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34 強大陣容

^
  
  扎克里將沉重的頭盔戴上亂飛零碎的腦袋,冰冷的目光從頭盔的眼孔中透射出來,向前方的卡旦人難民群中一男一女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身后的城堡中響起低沉的號音,他才仿若驚醒過來,唰地一聲抽出血跡斑斑的長劍,重重地拍在騎獸背上,飛奔起來,激起一路煙塵。
  
  “戰盔、衣甲、兵器、牌號、行袋……第三次檢查,如有遺漏,如有不戰丟失,斬!”
  
  他大聲地在騎獸背上吼叫著,奔過一個又一個驚慌失措的武士面前。
  
  幾個月來,一會和地球人打,一會和荑族人打,一會又和亡靈軍團打……打來打去,他已經不知道明天要和誰打?
  
  但自從在那個宏偉“宮殿”下,第二次遇到那個地球人,并且不戰而逃后,他一次又一次地頑強地活了下來,每活下來一次,他便加官一級,如今坐上曾經想都不敢想地武士長,統領一只百人隊。
  
  放在一年前,一個武士長即便不需要貴族背景,也是要赫赫軍功的,平民武士極少能夠到達這個位置。
  
  如今,每一戰下來,陣亡者不計其數,體制早已經崩潰,聽說連必須有貴族資格的騎士長都不得不從平民老兵中火速提拔。
  
  戰爭的劇烈破壞,不僅體現在他對面圍聚的難民身上,更體現在許多以前無法觸及的深處。
  
  他現在上司,真額得,前不久偷偷地告訴他,如果他們這些人能一直活到戰亂結束,穩穩當當地必定是一個新貴族,如果再立下大功,說不定還會有封地。
  
  扎克里并不特別痛恨殘暴的貴族老爺,也不期待自己成為新的貴族,在這幾個月里,他在戰場上看到陣亡率最高的便是那些年輕的貴族騎士。
  
  卡旦人暮氣沉沉的老貴族們漸漸地失去對整個帝國的控制,新一代的年輕貴族們在危難之際爆發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卡旦人古老精神,是帝國能夠艱難維持到今天的重要原因之一,并為此付出無數血的代價。
  
  這些事,扎克里都不懂,也不想懂,他只想著明天該怎樣活下來?
  
  “扎克里,帶上你的人,把流民驅散了,別讓它們擋著道路!”
  
  他的上司真額得遠遠地策馬奔來,揮舞騎鞭,直指不遠處衣衫破爛的卡旦人難民,喘著氣道:
  
  “大軍馬上要開拔,你是前鋒之一,任務就是清理道路,驅猛日的,路上的尸體太多了!聽說,這里靠近你的家鄉?唉,都是亡靈們的罪過……”
  
  扎克里應了一聲,沒有接著上司的話題說下去。
  
  沉默著放目望去,城堡山下曲曲彎彎的道路上到處都是碎尸,絕大部分都是亡靈軍團留下的。
  
  在他頭盔下的目光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幾個饑餓的卡旦人正在偷偷摸摸地撿著碎肉,揣入懷里。
  
  這讓他想起他們被圍困在上個城堡中的時候,什么都吃完了,連墻上的皮都被撕下來煮了,有人開始殺人……只有在千年以前的亂戰時代才會出現的場景,活生地發生在他眼前。
  
  好在挺過來了,過了幾個城堡,還弄到了一批騎獸,軍中的糧食也勉強支撐住了。
  
  “旗長,我們這次要去哪兒?”
  
  放在以往,扎克里不會問,一般都默默無言,因為問了也沒用,反正是打仗,哪里都是一樣。
  
  但今天不同,他想回去找找年邁的母親,是不是還活著,雖然沒什么希望,但他總有些念頭,那是他如今唯一的牽掛了,另外,他還隱約聽到了一些小道的消息。
  
  又要去打地球人了!
  
  而且還是原來的地方,還是原來的地球人!
  
  如果消息是真的,他簡直要懷疑城堡中的貴族老爺們腦袋是真的壞掉了。
  
  還嫌死的人不夠多嗎?
  
  扎克里的靈魂深處,最恨、最怕的就是那個神一般的地球人,它毀滅了自己的一切,但也造就他今天的地位。
  
  每當有人說起他晉升的戰功,都嗤嗤以鼻,覺得他是靠著死人太多而不得不拼湊上來頂著用的老兵而已,但一到說出他竟然兩次與那個地球人交戰并奇跡般地活下來,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頓時就不一樣了。
  
  尤其是他還曾近距離刺過那個地球人一槍,雖然沒刺中,但僅憑著這個,就沒人再敢小看他,甚至城堡中的年輕貴族們經常把他請去,讓他一遍又一遍地講述他其實并不愿意回想的細節。
  
  不僅如此,他還是從亡靈軍團中爬出來的人,不過,他沒有敢多說那天夜里的事情,尤其是那個自稱來自星空的詭異聲音,永遠地埋在了他的心底。
  
  “我哪里知道!”真額得罵咧了一聲,但又神秘地俯下身,小聲地對他說道:“傳言怕是真的了,神人和七公主見過一面,那天我就在旁邊不遠的地方執勤,看得真切。”
  
  扎克里便不作聲了,他不懂為什么不久前還要向那個地球人求救,轉眼之間,又要與之開戰,變幻無常,亂得如一團草線,但上面決定了,他也是沒辦法逃避的,必須去,而且還是前鋒。
  
  “你也別想那么多。”真額得見扎克里心思重重的樣子,以為他是太過懼怕,便安慰道:“我們就是去了也是做做樣子,犯不上拼命,主力應該是那些神人,驅猛日的,我們這些人能活到今天不容易,等打完仗了,你和老子也都是貴族了,也該享受一下了,小心別死了!”
  
  最后一段話,真額得是壓低了聲音說的,扎克里木然地點點頭,城堡中又是一陣號音,似是大隊人馬在準備出發了,真額得不敢耽誤,手指著難民匆匆地交代了一翻,便一溜煙地奔回了城堡。
  
  扎克里望了遙遠的地球人“宮殿”方向一眼,駕著騎獸來到隊伍之前,大聲道:
  
  “全體聽令,清理道路!”
  
  在他的喝斥音下,金甲武士們紛紛邁出步伐,持槍踏步而前,驅逐阻攔道路求食的流民。
  
  扎克里騎在一側,并沒有參與清理,沉著目光在思索著什么。
  
  難民太多,城堡中沒有那么多的糧食接濟他們,只能驅散,讓他們自求活路,如果賴在道路中間不肯走的,照例也是要斬殺的。
  
  好些這里的難民溫順些,不敢與軍隊對抗,不像上次在頓兒地封地,受到唆使的難民沒有食物接濟就是不肯讓道,結果殺了一路。
  
  百人金甲武士隊一點一滴地向前清路,帶有血跡的寒鋒槍尖下,難民驚慌地向兩邊四散開,恐懼卻又羨慕地看著威風凜凜的扎克里。
  
  大約趕了一大段路,城堡已經遠處的身后,難民也被驅散出道路,漸漸壓縮在山野中。
  
  扎克里又收到一次傳令,不過不再是真額得親自來,而是普通的傳令兵。
  
  進軍的方向果然是那個地方!
  
  他將頭盔又從腦袋上取了下來,像是透不過氣來一樣大口地呼吸著。
  
  見他停了下來,被壓縮在田野中的難民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有一個卡旦人老頭,拖著一個年紀還很小的卡旦女孩,送到扎克里跟前,恭敬討好地說道:
  
  “騎士老爺,這是我的小女兒,大亂前,是用最好的食酪養大的,是要送到大城堡坎茨比家族的約女,我敢保證現如今外面再沒有比她有過更好的教育了,那些鄙民之女哪里能配得上您這樣有地位的人,請您一定收下她,以表示我對您的尊敬之心。”
  
  老頭的話剛說完,就有一個潑辣的卡旦女人沖了出來,推了老頭一把,扯著嗓子道:“大老爺,您可千萬別聽這老家伙的亂說,現如今的破敗,養著一個柔弱的約女有什么用?像您這樣有身份的大人,遲早是要封地的老爺,要用也應該用壯實的人,能放牧、能耕種、能做農活,那才叫財產,您說對嗎?”
  
  老頭氣得發抖,爭辯道:“你一個村婦,懂什么?老爺們有了封地,還怕沒有雇民?大人,您聽我說,現如今,到處都是像她這種流民,想要多少有多少,您要是開了口,還怕找不到這些賤民?可受過教育的約女……”
  
  那女人也不甘示弱,而且很粗暴地直接拍了老頭一巴掌,打斷他道:“老家伙,還以為你是高人一等的人嗎,天神啊,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大人,您聽我的絕不會錯,老爺們最重要的是財產,有了財產什么沒有?這一點可不能顛倒了。”
  
  老頭奮起弱小的身體,趴在彪悍的女人手臂上,還要做出反駁,畢竟這可能是他唯一活路的機會了,扎克里卻冷漠地哼了一聲,雙腿夾起騎獸就要離開,全都不予理睬。
  
  他的目光甚至都沒有看一眼一直低著頭不敢看他的小約女,這樣的事情,從前幾個路過的城堡就不停地發生,早已經沒什么感覺了。
  
  他有時候在想,他一個小小的武士長都有這么多人拼命也要巴結著,那個比大神官還厲害的地球人,也許真的像傳言中說的那樣,連卡旦族的小公主都要被送去了。
  
  不知道為什么,他此時又想起了田野中笑容燦爛的那個女孩。
  
  于是他的目光頓然又恢復了冰冷,舉起了頭盔,又要重新戴上。
  
  “扎克里,是你嗎?”
  
  突然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從人群中喊了出來,十分的熟悉,卻又那么的陌生。
  
  “真的是你?天神啊,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扎克里,我親愛的兄長,小柯恩米,快叫扎克里叔叔……”
  
  陰沉的天空下,擁擠的破爛流民中,一個滿臉諂媚的女人緊緊拉著一個孩子的手,在其他人極度羨慕的目光中擠了出來。
  
  人群一陣涌動,女人原先所站的地方,她的同伴流民們激動地望著手扶長劍、金甲威嚴、面若寒霜的扎克里。
  
  其中仿若有一個年輕的卡旦男人身邊帶著那個曾經笑容燦爛,令他魂牽夢繞的女孩……
  
  ***
  
  楚云升沒能回到星艦之中,在洞穴遺境方圓幾公里內密布著大量的三角盾飛行器,來自五十六萬公里外太空的巨大立方體光柱正對星艦上方,與星球保持同步軌道,不再移動。
  
  與星艦內部的通信全部被掐斷,他能接受到的只是最后的留言,之后便是噪音般的靜默,顯然被屏蔽了。
  
  大量水晶戰人漂浮在星艦周圍,上下沉浮,晶白的衣服看起來像是來自天國的使者。
  
  地面上,陸陸續續地開進著大量的各族軍隊,一如上一次聯軍一樣,被各種各樣的運輸工具陸續送來,團團圍困在星際的周圍。
  
  其中以荑族人最先也最多。
  
  楚云升貼近地面疾速飛行而來,遠遠地站在一處山巒上,目光沉靜,全身氣息內斂遮蔽,隱在樹林之中。
  
  天空上,一柄青芒之劍在西,一柄紫氣之劍在東,火龍翼龍遮天蔽日,雪片層層飄飛。
  
  他在中間的云端看到了一個天羽族最后一個逃走的小長羽,在她身邊的雪花云霧中,靜立一個雪白的身影。
  
  如此強大陣容,他一冒頭就是一個死字,毋庸置疑!
  
  “徹底臣服”的選擇,不過是誘惑他回來的借口。
  
  楚云升無法知道星艦內的情況,應當還沒有投降,地球人是沒有退路,細高人的情況可能復雜一些。
  
  它們還是比較自傲的,即便他被認作是“尊上”,當時絕大部分細高人也選擇了不屈服的死亡。
  
  但現在剩下的三個細高人就說不準了,尤其是雷,怕死的厲害。
  
  不過楚云升現在在外面,所以其實是希望他們都投降的,起碼可以保住星艦不被再次遭到攻擊而更加地被破壞,地球人的銀色軍團也不可能擊敗如此強大的力量,反抗只是徒勞的犧牲罷了,即便集體死絕前能殺死一部分敵人,也毫無意義。
  
  他能想到這一層,星艦里面的人也應該能想到,尤其是細高人。
  
  此刻仍未有投降的跡象,估計原因只有一個。
  
  楚云升目光收起,折身隱入樹林的陰暗之中,雙手伸入裝有源體的匣子中,成敗便在此一刻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遠處的星艦之外,天上地下攻擊如潮開始……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