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917 全都得瑟起來了

^
  
  “給我滾出去!”
  
  細高人“雷”甩了甩袖子,大聲怒斥道,引起外面許多人的側目。
  
  “烏怒人擁有偉大的智慧,我所說的事情,閣下請再仔細考慮。”那名地球“工人”深深鞠躬道:“在下先行告辭。”
  
  細高人“雷”冷然不做聲,看著它轉開的背影,手指微動,一個虛擬體球漂浮過來。
  
  “跟著它,所有信息及時傳回。”
  
  接著,它冷笑一聲,低聲道:“愚蠢的異星生物,我們烏怒人的智慧高度豈是你們能理解的?你以為什么人都能叫“尊上”嗎?你以為什么人都配我們烏怒人叫“尊上”嗎?真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沒過多久,傷痕累累的運輸機搖搖晃晃地勉強飛入了主星艦打開的艙門,窮追不舍地死人軍團在距離星艦十幾公里遠的地方紛紛停下腳步,仿佛忌憚著什么。
  
  細高人“電”急于看到源體,一早得到運輸機返回的信號,便立即趕到橋舷上來迎接。
  
  十二名特戰士兵率先捧著匣子走出運輸機,楚云升落在后面,他一直在思索,怎么設下陷阱的人始終沒有出現?
  
  難道僅僅是讓頂端的幾個人自相殘殺,還是有其他的目的?
  
  “尊上,冰源體?”
  
  一聲細高人特有的語音打斷了楚云升的沉思。
  
  細高人“電”是個研究癡,在運輸機返航的通信中,楚云升有更多的事情需要理清,沒空與它細說。
  
  “被火龍搶走了。”楚云升點點頭道:“沒關系,冰源體我們還有一個,不過,先需要找到那些人才行。”
  
  細高人“電”明白楚云升說的“那些人”是誰,很長一段時間中,探索飛行器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搜索那些被稱之為血族的人。
  
  “尊上!您回來了?”
  
  “電”剛剛接過匣子,正準備詢問細節,只見細高人“雷”匆匆地跑了過來,衣服稍稍扯起摺疊,不太優雅。
  
  “電”微微皺了皺眉頭,它不是很喜歡自己的這位同胞,實在是丟烏怒人的臉。
  
  楚云升詫異地看了細高人“雷”一眼,正常情況下,這位細高人總是繞著自己走,生怕自己不小心像在地底空間時捏死它的同胞一樣捏碎它的腦袋。
  
  今天怎么一反常態,主動湊到跟前來了?
  
  “尊上,何團長與許女失職,要嚴懲!”細高人“雷”一上來,什么都沒說,竟然先告起何團長與許可的狀來,更是稀有之極。
  
  “堪烏卜……忒,請注意你的說話方式!”細高人電念出自己同伴一大串的名字,嚴厲地說道,它的這位同伴實在太有失烏怒人的儀態了。
  
  細高人“雷”沒理它,繼續向楚云升說道:“就在剛才,有一個身份不明的人大搖大擺地混了進來,而且竟敢在我面前煽動動亂!”
  
  因為被召集的人類太多,具體檢查核實的工作大部分由何團長與許可組織的人負責,細高人只是提供技術協助,比如檢測有無變體存在等等。
  
  有身份不明的人混了進來,實在太正常不過了,事無俱細,面對百萬級的數量,誰也不能查到知根知底,更何況,原有的社會體系早已經崩潰。
  
  但真要算責任的話,放在何團長與許可的頭上,也說的過去。
  
  楚云升不明白它什么意思,下意識地問道:“什么不明身份的人?煽動什么動亂?”
  
  細高人“雷”立即將一份記錄視頻隨身調了出來,重放在楚云升的跟前。
  
  視頻中,一個地球人向細高人“雷”款款而談,言辭有據,顯然有備而來,而細高人“雷”大部分時間內保持沉默,說話的時候,也是選擇性地問一些關鍵問題。
  
  視頻在細高人“雷”那一聲“給我滾出去”聲中結束。
  
  站在一旁的“電”已經微微有些出冷汗了,萬一,楚云升心生一絲疑竇,不問青紅皂白地將它們全都殺了,那死的也太冤枉了。
  
  尤其是它還沒有機會研究楚云升的身體問題。
  
  它暗自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不管怎樣,這一次,這家伙做的不錯,尤其是將全過程都錄制了下來,以及最后那一句立場堅定的話,相信效果不過。
  
  細高人“雷”隨即解釋道:“尊上,我已經用間諜手段跟蹤它,所以先放它走,看看它們還有什么人……”
  
  楚云升沒想到自己才離開星艦片刻,就立即有人上門來策反細高人,這招比在搶奪源體之后設伏還陰險,直接斷了他的老巢。
  
  如今,樞機被卡,細高人的技術力量便凸顯出來,成為至關重要的一股力量,可以這么說,如果細高人與死人軍團合成一流,那么這個星球上再無其他種族立錐之地。
  
  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策反者與死人軍團有沒有關聯,他體內沒有變體,是個正常的人類。
  
  不過細高人的態度很耐人尋味,按說,他現在不再有樞機的力量,它們也比自己更早地知道,自然更清楚它們現在的地位。
  
  但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基本和原先一樣。
  
  它們究竟畏懼的是自己什么?難道不是樞機之力?
  
  這個話,不太好問,難不成問它們:你們到底怕我什么?
  
  細高人一聽,原來你不知道啊,本來沒事的,反而無端弄出事來。
  
  而且這么問,問誰也不會說實話。
  
  別人不知道真威脅自己的地方,非要告訴出去,不是犯賤找不自在么?
  
  “你做得不錯!”楚云升表揚細高人“雷”道:“有新情況,立即告訴我,現在局勢混亂,但我估計很快就會明了,我們最重要的任務仍是修復星艦,只要修好星艦,我們就立于了不敗之地。”
  
  “尊上說的是。”細高人“雷”忙道:“您請放心,我會跟好這件事,我建議馬上對修復工人開始審查。”
  
  楚云升搖頭道:“人太多,查不清的,浪費寶貴的時間不說,還會搞得人心惶惶,白白耽誤工程進度。這樣,加多設立無死角的監控,一旦發現異常現象,比如破壞,或者聚眾策反,立即處理。”
  
  楚云升也漸漸地摸到了細高人“雷”的一些心理,它的確怕死,和其他連個細高人不同,只要不威脅到它的生命,給它一種安全感,它出幺蛾子的幾率不大,但要威脅到它的生命,它又極可能什么都做得出來!
  
  屬于兩個極端。
  
  細高人“雷”表完“忠心”,“電”便迫不及待地去分析火源體。
  
  楚云升也乘這個機會和許可談了一下,他不能全信細高人,畢竟巨人的影響太深了,總要對細高人有些防范的措施才行。
  
  這些事,讓他心力交瘁,不過,隨后沒幾天,一個“人”落魄地出現在星艦之下,楚云升才發現,與此“人”比起來,他這里算是不錯得了。
  
  海國謀反了!
  
  下毒、暗殺、刺殺、圍攻、逼宮、追殺……幾天之內,這位海國的殿主,經歷了它一輩子只看過別人如此倒霉,與它自己卻從來無關的篡謀事情。
  
  楚云升親自下的星艦來迎見,從某個方面說起來,他們現在是同病相憐,只是海國殿主走在了“前面”而已。
  
  樞機的老虎皮被扒下,這種事根本沒辦法避免,是大勢所趨,誰都擋不住!
  
  別看平日里,對樞機老爺們,他們是多么的敬畏有加,一朝變更,積壓了幾千年的怨氣爆發出來,神都擋不住。
  
  楚云升就曾聽胡爾說過,他們皇室如果做不到某些事,樞機老爺就會拿他們開刀問斬,言下之怨意,不明而喻。
  
  見到楚云升,海殿主嘆息一聲,不說話。
  
  看著它落魄的樣子,哪里還有當日威嚴的模樣,說是個叫花子,也有人相信。
  
  “是誰?”楚云升問道。
  
  海國殿主不說話,只是又一聲滄桑的嘆息。
  
  “都淪落到這個地步了,還有什么不能說?”楚云升望著它道。
  
  海國殿主搖搖頭,失落地說道:“誰都可以,我都能接受,但為什么是她,我對她……”
  
  它仿佛自言自語地說著,像是在向楚云升“傾述”,現如今,天下之大,但仿佛也再無樞機們的立錐之地,也只有楚云升這個曾經的敵人,能夠說上兩句。
  
  “阿西俄?”楚云升吃驚地說出了這個名字。
  
  海國殿主說到一半,楚云升便驚訝地知道是誰了,但把名字說出來,就像是在海國樞機的傷口撒下鹽一樣。
  
   為了阿西俄,它可是冒著巨大的風險親自接了自己的黑氣之箭,又為了楚云升不殺阿西俄,當著眾多人的面,不顧樞機的臉皮,向楚云升一個畸形的人類低頭。
  
  更不要說為了培養阿西俄為天下第一接近樞機之人而花費的心血,甚至將她作為“接班人”。
  
  “唉……”海國殿主又嘆息一聲道:“算了,最近我想了很多,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有些事,這么多年了我才第一次知道……不提了,你這里怎樣?”
  
  楚云升望向聳天而立的星艦,道:“你說呢?”
  
  海國殿主眼神中露出一絲羨慕道:“你的族人仍舊愛戴你,不要學我一樣……我要走了。”
  
  楚云升淡淡道:“你走不掉了。”
  
  海國殿主眼中隨即閃過一道厲芒,但馬上搖遙頭,苦笑道:“你也想要我的契約?”
  
  楚云升沒有立即回答他,伸手招過漂浮的全息圖,展開在它面前,道:
  
  “在你趕到我這里來的路上,我們一共監測到七千百多次追蹤你的信息,現在,海國的大軍,以及大陸的聯軍,正在趕往我這里的路上,它們現在不怕你了,自然也不怕我了,全都得瑟起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