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919 削殺天地

^
  
  楚云升不希望被圍攻,但并不畏懼被圍攻,千軍萬陣,他亦不是第一次面對,比這艘星艦里的所有人都沉著與冷靜,甚至包括海國的殿主。
  
  同等實力條件下,楚云升自信能應付兩個五國的神境樞機,從最底層的死亡堆里拼殺出來的經歷,不是長久養尊處優的它們可以比得了的。
  
  只有像皇北櫻那樣的卓爾星樞機,從種族誕生的一開始,便苦苦地掙扎,在殘酷的宇宙中拼死搏殺出生路,甚至有過遠比他還要慘重的經歷,才是楚云升極難以對付得了的敵人。
  
  蟲子圍攻過他,多能族圍攻過他,卓爾星人也圍攻過他,樞機之下的敵人,即便再多,他也有信心依靠戰斗的直覺與速度以及身體的優勢突圍出去,揚長而去。
  
  但今天的情況不同,他不能走,要死守在這里,直到星艦起飛,或者眾神歸來。
  
  伸手招來一艘升降穿梭機,楚云升示意海國殿主與他一同升往高聳于云端之上的星艦平臺。
  
  大戰即將爆發,待在星艦下方不是事。
  
  海國殿主樞機之力被卡,如今又受了重傷,本就不合適空中飛行的它,更不能像楚云升一樣單以甲翼便能飛入天空,它需要“交通工具”。
  
  堂堂一個神境之樞機,威風了數千年,卻一朝落到這個地步,不知道是不是報應。
  
  楚云升絕不會帶它入星艦,該提防的地方,他從來不含糊,尤其是這個時候,非常的謹慎。
  
  星艦中,怪人現在自認為是“主人”,沒有造反的基礎,地球人的銀色軍團嵬嵬赫赫近三萬,軍容肅整,但也不過是細高人手底下的“一招貨”。
  
  只要一個指令,他們身上的制服戰衣與武器,全都得癱瘓趴窩,轉眼之間,殺別人的武器就會成為殺自己的武器。
  
  所以,楚云升從來不擔心何團長會有什么異樣的心思,核心關鍵在于細高人,只要穩住與威懾住細高人,星艦之中便堅如磐石!
  
  在細高人“雷”給出的作戰計劃中,楚云升終于領教了這位膽小細高人的獨特魅力。
  
  作為細高人的星艦,并以該星艦為基地進行的戰爭,自然要聽聽細高人的建議,它們才是最了解星艦性能與特點的人,知道采取什么樣的戰術才是最佳。
  
  但楚云升怎么也沒想到,細高人“雷”根據檢測到的敵人數量與大致戰力評估,模擬出的戰爭推演,竟然選用了最讓人無語的方式進行“反擊”
  
  全軍全員,全部龜縮在星艦之中,關閉所有艙門,密封所有通道……然后,然后就沒有了。
  
  它很“囂張”地在推演戰爭畫面中向楚云升解釋道:讓它們打,讓它們攻,從爺爺打到孫子輩,從一千年前打到一千年后,也不過是群野蠻人,半個印子也別想在艦體上留下。
  
  楚云升很快就能理解了它的想法和策略,在它看來,外面黑壓壓的軍隊不過是一群愚昧無知的野蠻人,就像一群蒼蠅想要攻擊一個人類,你還真的要豎起大炮與蒼蠅們對轟么?
  
  把門關起來就是,隨它折騰去,自己該干什么干什么,抓緊時間修復星艦才是最要緊的事情,哪里能將時間浪費在趕蒼蠅上?
  
  等星艦修好,隨便拿一個滅蟲劑朝外一噴,整個世界就清凈了。
  
  然而,它能這么想,楚云升卻不能。
  
  迪爾的那柄青劍給他的感覺太危險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參與進來?
  
  不過,在沒有能夠攻破星艦外壁的危險出現前,楚云升暫時同意采用細高人“雷”的作戰計劃,至少在全力修復星艦上,他與它是一致的。
  
  聯軍的攻擊先鋒基本沒有空中部隊,楚云升來到出云的平臺上,便等于離開了戰場,用星艦內部投射來的圖像可隨時關注到下方的一舉一動。
  
  令楚云升有些奇怪,海國殿主對細高人的技術似乎有一絲的興趣,只是被海國的叛亂與它的處境壓抑了不少,不是那么的神采,但也可以看得出,很關注。
  
  這時候,下方的聯軍先鋒已經進軍到了星艦壁之下。
  
  它們起初小心翼翼,一步步地試探星艦的反應,在沒有發現任何的危險后,逐步大膽地挺進,一直來到聳天而立的艦壁跟前,仍沒有遭到攻擊,不禁紛紛茫然,忐忑地不安起來。
  
  對它們中絕大部分人而言,從來沒有打過這樣莫名其妙的戰爭,自己攻擊了,敵人卻連影子也看不見,全都躲了起來。
  
  難道這是躲貓貓的戰爭嗎!?
  
  楚云升的目光從傳視息景上移開,俯視平臺邊緣下的萬縱云波,突然道:“它們舉眾叛神殿,弒殺神境,難道不怕眾神歸來后被清算嗎?”
  
  海國樞機嘆息一聲搖頭道:“以前我也是這樣想的,但等到我真正失去神境的力量,被追殺之后,換了一個角度,才漸漸地想明白了,用你們地球人的比喻來說,你會因為一群羊踩死了牧羊犬,就把羊都殺了嗎?不會!
  
  你的反應最多是和別人閑聊時,當做一個談笑的話題:你知道嗎,我家的羊竟然把狗踩死了!而別人就會哦地一聲說,看來你要找個更厲害的狗了。”
  
  楚云升詫異地看了它了一眼,見它一臉失落的平靜,片刻后,才說道:“你對地球人很了解?”
  
  海國殿主自嘲一聲道:“說不上了解,只是神諭非要殺絕你們不可,我就是私下里有點好奇,為什么?”
  
  楚云升若有所指道:“你的好奇心有點重了,難怪會有今天的下場。”
  
  海國殿主是自嘲一笑,沒有說話。
  
  楚云升又道:“我聽說你和地底小人有聯系,不會是對它們的技術也有好奇吧?”
  
  海國殿主這次沉默了一下沒有立即回答,過了一會,才神色一松仿佛無所謂地說道:“在我還不是神境殿主的時候,很小很小的時候,那時候,還是大荒蕪與大污染的時代,一個地底小人給了我一個深空望遠鏡,然后讓我仰望星空,我記得,那是我第一次被它的神奇所震撼,從來沒想到過,月亮可以離我那么近,星辰又是那么的美麗……
  
  后來我拼命地修煉,拼命地修,拼命地修,最終擊敗了無數競爭者,成了第二任殿主,誰也不知道我最初的動力只是因為那架深空望遠鏡,只是想離從它的鏡頭里看到的日月星辰更近一些。
  
  可惜,隨著我越來越強,距離它們卻越來越遠,你應該明白的,我們都是這樣的人。”
  
  下方的聯軍先鋒開始試探性地攻擊了,潮水一般的能量攻擊與暴力撞擊一波波地向星艦外壁襲來,但星艦始終紋絲不動。
  
  銀色軍團仍站在艙門的后面,飛行器仍在航道上待飛,和外面的噪雜完全不同,里面靜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楚云升揮開星艦內部傳送來的新視像,聯軍的主力已經抵達十七公里外,稍稍停頓,似乎爭吵了起來,約莫半個小時后,再一次開拔,兵鋒直至星艦。
  
  “既然你研究過地球人,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值得神靈下出死神諭?能進入遺跡這一點除外。”楚云升又問道。
  
  海國殿主淡淡道:“你們找不到原我,算是一個特別的地方吧,具體我也不是太明白。”
  
  楚云升心中微微一動道:“什么是原我?”
  
  這個概念,不停地換著名字,他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海國殿主搖頭道:“曾有一個地球人也這樣問我,我只能告訴它,你感覺不到,我就沒法告訴你。”
  
  楚云升道:“感覺到了,還用你告訴嗎?”
  
  海國殿主無奈道:“就是這樣。”
  
  隨即,它又加了一句道:“我剛才也說了,我自己也不明白,即便是二神境,也未必搞得懂什么是原我。”
  
  楚云升便不再追問下去,道:“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嗎?”
  
  海國殿主想了想道:“除了你們可以不受干擾進入神殿,真要再有什么別的不同的話,也只有一個了。”
  
  楚云升道:“什么?”
  
  海國殿主道:“你們不敬畏神靈。”
  
  楚云升馬上搖頭道:“不對,說明你不了解地球人,你看我們的銀色軍團,也就是以前投靠天羽國的那些地球人,你要說他們不畏神靈我相信,他們什么都不怕,就怕……這個就不和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
  
  但我洞穴里原來的那些人,和投靠大陸帝國的那些地球人,他們是信仰神靈的,而且信仰堅固,也有上千多年的歷史了。”
  
  海國殿主皺了皺眉頭道:“是嗎?我怎么沒有感覺到?他們真的畏懼他們所信仰的神靈嗎?他們見過神靈一怒?還是見過大荒蕪大污染的時代?
  
  我感覺他們信仰的是內心的安與不安,為行善或者行惡從信仰中找到力量與退路,征服自己的內心,但無論如何,也不會真的有神靈降福它們,或者懲罰它們,在我看來,你們的神靈只是你們內心的借口。
  
  不過,我也奇怪,你所說的投靠天羽國的地球人,它們和投靠大陸國的地球人,在很多地方不同,甚至像是兩個種族,從思維到行為方式……
  
  &nbs;而且,我了解過一部分人,這些人的雙方骨子里從來不認同對方是同一類種族,但奇怪就奇怪在這里,你們又的的確確是同一種族,身上的骨頭一樣多,器官一樣多,甚至連瞳孔都一樣,生命源上更是不分彼此。”
  
  楚云升淡淡道:“我說過你不懂。”
  
  在他眺目遠望的視野里,漸漸地出現大量飛翔天際的翼龍,一柄青芒之劍,在金色陽光中光芒四射,削殺天地。
  
  ***
  
  今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黑血誕生了傳說中的千萬盟,并且繼續站在熱銷榜第一的位置上,風喬兄V5!!
  
  加更,一定要加更,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