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18 戰爭機器

^
  
  “我不同意!”
  
  卡旦人軍營中,胡爾拔身起立,掃視四下坐滿的貴胄勛老們一圈,將目光定格在主座上的紅衣女人,語氣強硬地說道:
  
  “我贊成無神境世界的提議,我也幻想有那樣的世界,但我絕不同意用這種方式,出兵攻打洞穴遺境之地,這是自取滅亡!”
  
  紅衣女人冰沉地看著胡爾,目光沒有一絲的動搖。
  
  在她沉默地鼓勵下,一名卡旦人老勛貴微顫顫地站了起來,咳嗽一聲道:“撒倫殿下,這是眾族合議的結果,也是我們卡旦族能夠生存下來的唯一希望與機會,請不要再阻攔了,您不要忘了,我們已經是沒有神境的人了。”
  
  胡爾轉身反駁道:“我們沒有,荑族人也一樣沒有,其他種族都沒有,海國內亂,天羽族滅亡,形勢并非對我們不利,我實在想不出來,為什么我們還要去主動招惹那個地方?”
  
  老勛貴神色一沉道:“撒倫殿下,請不要忘記您的身份,您可是即將要成為帝國皇帝的人,一切的考慮都應該從帝國的利益出發!”
  
  紅衣女子眉頭微微一挑,看向胡爾。
  
  “我是帝國的皇帝?”胡爾冷冷一笑道:“如果不是太陽城被毀,大神官去世,自稱行走的地球人稱霸大陸,恐怕怎么也輪不到我吧?你們當時急于把我推出來,為的是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有些話,真不用在這里說得太明白!”
  
  老勛貴微微震怒道:“你什么意思?”
  
  胡爾冷哼一聲道:“你們做的那些勾當別以為我不知道,剛剛得到神境力量被封的消息,就急忙派人去召回逃亡的四王兄,非要我說出來嗎?”
  
  它的目光直視向紅衣女子,手扶劍柄,巋然不動。
  
  老勛貴臉色頓時不太好看,立即岔開話題道:“不管怎樣,作為一個卡旦人,太陽城的恥辱,大神官的血仇,以及帝國如今崩潰之勢的原因,您難道都忘了!?”
  
  胡爾沒有回頭去看老勛貴,而是緊緊地盯著紅袍女子,一字一句道:“帝國到了今天的地步,原因我的確知道,但你們不知道!錯了,你們是知道裝不知道!今天,我只問你一句,你是想找它報仇嗎?”
  
  紅袍女子揚了揚頭,望向老勛貴一側的一名精致男子。
  
  那個男子從頭到尾只看著胡爾,目光中透露許多迷惘。
  
  老勛貴哼了一聲道:“合縱各族的使者已經走了,難道你要讓卡旦族失信失約反悔嗎?而且聯軍的先鋒早已出發,現在應當已經接戰!”
  
  胡爾冷齒道:“一個躲在盔甲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有什么可以值得人信賴的地方?卡旦人已經墮落到要與這種暗人為伍的地步了嗎?”
  
  老勛貴臉龐一紅,一股怒氣上沖出來。
  
  “行了!”主座上的紅袍女子冰漠地聲音響起,冷冷道:“梅爾月爵,你真的不肯領軍?”
  
  胡爾順著紅袍女子的目光,冰冷地看了老勛貴一側的梅爾蒂尼一眼,輕哼了一聲。
  
  “我真蠢,真的,我真蠢!”梅爾蒂尼精致的臉龐上閃過一絲絲極大的痛苦,仿佛沒有聽到紅袍女子的問話一樣,自言自語道:
  
  “我只知道你的名字在你母親的家鄉方言里是不悔的意思,卻從來沒有認真想過她不悔的到底是什么,我真傻,以為那是她對皇帝陛下的保證,證明自己的心跡,才給你取了不悔的名字,以表示她愿意嫁給皇帝,我真傻,我竟沒有想到……”
  
  胡爾微微皺了皺眉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怒火,很不悅地沉聲冰冷道:“梅爾蒂尼,你聽清楚了,我已不是胡爾,我叫撒倫!帝國危在旦夕,我才擱下你我之間的恩怨,但你如果再敢辱及我的母親,本王必定讓你血濺當場!”
  
  四周剛才還十分安靜的貴胄勛老們,此刻,紛紛交頭接耳,暗地私語,如蚊子般嗡嗡作響。
  
  胡爾的臉色一片鐵青。
  
  “是啊,撒倫……”梅爾蒂尼像是沉靜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惘然而又凄迷的目光抬起,出神地喃喃道:“撒倫,以身入永暗之夜,以期來世之光明……都是我的錯,我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他忽然眼神中閃出一道精光厲芒,直視紅袍女子,冰冷道:“你早就知道了,是嗎!你恨我,你以為大公主的死都是我的錯,所以你要用世間最惡毒的方式報復我,讓我親手殺死……然后再告訴我真相,你差一點就做到了!”
  
  紅袍女子目光微微縮起,瞳孔深處流露出仿佛來自童年時永不磨滅的仇恨。
  
  梅爾蒂尼的情緒突然激動起來,指著胡爾,渾身直抖地吼道:“但你知道嗎,他是親弟弟,一個母親所生的弟弟!你要找的兇手,那個萬惡的混、蛋,不是我,是你的那個父親,大神官!”
  
  胡爾震驚地呆立在當場,眾多勛貴們一片的愕然……
  
  洞穴遺境的星艦下。
  
  海國殿主將目光從全息圖像上移開,便一直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不是很明白,按照我的推測,你們海之國應該也有一個源體,為什么你要冒著被別人看穿實力的風險,跑來槍冰源體,就是那個冰之靈?”
  
  楚云升收起全息圖,將他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在他的印象中,海國殿主非常的狡猾,沒有必須的原因,不可能為了一個冰源體而不顧暴露自身被卡的秘密。
  
  外面的猜測是一回事,親自被證實了又是一回事,否則海國的暴亂也不會這么快,給它們加一倍的膽子,在沒有證實前,絕不敢輕舉妄動。
  
  那可是樞機!是神境!
  
  海國殿主嘆息一聲,它已經嘆息很多次了。
  
  片刻后,才緩緩說道:“我要救活一個人,以前,我用神境之力維持著,現在神境力量沒有,必須拿到冰之靈,否則……”
  
  “你以前怎么不去找?”楚云升感到詫異,以它以前的威風,只要星球上有的,總能有各種辦法得到。
  
  “找了,找到過一個,為此還與極南之地的那個人打了一戰。”海國殿主淡淡道:“之后,就放棄了,不如用神境力量方便,誰能想到會有今天?幾千年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那個人是誰?”楚云升想它費九牛二虎之力要救活的人,一定極其重要。
  
  “你不認識,那是二十多年的事情了。”海國殿主沉沉道:
  
  “她不過是凡人,但無數人為她而瘋狂,為了得到她,不惜戰爭,不惜各種陰謀詭計,甚至,當時有幾個神境都卷入了進去,大陸國的大神官在巨大壓力下,不敢硬來,甚至想出讓大陸國皇帝代娶的辦法,以堵住其他神境之口。”
  
  楚云升忽然感覺到很狗血,為一個對樞機而言是凡人的女子,各大樞機會爭相而動?它們可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了,什么人沒見過?
  
  估計楚云升不相信,海國殿主也沒解釋,只說道:“你沒有見過她,否則你也會心動!有人傳說大陸國的梅爾蒂尼是天神用了九分精力與時間創造了它,這個比喻太過了,但用在她上,又太少了,她是數千年來我見過的神在人間最神奇的創造,獨一無二,永恒的璀璨。”
  
  “只怕沒有那么簡單吧。”楚云升依舊不相信。
  
  海國殿主點頭道:“你說的對,那時候有謠言,連我都查不到根源的謠言說:得到她,就可以破二神境,甚至是去往眾神之國,所以,沒有人不瘋狂,尤其是神境之人,你應該懂得,越是擁有強大的力量,就越害怕,越想擁有更強的力量。”
  
  “只是謠言而已。”楚云升很懷疑它是不是腦袋壞了,但覺得不可能,樞機生命哪一個不是鬼精鬼精的。
  
  “謠言嗎?”海國殿主搖頭道:“梅爾蒂尼與她相遇之后不久,便發現了封神之陣的奧秘,大神官得到她不到三年的時間,便敢沖擊二神境,雖然失敗了,但已至巔峰,如果不是死在你的手里,遲早將突破。”
  
  它這么一說,楚云升倒是有點相信了,便問道:“那她到底是誰?”
  
  海國殿主搖頭道:“不知道,她只在臨死前,突然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
  
  “什么話?”楚云升追問道。
  
  海國殿主道:“她說她知道錯了,請尊上寬恕于她,讓她脫離沉淪不劫的黑暗之苦。”
  
  “她現在在哪里?”楚云升沉聲道。
  
  海國殿主搖頭道:“已經死了,神魂俱滅。”
  
  “尸體呢?”楚云升繼續追問道。
  
  海國殿主眼神中出現一絲悲哀:“迅速腐爛了。”
  
  楚云升曾聽格域使與一號老頭都提到過一個“尊上”,不知道這個“尊上”是不是哪個“尊上”?
  
  這件事與他關系不大,只有死陣那里有點疑惑,但天下之大,也不是只有他才有符文技術,當年火族就能認出來,說明仍有人掌握了一部分,他的也不過是從前輩那里繼承而來。
  
  不管怎樣,海國殿主說的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問題是黑壓壓的海陸聯軍先鋒已經逼近到十幾公里外。
  
  整個星艦從海國殿主出現的那一刻,就在全力地將資源調集到“戰爭機器”上,加速運轉。
  
  銀色軍團扣上面罩,鴉雀無聲地排列在艙門之后,手持武器,肅靜而立,整裝待發。
  
  一艘艘飛行器開始進入橋弦航道,數百萬人全部進入崗位……
  
  大戰將至的氣息,撲面而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