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22 無一處是人間

^
  
  星艦聳天而立,巨大劍痕裂縫像是撕開的口子,倒灌的海水瀑布般地從缺口處宣泄而出。
  
  地面上,延綿數公里的百萬聯軍,鬼哭狼嚎,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血流成河!
  
  無情的烈火,徹骨的冰寒,以及漫天飛舞的劍氣,像是死界之主的召喚,彌彌漫漫在群河遍野之間,無一處是人間,無一處不是冰與火的地獄。
  
  大風吹起,火勢恢宏地蔓延開來,從太空上看,仿佛星球的一端被點燃,滔焰沖天。
  
  數不清的聯軍士兵在轉瞬之間熔為血水,尸骨蕩然無存,遙遙望去,延綿數公里的冰與火的世界,已然成了一座死亡的墳墓,只有幽靈在無盡的烈火與寒冷的冰雪中凄厲地空空回蕩。
  
  身在遠方僥幸得免的剩余聯軍們,尤其是那些上層的掌權者,面無人色,一片的慘白與極度的驚恐!
  
  自那位被卡旦人成為行走,被荑族人稱為圣尊,被嗷卡人稱為惡魔的人,從星艦之上出擊,僅僅才不到片刻的功夫啊,上百萬的聯軍,只剩下這渺渺的幾萬人!
  
  這是神境的力量,只有神境才能做到的恐怖大屠殺!
  
  心存疑惑的恐慌在下層士兵們中迅速蔓延,當楚云升的殘影沖到外圍,再一閃而逝,殺向高空撲來的群龍,無數士兵恐慌之極地紛紛跪下,懇求神境老爺寬恕它們所犯下的彌天之罪……
  
  它們也不逃,再一次像昔日待宰的羔羊一樣,和以前面對神境之怒時相同,認命地等待神境老爺的懲罰。
  
  鬧騰了許多日子的無神境如火如荼之勢,仿佛一夜回到了神境座下瑟瑟發抖的黑暗時代。
  
  各族聯軍中,曾最瘋狂的掌權者們抽搐著臉上的肌肉,眼神中盡是惶恐不安,像是一下子失了魂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它們之中腦袋尚清醒一點,全都將目光投向天空,指望著最后的一絲希望,其他人,則腦袋一片空白,癡呆地癱軟在地上。
  
  沒有人比它們更清楚神境老爺重新披上虎皮之后,是怎樣的恐怖與殘暴!
  
  它們這些人的命,它們家族子女的命,它們世世代代的命,將立即被終結,灰飛煙滅!
  
  在士兵群中,扎克里,麻木地望著這一切。
  
  在沖鋒號角吹起的前一刻,它的新隊長羅德里克告訴它,像它這樣的老兵,因為曾有過與那個地球人作戰的經驗才被召回軍隊的人,如果打贏了這場仗,肯定會晉級,如果再殺死一個銀色軍團的士兵,還會有一大筆的封賞。
  
  扎克里麻木地聽著,麻木地點頭,麻木地和其他人一起喊著它都聽不懂口號。
  
  最終,麻木地跟著大家一起向前移動,當那個邪惡的地球人在很遠的地方出現的時候,隊長羅德里克大喊著列陣,列陣……
  
  它卻沒有再刺出長槍,而是轉身逃了。
  
  ……
  
  云際之中,群龍飛翔穿梭。
  
  楚云升“掠空換影”,像是超時空傳送一般,這一刻尚在這里,下一刻便出現那里,速度快到眼花撩亂。
  
  隨著一聲聲“封”,一只只翼龍飛快地消失,它們甚至連楚云升的影子都未曾看見。
  
  很快,通往青芒之劍的方向便清理出一條通道,更神奇的是,在楚云升的影子閃過,本圍守著青芒之劍的火龍們,突然閃爍一下,竟反而向青芒之劍反攻,但似乎虛弱了很多很多。
  
  青芒劍鋒削出,光芒四射,火龍的尸體紛紛揚揚地墜落,
  
  五分鐘的時間已到,楚云升身上的懸浮裝置停止運行,有的部分燒毀。
  
  從出擊之起,他展開雙翼的身影便第一次地展現在人們的視野之中。
  
  此刻,他手中奉于中央的利劍閃耀著熾白的光芒。
  
  沒有任何花哨,沒有任何戰技,帶著聚集了他全部的靈蘊,劍一般地凌厲沖去,狠狠地與青虹之劍撞擊在一起。
  
  !
  
  仿佛有一道無形的波紋瞬息散開,所過之處,人畜皆死。
  
  青芒之劍光華散去,隱約露出寒鋒凜冽的劍身本體。
  
  楚云升手中由刺神槍融鑄而來的利劍折碎,如光芒四射開來。
  
  劍的本體比不過它,在楚云升的意料之中。
  
  但四元以下的劍戰技對含有靈蘊的它又沒什么作用,只能以靈蘊硬拼,雖劍的本體處于劣勢,畢竟蟲身之軀形成的刺神槍不是靈之槍,但他可以立即重鑄!
  
  他的身體就是刺神槍恢復活性而來,隨時可再融。
  
  又一柄劍出現在他手里,立即匯聚靈蘊,再一次狠狠地砍殺過去,與持劍之人對轟。
  
  沒辦法,他與持劍之人都不是真正的靈,只能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進行極其低級的靈蘊之戰。
  
  每砍下一柄劍,破碎一柄劍,青虹之間上的光華便少一份。
  
  當最后一劍砍下去,劍身外四射的青虹終于消散一空,再也無法遮蔽視線。
  
  楚云升的靈蘊也消耗的七七八八,基本告罄。
  
  而他們身邊剩下的火龍翼龍們早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震為了碎片。
  
  這時候,楚云升終于看清了持劍之人的模樣,果然不是迪爾,要是他的話,早就上躥下跳地要來挑釁自己了。
  
  但楚云升曾以為再見到她,會臭罵她一頓,說自己瞎了眼,但這一刻,卻什么話也沒有,只是舉起劍,再一次地猛烈地轟擊斬殺過去。
  
  簡單,而明確!
  
  他一直主動地加速進攻,他需要速戰速決,等到打散耀眼的青芒,他才發現,艾希兒的盔甲上早已經浸滿了血跡。
  
  靈蘊之劍,不是那么好用的。
  
  雖然楚云升仍舊看不透她究竟使用什么辦法聚集了靈蘊,這點還是很清楚的,那一劍削殺天地的青芒斬開星艦,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從一開始她便是守勢,不是她不想進攻,而是無力再攻,楚云升判斷得很準確。
  
  至于為什么沒有逃走,楚云升就不知道了,或許是暫時不能恢復,或許是不能逃,具體是什么,他也不關心。
  
  一劍劍地砍殺下去,一張張符文狠狠地砸下去。
  
  艾希兒再一次以實際的行動證明,她想殺掉自己,那么,他就必殺她先。
  
  上一次破除死陣的時候,因為力量用盡,沒辦法,這一次不同,必須殺了她。
  
  劍光火影之中,天空再一次彌漫滾滾的硝煙。
  
  從靠近星艦的一頭,一直相戰轟擊到幾十公里以外!
  
  濃煙烈焰散去,鎧甲依舊在。
  
  楚云升終于感覺到再這么打下去,也不是辦法。
  
  果然是大長羽恨恨說過的“殼”,無論他怎么巧妙擊中,無論是劍式,還是符文攻,青色鎧甲上的“殼”始終堅固不潰。
  
  艾希兒也始終沒有說話,極其地沉默,與楚云升一劍劍地對殺下去,她在天羽國的傷勢顯然沒有好清,大量的血液再一次從如一體的鎧甲中浸透出來。
  
  要靠這樣的方法來把她耗死,以她血族的底子,每個十天十夜,也辦不到。
  
  這種消耗戰,楚云升不會打,他總覺得背后還有一個人陰沉地躲在什么地方沒有出現,他需要保存戰力,不能消耗一空。
  
  想了想,楚云升又是一連轟出一道道攻擊符,聚起最后一絲靈蘊進入白熾的劍芒之中,猛然一擊,強行將艾希兒手中的青劍擊飛。
  
  既然攻不破她的鎧甲,楚云升便想乘著現在絕佳的機會,把她的青芒之劍,搶過來研究一下。
  
  一連串向艾希兒再轟擊出十幾道攻擊符,楚云升拉起身體,追上被擊飛的青劍,伸手握住。
  
  頓時,一股古怪的斥力從手掌中傳來,電擊般地彈開他的五指。
  
  楚云升再想加大力量握住它,它卻再一次彈開,然后嗖地一聲飛了起來,一道流光般飛向已經被轟出幾百之外的艾希兒。
  
  楚云升微感詫異,古怪的斥力顯然和靈蘊有關?
  
  這時候,數百米之外渾身是血如同血人般慘狀的艾希兒仿佛終于恢復了過來,拿起青劍,看了楚云升一眼,迅即,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飛向天際。
  
  楚云升沒有追,沒有任何意義,追上了也砍不破她的“烏龜殼”,實在浪費戰力。
  
   還需要另外想辦法。
  
  隨即,他便掉頭返回星艦,來去迅速,但他沒有回到平臺,而是直接鉆入巨大缺口縫隙。
  
  星艦中的戰斗仍在進行之中,里面的人還不知道外面到底怎么了,只知道后面的聯軍不再涌入,不免有些焦躁與不安。
  
  楚云升順路殺了一道,剩下的交給銀色軍團,沒有后續的援兵,這些聯軍先鋒就是無根之木,遲早被清理一空。
  
  經過細高人給教授開辟的專用區域的時候,楚云升停了一下,奇怪地發現他們正打開所有的“教材”,飛速地掃看,默記般緊張背誦。
  
  “你們在干什么?”
  
  楚云升看了一眼旁邊不遠的地方,尚有十幾具尸體橫七豎八地躺在那兒,有聯軍的,也有地球人,都沒有人將它們清理掉。
  
  而且奇怪的是,這個時候,教授這些沒有戰斗力的人,怎么不躲起來,反而在這里干什么?
  
  “我,我們,打贏了?”教授看著返回來的楚云升,緊張地問道。
  
  楚云升點點頭,道:“我問你們在干什么?”
  
  看到楚云升點頭,教授雙眼一翻,兩腳一軟,或許是用腦過度,頓時昏厥了過去。
  
  旁邊一個較為年青的人急忙扶住他,向楚云升解釋道:“楚先生,我們以為這一次,怕是在劫難逃了,教授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讓我們哪怕用生命消耗也要加速背下這些教材上的知識,只有我們當中有一個人活下來,即便成為了奴隸,或者食物,就扔有機會將這些知識一代代傳下去,人類就仍有一絲的希望!”
  
  楚云升看著光透屏幕上閃爍的文字與數字,聽完他的話,微微一怔,并為之肅容。
  
  ……
  
  細高人很絕,它們緊閉主懸椎艙門,除了給楚云升留下一個口令通道,其他人,包括許可與何團長,全部拒之門外。
  
  楚云升過來的時候,細高人正往外走。
  
  “尊上,信息還在統計之中,這次的損失嚴重……”細高人電聲音低沉道。
  
  楚云升沉默片刻,讓人找來指揮尾聲作戰的何團長,道:
  
  “神境被卡之前,我就和各族說過,只要停戰,為了死人軍團的大局,大家可以相安無事,我也不會再特意報復誰,但今天,何團長,你聽好,掃清星艦殘余之后,整備軍隊,立即出征,剿除一切武裝,若有反抗,見一個殺一個,不論種族,我已不再相信它們,這顆星球本來就是地球,是我們的家,那就應該由我們來統治!”
  
  何團長也是殺紅眼了,當即沉聲道:“楚先生,下面的兄弟就等著您這句話呢,媽的,帶路的豬頭人,我要讓它們先死干凈!”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咦”了一聲,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封了那么多的翼龍火龍,怎么都不見了?
  
  空蕩蕩的封獸符中,隱隱傳來與他相連的封印生物感覺餓。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