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26 怎么沒人來寬恕我們

^
  
  比起楚云升這里,身在前線的何團長收到求援請求更是雪花一樣得多。
  
  它們并沒有統一的組織性,大都是一個城堡,兩三個小鎮,或者幾個村莊,等等,在死人軍團的重重圍困下,戰勝無望,除了向都不知道在哪里的上層求救,最為方便的就是向一旁“觀戰”的銀色軍團求援。
  
  沒有楚云升的命令,何團長始終按兵不動,他和銀色軍團的士兵們巴不得這些異族人死干凈了才好。
  
  就說豬頭人吧,在楚云升下令銀色軍團對聯軍各族實施報復行動之后,整個銀色軍團都是沸騰的狀態。
  
  許多人痛恨豬頭人尤勝過恨卡旦人,比如雅各,眼前看著父親、母親被扒光衣服,烤熟后被吃掉只剩下骨頭!
  
  而這些人又在早期的銀色軍團擴編中占有很大比例的數量,得到命令的當天,寧愿不整修,不處理傷勢,一次次地向何團長請戰,也要求立即出兵,徹底殺光活吃過他們親人的豬頭人,讓嗷卡族從這顆星球永遠地滅絕。
  
  和第一次向沙漠推進,主要任務是救回大量被圈養的地球人不同,這一次,完完全全地是殺戮,是屠殺。
  
  雖然命令上說是解除各族武裝,遇到反抗,一律擊殺,但有沒有接觸武裝,有沒有反抗,可不是上面的官老爺們說得算的,尺度與準則全在下面的底層士兵手里。
  
  即便手無寸鐵,當場舉手投降,是否有反抗的傾向,或者藏匿著武器,都是現場的士兵們說了算。
  
  其實也沒有那么復雜,殺紅了的銀色軍團可不管什么武裝不武裝,反抗不反抗,凡是和地球人長得不一樣的智慧生物,全都是清算的目標。
  
  上上下下對此都心知肚明,只是誰也不提,誰也不講。
  
  現在見到死人軍團大肆屠殺異族,或者說,死了的異族殺活著的異族,不拍手稱快就算是很給面子了。
  
  沒想到,它們竟然還有臉來向地球人求援!
  
  銀色軍團的下層士兵們群情激奮,紛紛向自己的上級立誓,它們絕不會去為異族流一滴血!
  
  當然,他們最大的擔心還是來自于星艦之中的楚云升,一旦這位地球人神靈派來的行走,“守護者”,下令他們進攻死人軍團的話,即便再怎么不情愿,也是要出戰的。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他們能此刻站在戰火連天的前線,身穿細高人的戰衣,手持先進的武器,坐看屠殺,而死人軍團秋毫不犯,全都是得益于楚云升是一個人類而不是異族。
  
  何團長將情況如實地反饋上去,銀色軍團全軍便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時間變得極為地難熬起來。
  
  他們生怕聽到星艦那一頭傳來讓他們立即出兵的消息。
  
  各種謠言,在通訊頻道中滿天橫飛。
  
  一會有人確定無疑地說,要出兵了,上頭已經決定了,有某個人說服了楚先生,這個該死的王八蛋肯定收了異族人的好處。
  
  一會又有人出來緊急地辟謠,說楚先生否決了出兵,仍然按兵不動,并繪聲繪色地說,星艦里有可靠的朋友傳來私下的最新消息,說是收了異族好處的那個王八蛋被“安全部”抓起來了,正在被酷刑審訊中。
  
  一直對細高人雷的安全部沒有好感卻內心害怕的士兵們,聽到這個消息后,第一次地表揚了安全部終于他媽的干了一回人事。
  
  可惜,還沒高興多久,又有新的消息傳來,說卡旦族的胡爾又去星艦了,并信誓旦旦地說,他有在留在星艦的朋友親眼看見了。
  
  原大陸國王子胡爾與楚先生的那些事,但凡是在星艦的人都有所耳聞,有事沒事的時候,都會有人說起那一次出沙漠的大戰,就像是他們親眼看見過一樣活靈生動。
  
  連楚先生當時說了什么霸氣的話,胡爾發了什么誓,都仿佛親耳聽到過的一般栩栩如生地道來。
  
  事實上,當時壓根就沒幾個地球人在現場,都是以訛傳訛,瞎說一頓,反正只要體現出楚先生將大陸國軍神打得屁滾尿流,就一定有人不厭其煩地來聽一遍又一遍,并摩拳擦掌,只恨當時沒能像現在這樣,擁有細高的武裝,參加那場熱血沸騰的出沙漠之戰。
  
  胡爾作為當時的一個關鍵人,給士兵們壓力不小,很多人認為它有可能說服楚先生參戰。
  
  緊張而又忐忑的不安等待中,一個小道消息接著一個小道消息不知道從什么渠道如雪花一樣紛紛傳來。
  
  聽說荑族給楚先生送去了一個絕世的荑族美人,還好,楚先生現在……要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聽說海族的阿西俄親自去了星艦之地,向海國殿主請罪,還好,據說被留在星艦的人罵了狗血碰頭,應該不會……
  
  聽說豬頭人也給楚先生送了一個……還好,這個,似乎沒人擔心。
  
  聽說布林族給星艦開出一個源體的條件,請求避難,不知道最后的結果如何。
  
  聽說卡旦人真是不要臉了,連小公主都被送去星艦了……
  
  聽說內部竟然有人提議進攻死人軍團,防止什么形勢急速惡化。
  
  聽說有人接收了異族的巨大賄賂,公開表示應該寬恕異族,放下仇恨,一起面對死亡軍團的威脅。
  
  聽說有新來的地球人提出共和共存,要從大局出發,立即向死亡軍團發起進攻。
  
  聽說有老的地球人也建議寬恕異族,說世間最大的力量不是征服,而是寬恕,并舉例說,一個國王抓到一個小偷,殺了小偷不是權力的體現,國王說我寬恕你,才是真正的權力,地球人應該體現仁慈的寬恕之心,才是真正的王者風范。
  
  聽說……
  
  ……
  
  越來越多的消息,令身在前線的銀色軍團士兵們越來越氣憤,恨不得立即搬兵回艦,將坐在星艦里面只會說大話的那些混蛋們全都變成死亡軍團的人。
  
  大家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楚先生不要犯糊涂上,不要被那些收了異族賄賂的小人、人奸們所蠱惑,寬恕那什么知道悔改的異族人,發兵去救援它們。
  
  但仿佛事情總與愿違,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星艦中越來越多人竟然支持寬恕異族,要讓它們這些身在第一前線的銀色軍圖去為異族人流血犧牲。
  
  這令人想不通,這些人難道都忘記異族是如何虐殺人類,烹食他們的親人的了嗎?
  
  果真是只要有好處,爹媽也可以賣,無、恥沒有下限。
  
  反正在前線冒著生命危險的人,又不是他們這些在星艦中的人。
  
  他們只管拿好處,送死卻讓自己這些人去。
  
  “操他大爺的!”
  
  一個士兵忍不住在通信頻道中破口大罵,全然不顧了無孔不入的安全部監聽,咒罵起星艦中收了異族賄賂的人奸。
  
  “隊長,我們要向團長反應,請求他向楚先生反應我們的請求,千萬不能被那些敗類蠱惑了!”
  
  “團長,您給我一個實話吧,我打地球的時候就跟著您,到如今都快十個年頭……上面那位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折磨人啊。”
  
  “是啊,團長,這真要是寬恕了異族,尤其是豬頭人……我想不通,我們的人就白死了?連條狗都不如?”
  
  “您就和楚先生說說吧,您的話他老人家還是會聽一點的,上次聽說他就找您聊了很久,千萬別讓那些只會動嘴皮的王八犢子得了勢,這些人沒一個好東西,將來害死我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尼瑪,團長,怎么沒人來寬恕我們?”
  
  “就是,團長,我們活該天生賤種?只能它們打我們,不能我們殺它們?”
  
  ……
  
  通訊頻道里亂哄哄的一團,比起外面正在進行的大屠殺仿佛還要激烈得許多。
  
  一名懇求銀色軍團救援它身后城堡的浴血騎士,跪在地上,不停地匍匐磕頭,用人類的方式,苦苦哀求他們出兵。
  
  出兵吧!
  
  求求你們出兵吧!
  
  即便我們該死,也請您們救下城堡中的婦孺與孩子,她們是無辜的!
  
  我們這些人愿意集體自、殺,以贖我們曾對地球人所犯下的罪!
  
  請您們出兵吧,求你們了!
  
  ……
  
  銀色制服的人類士兵們踢開它,冷冷向后退了幾步,天空上飛下一個天羽族死人,一劍將它釘死在地上……
  
  一會后,從城堡中,小鎮中,村莊中,涌出了許多卡旦人,有老,有少,在死人軍團的圍攻下,拼命地逃向銀色軍團方向。
  
  仿佛在那里,就是安全的,因為亡靈魔鬼從來不觸犯銀色軍團警戒線半步,除非是得到許可的暗示。
  
  在它們的身后,大肆斬殺的死人軍團嚴整地層層推進著,留下一路的血腥尸體。
  
  它們之中,有人曾以虐打地球人取樂,有人曾以折磨地球人各種死法為樂趣,有人為了發泄手上沾滿地球人的血,有人變態地將地球人吊起來或者捆起來,發明各種“游戲”,以博得前來圍觀人的生意。
  
  有人販賣過地球人,有人使用地球人為奴隸,有人強\奸過大量地球女人,有人將地球人的腦袋割滿一車,向神殿在地方的教所以及王庭的理政所換取人頭報酬……
  
  但現在它們卻希望地球人能給提供給它們庇護,要求地球人寬恕它們,原諒它們的過錯。
  
  它們驚慌失措地逃向銀色軍團所在的地方,卻發現,地球人正縱列成隊,一個接著一個地步入降下天空的運輸機中。
  
  巨大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從異族人的頭上轟鳴掠過。
  
  銀色軍團離開了。
  
  因為,就在剛才,他們在各自的通信頻道里,聽到一個聲音,那個聲音來自星艦的最頂層:
  
  “……那個人在去世前說:“歐洲人臨死時,往往有一種儀式,是請別人寬恕,自己也寬恕了別人。我的怨敵可謂多矣,倘有新式的人問起我來,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決定的是:讓他們怨恨去,我也一個都不寬恕。”……”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