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44 封神

^
  
  猶如白晝般的耀眼光芒褪去的天空上,楚云升蟲軀之身雙翼折斷,傷痕縱布的縫隙中侵出的血液灼光中絲絲蒸發如煙縷,拖曳如隨風漂浮的絮帶,由熾熱的高空緩緩下降,身后,帶著明顯的虹移光暈,那是連續多次劍嘯之后不穩定的遺留。
  
  紅霧煙起的絮絲飛繞在彗尾般的虹移光暈周圍,裊裊飄飄,將耀光退去的夜空描如綺麗世界。
  
  天空中剩下的五個影子,兩個向細高星艦下方無力飄墜,兩個倉狂南逃,剩下的最后一個,在他的懷抱之中。
  
  而他的右手中,卻提著一柄原本不屬于他的詭異之劍,紫光霞射,縈芒盎然,仿佛時刻吐著血芯的毒蛇,是個攝人魂魄的妖物。
  
  地面上與星艦內的士兵們曾見到的驚心動魄的紫青死光肆虐,有一半便是出于此劍,當然,它原先的“主人”,荑族女子,早已失去了對它的控制。
  
  牢牢握著它,并斬殺出削殺天地之紫芒的,正是楚云升!
  
  當時,他集中全部的精力與力量強攻艾希兒,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干掉她,消除威脅與隱患都最大的青芒之劍,將戰局瞬間翻轉過來。
  
  楚云升打過無數次生死一瞬之戰,對影響勝負的關鍵十分的敏銳,只要殺了艾希兒,剩下的荑族女子根本控制不了另外一柄劍多少,而來自極南之地的那個人更未到它真正突破的時候,倉促來攻擊星艦大約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支撐不了多少的時間,天羽族的小長羽又在一開始的時候受了重傷,不足為懼。
  
  但沒想到,艾希兒的青色鎧甲竟比上一次在地球上時更頑強地抵擋住物子劍的一波波攻擊,如同烏龜殼一樣,堅韌無比。
  
  同時也讓楚云升發現了她用以操控青芒劍的靈蘊之所,竟在那鎧甲中秘藏不少。
  
  每一次物子劍的密集攻擊,他都能感覺到鎧甲中的靈蘊已經與青芒劍連為一體,形成了一個整體,越來越強,如果不是總感覺還缺一點什么,可以讓它們聚齊整合“活”過來,攻擊甚至寸步難進。
  
  這倒不是物子碎片弱,而是他自己太弱,物子碎片與他的零維意識緊密相連,像前輩那樣,僅以死去不知多少年之后的殘力仍能用它將七釘繼承者擊傷,威力是不可想象的。
  
  它的真正威力,楚云升根本發揮不出來,對他而言,這種零維中“武器”,甚至不如對他仍顯得遙遠與陌生的靈蘊好用。
  
  是以它在偽碑中的強大,連楚云升自己都感到驚悸。
  
  但它仍是楚云升除黑氣外,最攻堅最強的力量,近身之內,無比的強悍,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攻擊下去,和在地球上時殺墨菲家主一樣,遲早必破之!
  
  然而,卻沒有這個時間,連擊不破,極南那人與持紫劍的荑族女子便有了時間調整過來,從他的背后偷襲,立時就危險起來。
  
  他必須改變策略,否則竟有可能輸掉!
  
  可以遠擊襲的黑氣為了救下星艦而用完,物子碎片只能近身,天空遼闊,又被卡在樞機之下,他又剛剛恢復零維,形勢并不是必勝。
  
  當然,他的“輸掉”是指無法擊敗來勢洶洶的敵人,而不是狹義上的輸,有物子碎片護身,在沒有樞機的世界,他從一出現,零維解封,便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只是他沒辦法在用物子碎片保護自身的同時,再用它去攻擊艾希兒,畢竟,持劍的荑族女子,借助那劍上的邪門,依舊有可能威脅攻破自己,疏漏一點點,那就真危險了。
  
  但他并沒有準備去搶荑族的劍,海族樞機的話尚在他記憶中深刻,凡握此劍的人,強如嗷卡人的樞機也瘋了。
  
  楚云升不確定以自己接近第二限級的力量能否抵擋住那柄極有可能來自一位靈的遺劍。
  
  不論是艾希兒現下穿著的鎧甲,還是她們手中強劍,又或者大長羽曾用過的羽令,這些東西都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強者殘留的痕跡很重,而古書前輩留給他的東西,卻正好相反,基本都是“干凈”的,比如古書,他甚至都能控制它給出去,而古弓更是干凈到徹底,不知道多少人用過,如果不是古書在他那里,估計當初那種聯系也不會太強。
  
  兩者各有各的好處,也各有各的壞處。
  
  楚云升也不是教條與偏執的人,對他而言,好用的就是合適的,他同樣也借用過破鎮之人的殘蘊。
  
  不過,破鎮之人極可能是一個人類,留下殘蘊對怪人和他都沒有攻擊性,荑族女子手里的紫氣劍就不同了,看她能握住,就知道非我族類,怕是其他種族的人握上去,的確如海國樞機說的那樣,立時崩潰,九死一瘋。
  
  否則,來自極南的人豈不早搶為己用了?
  
  所以楚云升只想掉頭殺了持劍的荑族女子,她沒有艾希兒的“烏龜殼”,只要近身了,殺掉她應該不是什么難事。
  
  和當初與迪爾搶奪源體時不同,雖然都是在被樞機被卡之后,但此刻天空上,一沒有其他如翼龍火龍那樣的密集護衛軍團,二是他零維已經解封,物子劍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和攻勢殺掉她。
  
  需要的機會僅僅是,近身,一瞬間的交錯而已!
  
  符文,劍式,連續不斷的最強劍嘯掩護下,楚云升很快找到了一個難得的空隙,呼嘯而去,硬扛著艾希兒與極南那人的強襲,直殺向荑族女子。
  
  卻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想到,楚云升也沒想到,荑族女人竟然將劍急速拋向自己,然后借著紫氣劍電光火石般地襲擊向他的時候,掉頭逃了。
  
  這個時候,楚云升才發現,她衣服內里是穿著卓爾星人戰衣的,倒沒有立即墜落下去。
  
  物子碎片與紫氣之劍在凌空中猝遇,瞬時間,便在荑族女子目瞪口呆,不敢置信更生出后悔的目光中,穩穩地飛入他的手里。
  
  那剎那間,楚云升首先感覺到從物子碎片傳向的零維遭到了沖擊,渾然一震,但他并不知道,是自己的零維中亂七八糟的東西降服了它,它們總在瞬間發動,瞬間結束,即便是他自己也無法細察,還是海國樞機夸大其辭了,這柄劍并沒有那么邪門?
  
  不過,劍已經在手,他的靈蘊就像“活”了一樣,不及多想,有了可以與青芒之劍對戰的遠襲武器,結果與殺了荑族女人無異,甚至更好,戰場上的形勢終于立即便壓倒式逆轉。
  
  ……
  
  落上星艦外的血水中,看著星艦中蜂擁而出的人,楚云升將激戰中用性命死死拖住極南那人使得它總無法及時襲擊自己的昏迷了的銀眸人放在地上,讓她依靠堆起的尸體坐著。
  
  他已經知道這個人是誰了,從血騎騎兵出現的那一刻,他大約知道了,此刻通過命源更加的確定。
  
  抬頭望著天空上倉狂飛逃的影子,楚云升收回目光,回過頭,細高人電身穿著細高銀衣已經跨空來到他跟前。
  
  在電的身后,血騎早已四出,將先于楚云升落地的另外找到,并不知道其死活的押了過來。
  
  “我重傷了逃走的兩個,尤其是持青劍的人,可能活不了。”楚云升看著電身后陌生的面孔,踩著血水里,找回最后呼嘯追擊卻沒有追上的刺神槍。
  
  最后一擊,是迪爾替艾希兒擋下來的,楚云升也不知道他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不過,估計都活不了。
  
  電點頭道:“我急著趕過來,就是讓您不要追的,我們的敵人還不止它們,現在追擊太危險了。”
  
  楚云升向夜空的星辰看了一眼,收起紫氣之劍,道:“拿去分析吧,我用它的時候,總感覺它在抗拒我的力量,用我的話來說,需要將它“重煉”了,這是你們說的宏領域武器,希望你們分析后能出準確的建議。”
  
  電楞了一下,它大概沒想到楚云升會將這柄稀世的宏領域武器讓它去分析,語氣明顯地激動道:“尊上,您是讓?”
  
  楚云升漠漠地將紫氣之劍放在它手里,道:“要不然要你們還有什么用?”頓了頓,他終于問道:“星艦還能修好嗎?”
  
  電尚未回答,他自己便嘆了一口氣:“算了,我知道了。先救人吧,用你們的技術,先把她救醒了,再派人去找飛蟲凝聚的那個人,戰后的損失與剩下的戰力統計出來,找領頭的幾個人來開會,到了現今的地步,也只能群策群力了。”
  
  楚云升已經在想第二套方案了,打算整修幾天,起碼讓雙翼重新生長完全,再恢復一點黑氣,就去尋找艦冢。
  
  好在細高星艦沒有被攻破,細高人以及它們的技術還在,否則,以地球人的勘探技術,即便找到也未必能飛起來,即便飛起來,敵人也早來了,時間根本等不及。
  
  電立即找來雷,將昏迷的布特妮帶入艦去,它似乎還有話與楚云升要說,等身后的地球人趕過來,就沒單獨的時間了。
  
  但細高人雷一來,就提議道:“尊上,星艦不可能修好了,但我有一個辦法!”
  
  楚云升目光一沉,他剛才大概看了一下星艦的外壁,心里大約有數,但總還抱著一絲希望,沒想到還是……
  
  細高人雷看了電一眼,道:“星際間戰爭與星球內的戰爭完全不同,空間距離的限制下,任何敵人,面對遙遠的空間距離,再先進的飛船也無法跨越光速的障礙,凡是進攻的一方,都要經歷漫長的歲月跨上征途,所以,戰爭通常不是以年計,而是以百年,甚至千年計,所以,對我們而言,最大的危險,不不來自于頭頂上的星空,而是隨時降臨來的強大生命!”
  
  電目光中透出一絲驚訝,失聲道:“你說封神!?”
  
  “是!”雷第一次很堅定地說道:“尊上,在我們烏怒人的戰爭史中,也曾遇到過靈襲,幾次差點滅族,而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封神!”
  
  楚云升沉光道:“封神?”
  
  雷點頭,目露兇光,做出一個殺的手勢,殺氣騰騰道:“尊上已經大勝,只要稍加恢復,我們將所有修復資源從現在開始,全部移用到戰爭機器上,再加上地球人士兵,馬上順勢清掃全球,所有隱患,一個不留!挖地三尺,所有降臨點,全部摧毀!”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