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07 我們的飛行器在哪里

^
  
  楚云升不喜歡長時間待在主星艦里,空曠待重建的封閉空間令他感覺像是一口巨大的棺材,壓抑地喘不過氣來,他心理曾有陰影,陷入零維的漫長歲月讓他后來常喜歡仰望開闊的星空。
  
  動了破鎮之人碑文的記錄仍在檢索查找之中,昏暗的主艦內部也讓他總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藏在某個陰暗的角落。
  
  因此,他更喜歡一個人坐在主艦頂端的巨大三角形平臺邊緣上,看著腳底下云霧彌漫,障障疊疊,時而沖積如山巒,時而揚升若奇峰,卷舒之間輕盈婀娜,飄逸之中萬千儀態,雷霆之時群馬奔騰。
  
  往上,頭頂凈藍天空,陽光普照云海,金輝灑射,宛如另外一個世界,遠離地面上的紛亂,讓人寧靜的同時心曠神怡,如身處仙境般奇妙。
  
  細高人星艦頂端的巨大金屬平臺,此刻便如同上古神話中的登仙之鹿臺一般,若隱若現地聳立在白芒云海回旋縈繞之中,紫氣霏霏,輕霧繚環。
  
  這里的溫度很低,空氣稀薄,不過多久,楚云升的黑甲上便凝結出薄薄的白霜,淡如細小晶體,他不需要多少氧氣,也會太餓,更不覺得冷,零維之中源源不斷地樞機之火令身體中占絕大部分的火蟲細胞不知疲倦。
  
  楚云升不喜歡這種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不像是一個人。
  
  他將手里揉摺的香煙放在面甲罩下淡淡地聞了一下,抬起頭望向時動時靜的漫漫云海,將一只都沒動的香煙盒攥成一團,輕輕松開,順著懸空萬丈的雙腿飄落向云層下的地面。
  
  人若真的能成仙,其實也是一件挺可悲的事情。
  
  隨即,楚云升凌然起身,站立在平臺邊緣,雙目凝起,一道道細細火焰組成的數字、圖形以及越來越復雜的結構,幻起幻滅,不斷地從一團火焰推導至另一團圖案火文,它們如同精靈一樣,凝結著無數生命的智慧,閃爍在一個個運動的圖形中,化作一道道數字,火焰跳躍與變幻之間完成運算,再形成新的圖形……
  
  很快,楚云升的周圍便布滿了各種各樣的圖形與數字,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當實在擠不下的時候,便仿佛有一雙手將它們輕輕地向四周天空推開,飄散出去,新的圖形與數字立即占據它們原先的位置,很快又一次擠滿,再一次被推出去,飄飛向遠處,斥力下越來越膨脹,像是飛滿天空的巨大火焰音樂符號。
  
  無數來自楚云升記憶深處的古書書頁,以火文的形式排列開在天空,時而被一只無形的手拉下來一頁,對照之后,再送飛回遠處,起起伏伏,數字交錯,圖形變幻,時而低緩,時而高昂,仿若在演奏一曲由生命巔峰智慧組成的宏大歌譜。
  
  遠處,一個膨脹如大山般由平面盤旋組成的環形動態圖形,飄蕩中撞上一個簡單但同樣巨大的三角形,漸漸扭曲破碎,消散彌漫在湛藍天空之中。
  
  片刻后,楚云升嘆息一聲,轉過身,周圍乃至天空上,密密麻麻的火文數字與圖形頓時如煙塵般一縷縷飛散。
  
  他果然理解不了。
  
  即便有靈蘊幫忙,省略了大量時間,但深奧的原理,所需要的知識,令他有一種望而無力的感覺,一旦觸及到稍微深一點的問題,他的腦袋里便空空蕩蕩,像是一個小學生張大嘴巴地看著大學的數學題……
  
  換了任何一個人類的科學家來,或許都會比他做得更好,細高人就更不要說了。
  
  無奈中,楚云升發覺,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的感覺經驗去嘗試,至少在他目前的境界,還不需要純粹的創新與突破性地沖破什么。
  
  他其實是想嘗試用潘氏理論為基礎,在根據細高人的一些解釋,搞定零維中的麻煩,但還是想得太簡單了,自己真不是那塊材料。
  
  嘗試,不斷使用各種辦法去試,雖然笨了點,失敗幾率極高,但卻是他唯一的辦法,也是他最具有優勢的辦法,他的身體與零維經得起瞎折騰。
  
  殺了天羽國的兩個樞機,楚云升并沒有什么明顯的感覺,它們一個被殘蘊之劍間接殺死,一個被殺前力量已耗盡,唯有大陸國的大神官是與他近身硬拼硬地對刺,從槍尖上入侵而來的精純樞機力量,至今還殘留在他內里,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內傷。
  
  和冰火五族不同,大陸國的大神官的樞機力量并不是單純的一種極端能量,而是較為復雜的融合體,但相對來說,金特性的元氣占有主導性,其他多為輔助性質。
  
  楚云升現在有兩個辦法來治愈自己的“內傷”,一個是更強的樞機源火將它驅除出去,清理干凈,這么做的好處是不留后患,另一個則是將它拉入到零維,借助它來壓制源火力量。
  
  他雖然自己進入不了零維,但可以使用樞機源火將它包裹著送進去。
  
  不過這么做的后果他有些擔心,完全未知的嘗試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能將別人的樞機力量拉入零維,其他人也能做到,這里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大家都一樣,而且必定有害,否則攻擊豈不是成了別人的助力?道理,很簡單,不需要任何復雜地去想就能知道。
  
  可惜,他沒有一個可以交流的樞機生命,問問會有什么已知的后果,要提前注意什么?
  
  閉門造車往往是悲劇的前奏,這個道理楚云升還是懂的,但沒他有辦法,他只有強大的零維可以折騰。
  
  考慮的時間很久,但決定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一旦拉入零維,或者驅除出體,便立成定局,悔改不了。
  
  想要解放零維,就必須把該死的樞機源火弄滅,或者壓制住,最理想的結果是達到本體元氣的超穩定能級,如同他自己用純正的本體元氣修煉上去的一樣,但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有細高人的龐大知識體系,并且消化吸收成為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像書本一樣看不懂的資料,否則就是嘗試瞎碰到死,也沒用。
  
  沒有人可以靠瞎碰試出引力定律來,那個蘋果就是一個騙人的笑話。
  
  不試,他幾乎沒有解決的其他辦法,試了,危險中或許有一絲的希望,在楚云升嘗試推演能量穩定結構失敗后的轉身之時,他便做好了決定。
  
  萬一,星艦沒能及時修好,萬一,細高人出幺蛾子……零維中的黑氣與物子碎片就必須出來,與眾神一戰。
  
  哪怕依舊是一死,也在所無憾,他已竭盡所有努力。
  
  ……
  
  大神官入侵進來的殘留力量瞬間被送入零維。
  
  楚云升向前走出一步,沒有動靜,再走一步,仍舊沒有動靜,但第三步,他卻不邁出去了。
  
  當即,他便坐在平臺上,合上眼睛一動不動,身外黑甲如寒霜般凝結,幽暗長槍靜靜地懸浮在背后。
  
  靈蘊迅速散開,捕捉與控制周圍的一舉一動。
  
  這是楚云升在事先考慮好的后備手段,萬一再弄出癱瘓了,也有靈蘊可以嚇住其他樞機、虎視眈眈的那個陰暗角落的影子,以及危險的細高人。
  
  當然再癱瘓的幾率極小,他的身體今非昔比,縱使樞機源火在體內縱掠,也能撐得住。
  
  楚云升仍可以動,飛行都沒有任何問題,但他不想動,以靜止的狀態來集中自己全部的精神。
  
  大神官的殘留樞機力量對他而言就是入侵者,這一點楚云升也很清楚,他親自將它送入零維,就像脫下盔甲與衣服讓敵人的匕首一路無阻地直接插入自己的心臟,十分的兇險。
  
  這時候,他的意識很快震蕩起來,不是癱瘓,而是有可能昏迷。
  
  他無法進入零維察看,但可以猜測到,零維之中,在意識體的自我保護下,激烈交戰的場景。
  
  失去零維屏障,或者說他自己給敵人打開了后門,直接在零維內部開戰,即便是物子碎片與黑氣,也得小心翼翼,它們是意識所控制,無法自己傷害自己,除非他能進去“自斷其臂”式地反擊。
  
  根據上一次沙漠中與影人一起殺死的那只怪東西后的經歷,楚云升推測眩暈不會持續太久,畢竟大神官已死,這股力量屬于無源之木,被物子碎片或者黑氣擊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稍刻之后,楚云升猛地張開眼睛,吃驚地向云海下方的遙遠處望去。
  
  “距離這個方向最近的我們的探索飛行器在哪里?”楚云升立即打開細高人給他的信道優先聯接器,指著一張簡陋的全球地圖的一個方向,向星艦內職守的細高人飛快問道。
  
  曾幾何時,美利堅的總統動輒便問我們最近的航母編隊在哪里?那種全球布武的能力,的確很方便。
  
  “您稍等。”雖然不知道楚云升要干什么,細高人立即查找出最近的探索飛行器,形成綠色信號點出現在地圖上,道:“這里,距離大約16個曲面格,需要調整方向馬上過去嗎?”
  
  細高人將搜索區域細分為一個個均等的空間曲面格,依照探索飛行器的速度,正常情況下,16格大約需要10分鐘的時間。
  
  “對,立即調整過去,關閉它其他搜索任務,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這里,打開即時通信,將那里發生的一切都同步傳送到我這里來。”楚云升對著身前形成的光影圖息,立即道。
  
  “知道了。”細高人回應道。
  
  在它一連串的操作下,那只探索飛行器隨即改變路線航道,向指定的區域迅速飛行。
  
  楚云升十分地吃驚,原本應該是無根之木的大神官樞機力量,怎么會出現一絲若有若無的微弱外界聯系?
  
  雖然很小很弱,像是極重的傷勢,只差一步就完蛋的那種,但它確定存在。
  
  這太危險了!
  
  他現在沒辦法再把它送出來,一旦進入零維,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探索飛行器下方的情景一直飛掠傳來,因為速度太快,它又貼近地面,高度不高,全是拉成線條一般的圖影飛速倒退。
  
  三分鐘后,全速飛行的探索機終于到達了指定區域,開始放慢速度,并切換正常幀頻傳回視像與聲音。
  
  廢墟一般的大地上,層層疊疊地鋪滿了灰死腐敗的軍隊,探索飛行器從它們的頭頂上飛掠過去,可以看到一張張毫無生機的冰冷面孔,寒風中殺氣陰冷。
  
  在它們的前方,越來越清晰的交戰之聲處,出現一個騎士,一頭沖入灰死大軍的軍陣,在它的身后,無數奔騰的騎兵洶涌奔騰,手擎重劍,震天嘶喊著,一個接著一個踏著同伴們的尸體,發起前赴后繼的沖鋒。
  
  它們被包圍了,四面皆敵。
  
  探索飛行器很快來到這只騎兵的背后,也是前線,一面王旗下,一個金甲騎士,丟開裂開的頭盔,砍死一名敵人,高舉重甲,大喊一聲,帶領最為精銳的紫金色騎士,向它們前方敵人的另一包圍圈中人數越來越少的一群人急沖而去。
  
  “胡爾?”
  
  楚云升心中一頓,那個拼命的騎士竟然有點像是胡爾。
  
  緊接著,探索飛行器來到第二個包圍圈上空盤旋,下方赫然停著一輛火紅而熟悉的華蓋大車,只是不知道是本來的顏色,還是血染而成。
  
  就是這里了!
  
  難道大神官還活著?
  
  楚云升凌然而起,振開雙翼,握起幽暗長槍,殺機重重,利箭一般射向天空,轉眼消失不見。
  
  ***
  
  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