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963 一劍劈了你的冰川

^
  
  共振的振幅隨著共振次數的增加而不斷增加,就像是不斷擴大的漣漪,到后來,即便靈襲已經衰弱到極其微小的地步,所引起的共振幅度也遠非之前可比。
  
  楚云升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要震出竅去,就是因為共振的幅度已經大無法忍受的地步,他就像狂風中飄蕩的樹葉,隨時都有可能被掃落。
  
  這樣下去,或許的確有可能突破第二限級,但接著就極有可能是真正的死亡。
  
  也許即使普通人類在死前的那一剎那,也能見到自己的意識原體,所以,楚云升覺得自己并不是靠著修煉,在靈襲的解析幫助下將要突破第二限級,而是很簡單的原因他要死了!
  
  雖然他也并不是完整的活著,這聽起來似乎有些矛盾,但生與死本就是與生俱來的糾纏狀態,任何一個獨立出來,都是無法能被世界所容忍。
  
  當最后一波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靈襲擊中巨人眼淚時,楚云升的意識像是一次次高高蕩起秋千,終于脫了軌道,如入云霧般眩暈地飄蕩飛起,在失去意識的一剎那,他悲哀地發現
  
  即使是到了將死的那一刻,他仍然看不到自己的意識原體,那里仿佛被什么重重地蒙壓著,而第二限級總是缺少那么一點點的東西。
  
  果然世界上沒有不付出就得到回報的好事,修煉的事情從二元天沖刺第三層境界的時候就很清楚地顯示了沒有接近如果不走入歧途的話。
  
  楚云升并不沮喪,他認同前輩所說的關于修煉的看法,因而他也沒有什么僥幸的心理,只是想看看聽過很多次的意識原體到底是個什么樣子而已。
  
  最后的關鍵時刻,他放棄了不要命地借助靈襲外力去沖擊第二限級的致命誘惑,而是用物子碎片在零維組成的身體死死地包裹著他的意識,用立方體關閉所有分叉線通道,人為造成“昏厥”而抵消共振最后一擊。
  
  這方面,他有過經驗,對物子碎片與立方體的操控也十分嫻熟,他還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也可以說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裝死”,所欺騙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
  
  昏厥中,時間沒有概念,為數不多的噩夢也不能成為時間的尺度,“醒來”仿佛只是昏厥后的一小會功夫,就像是睡了一覺一樣短暫。
  
  睜開眼睛周圍依舊是一片的漆黑與寂靜,變成薄薄一層膜的巨人眼淚也仍舊漂浮在他的眼前。
  
  靈蘊似乎恢復了一些,于是他想看到的地方便有了火光。
  
  還是在棺槨里,靈封也沒有出問題。
  
  確定了這兩個問題,楚云升才松了一口氣,依據體內黑氣聚集的多少,他很快就可以計算出自我昏厥的時間,這都不是什么難的事情。
  
  接著檢查身體情況,蟲身完好,活動也自由,被第一波靈襲打散開的混亂正在恢復之中,損傷不大。
  
  再回到零維空間,查看從火蟲那里得來的信息果然基本流逝殆盡,只剩下戰圖的一個碎片與三個生命消失過程的不全記錄。
  
  不過這比預想的要好得多,本來他以為除了他看過的那個甲板碎片信息,其他都會流逝干凈,現在至少多出三個生命消失的不全記錄可供他學習,已經是很不錯了他知道的本就不多,少得可憐。
  
  忙完這些,楚云升才抽空去看了看有沒有種子的痕跡,結果依舊很是失望,顯然第二限級的確沒那么容易突破。
  
  但他同時也發現自己死氣已近濃郁到了極點,按照道理來說補死也該完成了,卻始終沒有任何動靜,這也是個頭疼的老問題,楚云升已經有些不太愿意去想了。
  
  命源也沒有問題,后續的靈襲始終沒有直接攻擊到他,基本沒有損傷,但是楚云升奇怪地發現蟲身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這些變化與靈襲本身關系不大,只是靈襲的分解能力讓楚云升此刻感受到更為清晰,因為這種變化很微小,之前不可能發現。
  
  應當與融入那具火蟲的身體有關,那是一具古老的火蟲,和他原本的八百珉體有一些說不清楚的不同之處,楚云升沒有足夠的信息與知識去分析到底是什么不同,僅僅是能感覺到前后差異。
  
  這點不同通過蟲身的恢復能力表現出來,自愈能力稍稍提高了一點,而且能夠承受住更強的火元氣。
  
  更有意思的是,楚云升試驗之下發現,自己的本體元氣在蟲身中運動時受到的阻力稍稍減小。
  
  這就頗為奇怪了。
  
  不過,這點點改變都很小,不是很大,實際用途不見得有多少,楚云升也沒放在心上,他現在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得趕緊聚集足夠的黑氣,走出棺槨。
  
  如果再來一次靈襲,變成薄膜的巨人眼淚也未必再靠得住了,這次的事情給楚云升很大的教訓。
  
  自從他和影人封殺之戰以來,雖然他時刻都仍警惕著影人,但心中還是對靈的威力還是漸漸地麻痹。
  
  甚至有時候潛意識覺得也不過如此,尤其是在使用破鎮之人的殘蘊一口氣殺了三個樞機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竟喪失了這種警惕,只剩下僅僅是對即將到來的敵人的擔憂而已。
  
  如果不是有黑氣擋住第二波,如果不是由巨人眼淚,他可能就已經死了。
  
  太松懈了!
  
  他仍處于極度的危險之中,星球的位置已經暴露,任何一個真正的靈出現,甚至一個達到源門的生命出現,他如果沒有足夠的黑氣,僅靠不能離體太遠的物子碎片,根本沒有任何的逃命之力,更不要說還手了,可能瞬間就能被人打死!
  
  聚集黑氣,凈化黑氣,存儲黑氣是他當前要緊的事情,不能再呆在棺槨里面了,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事情?
  
  凈化與存儲黑氣是一件很無聊很機械的事情,不過楚云升早已經習慣了,他可以連續不斷地這樣持續很長的時間,這得益于被困零維的那段恐怖的日子。
  
  當然時間如果太長,他也是撐不住的,雖然蟲身只要有足夠的能量,就永不知疲倦,但他畢竟是有意識的人,長時間困在一個人的世界里,同樣也會引出那段日子所留下的陰影。
  
  時間就在凈化與存儲黑氣的過程中慢慢行走,加上昏厥的時間,楚云升根據黑氣漩渦聚集黑氣的總數量推算,大約一共是他進入棺槨后二十天左右的時候,巨人的眼淚忽地無聲地進入了他的身體,又一次消失不見了,而棺槨也悄然打開,只要一伸手就能推動。
  
  細高人顯然沒有封閉好棺槨,否則即便棺槨能打開也不會這么簡單,可能它們最后一步沒來得及完成,不過這些楚云升都不關心,正好省下了他的黑氣。
  
  走出棺槨就是主懸椎體的內部,在靈蘊的操控力量下,四周立即明亮起來,三具透明的單人艙體靜靜地懸浮在棺槨的周圍,里面的人正是“失蹤”的三名細高人。
  
  它們的表情各自不一,最靠近的那個面無表情,像是死了一樣難看,身體也很僵直,而電則是很難描述的一種樣子,似乎很激動,但細看也更像是失望,還有一絲絕望。
  
  最后一個,離的也是最遠,雷,不但表情與前面兩個不同,姿勢也不同,前面兩個一看就是被動地被單人艙體在啟動后裝入,而雷則是身體朝里主動沖進去的樣子,但是臉又側過來,一副驚恐的樣子,像是回頭再看什么追它的東西。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現在是死是活,也不懂如何將它們從單人艙體中放出來進而去“審問”,伸手一揮,便將它們全部靠邊了。
  
  打開住懸椎體的門不難,他幾次出入過這里,電教過他。
  
  出到星艦中便發現到處都是陰冷的空氣,里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門口也很干凈,似乎也沒人來過。
  
  楚云升目光微沉,他不知道星艦中的人怎么出去了,又為什么全都出去了,但估計和自己有關,細高人為了封死棺槨應當抽空了星艦中的所有能量,可能造成了星艦內部陰寒的環境,無法適居。
  
  沒有多停留,楚云升張開已經恢復的雙翼,閃電般來到星艦曾經被一劍破開的缺口處,揮起從主懸椎體中帶出來的曾給電研究的紫氣之劍,一劍再次削開修補過的艦壁。
  
  陽光傾射進來,將楚云升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像是一個細長的巨人,映射在漆黑冰寒的星艦之中。
  
  楚云升看了看太陽的位置,大約是下午時分,天氣不錯,可以看見蔚藍的天空,僅有的幾朵白云還賴在天際邊上不肯動彈。
  
  照理來說,他應該在星艦下方看到密密麻麻的營帳,以及到處喧鬧的人聲,這個時候,既沒有戰爭的跡象,又沒有惡劣的天氣,不應該如此的安靜才對。
  
  可事實上,什么的安靜,甚至可以說寂靜。
  
  楚云升從縫隙中飛了出去,繞著星艦迅速地看了一圈,地面上“干干凈凈”,除了上次星艦之戰留下的血腥味什么都沒有。
  
  人都到哪里去了?
  
  楚云升心中咯噔一下,他下一個反應就是立即再一次確定靈封的情況。
  
  靈封沒有問題,影人并沒有出來,那,人哪里去了呢?
  
  楚云升頓時充滿疑惑,即便他在星艦中失去聯系,拔異也應該在星艦外等他出來才對,而即便遇到了什么緊急的情況,也應該留下一些信息才對,應該像是現在這樣干干凈凈!
  
  拔異雖然粗狂,但絕不粗心。
  
  楚云升順著星艦很快發現了下方一個半人大的洞口,人工開鑿而成,看樣子像是拔異他們為了和自己取得聯系強行打開的缺口。
  
  他立即就又飛回了星艦,如果拔異在星艦里面留下什么信息,最大可能就是主懸椎體的附近。
  
  但是他馬上又飛了出來,因為里面什么都沒有。
  
  要么就是拔異等人遇到了什么十分緊急的情況,來不及留下任何信息,要么就是被人給抹去了,如果是后面這個原因,那他在這里什么都不可能找到。
  
  楚云升馬上想到了鎮守鑰匙之地的肖納,如果拔異在星艦這里出事了,那里肯定也不會幸免。
  
  幾乎沒有耽擱,他立即利箭般射向天際,消失在藍藍的天空之中。
  
  極北之地的靈襲是沖著他而來的,不可能同時抹殺掉那么多的地球人,更不可能抹殺掉拔異等人留下的信息楚云升肯定拔異一定會留下什么,他不可能就這么憑空消失了。
  
  楚云升細數能夠做到這點的人,在剩下的人當中,除了極南之地的那個強大生命,不應該還有誰能有這個能力在二十天不到得時間內將星艦中的地球人與怪人們全都抹殺干凈。
  
  但它絕對不敢在現在這個時候出手,除非有靈級別的生命降臨了,而如果靈級別的生命降臨,他剛出來甚至沒出來就會受到致命的打擊。
  
  從他走出棺槨后情況來看,并沒有靈降臨的跡象,這點楚云升還是很小心的。
  
  鑰匙之地,他曾從拔異那里知道位置,以他此刻蟲身的速度沒用多久就飛臨其上空。
  
  一到這里,他的眼神就再次一沉。
  
  鑰匙之地的入口處有明顯的戰場痕跡,但卻沒有留下什么尸體,很明顯被打掃過了,但是楚云升憑借他對命源的極端敏銳仍舊能感覺得到。
  
  肖納被襲擊了!
  
  會是誰?
  
  他陰沉地看著下方已經被封閉的入口,他甚至想到了最壞的可能安第魯都未能成為紀子,不知道誰進去了!
  
  楚云升沒有立即撞開入口下去,而是馬上反身飛向沙漠綠洲,在那里,有與艾希爾合作過的恐龍一族。
  
  在鑰匙之地,他感覺到了一絲翼龍殘留的痕跡。
  
  ……
  
  “出來!”
  
  懸浮在詭異安靜的綠洲上空,楚云升冷冷地將聲音用靈蘊擴大下去,籠罩在整個綠洲的上空,來回的回蕩。
  
  下面的有些沙漠中的小動物被嚇的瑟瑟發抖,趴在原地竟不敢動彈,更不敢仰視上空一眼,但綠洲中一片的安靜。
  
  這非常的不合常理,這里應該比星艦更加嘈雜才對,那些恐龍,尤其是翼龍應當飛來飛去,不應該是這樣寂靜無聲。
  
  楚云升感受不到任何恐龍的生命存在,就像是一座死城一般安靜。
  
  他心中漸漸有了很不好的預感,緊接著,他飛向了極北之地!
  
  這個舉動很冒險,但他必須去。
  
  極北之地的靈襲保護了紀子意選中的人,那么在那兒就有可能存在人類。
  
  但他還是失望了,極北之地的森林里除了強大異獸,什么也沒有,連對他的襲擊都沒有。
  
  所有的地球人像是消失了一般,太不正常了。
  
  楚云升立即飛向卡旦人的地盤,在一座看起來規模不小的城市上空,再一次懸浮停下:
  
  “誰是城主?出來!”
  
  他的聲音再次籠罩整個城市,當驚慌的卡旦人看清楚天空上黑暗與凌厲的人影時,立即嚇破了膽子,竟哭喊哀嚎著四處奔逃,要不就匍匐在地上苦苦哀求著。
  
  而這座城市的新任城主更是直接嚇癱在他的城堡中,魂魄起飛,那里還有說話的能力……
  
  楚云升也不想嚇得它們連說話都不能,但就他這個樣子,就是下去,走到人群中去,好好去說,說不定更加糟糕,直接能把人嚇死。
  
  無奈之下,他不得不再一次飛走,這次,他筆直來到極南之地,沉聲道:
  
  “出來,要不然我一劍劈了你的冰川!”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