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57 奪紀

^
  
  一個稀薄到不能再稀薄的極高大影子,手持虛擬化的長鞭,身穿威武鎧甲,迅速凝聚而成,威嚴而立,莊嚴肅穆。
  
  緊接著,一聲嚴厲的喝斥之音在每個人耳邊響起,不管是地球人,還是嗷卡人,都能聽得懂那帶著不容反抗的機械聲音:
  
  “退下!”
  
  “回禁!”
  
  而此時,正擊殺向安第魯的拔異根本來不及后撤,那威武鎧甲的影子手中的鞭子便凌空狠狠地抽下!
  
  一鞭之下,在眾人剛剛反應過來之際,魁梧的拔異已被當空抽飛!
  
  火辣辣劇痛從身體各個地方傳來,然后仿佛直插入靈魂,將他的身體從細胞級打散,但拔異都不知道被抽中哪里了?
  
  如果不是那道影子極其稀薄,拔異懷疑那一鞭甚至直接將他基因都抽散了!
  
  但是,僅僅這樣,他已經受不了,僅僅一鞭,就已經重傷,而那個稀薄的影子仍然第二次舉起了鞭子,雖然它沒有移動位置,但是拔異毫不懷疑它肯定能抽中已被抽飛在空中遠處的自己。
  
  “退下!”
  
  “回禁!”
  
  虛影仍舊是機械的那兩句話,像是程序一樣一成不變。
  
  但這已經不是在只與拔異說了,而是對此刻所有人在場的人說,而鞭子仿佛也不僅僅是要抽拔異,更要抽向所有人。
  
  拔異極度震驚,士兵們驚恐不已,嗷卡人直接跪地求饒……天空上的那些上層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而只有營墻跟上的小男孩冷漠依舊。
  
  但他們不知道往哪里退,也不知道什么是“回禁”,于是,高大威武的虛影依舊再一次舉起了鞭子。
  
  這第二鞭抽下來,不用懷疑,不知道多少人會當場灰飛煙滅,當場魂飛魄散,甚至是瞬間全死!
  
  誰也不知道惹到了什么東西,那揮舞中的鞭子就像滅世的屠刀終于在所有人極度驚恐中,狠狠地又一次凌厲地抽了下來。
  
  但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道仿佛已疲倦之極的光芒虛弱地閃爍著,從遠方極速地飛了過來,在它身后緊緊跟著一道更加逼人如熔巖般的紅芒。
  
  這兩道光芒,一前一后,一追一逐,也不知道跑了幾天幾夜!
  
  “消失的鑰匙!?”
  
  這是拔異在看到前一道光芒時,第二道鞭子落下前,他的最后一個念頭,也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頓時臉色一變。
  
  但第一道光芒急不可待,似乎不敢做任何的停留,或許是它唯一、最大、也是最后的機會了,“毫不猶豫”地無礙穿過揮下長鞭的虛影,轉瞬沒入昏死的安第魯身體里。
  
  而緊緊追在它身后的紅芒以極其蕭殺的凌厲馬上追了上來,但是卻一頭撞擊在“阻攔”在前方的威武虛影上。
  
  無聲中,一道更加強烈耀眼的紅光呈扁平化平面的形狀爆炸開來,迅速擴張,如狂風般橫掃整個廢墟營地。
  
  從最近的拔異,到士兵們的陣線,再到最遠的天空,狂風下七零八落地被掀飛,廢墟的營地一片的狼藉。
  
  但實際上并沒有多大的傷害,這道紅光的真正威力全部集中消耗在那道手持長鞭的虛影上了。
  
  方在還在不可一世,喝斥四方,一鞭抽飛拔異的威武虛影,在那道紅光強悍的撞擊下盡數熄滅!
  
  長長的虛擬長鞭在抽下之前也燃燒一空,猶如長長的飄虹,絢爛美麗。
  
  落在地上的拔異來不及查看自己的傷勢,坐起來,便朝著周圍的士兵大吼:“快去找安第魯,他得到鑰匙了!”
  
  這個時候,其他人才如夢初醒,而某些稍聰明的人也立即意識到三件事,一,他們沒死,被一前一后的兩道光芒順帶給救了;二,消失的鑰匙終于出現了,而且終于還是落入了安第魯身體,他們白忙一場;而第三件,只有少數人才意識到,如果沒有他們幫倒忙,鑰匙根本進入不了安第魯身體,那道追殺的紅光一直在兇狠地追著,鑰匙根本沒有機會進入安第魯的身體。
  
  這些少數人當中,拔異自然是最清楚的一個,他馬上就想到了很多的可能,而克里斯更是臉色蒼白,可以想象,如果當時誰最先得到鑰匙,等待將是何種程度的打擊?
  
  就連一鞭抽飛拔異的高大虛影也不堪一擊!而他們誰能夠擋得住?
  
  但是沒人知道這道紅光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就像突然出現的虛影一樣,令人感到極度的無力和恐懼,他們似乎和鑰匙和紅光虛影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與東西。
  
  不過這似乎并不包括拔異,在震驚過來的士兵們急忙搜索下,不到一會就有回報過來,安第魯失蹤了!
  
  而同時,有士兵看見了遠處天際邊上似乎有翼龍的痕跡。
  
  拔異還未能夠做起來,這一鞭傷他太重,一聽到這兩個消息,更是一下子坐直在地上:“法克,上當了,全都上當了!我就知道這女人越來越危險,越來越厲害,果然……法克!她們的目標不是星艦和楚嗎!?什么時候對鑰匙也有興趣了?如此陰險,是誰給她出謀劃策?”
  
  此時,趕過來急忙扶起拔異的克里斯驚魂未定地焦急道:“怎么辦?安第魯去哪兒了?”
  
  拔異沒好氣道:“老子知道個屁!”
  
  克里斯聞言一愣,嘆息一聲:“要不是許保持中立,安第魯肯定跑不出星艦的范圍。”
  
  拔異搭著克里斯的手站了起來,瞪了他一眼道:“許憑什么拿怪人們的命去堆安第魯的命?再說,怪人們最多也就拖延安第魯的腳步,根本擋不住他,這種話以后不要再說了,如果你還想有機會的話。”
  
  克里斯也意識到這時候言多必失,他自己現在腿肚子還有些發軟呢,于是便準備轉移一下話題,關心一下拔異的傷勢,就聽到身后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要不是可兩不幫,你們也根本沒機會從我們手里奪得追殺安第魯的機會,現在說不定還在星艦那里被困著呢!”
  
  克里斯身邊的一個男人立即反駁道:“阮,就你們去追?你們去追早死光了!”
  
  拔異一陣的頭疼,大喝一聲道:“都什么時候,法克,你們就不能安靜一下嗎!?”
  
  這話題是由克里斯挑的頭,他不得不站出來道:“拔異兄弟,我們都有點亂,這突然的事情實在是……”他停頓了一下,突然道:“你們說,安第魯如果真的被翼龍上的人帶走了,會不會直接被帶去鑰匙之地?他現在雖然有了鑰匙,但他人是昏迷的!這機會簡直……”
  
  眾人頓時一驚,也顧不上嘴仗了,急忙紛紛議論起來。
  
  拔異搖頭道:“帶去也沒有用,那里有肖納整個血騎兵團鎮守,萬無一失!”
  
  阮曉紅提疑道:“如果那些高手們出手呢?”
  
  拔異仍舊搖頭:“它們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要么忌憚星艦中的那位,別以為我們覺得是星艦關閉了,它們可未必敢冒險,一個不小心是死亡,不敢亂動,要么就是傷勢的問題不足以破開肖納的大陣!”
  
  阮曉紅點點頭,覺得拔異說的的確有些道理,鑰匙消失這么久,也沒見到哪個異族,哪個那種頂尖的人物再向人類出過手,星艦的那位當真是威懾赫赫,即便星艦突然關閉了,也沒人敢亂動,誰知道那位是真關閉了,還是假關閉了?
  
  萬一要是誘因它們出動的陰謀呢?
  
  阮曉紅她們之所以敢為了爭奪鑰匙而不惜公開爭奪,就是因為那些異族沒一個敢亂動,那幾個頂尖的人物也很安靜。
  
  所以,拔異的話倒是讓她稍稍心安了些,否則讓翼龍上的人直接把昏迷的安第魯帶到鑰匙之地,她們這些人可就徹底地被人耍了一把,完了,人家還成了他們的“領導”,簡直恥辱之極,丟人之極!
  
  克里斯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氣,但愿肖納能守住鑰匙之地的大門,畢竟誰也不想給別人當墊背。
  
  但好死不活,有個人冒了出來,此人正是當日在何團長的私會上亂開炮的李天南,此刻與眾不同地胡亂標新道:“我看也未必,要是翼龍上的那些人找到一個和星艦中的那位相似的人,騙開肖納的大門怎么辦?”
  
  他的發言頓時引起眾位領導者們的一片嘲笑,連反駁他的話都懶得說。
  
  “你當星艦中的那位這么容易冒充?那外面不早亂套了?好吧,就算你冒充了,你當肖納是弱智?血族最精通的是什么?血啊!能被冒牌貨給騙了?”
  
  簡直是智障的想法!這人也能和他們站在一起,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就在眾人腹中鄙夷之際,拔異臉色漸漸變得嚇人的蒼白起來,最終竟一屁股又坐在地上,失聲道:
  
  “完了,完了!快,快派人聯系肖納!要出大事了!”
  
  “肖納啊,肖納啊,全看你的了,千萬不要被騙啊!”
  
  ……
  
  星艦,主懸椎體中。
  
  楚云升再一次確認自己死死地壓制住靈封后,繼續看著身前的那滴眼淚。
  
  他已經看了兩天兩夜,然而他實際上并不是在看那滴眼淚,他的腦袋里被來自那具蟲尸的各種信息塞滿了,而他所能理解的只有極少的一點點,但就是這一點點差點撐爆了他的零維空間,如果不是他的零維極度強韌的話。
  
  所以,他猜測,這些信息,這有靈才能真正讀懂。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