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959 靈襲

^
  
  靈襲!
  
  楚云升在第一時間的第一反應!
  
  他與這東西已有多次的接觸,從北極一戰,到封殺之爭,再到被艾希爾的劍砍了一道,對此已漸有感覺,尤其是他自己好像也有了這東西。
  
  這的確就是靈襲,楚云升可以確定!
  
  但它似乎又有些不同,確切的說,每一次他接觸的靈襲都不同。
  
  北極之戰時,他還不知道什么是靈蘊,所能感覺到得只有對方的威壓霸氣,通俗一點話來說,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而影人的靈襲又是完全另外一種感覺,兇狠、凌厲、絕殺,充滿戾氣與狂傲,出手就是最強一擊,冷血無情,絕不給對方反抗的機會,某些方面和楚云升自己倒是很相似。
  
  破鎮之人的殘留靈蘊卻是豪氣縱天,氣干云霄之間,飛揚激昂之中,望天絕笑,展現極其悲壯與斬盡一切的強大氣場。
  
  艾希爾的劍上所存有的靈蘊,因為只有一劍,楚云升感覺不出很清楚,大約有些茫然,不是很明確,而薏族女子帶來的紫氣之劍則有些特別。
  
  初拿到手里的時候,楚云升就能感覺到殘蘊中的與自己竟有一絲共振的地方,那是一種絕不低頭,永不屈服的掙扎,至死也不愿放棄的滔天戰意。
  
  楚云升記得守護者大約略略地提到過,靈有不同的類別,比如無損,無形等等,各有特點,這與靈以下的樞機源門乃至更往下的層次似乎完全是完全不同的,那是力量或者能量體系,是規律普遍的東西。
  
  打個比方,就像人的魅力、特殊能力和技能、掌握知識之間的差別,后者可以去復制,只要足夠的努力與堅持,而前者則很難,非常之難。
  
  至于守護者說過的破靈者,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楚云升就沒去考慮了,那是對影人來說都是傳奇的存在,實在距離太遠。
  
  這或許是誕靈的秘密之處,以前輩的能力也許在古書第二階段上有所記載,但就楚云升自己而言,卻沒有發現有任何既定的辦法可以依照著去誕靈。
  
  所以知道這些,對怎么誕出一靈基本沒什么用,但對于怎樣應對被靈襲,卻是有很大的用處!
  
  就像現在,猝不及防下,被挨了一記“悶棍”的同時,楚云升也發現了這突如其來的靈襲的特別之處解析。
  
  與其說差點被打散,不如說是被分解,不單是從細胞級別,而更是直接從基因那樣的底層,一襲而解,整個人都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給對方看得一清二楚。
  
  它并非像影人一樣直接地攻擊零維,而是直奔承載零維的基礎,并且非常有效,把人剁開了放在砧板上研究一樣。
  
  但它是鋒利與精準的解刀與砧板,楚云升卻不是小白鼠,外有八百珉體加十二支紅液催生的身體為基礎,內有靈蘊、黑氣加物子碎片為盾牌,雖然很稀少,但中間還有極為渾厚的命源,對方想一擊而畢其功也是不可能的。
  
  硬挨下這一襲擊,楚云升馬上調用所有可用的“武器”準備接受第二波襲擊,沒辦法,他出不了棺槨,跑不掉,進攻不了,只能在原地被動挨打。
  
  而且這是靈襲,雖然通過第一波襲擊,能感覺到它已經衰弱到不能再衰弱的地步,但它依舊是可以將樞機源門生命徹底滅殺的靈之襲擊。
  
  稍有大意,棺槨可就真的成了棺材!
  
  楚云升首先將所有的物子碎片調集出來,在上面布滿這些天儲存的黑氣,堵在先前他為了封殺壓制影人的縫隙上,將對方的進攻通道徹底堵死。
  
  雖然不知道對方如果在全盛的時候,是否能夠穿過棺槨之壁,但現在它只能通過這道縫隙發起襲擊。
  
  而這道縫隙偏偏又是楚云升自己打開的,正應了那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雖然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為了壓制住影人,縫隙必須打開。
  
  緊接著,楚云升就再次進入零維,試圖通過第三能量“看到”全身的細微之處,用那一點點的靈蘊“召集”與“指揮”差點被打散的一個個基本生命細胞,重組陣線,準備接受第二波或許更加凌厲的沖擊。
  
  這就是知道對方靈襲特點的好處,否則他都不知道如何應戰。
  
  很快,第二波襲擊如期而至,與堵死在縫隙中的物子碎片加黑氣短兵相接,激戰在極其微觀的世界。
  
  楚云升無暇查看,也看不明白,他得馬上找到隱藏在零維空間的種子,只有找到它,才能通過它進入身體的微觀生命世界,才能以靈蘊號令他身體內部的天下,否則只能以神經傳輸電化學信號這種低效的方式控制身體。
  
  平日里時不時冒出來大肆爆發的種子,此刻卻如同銷聲匿跡了一般毫無蹤跡,實際上,從恢復蟲身以來,它似乎就再一次進入了沉寂的潛伏,毫無波瀾。
  
  楚云升開始嘗試使用各種方法刺激它出來,尤其是那種最原始本能的欲望,肯定是能將它逼出來的東西。
  
  可是,在這種緊迫的時候,饒是楚云升戰陣經驗豐富,心理素質極其堅韌,也沒辦法去想這些事,這簡直實在是不可思議的荒唐事情!
  
  但如果不這樣做,他就有可能擋不住第二波的靈襲,身體就會被分解,或許連渣都不會剩。
  
  就剛才的第一波靈襲,就已經打散了不少他從火蟲尸體中融入來的巨量信息,使得它們急劇的流逝,再被擊中一襲,如果不能號令全身,就是不死,也將成為白癡。
  
  畢竟零維中的信息都是來自承載它的大腦等身體,只有進入他在零維空間中由物子碎片組成的“身體”,才不會過分依賴多維世界的基礎。
  
  楚云升不是貪多求全的人,對于身外之物,即使是再怎么寶貝的東西,關鍵時刻,都能極果斷地取舍。
  
  對于他不能讀懂的信息,就是再多對他而言也是無用,等到他真正誕出一靈,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他不會為這么遠的事情消耗此刻的精力、注意力與寶貴時間而放棄此刻可以增加贏面的機會。
  
  所以流逝就流逝了,楚云升都不去看一眼,且是毫不猶豫的,將全部的精力與時間放在搜尋種子上,外面的物子碎片撐不了多久。
  
  它們太少了,少的比已近衰弱不堪的靈襲更加少,否則楚云升可以用消耗大量黑氣,射出去不斷地去反復尋找靈襲的準確源頭。
  
  他只大概模糊地感覺到源頭在極北之地,但那里很大很大,而且絕大部分都是他未能去過的地方,黑氣雖然追殺目標至死方休,但畢竟作為主人的他自己做不到如衛星般的全球定位。
  
  換句話說,就是他的靈蘊覆蓋不了那么大的地方,如果影人,以它當時靈音回蕩整個星球的能力,就不是什么難事了。
  
  不過楚云升也意識到,極北之地那里不應該有靈的生命活著存在,否則當初他與影人在那兒的封殺之戰不會不驚動,而影人也不會不發覺,更不會在后來看到影人所說的穿維飛船中的兩個人影。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也是某種“殘留”,但又不同于破鎮之人與紫青二劍的殘留方式,而是設計好的,像是程式一般,觸發了就會被攻擊。
  
  楚云升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它了,這么久了,就是當時擅闖極北之地,對方也沒有“動武”,一直都很平靜,唯一可疑的地方就是在他追擊的紅芒剛剛消失,打擊就立即而至。
  
  這中間會不會有什么聯系呢?
  
  紀子意十有八、九是去找了安第魯,而他的紅芒則是以抹殺紀子意選擇的對象而逼迫它不得不回來為目的的,那么,現在紀子意沒有回來,而紅芒失去了聯系,跟著靈襲就來了……
  
  楚云升大致推斷出了自己的判斷,雖然不知道與真相有多遠,但應該也相差不了太多了,而靈襲的目的,他也馬上以此為根據做出推斷。
  
  它并不是為了復仇而來,更不是為了分解研究他而來,最大的可能性是為了消滅他而來,自己應該已經被判斷為威脅到它目的的障礙,歸為必須清除的類別。
  
  這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由不得楚云升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對待,他此刻的對手極可能是比影人還要強大的人所留下的反制手段。
  
  如果這件事真的和安第魯有關,楚云升倒是能理解紀子意為什么一定要選擇他了,守護者說了那么多紀子的條件,有一個它卻沒說,但楚云升心里比誰都明白,只有活著的紀子才是紀子,死了的就是紀子它爹也不行!
  
  當然這可能不是真正核心的原因,但也可以算得上最明顯的原因之一了。
  
  判斷出這些情況,對楚云升選擇如何應戰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不然,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他也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這方面的虧他實在吃的太多了。
  
  可惜他現在不能和外面聯系,靈蘊出不了星艦,最靠近他的細高人不知死活,早沒了動靜,沒辦法讓它們去傳遞消息,否則,倒是可以讓拔異他們馬上試著控制安第魯,看看靈襲是否會分心,不過這很危險,弄不好拔異就得完完,顯然不是什么值得考慮的辦法。
  
  此外,對方也沒有“交流”的意向,也無法與它談判,和解不了只有打!
  
  但怎么打,也是值得要考慮的,楚云升在努力搜索不到種子的緊迫情況下,趕緊從少的不能再少的黑氣中分出一道飛了出去,大概方向只能是向著鑰匙之地。
  
  這個方向他是知道的,如果真是安第魯得到了紀子意,就一定會去那里,而按照他的判斷,對方首要的任務就是要保證其安全,必定會調頭去追那道黑氣。
  
   到底是不是,楚云升也不確定,反正試一試就知道了,另外還能減輕自己這里的強大壓力,縫隙中承載黑氣的物子碎片已經不足以抵擋住第三波靈襲了。
  
  他馬上就要再一次直接面對靈襲對自己的深層次分解,而這一次,如果被擊中并成功,被打散的可就不僅僅是剛剛得到的火蟲信息,而將更進一步,他即使不死,也極有可能成為一個白癡!
  
  時間越來越少,該死的種子還是找不到,也不知道它躲到哪里去了,楚云升已經將零維空間“翻”遍了,也找不到一絲蹤跡。
  
  第二限級,肯定是第二限級!
  
  才能找到它!
  
  楚云升陡然意識到,這和意識原體有關,那就必定至少第二限級才能“看到”它的藏身之地。
  
  問題是沖破第二限級的難度,絕對遠遠高于刺激原始欲望誘惑它出現,而他現在連刺激原始欲望都很難辦到,該怎么辦呢?
  
  楚云升竟然第一次在戰陣上無計可施了!
  
  第三波靈襲在延遲了大約兩個間隔的時候,終于再一次帶著冰冷的氣勢破空而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