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908 體內有變體

^
  
  掠空飛行中,楚云升感到詫異,大神官怎么可能活著?
  
  它的身體以及零維都被殺為碎片,難道還能黏合起來不成?
  
  不管如何,他也要去看一下,乘著威勢還在,一時半刻就能剛回來,細高人暫時出不了什么狀況。
  
  大約三十多分鐘后,楚云升低空掠過漫無邊際地黑壓壓軍隊,頓時大吃一驚。
  
  從探索飛行器上傳來的視像與聲音和現場親臨的感覺完全不同,剛一經過這支軍隊,楚云升便發現它們竟然全是“死人”,全無生命的氣息!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神秘之國?
  
  楚云升能想到的也只有從未見過的神秘之國,只有“死人”的國度才會那么神秘,連身在大陸國宮廷的胡爾也所知不多。
  
  大神官敗死,神秘之國出來搶地盤,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沙漠綠洲的那一次,楚云升與神秘之國的樞機并無交集,眼下雙方進水不犯河水,各走一邊,楚云升也不想刺激它們,他來這里的目的很明確,而且打完就得走。
  
  很快,楚云升便飛臨至大陸國騎兵軍陣中,引發出一陣的騷亂,但可能這些士兵并不知道前兩天的內情,只是騷亂,并無多少的恐懼與仇恨。
  
  但下一個被包圍的大陸人就不同了,一見到楚云升飛臨,便集體絕望般哀嚎一聲,緊緊圍在火紅華蓋之下,做出誓戰而死的樣子。
  
  楚云升飛至探索飛行器旁邊,目光冷沉,零維中的戰爭已經結束,那一絲的聯系也被切斷,按理說危險也隨之而解除,但他既然來了,就不想留下后患。
  
  雖然不知道目標到底在哪兒,但肯定在這里的人群中藏著,說不定就在華麗大車上。
  
  楚云升微微升起,手掌中釋放出源火,似幽靈般跳躍。
  
  這時候,死人軍團放棄了圍攻,正如潮水般的撤退,原因不明。
  
  一只騎影沖了上來,停在楚云升的身下,大喊:“行走大人,我是胡爾,可否一談?”
  
  接著,另外一只騎影跟上來,用生疏的英語向上空翻譯道。
  
  “你能認出我?”楚云升微微詫異,他現在的模樣,就是血騎當前,也未必會被認出來。
  
  “大神官已亡,天羽國三大長羽兩死一逃,海國樞機龜縮不出,天底下誰還能僅憑一面就能嚇退死而復生的亡靈魔鬼們?”胡爾高聲道,他顯然知道一些內情,但只解釋,只字不提地三個樞機都是誰殺的。
  
  “亡靈魔鬼?”楚云升沉聲道:“不是神秘之國?”
  
  胡爾搖頭答道:“它們來自星空,還記得那場天外而來的流星雨嗎?”
  
  “天外邪魔?”楚云升下意識地想到一個影響很深的詞語,但馬上否定了。
  
  天外邪魔要是就這么點本事,前輩手指都不用抬就能滅了它們,此天外,必然非彼天外。
  
  胡爾接著道:“大陸國如今風雨飄渺,之前恩恩怨怨,懇請您以及您的神靈寬恕,從今日起,我們愿意與地球人共天下,并為彌補我們對您的神靈犯下的大不敬,大陸國土疆域之內的資源將任由您采用,大陸國土疆域之內的人力將任由你使用,另外,我們依愿意將皇室數前年至寶,金色太陽,奉獻于您。”
  
  它身邊的翻譯楞了一下,急忙低聲道:“王子殿下,那可是要奉于天神的?”
  
  胡爾當即厲聲道:“翻譯!”
  
  那名騎士不敢再說什么,立即一字不差地翻譯出來。
  
  楚云升聽完便說道:“胡爾,你與我有過一段交情,我不殺你,但你要明白,你所謂大陸帝國已盡在我手,不需要你們來給,不過這其實并不重要,我也沒想過要和你們談什么,我來這里,是要殺一個人,你可能理解錯了。”
  
  胡爾微微一怔,道:“我明白了,你也是來殺七王姐的。”
  
  接著,他眼神中流露出無奈的絕望,慘笑道:“國勢崩如山倒,覆滅只在旦夕之間,不用你動手,我與七王姐共自裁。”
  
  “殿下!”
  
  “殿下!不行!”
  
  “殿下,我們不能放棄!”
  
  ……
  
  楚云升雖然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去殺那位七公主,但凌空道:“你可以不死。”
  
  胡爾搖頭道:“神境存,則國存;神境亡,則國亡。我為皇室,當為與國同殉。”
  
  楚云升頓時明白過來,沉聲道:“大神官將神境契約給了你們七公主?”
  
  在殺了三大樞機之后,他并未關心契約的去向,認為十之八九隨著零維破滅而亡,事實上,他也的確沒有感覺到契約出現,也許是速度太快,而且即便出現,他也無法捕獲,那不是他的東西,沒有物子碎片與黑氣,看到也沒什么用,只能任由其消失。
  
  就當時的情況而言,楚云升也沒時間與精力去追逐對他毫無用處的契約。
  
  胡爾這會真的是愣住了,眼神中頓時充滿無限的后悔,失聲道:“你不知道?”
  
  楚云升冷冷道:“你不用后悔,知不知道,這里的人我都會殺死,所以她也逃不掉。”
  
  胡爾點頭道:“如果是我,也會這么做,但請您應許我們自裁,讓我保留皇室的最后一絲自尊。”
  
  楚云升默然,胡爾死意已決,便不再說什么。
  
  他也不怕胡爾和華車里的七公主耍什么詭計,不管是不是七公主,他都會在最后殺光這里所有人。
  
  胡爾翻身跳下戰馬,走上華蓋大車前,整理齊身上的盔甲,重新束好散亂的頭發,跪在火紅的帷幔前,道:“七王姐,如今窮途末路,我已盡力,然而國勢已崩,天亡我族,自盡吧,像阿羅拉一樣勇敢地死去。”
  
  說完,他首先起身,抽出剛剛插進不久的長劍,握著劍身,刺向自己的心臟位置。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從天空上撲下來,凌厲掀開大車的華蓋。
  
  里面坐著一個穿著火紅長袍的女人,端立著一柄金色之劍,目光冰冷地望著楚云升。
  
  胡爾的臉色在瞬間變了三遍,電光火石般地說道:“行走大人,請應許我們自殉于國!”
  
  楚云升冷笑一聲道:“行了,胡爾,你很聰明,但我也不是傻子,她雖然很像七公主,可惜不是,你被這輛車騙了,我被這柄劍騙了。”
  
  楚云升抽過七公主一嘴巴,近距離感受過她的生命氣息,即便眼前的這個女子再像七公主,近距離下,他也確定不是。
  
  胡爾除了最后一句話,也沒騙他,它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回來,之前的血戰,拼了命要救走華蓋大車是給誰看?
  
  胡爾手腳僵硬,但神色中仍有一絲狂喜。
  
  七公主不在這里,那就說明七公主起碼在一天前就成功地藏匿了。
  
  “你好自為之吧。”
  
  楚云升伸手奪過那柄劍,以及假公主手里的另外一件黑匣子一樣的東西,轉身向胡爾說道,隨即飛向天空。
  
  他并不像來之前的那樣擔心,從胡爾的反應來看,大神官死前的確將契約給了七公主,而七公主則是用這柄劍設下一個局來騙所有想搶契約的人。
  
  只要不是大神官,一個沒到樞機的人即便拿到契約,想達到所謂“神境”境界,需要很久的時間,到那個時候,眾神說不定都回來。
  
  楚云升也沒時間再和她糾纏,順手帶走一個“死人”,火速趕回星艦平臺。
  
  “尊上,請不要將它直接帶進來,它體內有變體。”通訊器很快想起細高人的語音。
  
  “什么變體?”楚云升問道。
  
  “一種控制手段,和我們的微極控體類似,但它只能控制死人。”細高人解釋道:“探索飛行器已經掃描了它的外形結構資料,正在分析其構成方式,在星艦自清潔防御系統未恢復前,最好別帶它進來,防止發生不可預測的結果。”
  
  “放在平臺上呢?”楚云升想了想道,實在不行就殺了吧,他只是想研究一下來歷,如今局勢混亂,未知的東西最好提前了解。
  
  “等等,我送一個封閉倉上來,探索飛行器正在分析它的內部結構,由此判斷它們的技術方式,推導它的制造者的科技水平。”細高人立即說道:“帶回來一個也好,分析清楚了,可以防止將來我們起飛的時候,突然遭到偷襲。”
  
  等楚云升回到平臺時,已經有個圓柱形的封閉倉停在平臺上,上口代開。
  
  楚云升將被鉗制住的“死人”丟了進去,剛轉身,耳朵里便傳來細高人的聲音:“尊上,它們主動掐斷了信號聯系,等等,反追蹤到了一節坐標信息,在星域26.233/34.623/89.132方向,距離不清,數量不清,強度不清,變體正在自毀……”
  
  “能確定是什么人嗎?”楚云升說完便覺得自己這是在白問,但他的確很擔心是胡爾等人口里的歸來眾神,那就麻煩大了!
  
  果然,細高人答道:“不能,但可以推測,它們正在接近之中,速度非常快,尊上,必須加快修復艦體的工程了!”
  
  楚云升沉默片刻道:“何團長現在在哪里?”
  
  細高人立即給他調出一面追蹤視像,大約是來自隨軍的那架攻擊飛行器,從畫面上可以看到,身穿銀白色制服的士兵們,手持電擊棍一樣的東西,射出一道道光芒,隨后,大量的豬頭人被光環束縛住,痛苦地在滿地掙扎。
  
  楚云升一時間無語,好好的一只精銳精英部隊,怎么突然間像是成了城市的某種管理者?
  
  “他們已經獲得人類1632只,但數量仍遠遠不足,尊上,我們應該想其他的辦法了。”細高人冰冷而精確地給出數字,建議道。
  
  ***
  
  月票接連被超,再次求月票,明天加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