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942 崩塌的月球

^
  
  安第魯胸口深凹陷下去,急速墜飛。
  
  雖然他只刺中了那個人的左腿,雖然他馬上被一腳踹了下來,但誰能想到,他竟敢沖上來刺上一劍?而且還被他乘亂偷襲成功了!?
  
  對他而言這是一場豪賭,只要這一戰最終人類打贏了,無論如何,他的名字都將永載史冊。
  
  這可不是星艦內外的普通戰場,這是這顆星球上巔峰人物們最頂端的七人戰場!
  
  他出現了,便已經足夠。
  
  ……
  
  楚云升其實與安第魯相隔很遠地擦肩而過,他不認識這個人,也沒有時間關注他沖上去想干什么,轉瞬便超越了他,將星艦以及所有的敵人剎那間拋在身后。
  
  以物子碎片為弓,以黑氣為箭,拉弦射出之時,足以引起大規模的動靜,天空上方的人沒一個好惹,若被干擾了,干不掉自旋立方體,這幾日便是前功盡棄。
  
  只有在天穹之上,才能不受妨礙地射出這一箭,并且能在射完之后,立即回到戰場。
  
  他的黑氣并不多,早在漆黑碑出現的時候就傷了一地,融合五大源體也消耗得七七八八,剩下的這點,只能一箭成功,沒有第二次機會。
  
  說起來,他五源歸一是失敗的,星艦里的突然異常抽走了大量五源融合的資源雖然嚴重干擾,但也讓他加速了拋棄資源的速度,反正他也不要了,可在最后關頭,五源歸一向他“索要”更強更有力的關鍵支持,他仍舊給不了。
  
  曾經在沙漠中以黑氣制封獸符封印怪東西的時候,同樣的情況就曾出現過一次,當時他也是一樣的無力給予。
  
  這一次,讓他更加清晰感覺到“索要”的是第二限級的東西,比起當時,他現在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已經來到第二限級的邊緣上。
  
  它應當與意識本源有關,楚云升不敢亂試,再像上次那樣昏厥過去就麻煩大了,當即當機立斷地放棄神秘的五源歸一的關鍵一腳,加上融合途中為加快速度而放棄的修煉資源,五源融合的絕大部分作用,已經被他為了此刻出戰一口氣丟得一干二凈。
  
  最終,只得到堪堪解放零維的效果,但這也是他原定的目標。
  
  射出黑氣化箭后,楚云升便不再去管結果,管也沒用,他也射不出第二箭來。
  
  物子碎片組成的弓散去,身體仍以慣性向上沖高,在遙遙的高空中后仰翻轉,轉眼,便呼嘯急下,劇烈的摩擦,令他身周燃起獵獵的火焰。
  
  電光火石之間,一直靜靜不動的艾希兒,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轉身,仰起,揮劍……一氣呵成。
  
  閃耀天地的青芒削空而去,照亮整個東天空,與西邊紫光云波般的世界交相輝映,將夕陽將下的戰場射如神境。
  
  此刻,已沒有人再去理會剛剛偷襲極南來人的安第魯了,即便是極南人自己,也只是一腳將安第魯踹下云端,目光隨即緊緊鎖向天空。
  
  這里沒有不冷靜的人,沒有憤怒,只有殺戮。
  
  打了整整快五天的戰爭,此一刻,到了決勝之時,劍之出鞘的一剎。
  
  下方的人已經參與不了,它們能做的只有逃跑,或者追殺,或者呆望,期盼著自己一方戰勝。
  
  不用誰來告訴,所有人都知道,戰敗的一方將從此進入種族血腥的黑暗時代,直至被徹底抹去,消亡,滅絕。
  
  縱橫天地、削殺夕陽的青芒與紫光,籠罩在每個人的視線之上,以至于,即便使勁睜開眼睛向上看的人,也無法在此刻看清楚天空戰場上的動靜。
  
  而更多的人,包括那些奔馳的騎兵們,在此時,恍惚地感覺自己的靈魂仿佛都要被拉出了身體,“赤裸”地來到紫青兩道劍光之下,然后將被斬為兩段。
  
  令人不寒而栗的同時,也讓人莫名的恐慌。
  
  “不能分!”
  
  急促之間,楚云升突然從眾人的頭頂,大喊一聲。
  
  但他此刻的速度已經突破了音障,剛剛喊出來的話音便已經落在身后,而且也已經來不及了。
  
  面對劈天斬下的紫氣之劍光,剛剛融鑄的“蟲人”猛地分解開來,化作漫天的飛蟲,大概是要避開這一劍。
  
  它大概已經發覺這一劍的詭異,依靠自己的身形與速度都無法避開,只能半分解式地散開化作無數的飛蟲,以群體的數量來避開。
  
  如果只是普通的一劍,甚至是樞機一劍的話,它或許都能以此法避開,但被劈中過一劍的楚云升知道,是躲不過去的!
  
  這是靈蘊之劍,即便它粗糙,簡單,低級,但仍是樞機神境者只能仰視的靈蘊之劍,無論如何,也無法避開,只能硬抗。
  
  楚云升疾速沖墜中,紫氣之劍光已經在剎那間化作無數道光芒,劍劍斬向迎劍而來的密密麻麻的戰蟲群。
  
  它剛才的反應速度極快,不但在瞬間定下分解的策略,而且試圖以這種辦法,逼近持劍之人的身邊,一舉將其擊殺。
  
  融合,分解,逼近,再融合,分散式突破空間的距離,如果它面對的只是普通之劍,的確是非常漂亮的戰術。
  
  但這是靈蘊之劍!它可能不知道!
  
  在楚云升剛剛開口的下一刻,重重斬下的紫氣之劍光便以不可抵擋之勢橫掃密密麻麻的戰蟲,天空中一片的血殺。
  
  它如罡風一般無情吹過,道道劍光帶起道道的血光,將飛沖掠影中的分解戰蟲殺得七零八落,一掃而蕩空。
  
  楚云升沒有時間再去看它是生是死了,從艾希兒手里斬出的青芒已經逼近到他身前,削空的聲音震天地發聵。
  
  物子碎片再一次出現,形成一道盾形,擋在他與青芒之劍。
  
  此劍,無法避開,上一次,星艦主體擋下了青芒的大部分威力,他只被擊中了波及的部分,卻也仍然被斬開一道長長的血口。
  
  現在這一劍全力直沖他而來,若不能擋下一部分,即便是蟲身之軀,也必將被劈開而絞殺。
  
  楚云升搞不懂艾希兒哪里來的這么多靈蘊,上一次之后,他本以為她不可能再斬出如那天般的第二劍。
  
  他現在依仗的就是已能延伸到十米之內的物子碎片,以它形成的盾形,擋住青芒。
  
  對此,他有信心,當初在北極一戰,前輩以殘存力量完整地控制它出現,連七釘之主都能對攻,如今,雖然他所能控制得不多,但對手也不是真正的靈蘊之擊。
  
  戧!戧!戧!……
  
  一連串急促刺耳的聲音,在楚云升五米距離上連續不斷地密集響起。
  
  物子盾形被瞬間劈開,再瞬間成型,再瞬間劈開……聽在耳朵里只是連綿不絕的戧擊之音,實際上已經是驚心動魄地對戰了幾百次。
  
  青芒從五米的距離上,一步步向楚云升壓縮,每一次斬開,便前進極其微小的一步,再立即被物子盾形擋住,幾百次之后,積少成多,竟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已經前進了半米的距離。
  
  楚云升仍在下墜之中,一秒鐘的時間,做不了太多的變軌動作,慣性依舊是最強大的力量。
  
  他頂著距離他腦袋越來越近的青芒,硬是向艾希兒逼近過去。
  
  今天不殺了她,楚云升不知道什么時候她又會回來斬上一劍。
  
  在他的西下角,七人中心的位置,手持閃電的銀眸人將手里的閃電刺穿了小長羽的身體,擋住了它襲擊持紫劍人的道路。
  
  但它馬上被一根巨大的冰冷手指向地面按了下去。
  
  這時候,從地面上疾飛而來的刺神槍,在楚云升與它的元氣聯系下,加速突破速度,附上楚云升所有的靈蘊,如箭一般拉成一道黑線,凌厲射向云霧中的極南來人。
  
  一秒,兩秒……
  
  從持紫劍人斬出第一劍始,時間便以秒來計算,一切都變得極為的快速起來,稍有一秒的差池,不論是楚云升,還是另外幾個人,都將跟不上殺戮的節奏。
  
  這也是為什么極南來人沒去理會偷襲它的人的原因,沒時間!
  
  持紫劍的“荑族女人”,斬向融合戰蟲的“蟲人”,銀眸人將閃電刺向她,被小長羽以自己的身體擋下,極南來人從背后攻向銀眸人,而楚云升沖天而回,迎上艾希兒削天斬出的第二劍。
  
  每一個人的攻擊都快到令人眼花撩亂,楚云升的動作最多,如果物子碎片不是由他的意志所支配,甚至都來不及趕在青芒擊中他之前,擋在五米之外。
  
  在所有人所有攻擊都殺出之后的片刻之間,天空的戰場畫面仿佛定格了半秒鐘。
  
  緊接著,第一次交戰的殺戮結果從最西邊爆發出來。
  
  如罡風一般掃過的紫氣劍光,摧枯拉朽“吹起”一片漫天的血霧,“蟲人”在分解中被斬殺,身形縮回,如血人般浸泡在血水之中,摔飛向大地。
   r/
  持劍的“荑族女人”身體微微一晃,神色疲倦地回頭望向剛剛向她刺殺而來的閃電,飛快地退開。
  
  小長羽嘴角沁出血液,漠然地望著距離她不足半米的銀眸人,以及有些失望地看著從天按下已經擊中銀眸人的冰寒手指在一道黑線中被斬為兩截。
  
  那道黑線已經從槍融成了一柄鋒芒畢露的長劍,帶著靈蘊削斷那只冰寒的手指,繼續向上疾飛,飛回從而墜回的那個人手里。
  
  戧!
  
  最后一音落下,物子碎片退回零維空間,殘存的青芒在楚云升的蟲甲狠狠地斬開一道深溝般的傷痕。
  
  緊跟著,楚云升身后雙翼砰然一聲張開,懸浮在半空之中,蕩起長劍,片刻不地殺向艾希兒。
  
  小長羽沒有去看身上被刺穿的洞口,她感覺到臉上忽然一點冰涼,便抬起頭望去,是斷碎的手指殘留。
  
  然而,天穹上,那顆原本明亮的“月亮”,在她視線中,卻恢宏地崩塌著……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