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900 射到太陽上去

^
  
  戰爭需要氣勢,戰斗亦然需要氣勢。
  
  面對樞機境界的生命,更加需要永不墜落的氣勢!
  
  飛速橫空追來的楚云升一改以往對樞機生命的謹慎與小心,人如一柄出鞘的寒光利劍,極其咄咄逼人,鋒芒畢露地永遠進擊向前!
  
  進攻,進攻,再進攻!
  
  他要打垮的不僅是眼前的兩個樞機,還要從心理上徹底擊垮這個星球上的其他樞機。
  
  讓它們驕傲到無邊的腦袋意識到,它們的人頭也是可以被斬下來的!
  
  從追擊天羽國大長羽的一開始,他就沒想過要停下片刻。
  
  無論是大陸國,還是海之國,大長羽逃到哪里,他就一路攻殺到哪里,如同破刺劍式一樣,劍出,便誓不回頭!
  
  劍式戰技破刺,劍嘯,見云卸甲,三劍連擊,一氣綻放。
  
  此三劍式連擊,會是什么樣的攻擊之勢,楚云升自己都不知道,大神官與大長羽更加不知道。
  
  在楚云升手中出現熾白之劍的一瞬,大神官目光便微微一凝,伸向高空的巨大之手當即重重握起,將疾速俯沖而下的楚云升牢牢地攥住于手心。
  
  它想要困住楚云升,用巨手中金光閃閃的繞絲穩穩鎖死,但隨即,一道道熾白的光芒從巨手結構破開縫隙透射出來,不到片刻,巨手便在刺眼的白芒刺射中土崩瓦解,碎落成片片金輝。
  
  楚云升黑色的影子飛出白芒破金輝的耀眼光團,身形微微昂起,甲翼并起,再次凌厲而下。
  
  他的身后,奔騰著長長匯聚而來的能量云霧,許多甚至來不及形成他手里的熾白之劍,便被三劍式齊齊激發。
  
  一道道白熾的劍氣,跟隨他身后,一路地順序拔地而起,依次升向天空,像是飛馳而過的騎兵漸漸濺起的濃濃煙塵。
  
  太陽城上的大神官冷然一動,消失在原地,頃刻后,出現在遙遠的天空之中,背對烈陽,猶如一個黑點。
  
  天地元氣在剎那間瘋狂擾動,茫茫大地,無數金光閃閃的如顆粒般的塵埃不斷升入天空。
  
  龐大而劇烈波動的能量場籠罩在大陸之上,金色塵埃顆粒千絮般地升騰于空中,漸漸禁錮不動,仿佛黏在了能量場這張巨大的網上,緊接著,這些數以億萬計的塵埃顆粒綻放金色光線,相互連接打通,天上地下,天地元氣覆蓋的地方,布滿了細細的金色光線以塵埃顆粒為點而結成的一張巨大的立體網絡,格住幾乎大半個星球。
  
  瞬時間,流動的天地元氣突然靜止不動,如同被鎖死在細細金線交錯的細微網格中一般被禁錮。
  
  “我看你還怎么借!”
  
  大神官在太陽光下越發的巨大,膨脹,即將遮住陽光。
  
  楚云升身后的白熾劍氣一柄接著一柄地掉下去,要么就被禁格在細線微間中,動憚不得。
  
  它們是由劍式激發而成,與本體靈蘊之劍間的聯系被驟然地掐斷,成了無根之萍,無源之火。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絕戶戰法,以宏大的能量場強行蓋過星球自身自然流動的能量場,禁錮住天地元氣的活躍性與相互之間的聯系性。
  
  只有樞機才能做到,而且還得是高手,起碼離開了“羽令”的天羽國大長羽就做不到,雖然在本質上錯位空間比大神官這一戰法層級更高不止一個級別。
  
  但實用的,才是最有效的!
  
  楚云升本就是借劍,他體內并沒有可以催發三大劍式的四元天本體元氣,憑借都是靈蘊打造的熾白之劍中所蘊含的能量。
  
  大神官禁錮了天地元氣,便如同掐斷了他借用熾白之劍為本體再借用天地元氣發動劍式的來源。
  
  不得不說,它在一旁觀戰觀察的很仔細也很細微,自己大部分戰力情況都被它了然于胸。
  
  但這不要緊,楚云升在謀劃計策上不及他人,戰術上卻一向不弱,在地底空間中的時候,他就考慮到過各種極端情況下的戰局。
  
  大陸國帝都必須踏平,大神官必須殺死!
  
  楚云升當即調整出劍順序,將施展在中途而被生生熄滅的三大劍式重新排序。
  
  第一劍,出劍嘯!
  
  不再借用周圍的天地元氣,而僅僅使用他手里召回的熾白之劍中所蘊含的能量,并以他自己身體為發動劍式的劍之本體。
  
  這樣一來,條件再次滿足。
  
  但很危險,節點中的時候,他曾施放過一次劍嘯,人差點被巨量飛速出入的元氣撕爆體而亡。
  
  戰場上瞬息萬變,楚云升永不會猶豫。
  
  大神官禁錮天地元氣的幾乎同時,他便如利劍一般轉斬進攻路線,沖天而起,直插云霄。
  
  細細的金線密網中,他就是劍式中的劍,劍式中的劍就是他。
  
  在他飛過的地方,一柄倒懸的巨大白熾之劍迅速留跡拔出,懸天而指地,劍鋒峭立,光芒逼射萬丈。
  
  “嚯!”
  
  劍成,楚云升飛升而上的身體穿透空氣,破襲的聲音再一次如同一聲齊喝。
  
  然后,雙翼收縮,逆轉而下。
  
  擎天擘地而倒懸的白熾巨劍以自己為圓心,向四周迅速分倒出無數道劍氣,層層疊疊,花瓣一樣迅速盛開,數以千與萬計,并以順時針方向疾速旋轉,似是一柄高速轉動的劍光大傘,倒懸在天空之中,流光四射。
  
  這時候,楚云升已經呼嘯而出,掠空而下,在他的身后,一道道劍氣擺脫巨傘銳嘯射出,瞬間便突破音障,留下一朵朵空間扭曲的云霧,從視線中消失。
  
  細細的金色光線密織的天地禁格以劍嘯為中心,如同剛才的金色巨手一般,再一次土崩瓦解。
  
  細線斷裂,塵埃顆粒潮水般被劍嘯浪涌吹散氣化。
  
  太陽下的大神官金色長袍中飚飛出數不清細小的血液,那些斷裂的細線正是從它身體中源發,猛然間,它眼神驚動中變得凝重,做了一個決然的舉動,揮手親自趕在劍嘯音劍徹底摧毀禁格前,斬斷所有源自它身體的金色細線,再一次飆出一道道密集的細長線一般的血液,跌落下天空。
  
  這時候,一支拼命奔逃出太陽城的龐大騎獸隊伍,紛紛栽倒在地上,捂著耳朵,痛苦不堪。
  
  震耳欲聾并漫天席卷的嘶嘯長吟,電光火石間波及而至,雖然到了這里,已經很遠很遠了,但嘯音仍徑直刺穿它們的耳膜,使之口眼中鮮血淋漓迸出。
  
  驚恐的它們回望太陽城,只見到處都是劍光閃動,飛影如梭,一卷卷劍浪,席天鋪地!
  
  能看得見的高聳建筑物,在一波波音爆中,已經成為齏粉塵埃。
  
  而滔天的劍浪此時仍如潮水般地掀起一個接著一個的浪頭,在空中形成無數朵空間扭曲后產生的云霧團,相互擁擠在一起,并且仍以極快的速度向四周蔓延推開,將原本平坦的空間揉成一道道摺疊,如同老邁之人額頭上皺紋。
  
  劍嘯之下,大神官自切細線,覆蓋天與地的龐大禁格促速間煙消云散。
  
  但它的突然被毀消失,帶來了致命性的災難后果,重新獲得自然場勢的天地元氣到處亂串,但凡被波及到的生命,輕則重傷,重者當場死亡。
  
  尤其是處于“風暴”正中央的太陽城,未及逃出的大陸國人,在楚云升與大神官的“共力”下,幾乎死之殆絕,只剩下巨大的軍裝迸發出金色能盾,籠罩皇城,苦苦支撐,但也支持不能多久了。
  
  劍嘯之穿透威力,因為借用的不是龐大的天地元氣而是白熾之劍內所含有的有限能量,即便還未徹底摧毀它,楚云升的第二道劍式已然開始
  
  見云卸甲!
  
  踏著劍嘯浪濤之尖貫空直下的楚云升,在扭曲的空間云霧中,穿梭而飛,身后繚繞的劍氣咆哮著,相互糾纏,如同一只洪荒巨獸,撞向太陽城。
  
  而楚云升就仿佛站在這只巨獸的腦袋上,整個城市都在他腳下崩塌。
  
  他身體中也迸出了血液,但被瞬間氣化掉,強悍的身軀此刻仍能夠提供永不墜落的氣勢!
  
  整座太陽城就像是金色的烏龜殼,劍嘯雖然能夠穿透進去一些,但是對于核心區域,它們依舊使用大量的軍隊用生命與原有的能量設置建筑死守,保持不潰。
  
  在那里,為大神官提高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而重傷的大長羽提供了暫時的避難所。
  
  楚云升氣勢不能墜,他所有的能量基本都是借來的,體內就那么一點源火,打不起消耗戰,一旦氣頹,必敗無疑。
  
  必須進攻,進攻,再進攻!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殺伐,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不給敵人回轉的任何余地,至死方休。
  
   此時,他已經可以借用天地元氣了!
  
  前輩劍戰技中第三式劍式,見云卸甲,動然而發。
  
  一柄柄白熾的利劍再一次從大地上升起,就像水中沸騰的氣泡,越來越多,越來越疾速,呼嘯刺天而直插蒼穹。
  
  僅片刻的時間,便聚集如烏云,遮天蔽日,漫無邊際般地翻滾不息。
  
  它們事實上并不是劍,而是一種結構體,內旋穿梭的能量流。
  
  但它們的速度甚至快過于加速俯沖而下的楚云升,追在他的身后,吞噬掉劍嘯而產生的音劍之潮,急速變得更加壯大。
  
  如果說剛才劍氣形成的風暴還是洪荒巨獸,現在已經成了咆哮的魔鬼。
  
  九道奔騰不息的巨大洪流,如同落下九天的銀河,從他身邊宏嘯而過,沖向下方搖搖欲墜的太陽城。
  
  金色光盾下的大神官此時又一次沖出城市,它的身體收縮回原形,金色長袍已成為凝固的耀金色戰甲,并持續凝聚中,手中延伸出一柄看不見實體的長槍,只有金芒閃爍。
  
  暗物質槍!
  
  它以最簡潔的方式,用它最強的攻擊性,迎向撲地而下的楚云升。
  
  從施放出來的見云卸甲之劍式覆蓋中,楚云升能感覺到它以強大的金屬微粒操控能力,將它身上的戰甲甚至從原子層次重新組合,形成最為穩固堅韌的形態,而那柄暗物質槍,更超出了楚云升的理解范圍。
  
  它以巨大的能量改造物質,以物質層面的強大結構來硬拼自己!
  
  這是它真正的優勢!
  
  這一槍如果刺中自己,必定破黑甲!
  
  此時此刻,同為強悍之軀,同為攻堅之器,狹路之中,則快者勝,怯者亡!
  
  ……
  
  寸息間,楚云升便與它迎面撞上,巨大的能量撞擊,在天空之城上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劍式,破刺!”
  
  ……
  
  九道劍云洪流紛紛沖刷而過,嘯掠之下,金色光盾片片分離,無數士兵們的戰甲旋而粉碎,建筑物轟然倒塌,碎片混飛。
  
  整個太陽城上,九道洪流縱橫馳騁,肆掠交錯,盤旋出巨大的漩渦,并不斷地從漩渦中拋飛出粉碎之物,如九龍其吟。
  
  轟聲中,龐大的劍云漩渦卷著巨大的太陽城緩緩升向天空,凌空絞殺,碎落。
  
  一切光盾,一切甲胄,一切堅金,皆盡粉碎若塵埃。
  
  飛射出來的大長羽,落在太陽城被拔起后的巨坑邊緣,陰冷地望著越升越高的太陽城,張開所有剩下的輕羽,片片直射,向著太陽城而去。
  
  輕羽形成的射線通道中,太陽城急劇拉長,朝向天空拉出長長的影子,仿若出了大氣層,出了星球,來到了外太空。
  
  “都去死吧!”大長羽面目因極限使用神境力量而變得異常的猙獰:“把你們全都射到太陽上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