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46 紀子之爭

^
  
  楚云升讓人將格魯與小雅各葬在了一起,也算是完成雅各生前的一個愿望,希望他們能在另外一個世界里,一個是教練,一個是球員,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
  
  雅各的妹妹抱著雅各冰冷的尸體哭了一天一夜,他們一家,至此為止,除了她,已經全部死絕,只剩下她一個了。
  
  年幼的她可能還不懂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甚至等她長大或許還會以為地球本來就是這個樣子,記憶中的那個安寧的地球生活大約也會被遺忘干凈。
  
  但她這一刻的悲傷與害怕,卻或許將銘記她一生,因為從這一刻開始,她不再有哥哥的保護,哪怕這個哥哥再怎么弱小,再怎么落魄,也拼盡全力地在保護著她,呵護著她,用自己瘦小的胳臂與彎曲的脊背給她撐起家的蒼穹,而現在,卻沒有了,她成了孤兒,與星艦中成千上萬的孤兒一樣,永遠地失去了世上最后的親人。
  
  楚云升沒有去責怪何團長為什么讓雅各上前線,覆巢之下,復有完卵?當戰爭打到山窮水盡之時,每一個人都是前線,誰該死,誰又不該死呢?
  
  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墳墓,埋藏了多少家庭,就種下了多少的希望!
  
  楚云升松開了雅各妹妹的小手,默然道:“給你哥哥磕個頭吧,雖然你們不信這個,但他對你,對你爸爸媽媽,盡到了他最大的努力與責任,受得起,讓他安心走吧。”
  
  小女孩太小,并不知道楚云升到底是誰,只曉得周圍所有的人對楚云升畢恭畢敬,說出的話,立即就有人去辦,從沒見到有人敢不聽,所以她也乖乖地跪在地上,陌生地磕著她不熟悉的東方送葬大禮。
  
  ……
  
  “教授,她就交給你了。”
  
  攙起雙眼紅腫的小女孩,楚云升向身邊的羅恩教授低沉說道:“這些孩子才是地球人崛起的真正希望,我會和細高人去說,給她們提供最好的教育,只是辛苦你們了。”
  
  教授的右胳膊掉在繃帶上,血戰的最后關頭,他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教授也被趕上了前線,好在只是補修艦壁,被劍氣肆掠后的倒塌碎物砸傷,沒有致命。
  
  他大概沒想到楚云升會這樣說,下意識地驚訝道:“楚先生,我以為,您才是……”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你要真這么想,就不會兩次在最后時刻,第一次逼著所有學習人員強記,第二次逼著被細高人選中的孩子硬背,你不用害怕,我和你想法是一致的,靠一個人沒有希望。
  
  或許下一步,我們就會進入寒冷空曠的星空,也或許仍然會留在這里,但不論是哪一條路,身體孱懦的我們都必須依靠知識而代代強大起來,在強者林立的宇宙中生存下去。其實,這些大道理,不該我來說,說了也沒意思。”
  
  他停頓了一下,突然道:“這些天,關于人類領導者的候選人,你們這個部門的人是怎么看的?”
  
  關于紀子,各個方面層次的人提法都不盡相同,楚云升這里叫紀子,下面的士兵們稱之為人類之子,而中間的上層,則稱之為人類領導者,以體現嚴肅性,但其實都是一個意思。
  
  教授委實沒有料到楚云升繼而又問到他這幾天最為敏感的話題,一時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了解過,知道你們這些人更加傾向于那個叫克里斯的路燈者。”
  
  楚云升見他不說話,自己說了起來:“只是礙于猜測我另有想法,都不敢說出來,私下議論而已。”
  
  教授底下頭,沒有說話,但沉默就是表示承認了。
  
  楚云升抬頭望向密密麻麻的墳頭,繼續說道:“這本不是我來決定的事情,只是受人所托,也推不掉了,總得選一個出來。”
  
  話說到這里,教授大概也知道自己再不說話怕是不行了,楚云升先肯定了他們這個知識學習的部門在將來的極端重要性,再詢問自己這個部門的創始人對地球人領導者候選人的傾向,是逼自己表態,支撐誰最終獲勝了。
  
  猶豫了一下,最終他不得不開口道:“安第魯有比克里斯更強的個人優勢,最近也虛心好學,昨天還到我哪里請教學問,雖然底子太弱,聽不明白,不過對學習部門的重視還是很強的。”
  
  楚云升沒有說話,默默點頭,牽著小女孩手,慢慢往星艦方向行走。
  
  羅恩顯然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為自己是在逼他不再支持那個克里斯,畢竟,正如他自己所說,選誰來做這個領導者,他說了算,根本不用問學習部門的意見,但羅恩同樣也沒想明白,他要決定了選那個安第魯,就更不需要逼誰表態,他一言就能定,現今以他的威望與實力,沒有敢不服的人。
  
  估摸著再說下去,越描越黑,楚云升便熄了與他討論的心思。
  
  原初,他只想找個紀子意能看上眼的人,隨便給了,算是完成任務了,并不怎么太上心,現今卻是不同了,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不得不慎重。
  
  一來,是給守護者一個過得去的交待,當這么多人拼死保護星艦不落,血戰不已,這個責任在他心中越也越來重,如今存活下來的地球人也的確需要有個稱職的領導者,才能更好的配合星艦;二來,他現在也需要一個穩定靠得住的紀子,細高星艦修不好了,地下艦冢就顯得極為重要起來,而那些戰艦,守護者又說得很清楚,都是留給最后一個紀子的遺產。
  
  也就是說,不管他再怎么強勢,在守護者的紀子計劃里,也是個“配角”,那些戰艦的主人只能是紀子,他想安安穩穩地坐在里面,就必須選出靠得住的紀子。
  
  選紀子的事情迫在眉睫,關系到第二套方案的能否順利展開,一旦確定,馬上就要出馬,前往拔異曾藏身的一個遺境之地。
  
  論起靠得住的人,現在也不是沒有,布特妮、肖納、拔異等人都是可以托付的人,其中又以拔異為最佳的人選,他有領袖的氣質,也有至少比自己強很多的組織領導能力,但拔異親口帶來的消息,將其自己與布特妮等人都排除了出去,剩下的只能在“正常”的地球人中選擇了。
  
  細高人在人選上沒有發言權,即便有建議,楚云升也不會讓它們參合進來,以免弄巧成拙,令地球人像怪人一樣集體被細高人掌控,成為附庸。
  
  能問問意見的也只有他身邊的幾個人。
  
  布特妮是為了急于救援,才在重刺、激下勉強蘇醒的,現在又受了重傷,情形不是很好,但細高人的技術也十分先進,檢查之后,表示可以醫治到最好的水平,但需要時間,否則仍是倉促的蘇醒,意義不大,楚云升當機獨斷,排除眾議讓細高人去準備,短時間內她無法開口,也就給不了什么建議。
  
  而拔異雙腿的骨頭雖然碎了,但依靠退化人的能力,即便沒有細高人的治療,遲早也會愈合,當然有了細高人的幫助,第二天就能下地。
  
  他倒是旗幟鮮明并堅定地支持那個路燈者克里斯,對安第魯以及其他人評價都不高,倒也不是只針對安第魯一人。
  
  自然有他的一翻道理,覺得克里斯已經獲得絕大部分人的認可,也具備了一個領導者該有的團隊,符合歐美人的想法,選擇他,遇到的阻力最小,效果最大化,符合目前混亂與復雜的局勢。
  
  尤其是他個人沒什么力量,便于“處理”,關鍵時刻,隨時可以殺掉他這話當然只有和楚云升才會說。
  
  楚云升也慎重地觀察了這位路燈者,他相信拔異的目光與周全的思慮,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合適,唯一的問題是,紀子意對他始終沒有異動,如一潭死水,是令楚云升始終未曾決定的主要原因。
  
  而他這一猶豫,立時就謠言四起,整個星艦都在瘋傳他看不上克里斯,更有曾經跟隨楚云升在大洪水期間樅橫北美的老血騎私下議論,當初克里斯等人是用槍襲擊過王的,有歷史污點,為王所不喜。
  
  不到兩天的功夫,這件事竟然弄得幾乎人人皆知,而且謠言越傳越沒影,已經演變成當時克里斯親自拿槍朝楚云升連續射擊,一共打出了六顆子彈都有鼻有眼睛。
  
  本來以為自己沒希望了的其他候選人頓時活躍起來,積極開始表現,比如安第魯就敏銳地常往學習部跑動……而當事人克里斯更是嚇得魂不附體,坐立不安,幾次要面見楚云升請罪,但都被拒絕了。
  
  跟著,楚云升又找了何團長來談話。
  
  何團長被拔異獸化后,這些天也在接受細高技術的治療,性命暫時是保住了,不過身體內的退化因素很不穩定,時常突然爆發,繼而摧毀身體機能,動輒徘徊在生死的邊緣,如果不是細高人的治療先進,總能穩住他的生命狀態,早也死了幾百回了。
  
  楚云升也問了他的意見,在治療保命用的生命箱里,這位地球人目前為止最強軍團的軍團長很是謹慎,再加上他的身份背景問題,楚云升看得出來,他有一點點小心思,覺著如今“老大”是楚云升,怎么著,這個人類之子也該在國人范圍內選擇,怎么也輪不到那些長毛鬼子。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