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924 殺氣凜然

^
  
  “這是什么?”楚云升立即回到星艦主懸錐體中,看著細高人“電”排出的一幅幅以不同顏色顯示出一層層的多層圖形,不明白地問道。
  
  “回震。”細高人電指著一副圖面解釋道:“主艦自查損壞情況時檢測到的回波信息,我查了來源,你看這副圖面,信號特征明顯,吻合艦體被損壞時的同步周期,應該是那道青虹所形成的縱深波,順著艦錐尖向下擴散的余音所回震回來的信號,它不具破壞力,只是一種余波一樣的散射,但主艦可以檢測到。”
  
  “向下?”楚云升奇怪道:“什么意思?”
  
  “我們的星艦尚在修復之中,絕大部分防御體系都不能打開,但它設計時的幾何形狀大小以及比例等方面,配合建造星艦的材質均向之類精密設置,賦予它在受到攻擊時有一個導向轉移的能力,將受到的攻擊能量卸除轉移出去,當然面對宏領域的攻擊效果不是很好,但仍發揮了一點作用。
  
  主艦在自檢損壞情況的時候,需要計算轉移當量,把這部分值減去,以求精確值,條件應許的情況下,比如能檢測到攻擊余波,它就會根據信息庫中的模型進行索檢匹對,如果找不到,就嘗試初步自建立新模型,核準后,向回追溯推到到被攻擊時的受到打擊時的準確值。
  
  本來,我們是檢測不到這一次攻擊余波的,我們現在沒有正常星戰時投射大量空間基點的能力,但余波回震了,被主艦發現并檢測到,這是很少發生的事情,肯定有什么擋住了它的散射,而能擋住宏領域散射的東西就更少。”
  
  細高人電飛快地指著一幅幅縱深波一般的圖面,向楚云升長長地解釋道。
  
  可惜楚云升聽不明白到底什么意思,只有一旁乘著楚云升在,剛剛蘇醒沒多久,乘機湊過來的教授看的聽得入神。
  
  “你直接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楚云升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艦體的損失他看到了,很嚴重,非常的嚴重,這段時間拼命搶修的進度基本全毀,甚至更多,令他有些心煩,腦袋中正想該如何去解決。
  
  細高人電立即道:“宏領域的資料在目前恢復的信息庫中存有很少,加上損壞時的震蕩破壞與信息丟失,主艦大致只能判斷出回震的點在六十萬公里以內,而這個范圍內,只有兩個位置可疑。”
  
  說著,它又展開兩副畫面,道:“一個是星球的內部,還有一個是距離星球最遠,當時正處于我們背面的一顆地月衛星,它距離我們五十八萬公里,在極限值以內,現在要搞清楚到底是哪一個?”
  
  楚云升突然打斷它道:“搞清楚有什么意義?現在我們的問題是如何收拾殘局,如何盡快挽回損失,重新恢復進度!我知道你喜歡研究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現在我們沒有時間,更強的敵人很快就會降臨,到時候如果我們走不掉,你研究再多再深又有什么用?”
  
  見楚云升質問起來,細高人電剛想辯解兩句,余光卻見到不遠處的細高人“雷”用不善的目光盯著它,話到口中便咽了回去。
  
  這段時間來,尤其是那次“策反”事件后,它的這位“同伴”,仿佛自認為取得了楚云升的極大信任而成了楚云升的“自己人”,竟然隱隱地在監視它和另外一個同伴,好像整天琢磨著要找出它們倆有什么陰謀的證據一樣,暗中尋找它們與“策反者”接觸的跡象。
  
  它本來就看不上“雷”,另外一個細高人也或多或少地有類似的看法,兩人一直在三個細高人內部隱隱地排斥膽小而丟人的雷,卻沒想到弄成今天的局面……
  
  這時候,反而是那位教授插話道:“楚先生,我覺得電閣下的研究很有意義,如果我們能確定擋住余波擴散的位置,找到目標體,再進行分析,說不定就能找到防御那道青虹的辦法。”
  
  楚云升擺了擺手道:“這個我知道,但青芒劍的事情由我去解決,你們不用再操心。電,你的任務是盡快找到挽救損失的辦法,我們時間真的不多,如果有必要的話,你們嘗試聯系地底小人吧,我知道你們有過聯系。”
  
  細高人電背后一陣發涼,下意識地看向細高人雷,只見它似乎陰冷地一笑,背過身去,裝作什么都沒看到的樣子。
  
  “尊上,我要解釋一下。”細高人電轉過頭,立即說道。
  
  楚云升搖頭道:“如果我不再信任你,就不會在這里聽你說上這么多,所以不用再解釋什么,還是那句話,如果到了必須要用地底小人的地步,就去聯系它們吧,我只要進度。”
  
  到今天為止,他逐步能確定與掌握了很多新的信息,比如地底小人當初有一點沒有說謊,上天空花園的人確實是艾希兒,等等。
  
  細高人電暗中擦掉額頭上的冷汗,點頭道:“請尊上放心,我們會盡最大努力修復星艦。”
  
  楚云升道:“這點我相信,畢竟它不是我的,而是你們的,沒人比你們更想早一日修復它。”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骨骸六序,可能是海國殿主那句“指天而瘋”令他聯想到“指天而亡”的卓爾星人第二,再有細高人的深地回震的猜測,令他想起了一件事:
  
  如果這里是地球,應當是有艦冢的存在。
  
  那里埋藏了太多的秘密,甚至包括節點的建造者,楚云升一直不想摻合進去,尤其是從節點出來后。
  
  他還記得骨骸六序讓他將來有機會去艦冢的第三層,尋找可以讓它在卓爾人末日實驗中,以機械之身而能活下來的神秘答案。
  
  而以艦冢的強大與神秘,擋住青芒之劍的余波應該不難。
  
  于是,他便心中一動,守護者說過,艦冢的許多戰艦與武器都是為第七紀這個“小兒子”而留的,只要有紀子意的第七紀子,就能啟動它們。
  
  如果細高人的主星艦最終修不好,或許這也是一個辦法,只要先搞定第七紀子就行!
  
  楚云升的目光飛快地從何團長等地球人臉上掃了一圈,回到細高人電的面前道:
  
  “你如果仍想研究那什么回震,就讓地底小人去做,它們反正想要朝地下深入,就當與它們的技術交換,它們應該付出的回報,至于那顆衛星球,距離太遠,就算了,我不會讓你將資源浪費在啟動深空飛行器上。”
  
  搞定紀子前,最好先找到艦冢位置,一直在地下活動的地底小人無疑最是適合,兩手的準備是要做的。
  
  細高人電愣了一下,見楚云升不像是在說笑,立即道:“尊上,您同意了?”
  
  楚云升點點頭,看著極其嚴重的損壞統計,尤其是主艦暫時無力提煉星航材料修補的巨大劍痕縫隙,不同意他能怎么辦?
  
  指望地球人和怪人,加上他自己,“八百年”也修不好這艘星艦了,也只能讓地底小人來試試了。
  
  “電”想要研究回震,他也想要找到艦冢。
  
  事情總在不斷的變化中,當初,他擔心地底小人與細高人勾結,但在與青芒之劍一戰時,細高人電也沒有攜裹火源體私逃。
  
  不過防范還是要有的,合適的人選也有了。
  
  在他離開主懸錐不久后,一個細高的人影“鬼鬼祟祟”地跟了出來。
  
  ……
  
  戰損統計完畢后,剩下的聯軍殘敵也被清理干凈,楚云升將剩下所有的探索飛行器分成三部分,一部分飛往海國殿主標出的封劍之地,一部分前往沙漠中的恐龍之地,搜尋艾希兒等人的下落,最后一部分,越過海洋、冰洋,前去極南之地,去打探那里的情況。
  
  楚云升總覺得,整件事的背后,都有雪片之主的影子,尤其是冰火糾纏源體,誰能同時拿得出來?
  
  傳說它已經進入了五國人眼中的二神境,星球最強!
  
  隨著時間的流逝,消息陸陸續續地傳回,封劍之地始終沒有動靜,不過通過信息傳輸,楚云升第一次見到了那柄傳說之劍,冰封在一處山巒之間,散發著淡淡的紫芒,但靠近不了,一旦靠近就會模糊。
  
  前往恐龍之地的探索飛行器被反擊了絕大部分,數量驚人的翼龍始終盤旋在天空上,它們的地盤也越來越大,似乎大有覆蓋住整個沙漠的趨勢。
  
  楚云升將剩下的探索機縈繞在周圍,不再深入恐龍的勢力范圍,只監控著它們的進進出出,一旦發現艾希兒等血族的蹤影,立即傳回。
  
  而極南之地的探索飛行器雖然沒有沒被擊落,但受到了強烈的干擾,常常失去坐標位置與方向,胡亂飛行,始終進入不到核心區域。
  
  主艦受損嚴重,也沒辦法給它們更強有力的支援,也只好將它們撤離到外圍監視。
  
  這倒不是青芒引起的,而是本來就有歷史問題。
  
  在已經被豬頭人視為豬奸的庫勒寫下當天日記開始的一個清晨,一艘艘巨大的地下艦艇鉆出了地面,在各族聯軍亡魂之地整齊地排列開來,延伸而聳立。
  
  楚云升坐在巨大縫隙的缺口處,和海國殿主一邊說著話,詢問樞機神境的事情,一邊封印著怪人們抓來的小生物,做著封印實驗。
  
  抬頭望去,一扇扇艙門打開,整整齊齊地底小人,穿著厚厚的防護服,走出艦艇,陸陸續續地匯聚到中央。
  
  而此刻,星艦上的許多艙門正打開著,向著遙遠的地面,一道道如銀河落九天般地瀑布傾瀉積水,霧氣騰騰中,蝌蚪飛行器集群轟鳴而過。
  
  海國殿主感嘆道:“科技的種族,不論是戰爭,還是建造,都讓人那么震撼……”
  
  楚云升則揮手抹掉一張封獸符,通訊器那頭跳出一個戰火連天的景象,何團長仿佛還在地球上的戰爭中一般生怕另外一頭的人聽不清,大聲地喊著:
  
  “喂……喂……收到嗎……我們看到死亡軍團了!它們正在向東面推進,對,東面……是,是屠殺,等下我把畫面傳回去,它們在屠殺所有種族……對,聯軍大敗……它們越來越強大!”
  
  這時候,何團長的畫面劇烈抖動起來,昏暗的天空下,一個看不清模樣的生物被撕碎砸在地上,跟著,一個灰暗的死亡天羽族人向著何團長的鏡頭怒吼一聲,殺氣凜然。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