐標,準備啟飛!”
  
  巨大平臺的下方,一艘艘龐大的戰艦發出長鳴般的聲音,燈光依次亮起,一艘接著一艘進入星球軌道,如數列般弧線飛入天際。
  
  ……
  
  “我明白了。”
  
  望著即將到來的黎明天際,以及在微微發白的天空中那間隔閃爍的光點,楚云升淡淡笑了笑。
  
  “原來全都躲起來,是在等死,等我死。”
  
  在這個世界上,對付敵人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比如裝死,比如逃脫,但也有一種更加奇特的方式,比如躲起來,等待別人把自己無法戰勝的敵人殺死,于是自己也就勝了。
  
  而他就是這個敵人。
  
  從南極到北極,從大陸到海洋,從異族到紀子,都躲起來等待這一刻的降臨吧。
  
  等著越來越臨近的那支艦隊殺了他,等待即將降臨的神靈翻手覆滅他,總之等他死了,他們就可以出來了。
  
  楚云升站在高高的星艦頂端上冷冷地迎向天空,浮劍一旁,靈蘊四溢,天地元洶涌而動,無數符文若隱若現,無數劍光交錯縱橫……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