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40 出云來

^
  
  紀子意忽然動了!
  
  楚云升全速融合的過程再次干擾中斷。
  
  越來越松動的零維明顯地感覺到急躁不安的紀子意再一次蠢蠢欲動。
  
  而源頭便是來自于星艦之內。
  
  龐大的能量從四面八方被抽向那里,連同他的五源融合產生的巨大資源,形成一個巨大的能勢漩渦。
  
  ……
  
  “快停下!”
  
  第一次在地球人面前穿上深銀色細高標準戰衣的“電”,閃電般地沖出錐懸體,轉瞬之間便來到通道中,從拔異手中緊急奪走射出深邃光路的透明球體,從沒有發過火的它微微震怒:
  
  “愚昧!無知!你知道這是什么嗎?你要害死所有人嗎!?愚昧!無知!”
  
  不安的它立即收起透明球體,戴著銀色手套的手指劃破空氣,輕輕一揮,幾名躲在遠處角落的異族傷員如分別遭到一個粒子般微小的東西轟擊,身體瞬間連鎖反應般地被分解為無數虛無狀散霧,回風下,消散一空。
  
  拔異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也不知道這就是細高人,而通道中還活著的銀色戰士震驚于細高人強大的武力,僅僅輕輕劃擊手指,他們死戰的強敵便如輕風般不可思議地散去,完全不知道它是怎么辦到的,也無法理解。
  
  “現在開始,全都去守缺口!”電怒火沖天地指著拔異吼道:“你也去!撐不到尊上回來,大家就全都等著死吧!”
  
  拔異反應過來,剛要動,卻猛地發現在這個人怒火般的目光注視下,竟然動彈不得,像是被無形的繩索捆住。
  
  但他強烈想要反抗的念頭一去,便又立即恢復了自由,只是寸步不得靠近這個人,在他與這個人中間仿佛有一道無法穿透的壁層。
  
  “四維規則都沒有掌握,就敢亂來,愚昧果然害死人。”電憤怒的目光跳動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透明球體,突然厲聲道:“等等,這東西你哪里來的?”
  
  拔異冷眼打量了它一眼,道:“你就是細高人?我用不著和你說,楚先生在哪里?”
  
  電此刻的怒火已經漸漸平息下去,但語氣仍舊很冷漠地說道:“離開尊上你們就活不下去了嗎?那么就是尊上在,你們也會最終被世界淘汰!群體與個體文明之間生存的道理,你們將來總有一天會明白。”
  
  拔異堅決道:“老子不是來聽你講道理的!東西被搶了,老子打不過你,沒辦法,但你必須告訴楚先生在哪里?否則,大家一起完蛋。”
  
  電冷冷道:“你們以為尊上那么容易就能打敗外面的敵人嗎?何事沒有風險?他正在冒著最大的風險,他需要時間,而你們連幾天的時間都頂不住,否則我們需要暫時避開嗎?尊上沒有辦法選擇同類,因為他本就是你們地球人出身,但我們可以選擇!他不是你們的救世主,指望別人不如指望你們自己!何況,你們已經得到了來自我們目前能給你們所有的幫助!”
  
  說著,它將目光移向血人般的何團長等人冷漠道:“愚昧的人,以為投降就能保命了,以為我們不守承諾,最終會拋棄你們的冷凍小孩,我們需要對你們承諾嗎?我們接受你們的小孩是對尊上的承諾,不管怎樣我們都會帶著你們一男一女兩個小孩,這話跟你們也說過,為什么不相信?
  
  哪個種族文明沒有經歷過生死存亡的關頭?你們以為我們細高人是一天成為今天的樣子嗎?你們見過真正的星際戰爭嗎?見過真正的宏領域靈襲嗎?
  
  如果今天你們都撐不過去,在這個世界,你們根本沒有將來。”
  
  拔異冷冷地盯著它,最終道:“好,老子不問你楚先生在哪里,但你要告訴我,他什么時候會回來?”
  
  電沉沉道:“快則兩天,慢則三四天,被你這么亂來一下,誰也無法準確地估計了。”
  
  說完,它轉過身,打開細高人專用信道,沉聲道:“罪惡星球空間坐標被擴散,更多的遺艦將蘇醒,它們背后游弋的探測艦也很快就會得到消息趕來,之前暫避計劃要作廢,大家商量一下接下來怎么辦,沒有星艦,我們無法離開這座行星系,它們一來……是死守,還是……”
  
  跟著,人影如它來的時候一樣閃電般消失在通道之中。
  
  拔異怔了一會,罵了一聲:“法克,以前給安第魯他們看的時候,不是一排排戰艦與武器集群嗎?怎么突然變了?老子討厭高科技……”
  
  格魯看了看細高人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一地重傷倒地的銀色戰士,道:“您是不是按錯地方了?”見拔異臉色難看起來,急忙又岔開道:“那我們怎么辦?”
  
  其他幾個勢力的頭頭也不得不看向拔異,從某個方面來說,他們全是在被逼無奈下,又被拔異忽悠來的,此刻,也只能看拔異怎么辦。
  
  “這幫細高人明明有強大的武力,還要我們替他們守缺口,估計能源嚴重不足,囂張什么,總有它們求我們的時候!”拔異看了一眼地上的血人,決斷道:“走,去缺口!”
  
  ……
  
  長長的巨大缺口外,異族聯軍正如螞蟻般地退卻,這一次任憑天空上三角盾飛行機怎么驅趕,也提不起精神再來猛攻了。
  
  這畢竟不是他們的戰爭,再愚鈍的人,也明白過來,他們其實就是炮灰。
  
  但拔異等人的防守壓力只減輕了兩個小時不到,天空上的主力部隊開始進攻了。
  
  烏泱泱的翼龍飛流直下,殘存的天羽族戰士憋著幾天的復仇怒火呼嘯而來,白云輕霧之間,如天兵天將般聚攏攢動的極南戰士。
  
  它們數量不是很多,遠遠少于其他三國,但極其的精銳,身穿皚皚雪白鎧甲,能勢熏天,即便是卡旦人的紫金騎士也不能與之比肩。
  
  “邦拉,你的人守上十八層,霍庫兒你也去,克里斯你們的人守中間十八層,天南李,小川早你們也去,安第魯兄弟,你和主任阮的人守下十八層,我們當中,你的個人實力最強,主任阮的坦克最多,再讓參贊先生鮑爾支援你們!你們守最難的地方。”
  
  望著周天蔽日而來的敵人,拔異飛快的將他帶來的人手分派下去。
  
  而他自己仍守著這條最重要的通道。
  
  安第魯嘴角動了動,對拔異的這個安排,他并不滿意,對阮主任那些不靠譜的坦克他是一點信心都沒有,可惜克里斯與他不對路,兩人矛盾沖突過很多次,要不然他們的坦克重武器雖然不多,但他總還能放心,現在只能指望參贊先生不那么廢物了。
  
  下十八層是遭受進攻最為猛烈的地方,不過,看這次敵人大都來自天空,未必會再從下十八層攻進來,也算公平,大家各自看運氣了。
  
  而且,下十八層還有一個好處,萬一真的頂不住,也是最方便逃跑的地方,雖說他也知道逃得了今天也逃不了明天,但只要不是知道今天就是死期,心里總會舒服些,
  
  其實他還是希望能守中間十八層,不靠上,也不靠下,屬于上面下面都被攻破后,最后的死扛防御,前期要安全許多。
  
  可惜,拔異這個婊子養的家伙,更偏心于克里斯那個什么都沒用的蠢貨,一路上,他就早看出來了!
  
  銀色軍團的團長原本是他最大的威脅者,無論是名聲,還是手下的實力,尤其是裙帶關系,都比他過硬太多,現在看樣子是威脅不到了,終于消除了一個心腹大患,克里斯就成了他前進道路上的最大障礙。
  
  安第魯狠狠地看了正與拔異低低私語的克里斯一眼,盤算著在什么合適的時候陰他一下,不是守中間十八層,讓你守……
  
  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有各自心思與不滿,拔異不是他們的頭,他們也不用真的就聽拔異的,爭吵一翻,才各自散去。
  
  拖拖拉拉中,如云的敵人已經直下云霄,猛攻進來,將這些個頭頭腦腦手忙腳亂地殺個人仰馬翻。
  
  尤其是極南之國的白鎧兵簡直是摧枯拉朽一般從上十八層筆直而入。
  
  雖然這些人帶來的軍隊比原星艦中除了銀色軍團外其他地球人更為強大,但從戰心上,死志上,組織上,都遠遠不及,真正遭遇到進攻意志堅決的主力軍隊,頓時各處陣線紛紛動搖,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就全線崩潰,不得不從缺口處向內退卻防守。
  
  和前三天的慘烈戰斗比起來,這些人甚至連怪人都不如,遠談不上激烈,許多陣地幾乎僅僅遭到兩三次沖擊,便放棄逃跑被敵人追著砍殺,血腥程度倒是直線飆升,不差于前三天。
  
  來勢洶洶的幾大殘存勢力,有著比除銀色軍團外地球人更強大的武力,卻最終連一天一夜都沒有守住,在第二天夕陽將下的時候,精銳的敵人先鋒主力已經再一次攻入到核心之外的通道。
  
  而且還是蘇醒過來的何團長組織了所有剩下的銀色戰士,星艦中的地球人以及怪人們,共同堅守這塊最后的陣地的原因。
  
  浴血奮戰中的拔異已經長達八個小時退化,金剛般的身軀死死地擋在通道中央。
  
  他再看向那些重傷下癱瘓坐在地上仍在還擊的銀色戰士的眼色,已然少了許多粗獷,多了一層深深的敬佩。
  
  沒有這些人都快死了仍在抵抗,上下十八層早就被攻破了!
  
  他帶來的人和這些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或許,躲在遺境里面的早已經失去了勇氣了吧,旦有一絲血性的人,大概都已經死在了從進入新世界以來的歷次磨難之中,尤其是殺人令狂潮,與天空之戰中。
  
  如果這位團長,當時沒有頻臨死亡,沒有被自己退化掉,或許,他最終才會是人類之子吧……
  
  拔異撕開一只撲騰的翼龍,望著從一只火龍上斬下劍來的血族,憤怒不已,指天罵道:“艾希兒,你個賤、人!地球人的敗類!”
  
  那個血族竟不敢看拔異的眼睛,一劍斬下,便掉頭就走。
  
  但一個督戰的英俊男人從另外一只龐大的火龍上斬出一劍,當場劈死那名退卻的血族。
  
  “哈哈,法克,迪爾,又讓老子見到你了!”拔異吐了一口鮮血,他剛才被白鎧兵擊中,內臟如翻江倒海的劇痛。
  
  迪爾面無表情地冷笑一聲,退到一邊,他身下的白鎧兵與血族蜂擁而上。
  
  拔異想把他斬殺了,一路猛沖,不顧身上多處被白凱兵刺出傷口,一直闖到他們列陣的背后,直逼到迪爾的跟前。
  
  但迪爾卻始終不與他交戰,一退再退,一直退到缺口邊緣。
  
  “拔異,你贏不了的,投降吧!”迪爾冷冷在火龍上,向外面望去,鋪天蓋地的天空軍隊仍在不斷地涌入進來。
  
  不錯,拔異其實心理也承認了,否則他不會放棄通道攻殺出來,敵人太多,通道遲早被攻破。
  
  他只是想在臨死前殺掉迪爾。
  
  “我贏不了,但可以殺掉你!”拔異冷哼一聲,心底卻是一片的絕望,他以為能守上兩天,卻沒想到連一天都沒有守住。
  
  細高人雖然說話難聽,但有些地方的確沒有說錯。
  
  他們連自己都指望不上了。
  
  一天都竟然守不住!
  
  烏泱泱地敵人沖入進去來,迪爾冷笑著繼續飛出缺口外,在哪里,拔異拿他半點辦法也沒有。
  
  拔異很快就淹沒在敵人當中,像是窒息了一般,身后到處都是攻破的死亡慘叫與敵人的歡呼聲。
  
  通道里盡是敵人,星艦中洶涌的到處都是敵人的身影。
  
  這一次真的要被攻陷了,地球人還是逃脫不了被滅絕的命運。
  
  拔異大吼一聲,他看到了格魯被淹沒在白鎧兵中,快要不行了。
  
  他奮力震開身邊的翼龍群,卻突然看到迪爾的臉上似乎有些驚訝。
  
  跟著,他仿佛聽到了天際邊傳來熟悉而討厭的低沉嗚咽軍號音。
  
  嗚,嗚,嗚嗚嗚……
  
  那聲音沉重而蕭殺,寒風中瑟瑟遼亢,回旋中帶著冰冷。
  
  一道長長的黑線漫過天際邊的山丘,仿佛無邊無際,卻始終沉默如山。
  
  剎那間,它們如雷霆般地奔動起來,一獵獵殘破的王旗隨風飄揚。
  
  “你們終于來了!”拔異靠在艦壁上,露出一絲微笑。
  
  大地上,成千上萬的鐵騎敲擊地面,洶涌奔騰,龐大能量氣勢直插云霄。
  
  它們所過之處,異族聯軍瞬間崩塌,四散奔逃。
  
  一只只進化的戰馬呼嘯間,踐踏一具具尸體,沖開一條條道路。
  
  如洪水般沖垮一切。
  
  異族聯軍驚恐地后退,白鎧兵與天羽族人紛紛從攻擊線長撤回來,重現列陣,準備攔截。
  
  號令聲此起彼伏,在星艦下,漸漸嚴陣以待。
  
  迪爾仿佛松了一口氣,回過頭,對拔異冷笑一聲:“就憑他們,飛都飛不起來,你以為能回天嗎?”
  
  他的這種信心并非空穴來風,星艦外的白鎧兵與天羽族戰士冷冷地列起陣型,以它們的實力,并不在意看起來很猛烈的騎兵集團沖擊。
  
  但緊接著,千軍萬馬奔騰而下的背后,天際邊烏云滾滾,黑暗重疊而來,一縷金色的殘陽照射向在黑云翻滾天空下傾瀉而下的王旗騎兵,戰甲反射中,勢如云壓城城欲催,甲光向日金鱗開一般威勢赫赫,氣勢如虹,無堅不摧。
  
  地面上,天空上,乃至一東一西的紫青雙劍,甚至云霧中的那道陰沉的身影都將目光投降突如其來的變故天際。
  
  烏云黑暗的翻滾中,忽然一道閃電刺破天際,照亮被遮蔽的大地。
  
  跟著,一只黑暗的手抓住閃電,凌厲的身影從云暗中破暗而出。
  
  在它的身后,黑暗云層中,剎那間,殺音震天,一只只呼嘯的甲狀戰蟲鋪天蓋地的出云來。
  
  它們只用片刻的功夫,便超過地面上奔騰的戰馬,從他們的頭上飛掠而過,殺向敵人連連后退的陣線。
  
  迪爾也下意識的后退,臉色蒼白,甚至天空上那幾位也在后退。
  
  “殺!”
  
  手握閃電的凌厲身影,抬起頭,眼眸中一片的銀色。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