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48 至高無上

^
  
  “你是第四序列?”
  
  楚云升看了看手里雷審訊出來資料,抬頭看向被束縛的女人,目光似箭。
  
  資料上面寫著一連串的數字,熟悉而又陌生,恍若隔世,他曾經也有一個,具體多少倒是忘記了。
  
  此時,荑族女子已經清醒過來,身上穿著的還是那件白色軟甲,破開的地方隱約可見內里的緊身水晶戰衣,一共有七八道傷口,道道入骨,最深的一道只差一點便可見心臟。
  
  這些傷口全是舊傷,也就是楚云升所創,倒是沒有見到雷嚴刑逼供的痕跡,估計對付她,肉體上的折磨逼供,遠不如細高人的特別辦法有效。
  
  看這份供詞,就知道雷基本得到了它能了解的東西,具體它采取什么樣的手段,楚云升沒興趣去了解,細高技術太多太復雜,一本幼兒版的教材他都沒看完。
  
  荑族女子的雙目漸漸恢復了清明,濕漉漉地長發散亂在兩側,身體在舊傷口的劇痛下微微蜷縮,冷冷地望著楚云升,卻是一言不發。
  
  雷可不會好心為她繼續治療,星艦中任何資源都是極端寶貴的,沒有楚云升的命令,它們甚至連已然成了“藥罐子”的何團長都不愿意救。
  
  “你不承認也沒用。”楚云升揚了揚手中的審訊資料,道:“你已經全招了。”
  
  荑族女子依舊默不作聲,仍然冰冷鄙夷地望著楚云升,和他見過的除狐貍精之外其他卓爾星人一樣,冷漠孤傲,只有看向細高人的時候,才會出現一絲似乎與她同等的尊重。
  
  楚云升并不惱怒,一絲漣漪也未曾掀起,別說她,就是自傲如八域巡天之影人,也曾被他損的沒脾氣。
  
  卓爾星人雖然有樞機,但本質與起源上,更接近細高人的模式,尤其是在獲得樞機之前,他們已經達到了很高的高度。
  
  說起來,地球人其實也是,這類人這類種族,崇尚先進、智慧乃至文化,不會因為自己打敗她或者能殺死她,而對自己產生所謂的敬畏。
  
  如同細高人對五國神境的態度,也如同地球人對獅虎猛獸的態度,即便被殺死了,心底里也仍然鄙視其愚昧低等,猶如動物。
  
  他的身份在被大長羽抓去天空花園就已經天下皆知,作為一個地球人,被她瞧不起,也屬正常,卓爾星人向來都是這樣。
  
  這是和卡旦人海族人等崇尚力量唯武的種族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意識文化。
  
  楚云升猜測,她此刻心里大概羞辱遠多于畏懼,就像一個地球人被一群猴子鎖起了當成了奴隸……
  
  唯獨能讓她好受些的,大約就是細高人了,估計在她眼里,也只要細高人配與她對等交流,是夠資格俘虜她的。
  
  楚云升對她的心思沒多大的興趣深探,將審訊資料放在一邊,淡淡說道:
  
  “不說話更沒什么用,說起來,我對你們的了解也很多,而且,以前我也有一個序列,應該是十三皇北櫻的櫻序吧,具體數字我給忘記了。”
  
  原本,楚云升以為荑族人是皇北櫻十三序列留下的融入體,在地球上時,他也就遇到過皇北櫻的十三序,誰想到竟是第四序列的人,這倒是有些奇怪了。
  
  按照骨骸六序所說,第四序在卓爾星人孤注一擲的末日試驗之后,便四分五裂,分為兩個派別,各自堅持自己的想法,也從此各奔東西,而骨骸六序為了完成上一任第四的遺命,不得不在同伴們不理解乃至從此鄙夷的目光中,臣服新。
  
  這時候,荑族女子才詫異地認真看了楚云升一眼,顯然大出她的意料,完全沒想到楚云升竟然也有過卓爾星人的序列,一時間,本冷冷孤傲的眼神竟有些混亂。
  
  “不相信?”
  
  楚云升平靜道:“你們卓爾星人算是我的老相識了,我也見過十三皇北櫻,對你們的歷史,與地球人的糾葛,與寒武人的恩怨,以及那場末日的試驗,都略知一二。”
  
  對面,荑族女子神色接連數變,仿佛忘記了傷口上的劇痛,不可思議地看著楚云升,像是看著什么怪物,瞪大著眼睛:“你,你,你究竟是誰?”
  
  楚云升道:“我是誰?告訴你你也不知道,再者說,你都不知道我是誰,就來攻擊我,卓爾星人什么時候變得沒腦子了?”
  
  荑族女子死死地看著楚云升,突然又恢復了鎮定,用冷冷的目光看著楚云升的眼睛,冷笑道:“別以為你知道一些我們的事情,趁著我意識模糊的時候,就能騙過我,你不可能見到十三,這是你謊言中最大的漏洞,不管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我都勸你不要白費心神了。”
  
  說著,她將目光看向雷,冷冷道:“你們乘著我重傷昏迷剛剛恢復意識的機會對我動了手腳,但現在你們不會再有機會,不信,你可以問問它,所以,殺了我吧,留著我對你也沒有任何用。”
  
  楚云升看了雷一眼,雷點點頭,通過信道向楚云升單獨道:“尊上,像她這樣的高等生命意識結構復雜,現在高能領域被卡,的確沒辦法再用之前的意識虛擬景了。”
  
  楚云升目光微微一沉:“當時為什么不先找我過來再審訊?”
  
  雷做多了安全工作,自能聽得出楚云升語氣中的懷疑,心中一慌,急忙解釋道:“她何時會醒來的時間不受我們掌控,機會稍縱即逝,意識虛景其實和人類做夢一樣,在短時間內交換大量信息,等您過來,就來不及了,當時電也在。”
  
  不管怎樣,雷還是把電也拖出來,先擋著再說,眼下,兩人不管是真的也好,還是做戲也好,在星艦里,連怪人們都知道它們倆不和。
  
  楚云升也沒有深究的意思,只是試著警告它一下,最近星艦中連電都來向他告過狀,雷的安全部門是越來越過分,成了人人恐懼的地方,它自己卻如魚得水,更有擴大的趨勢。
  
  楚云升擔心它再這么下去,脫離了自己控制,不經過自己的準許,私自行動,甚至是處決嫌疑犯。
  
  當然它也是有成績的,像上一次星艦之戰時出現的內奸,在激戰之時乘機在星艦造成混亂的事情,這一次幾乎沒有,否則銀色軍團再不惜命,星艦也早被攻下來了。
  
  可以說,該肅清的被它肅清了七七八八,不該肅清的,也被它肅清了。
  
  不敢有沒有,還是先警告它一下,楚云升現在面前是一堆一堆的事情,也沒心神精力去整頓它,只要不再出格就行。
  
  沒有理會雷的自辯,楚云升冷冷哼了一聲,回過頭,目光回到荑族女人清秀的面孔上,沉聲道:“你想死,也不是什么難事,說完我想知道的事情,隨時都可以讓你去死。”
  
  “你們為什么留在這里?為什么我不可能見到皇北櫻?極南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你們聯合起來,就說明有糾葛,而且,你在上一份供詞上已經提到了你們的關系,還有,對艾希兒,就是持青劍的那個人,你們了解多少?先回答我這幾個問題。”
  
  對于這樣的人,楚云升也不和她玩心眼,也著實是那個底氣,而威逼利誘也用不上,不如直白一點。
  
  荑族女子閉起眼睛,再一次一言不發起來,看樣子是下定決心什么也不說,只求速死了。
  
  雷這個時候急忙插嘴道:“你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勸你老老實實地趕快說出來,否則我有一萬八千種死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個女人要是一直抗到死都不再多說一句話,它可就慘了,做慣了安全工作,它可是清楚最可怕的不是確鑿證據,而是懷疑!
  
  一旦楚云升懷疑它有可能搞鬼,故意沒有他在場的情況審訊,它可就完蛋大吉了。
  
  所以,怎么說,它也得補救一下。
  
  對于楚云升的話,荑族女子絲毫不放在心上,但對于雷的話,她卻不禁哆嗦了一下,在她眼里,楚云升一個地球人,能想到的折磨她的辦法,幼稚的可笑,對她基本沒有什么威懾力,但雷就不同了,她只要對比著想想卓爾星人自己的懲罰,就不寒而栗,那可真真是欲生欲死的殘酷。
  
  “動刑吧。”楚云升淡淡道,站起身,走出密室。
  
  “您放心,我們先給她治好,再……”雷臉上習慣性興奮起來,將楚云升一邊恭送出去,一邊如數家珍地說著細高人的刑罰。
  
  光是聽聽名字就已經讓人不寒而栗,從心理到生理的折磨,細高人在這方面幾乎登峰造極,即便這樣,雷仍可惜地說高能領域不能用,否則就是它自己也撐不住。
  
  但這話楚云升就不信了,從頭到尾,他也沒見過雷何時堅貞不屈過?
  
  它能撐?怕是刀還沒架在脖子上,就投降了。
  
  雷的聲音不高也不低,控制的正好可以讓荑族女子也能聽見,尚未用刑,巨大的心理壓力便撲面而來,楚云升回頭看了一眼,她望著自己的眼睛滿是凄厲的兇狠與絕望。
  
  走到門口,楚云升突然停了下來,回過身,向荑族女人說道:“我知道你蘇醒以前的身份,我的騎兵軍團長肖納在荒地救過你,他已經向我匯報過了,那時候的你還不算忘恩負義,幫助過肖納他們渡過許多次兇險的難關,沒有那時候的你,他們可能撐不到今天,甚至活不下來,所以,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但記住,不是給你,是給以前的你!”
  
  “尊上?”雷小心翼翼地疑惑道。
  
  “去把劍拿來。”楚云升擺了擺手,讓它去電那里取那柄紫氣之劍。
  
  雷不敢多說,雖然它很想將“十八般武藝”全部在荑族女子一一施展一遍,前其他嫌疑犯基本沒有人扛得住它超過兩次的手段,難得有這個機會,要是突然又沒了,未免挺失落,可楚云升的命令它又不敢違背,現在還被懷疑著呢。
  
  等雷急匆匆地離開后,楚云升又回到密室中,在被緊緊束縛于透明囚箱的荑族女子前重新坐下,看著她出現一絲迷惘的眼神,說道:“我能拿住你們第四留下的劍,就不是在騙你,等劍來了,我再給你看一樣東西,然后,說與不說,在你自己。”
  
  荑族女子顯然蘇醒的時間不太長,以前的她對現在的她影響仍舊十分強大,這是后遺癥,不論是當年的五族,還是狐貍精,都沒辦法徹底擺脫,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代價的。
  
  雷的速度很快,不到一會的功夫,便飛快地將紫劍拿了進來。
  
  劍身插在鞘中,而劍鞘則是楚云升的刺神槍融鑄而成,否則不足以遮住并屏蔽它的邪氣。
  
  雷來之前,密室在楚云升最后一句話說完后,就陷入沉默,等到劍來了,楚云升才站起來,握著劍鞘,拔出紫芒逼射的利劍。
  
  整個密室在紫芒四射下,頓時燁燁生輝,頻頻閃耀。
  
  雷已經退了出去,它沒有穿銀色戰衣,身體抵擋不住紫劍邪魅般的侵略。
  
  荑族女子呆呆地看著楚云升若無其事地握著紫劍,臉上有些懊悔,但更多的是深深的不解。
  
  楚云升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聲似沉水道:“你一定在想為什么我握著它卻沒有發瘋?你本想用它的這點邪門讓我中招的。可以實話告訴你,起初我也不是很明白,直到看見你這份供詞后,我才想起一件事來……”
  
  說著,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從零維中逼出一樣晶瑩剔透美輪美奐的東西,展現在已然心神俱蕩,甚至淚流滿面的荑族女子眼前。
  
  那是一個虛幻般的旋轉頭骨,來自于骨骸六序,代表著第四序列至高無上的權威!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