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912 頂尖手段

^
  
  楚云升基本不問艦外事,一心修復主星艦。
  
  但他不問,別人卻找上門來了。
  
  “大陸國不該亡嗎?”
  
  楚云升看著身前面容疲倦的胡爾,靜靜地反問道。
  
  他本不想見各族亂七八糟的使者們,有那個時間,不如多多修煉,或者,看下一頁細高人的教材也好,不過,胡爾在卡旦人使者連續碰了一鼻子灰的情況下,親自冒著生命危險經過重重的敵境來到星艦之地找他,也沒有再將它拒之門外。
  
  但見,或許不如不見,事情到了今天的地步,楚云升也再難與它合作什么。
  
  胡爾長時間地不語,望著星艦平臺下的云障之海,嘆息一聲,答非所問地回憶道:“我小的時候曾有一次隨著大陸帝國的使團造訪天空花園,那是我一生當中第一次見到一眼望不到盡頭的云濤之海,被它的壯麗與遼闊所深深地震撼,回到國都之后,父皇問我有什么感想,我想也沒想地就說:世界原來如此的大!今天,站在您這里,望著同樣的云濤之海,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嗎?”
  
  胡爾抬頭看向遙遠的天際,它不是等待楚云升的回答,而是語氣上的自然停頓,少刻便繼續道:“這個世界,比我想象的更大!”
  
  “所以,”它回過頭,凝重地看著楚云升,說道:“相對它來說,大陸之國真的只是一個極其渺小的存在,亡或不亡,對它而言,一朵浪花也未必能濺起。”
  
  它自嘲地笑了笑又道:“然而,對我來說,卻是全部。是我一生生命的意義所在,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包括明知道不可能卻仍懷著一絲僥幸的希望來到這里。”
  
  楚云升搖頭道:“你既然明白,那就不用再說了,因為一道莫名其妙的神諭,就大肆屠殺地球人,你們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世界上沒有好處全占、壞處全無的好事,就像嗷卡人一樣,它們也會為它們的嘴而付出刻骨的代價。”
  
  胡爾試著道:“我可以建立一個新的帝國,驅逐或懲罰舊王庭。在我來之前,所有殺人令已經廢止,我們可以與你們共天下。”
  
  楚云升仍舊搖頭:“如果僅是你,或許我會考慮一下,但,你做不了七公主的主,不是我挑撥離間,她的確一直在利用你。今天站在這里的人,不是你而是她的話,這場戰爭其實不用來我這里,就已經結束了。她不甘心,她驕傲,無法面對現實,不肯與荑族等各族和談,這才是根源。”
  
  胡爾說道:“將來,我是皇帝。”
  
  楚云升淡淡道:“你可以成為皇帝不假,但她將是第二個大神官。”
  
  胡爾微微一動道:“如今的大陸之主是您,而不是她,自您立下殿宇在此,其他三國包括我們都已經默認了。”
  
  楚云升冷笑道:“我真的是大陸之主?你們也這樣認為!?既然如此,為什么不根據我們的要求立即停戰?你們心里都很清楚,戰場上每死一個人,死亡軍團就多出一個人,戰亂動亂每拖久一天,它們就更加壯大一天!
  
  是,你們不是笨蛋,猜得不錯,即便你們不聽勸告而停戰,我們也不會以武力攻擊你們,那樣死掉的人會更多,它們壯大的速度就更快,但,胡爾,不,現在應該叫你撒倫了,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接受嗷卡人的投降?為什么掌握了強大的攻擊力量,也沒有再對你們犯下的屠殺仇恨進行報復與清算?
  
  不是我們仁慈,也不是我們寬宏大量。
  
  你我腳下的艦體內,上百萬的地球人,日日夜夜恨不得生食你們的肉,活喝你們的血,你們居然想讓我們支持卡旦人繼續保持大陸國的統治地位,那位七公主真是想得出來!
  
  我這樣告訴你吧,之所以沒有繼續報復清與算,連何團長現在也只負責搜集資源,不再參與戰爭,就是因為死人軍團,它們才是大敵,必須控制住它們急速膨脹的數量!”
  
  對死人軍團,楚云升與細高人一直緊盯著不放,越來越感覺到巨大的威脅,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它們便橫掃了兩大片的地方,極有可能已經獲得了一個源體。
  
  在能夠徹底殺死變體并阻止其分裂的細高武器制造出來前,任何武力上的殺伐,都它們而言,都簡直就是美餐,越殺越多。
  
  楚云升不想見各族使團的原因也就在這里,大陸國政權落入誰手,真的就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他與胡爾所站在的層面角度已經完全不同了。
  
  胡爾自然不是傻子,它的腦袋一向聰睿,楚云升不說,它也明白這個道理,但亡國就在眼前,就是毒酒也顧不得了,先喝下去再說。
  
  見楚云升把話一步說死,它便知道了此行必然失敗了,默然片刻,最后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回頭道:“來之前,我聽說地球人的傳教士門再一次被熱捧,許多人甚至改信了新神之名,鬧得很厲害。”
  
  胡爾的話并沒有說完,只描述了一個現象,至少還有一句沒說。
  
  但楚云升能夠聽得出來,這算是比較誅心了,它要全說出來是要犯大忌的,尤其是在七公主繼承了天神契約的情況下。
  
  等胡爾走后,楚云升便不再見任何人。
  
  從他出沉殿到現在,整整快要兩個月了,消息也漸漸地擴散出去,但至今為止,仍然沒有得到肖納的消息,就消失憑空消失了一樣不見蹤跡。
  
  楚云升感到一絲不安,通過布特妮的契約,他能感覺到她還活著至少契約沒回來!
  
  但他們為什么不來洞穴遺境呢?是躲在某個角落,消息實在太閉塞,還是有別的原因?
  
  楚云升不知道,剩下這十七個血騎加上布特妮,沒有任何理由再背叛他,肯定是出了他現在還不知道的事情。
  
  另外,拔異也不見了,連同散出去的百多個退化人,始終沒有一個再出現在洞穴遺境附近。
  
  詭異的現象,讓楚云升警覺起來,不斷地讓細高人派出更多的探索飛行器,全力搜尋。
  
  遺境里的殘艦自檢掃描也完成了,始終沒有找到楚云升想象中的“幽靈”影子。
  
  一樁接著一樁,楚云升總覺得要有什么事發生了,某種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但他沒想到來得這么快,當天的下午,他在修煉火元氣的時候,突然間發現自己竟然釋放不出樞機之火了!
  
  漸漸形成的樞機之冰也釋放不出了!
  
  并且,身體以外的大自然界中,天地元氣與往日似乎有些不同,楚云升對天地元氣極敏感,立即就能感覺得到。
  
  僅在他詫異不到幾分鐘之后,三名細高人同時來到平臺上,其中,那個癡迷與執著研究的細高人,打開一道立體圖息,畫著圈,向楚云升緊急道:“我們被“卡”住了,不,是整個行星系都被“卡”住了!”
  
  楚云升立即道:“什么是“卡”?你們發現了什么?”
  
  細高人馬上答道:“這是高能領域的頂尖手段,一般只有五國人嘴里的“神靈”才能做到,但也不排除有其他種族文明掌握了這項技術,或者利用了某個神戰戰場上的遺留力量……尊上您看,這是我們剛剛由射線探測行星系空間形成的效果圖,您看這里。”
  
  它細長的手指接連指向幾個地方,橫跨整個行星系,繼續道:“這里,這里……還有這里,五個點,我們可以叫它五個源,不停地向整個行星系波散單一的暗能量場,這種暗能量場不影響生命,甚至不影響正常的能量使用,但它卻卡住了高能領域的能級遷躍激發,等等,我打個比方,比如您身體內蘊含的力量,在沒有被激發之前,如同地球人未被啟動的原子武器一樣,不具有恐怖的威力,只有被激發,能級發生遷躍,才會釋放出大量毀滅性的能量,而它就卡住了高能領域的能級遷躍!”
  
  楚云升看著那個被放大了的五個詭異小點,依舊沉著地迅速問道:“對我們有什么后果?你們有沒有初步的評估?”
  
  細高人點頭道:“有,被“卡”住之后,這個星球,不,這個行星系之內,高能領域的個體生命,就是您所說的樞機生命,瞬間將失去高能領域的殺傷力,當然力量本身還在,但被卡在體內激發出不來。”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再問道:“能不能確定對方是什么人?”
  
  細高人隨即道:“暫時不能,我們在加強射線粒子探測范圍,不過,能做到這一點的,正如我剛才所說,只有兩種可能。”
  
  另外一個細高人,此時插嘴道:“尊上,是誰暫時不重要,我擔心死人軍團要失控了!”
  
  楚云升目光一凝道:“不錯,馬上集中所有修復好的資源,全力分析變體核心,我想……上次變體信號來源查到了嗎?”
  
  細高人搖頭道:“沒有,尚在追蹤搜索當中,一旦有情況,肯定第一時間向您匯報。”
  
  楚云升點點頭,道:“一定要盡快追蹤到,另外,讓何團長準備擴充軍隊,你們準備好規制武器。還有,火源體那個東西,探索飛行器有沒有發現什么蛛絲馬跡?”
  
  緊急之中,他能想到的辦法只有加快尋找源體,盡早恢復本體元氣使用,根據細高人的解釋,樞機被“卡”住,只要進來的人,都一視同仁,也不單是他一個,現在就要比人數比數量,除了由地球人組成的銀色軍團外,封獸符也是個至關重要的力量。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