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03 戰艦中的幽靈

^
  
  楚云升從星艦上下來,沒有進入內部,而是直接去了洞穴。
  
  曾經被大長羽逼迫從井底進入地底空間,也就是星艦內部的士兵們已經接管了整個遺跡。
  
  在出井底沉殿前,楚云升就和三名細高人定好,星艦最后著陸的地方就是洞穴遺境,在這里,不僅有大量戰艦殘骸可以方便拆卸,更隱藏著許多秘密,尤其是破鎮之人留下的痕跡,楚云升想去再看看,說不定還有殘蘊遺留,以前他沒有自己的靈蘊,感覺不到。
  
  眼下,五國樞機暫時被他滔天的氣勢威懾住了,但不代表就徹底安全了。
  
  如果不是借用殘蘊,他最多也只能對敵一個樞機,還得看運氣,弄不好還得拼命。
  
  現在一口氣殺了三個,天下必定大亂,他就不湊那個熱鬧了。
  
  盡快提升自己的戰力,或者回復自己的零維,才是最為迫切的事情。
  
  其次,必須以最快的速度修復好星艦,眾神歸來,他肯定抗不住,不走難道等死?
  
  修復工程的指望就落在三名細高人以及洞穴遺境里的人類身上了,星艦里的幾百萬怪人,那點知識與能力,實在指望不上,等它們修好星艦,不知道猴年馬月了。
  
  聽說洞穴里藏著大量的地球人,楚云升就動了這個心思,和細高人交流后,當即拍板,征召這些人。
  
  洞穴的內部,擠滿了的人群,此時,紛紛站起來,驚慌地看著楚云升這個“怪人”。
  
  他們衣衫襤褸,面目臟亂,身體更是骨瘦如柴,星艦里的怪人都比他們看起來光鮮些,在他們身上幾乎再找不到一點現代文明的印記。
  
  面對異樣的目光,楚云升也沒什么感覺,很久之前,他在黃山的時候,那副身軀就得到了這樣異樣的待遇,沒什么。
  
  但他的模樣,士兵們是知道的,在星艦內部的時候就很明顯了。
  
  此時,天羽國與大陸國三大樞機被殺,兩大都城被毀,還沒有傳到外面,但星艦中的人大抵知道一些情況,尤其是天空花園,就在他們上方毀滅殆盡。
  
  盡管仍有人私下猜測楚云升不是人類,但起碼他一直和人類在一起,而且會說“人話”。
  
  但難民們還不知道,他們只知道,現在這塊地方又成了這個“怪人”的地盤,他們想要留在這里,就得讓這個“怪人”滿意,和之前的安第魯一樣。
  
  洞穴底部空間不是最安全的地方,胡爾就曾帶來武士軍團抵達過這里,但人實在太多了,估計殘骸戰艦里已經裝不下了。
  
  這些難民運氣不錯,洞穴遺境除了有能量亂流的戰艦內部,更是一個三不管的地帶,海國與大陸國的主力清剿軍隊估計暫時都顧不上不它們。
  
  當然,如果楚云升不滅兩國樞機,它們遲早也躲不過去,最終能活下的只有在殘骸戰艦內占有位置的人,而且將面臨之后的食物危機。
  
  楚云升快速穿過難民人群,即將來到戰艦的缺口處,身形一頓,停了下來,奇怪地往一群臟兮兮的人群中掃了幾眼。
  
  然后,皺了皺眉頭,自己眼花了?
  
  似乎看到了一個熟人。
  
  被他盯著的人群頓時緊張起來,不安地站在原地,不敢亂動。
  
  楚云升遲疑了一下,沒有進入缺口,退后幾步,筆直走入人群,四下搜尋。
  
  他這一進來,立即將難民們嚇壞了,膽小一點,雙腿一軟,當場便癱軟在地上,其他人更是低著腦袋不敢與楚云升目光接觸。
  
  楚云升托起一個個不敢抬頭的下巴,冰冷的盔胄令難民渾身發抖,但絲毫不敢反抗,任由他察看。
  
  搜索了一圈,帶著一絲失望,楚云升退了出來。
  
  “您這是要找誰?我們或許可以試試?”許可不在,她忙著與細高人溝通修復星艦的事情,此地士兵們最高的軍官便成了“向導”。
  
  “不用了。”楚云升擺了擺手,可能真是自己眼花了。
  
  進入戰艦殘骸內部,一隊武裝整齊的士兵正等待命令,準備進入他和拔異鉆進去過的小缺口。
  
  里面是白皮怪物,自從他走后,似乎一直也再沒有軍隊進來清剿過,估計里面數量仍舊不少,大意不得。
  
  不過,聽說在星艦墜陸之前,也有一只殘軍躲藏在這里,不知道他們進去過沒有。
  
  在巨大棺材的大廳里,先遣的隊員發現了這只殘軍留下的大量儲備食物,大約是逃跑時沒來得及帶走,倒是便宜了他們。
  
  根據洞穴的難民說法,殘軍的頭領是個極厲害的人,不過有個毛病,不管在哪兒,總喜歡儲存大量的食物,仿佛是要稱王稱霸。
  
  星艦中不缺少食物,數百萬怪人如果不從事修復工程,轉移人力,能夠生產出更多的糧食,大廳里的儲備楚云升便不在意,只順手翻出了一盒煙,讓士兵們搬運出去,埋鍋造飯,讓難民飽餐一頓,然后才能有力氣好好干活,盡早修復完星艦。
  
  “進去之后,保持戒備隊形,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不能混亂。”楚云升向一百多名挑選出來的精銳士兵交待道。
  
  以他現在的戰力,不用樞機源火,僅憑強悍的身軀,那些白色怪物早不是對手了,來一個死一雙,他擔心的是士兵們沒見過這種怪物,一下子會炸鍋。
  
  帶他們進去,主要是為了迅速勘清內部,搜查各個角落,以防止有什么遺漏,并不需真的需要他們作戰。
  
  三名細高人中被派來了一個,很不幸,是膽小的那個,但它對里面的怪物絲毫沒有膽怯之心,確切地說,它的膽小,只是對楚云升而言。
  
  “尊上,請放心,它們都是試驗體,到了控制室,啟動控制信號,試驗體會老老實實地聽從我們的命令。”細高人用地球人能理解的方式簡潔解釋道。
  
  從它的目光眼神可以看出來,它仍是看不上人類士兵的,不過在楚云升面前,它收斂很多了,剛才,在楚云升沒來之前,它可絕不是這個表情和態度,壓根就沒有與人類士兵說話的欲望。
  
  經過一個月的語言交流,智商高度發達的細高人遠在許可之前掌握了人類的語言,它倒是想說細高語,可惜楚云升不會,微極控體也可以越過語言障礙,傳輸信息,很有效率,但誰敢給楚云升用?
  
  它可沒嫌自己的命長!只好老老實實地采用這種低級的語言交流方式。
  
  “沒什么放不放心,前頭帶路!”楚云升對它不大客氣,其實還是有點懷疑這家伙進去后會做什么手腳,往往越是膽小的人,越是容易出幺蛾子,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來。
  
  它自尋死路也就罷了,就怕給自己添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煩,他現在時間很緊迫,很多事需要了解詳問,可謂一團亂麻,耽誤不起。
  
  要是其他幾國的樞機回過神來,一同攻擊他,他可完全招架不住,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猜忌之心與誰先出頭誰先死的心理也不光是人類才會有的。
  
  樞機們所背負的不僅是它們自己的生命,還有整個種族的命運,之前或許挺驕傲,現在形勢大變,由不得它們不慎重,就像大陸國,大神官一死,估計是徹底地亂了。
  
  進入試驗體存放的船艙,細高人迅速打開一道道懸空射線般的排列燈光,令楚云升再次暗暗驚訝,這東西起碼被埋了三千年,竟然還有能量可以保持“電源”?
  
  大約在細高人的技術內,腐爛與銹化之類的難題已經不存了。
  
  前一次來,也見過,但他先被碑文震撼,后被白色怪物追殺,沒有空閑多想其他。
  
  楚云升遵循不懂就不問的原則,面無表情地來到之前看到破鎮之人留下文字的“窗口”前。
  
  奇怪得很,他們進來這么長時間,又弄出了很大的動靜,蒼白怪物們卻像是集體消失了一般,一只都沒有出現。
  
  楚云升特意飛到船艙穹頂上搜了一圈,什么痕跡都沒有發現。
  
  不知道它們是感覺到了危險,還是感覺到了它們“原主人”細高人回來了,全都躲了起來?
  
  不見了最好,省卻了很多麻煩,如今拔異等退化人也不在這里,殺再多的蒼白怪物也是浪費。
  
  窗口緩緩打開……
  
  楚云升眉頭猛地一皺!透過舷窗,外面的燈光依舊明亮,但
  
  破鎮之人曾留下的碑刻文消失了!
  
  確切地說,連同金屬碑體也一起消失了!
  
  一絲背后發冷的感覺出現在楚云升的心頭,當即抽出長槍,神情極度戒備。
  
  太詭異了,怎么消失了?
  
  他明明看到過,當時還有其他人也看到過,不可能是幻覺,怎么就消失了?
  
  如果不是他早就確定無疑已經出了偽碑,他甚至都要懷疑是不是仍在節點之中被微調了!
  
  金屬體原位置處看不到任何碎片等痕跡,完全像是憑空的消失。
  
  難道有人進來過,把它移走了?
  
  楚云升背后發冷的感覺正是這個念頭,誰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遺境戰艦,把一塊沉重的碑體帶走或者藏起來?
  
  這個人如果是人類,它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如果不是人類,又起碼高于樞機的境界!
  
  但它跑進來,什么都不動,就把一塊碑體帶走或藏起來是為什么?
  
  戰艦宏大遼闊,這個人很可能就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不一定是盯著他,但這種感覺有如芒刺在背,不知道什么時候身后就會跳出一個恐怖的幽靈來。
  
  關于破鎮之人,三名細高人說不清楚,它們不是核心成員,時間過的太久,很多記錄與資料隨著星艦毀壞而消失,所能提供的線索有限。
  
  楚云升也就想不出其他的原因,集中精神,利用靈蘊,一遍遍地搜尋船艙內外。
  
  半個小時后,一無所獲。
  
  細高人已經抵達了“控制室”,戰艦中只要沒有被損毀的照明都被打開,燈火通明,這也是楚云升要求的。
  
  一小隊士兵跟隨細高人去戰艦另外一端的主控單元,在哪里,它將嘗試與外面的主星艦建立信道聯系,如果成功,或許可以調用休眠中的戰艦記頻儀,查看當初以及后來殘骸戰艦中所發生的事情。
  
  另外,也可以掃描全艦,確定可以拆除使用的完好部件單元。
  
  細致的工作,楚云升不參與,只要細高人不出幺蛾子就行,他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查到誰動了破鎮之人的碑文?
  
  希望戰艦的記錄可以查閱到。
  
  全艦未掃描前,他總覺得有人如幽靈般藏在巨大而空曠的戰艦的某個角落,陰氣沉沉,便不想久待,不多會,就退了出來。
  
  洞穴里一片吵嚷,士兵們的喝斥音不斷響起,但仍阻止不住饑餓之極的難民們對食物的渴望。
  
  出了戰艦入口,楚云升下意識地又朝之前那個方向看了一眼。
  
  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拼命喊道:“別擠,別擠,這個是我的,你們憑什么搶我的!你憑什么打人?”
  
  之所以奇怪,是因為這個聲音楚云升很熟悉,非常的熟悉!
  
  在零維出不來的時候,他幾乎天天聽到,時時聽到,都聽煩了。
  
  “雅各?”
  
  楚云升一個箭步來到人群前,疑惑地喊了一聲,哄亂聲實在太大,不喊根本聽不見。
  
  哄亂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有人手里撕著相互搶奪的食物,有人掐著別人的脖子想要從對方嘴里拼命往下咽的食物摳出來,有人捂住自己的口袋用力掰彎想要搶他食物的手指……全都定格住,一動不敢動。
  
  推開擋在身前的一個女人,在楚云升的眼前,一個頭發散亂,枯黃,早已經沒有往日風采的瘦弱年輕人,背后捆背著一個三四歲大的蔫蔫女孩,囚在地上,死死抱住一個男人的大腿不放,而那個男人正將搶來的食物拼命地往嘴里塞。
  
  ***
  
  今早起來科幻推薦第一了,感謝大家,謝謝,非常感謝!
  
  今天是飄火的生日,晚上回來還有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