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927 封劍極南潮汐

楚云升引用他曾記得的一個有名的人的話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但真實的原因,卻并沒有細說。
  
  銀色軍團的將士們,需要的僅是一個確定的,并且是他們期望的決定,并不去管為什么要做出這樣的決定,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理由去自行解釋,除非是相反的決定,他們才會想知道原因。
  
  楚云升沒有“智囊團”,而星艦里面的“民間”組織很多事情并不知道,能拿主意的只有他自己。
  
  死亡軍團的危險性遠高于各族聯軍。
  
  如果排除感情因素外,以絕對冷靜和絕對利益至上的角度出發,現在就是擠壓各族付出最大代價,然后出兵擊潰死亡軍團的最好時機。
  
  另外,各族聯軍已不再能夠威脅到星艦,而死亡軍團的背后仍是一片迷霧,令人捉摸不透。
  
  兩者之間,滅死亡軍團而存各族聯軍,更有具有未來的確定性,符合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但楚云升仍決定一個都不寬恕!
  
  雖然不再有其他種族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威震,但人類自己需要發泄。
  
  由地球人組成的銀色軍團心中對異族的怨恨仇怒之氣,需要發泄出來,此刻,就是強行讓他們去攻打死亡軍團,“戰斗力”也會驚人的低下。
  
  誰會為救豬頭人而去和秋毫不犯的死亡軍團拼命,流血,乃至犧牲?
  
  另外,銀色軍團看起來強大,但缺乏有效的制空武器,經過星艦一戰,能飛的攻擊飛行器大都損失了,而運輸機只有超導電磁炮,他的封印生物也基本被“吃”光了,整個銀色軍團就是一群地面部隊。
  
  除非他親自出戰,否則結果可想而之。
  
  但他絕不會再出戰,恐龍之地一直沒有動靜,極南之地也沒有任何消息,他不能亂動。
  
  從時間意義上來說,他和所有地球人都是“外來者”,此刻,該著急的人不應該是他,五國之中,起碼還有兩個國家一直都沒有動靜。
  
  一個是神秘之國,一個是極南的冰雪之國。
  
  該著急的,或者說,死亡軍團強大起來后威脅最大的,尚且還輪不到人類,排名第一就是五國剩下的兩國,其次是與死亡軍團一樣乘著隕石而來的恐龍等生物。
  
  怎么也輪不到人類先出個頭!
  
  它們都能沉住氣,坐看三國被屠殺,楚云升又豈能被它們當成槍使,替他們血拼死亡軍團?
  
  他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那個小職員了,比誰都更能沉得住氣。
  
  ……
  
  “想去海國看看?”
  
  楚云升看著身邊的海國殿主,沉靜道:“你不覺得有人就等著你這么做嗎。”
  
  站在平臺邊緣的海國殿主,嘆息一聲道:“它們等的是你,不是我,只要你不出戰,它們遲早要出戰,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不論是海國,還是大陸之國,都早已元氣大傷,徹底地衰落下去,甚至滅絕。”
  
  “你已經不是它們眼里的神境殿主了,還操心這個?不會是信了阿西俄的那番哭訴與眼淚吧?”楚云升一邊用靈蘊加速本體元氣的修煉沖刺,一邊說道。
  
  “信與不信又能怎樣呢?”海國殿主語氣低落道:“我繼承了第一代神境的契約,守護海族就是契約的責任,這點阿西俄說的并沒有錯。”
  
  “我不明白你為什么沒有殺她,難道她也是你的私生女?和大陸王庭的七公主一樣?”楚云升抬頭道。
  
  海國殿主搖頭道:“謝謝你收留了我這么長的時間,以后不管誰繼承為第三代海國殿主之神境,我都會讓它暗中立下重誓,眾神歸來前,以及離開之后,世代不得與地球人為敵。
  
  很抱歉,神靈不可觸犯,我也只能這樣保證。”
  
  楚云升微微頜首:“你準備去海國參戰?你大概是我見過的最憋屈的一個樞機了。”
  
  海國殿主淡淡一笑:“打擾你太久,我也該走了。”
  
  楚云升沉默一下,不再說什么,揮手招來升降機,將它送了下去。
  
  一個失去樞機力量的神境,即便歸去了,結果也必然是悲壯的,死亡軍團越來越強大的規模,足以粉碎神境以下的一切力量。
  
  但它依然回去了。
  
  它也很自覺,從頭到尾,始終沒有說過一句請楚云升幫忙救援的話。
  
  ……
  
  接下來幾天,每天都有大量的求援使者抵達星艦,苦苦哀求,但海國的人再也沒有出現過。
  
  但不斷地有消息從遙遠的各地相繼傳來。
  
  卡旦人的新王庭被重重圍困在胡爾母親的封地上,依靠全大陸帝國第二大的堅固城池與軍神梅爾蒂尼,苦苦地死守,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陣亡,被攻陷是遲早的事情。
  
  荑族人向封劍之地退卻,傷亡慘重,和原先起兵時的數量相比,十不存一,而且人數仍在急劇地減少之中。
  
  海國的激戰發生在海底,漂浮出水面的一具具尸體,觸目驚心,從小如拇指,大到如艦船,密密麻麻,望不見邊際。
  
  其他各族更是一敗涂地,節節后退,一城接著一城被攻克,被屠殺。
  
  被殺掉的尸體,很快又“復活”過來,加入到它們活著時候的敵人中去,對它們的同胞們舉起屠刀。
  
  如果說什么是魔鬼的話,這或許就是真正的魔鬼。
  
  之后,楚云升便不再關心戰報,他相信,不論是神秘之國,還是極南的冰雪之國,最遲不超過后天,就要參戰了,否則,下一個被覆滅的就是它們。
  
  而這兩個一直很隱秘的國度一旦參戰,很多事情,都將大白于天下。
  
  楚云升等著著一天。
  
  他不停地修煉著本體元氣,效果不是很好,蟲身之軀更適合修煉火元氣,但經過他這些天不斷的努力,勉強也沖破了三元天中層的境界。
  
  再往上,沒有身體的基礎,就很難了,速度慢如蝸牛,不如修煉其他方面效果更好。
  
  有了本體元氣,攻擊符便成了楚云升一個很大的輔助手段。
  
  這些天,他一直都在存儲大量的攻擊符,只要修煉出一點點本體元氣,就立即轉換成各種符文。
  
  新世界的天地元氣充沛,不用聚元符,修煉出本體元氣的速度也遠遠勝于當初的地球。
  
  他本想給銀色軍團打造一些戰甲,但細高人的規制戰衣明顯不弱于他現在能夠淬煉的戰甲水平,他在這方面曾是很強大的優勢,一時也成了英雄無用武之地。
  
  武器庫中低級別的仆從戰衣數量充足,只要有足夠的能量啟動,裝備更多的銀色軍團不是問題。
  
  現在的問題是日益短缺的食物,不僅是許可為此頭疼,楚云升與和何團長也頭疼不已。
  
  大陸戰亂之中,糧食被燒的燒,被搶的搶,能找到的屈指可數。
  
  撤回來的銀色軍團近在星艦中休整了一天,便立即被何團長再次派了出去,四處搜掠食物,尤其植物茂盛,動物繁多的地方,用細高人的束縛槍拼命加大捕獵的力度。
  
  同時,楚云升從地底小人那里要求了大量的食物,臨時補充入星艦,以防止餓死人的現象出現。
  
  細高人電也在加快恢復星艦內部的生態系統,不斷增重怪人們的工作量。
  
  ……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楚云升心中清楚,他與死人軍團,與極南的冰雪之國或者神秘之國,在眾神歸來前,都將可能會有一戰。
  
  但具體是和誰就不一定了,他首先應該是先沉住氣,讓冰雪之國、神秘之國與死人軍團血拼一場,然后剩下的勝者,才會是他乃至人類的勁敵。
  
  當天的夜里,星艦所在地即將黎明的時分,封劍之地一道紫色的極光直插云霄,深入太空之中。
  
  極南之地同時發出一束藍光沒入黑暗的天際,同樣射入太空之中。
  
  它們所在的位置,與星艦所在地經線不同,正處于最夜之時,而絕大部分死亡軍團所在的位置是白天。
  
  “尊上,您快看。”細高人電立即找來楚云升,指著天體圖像。
  
  “月食?”楚云升看了圖像一眼,在圖像中,三個大小不一的月球圍繞著星球旋轉,此時,一顆月球正在星球的背后,與太陽三點形成一條直線。
  
  “是,月食。”細高人電點頭道:“這個月衛距離我們五十八公里,就是上次我說的那顆可能造成回震的星球衛星,我叫它三號月球,我們暫時沒辦法派出深空飛行器前往探測,但我調用了地底小人的深空望遠鏡,可以看到它的面貌。”
  
  這時候,楚云升看到這顆月亮的下方,黑暗的地方,出現兩道強烈的射線,它們是在視覺是看不出顏色的,但在圖像里,被賦予了一紫一藍的兩道顏色。
  
  “是監視極南之地和封劍之地的探測機檢測到的哪兩道射線光束?”
  
  楚云升指著兩道射線,問道。
  
  “是的,它們在向三號月球注入能量!來不及阻止,也阻止不了,時間很短促。”細高人立即道:“現在是月食的正中位置,三點一線,三號月球此刻的引力達到最大值,地球的引力達到最小值,利用增強的引力場潮汐通道,它們可以將大量平時送不上去的能量注入上去。我正在分析它們的目的。”
  
  楚云升沉了沉目光思索片刻,道:“神境未被卡的時候,極南之地的那個人應該有能力將能量送上去,而且月食的機會也很多,為什么在這個時候?難道是以前的能量不足?”
  
  細高人電一邊計算著復雜的數字,一邊說道:“可能還有其他一些原因吧,比如能量開啟之類,您看,沒有封劍之地的紫色射線,光是極南之地的藍光束的話,增強的引力場通道不會像剛才那樣穩定……奇怪,是誰在千年以前就這么精確地選好了這兩個點?”
  
  這時候,從深空望遠鏡里傳來的畫面突然跳躍了一下,古銅色的三號月球像是裂開了一般,隕石坑般的外殼向四周如盔甲般均勻散開。
  
  “是星艦。”細高人電猛地抬頭道:“宇宙星艦!”
  
  它話音剛落不久,深空中,星球的背后,一具龐大的立方體自旋在距離地面五十六萬公里的軌道上,晶瑩剔透,星光散射的光芒將它的表面折射得如夢似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