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897 絕種之戰

^
  
  血族怎么會有大軍?
  
  楚云升微微蹙眉,老血族的確數量眾多,但他們不可能有進攻天羽國的能力,且不說樞機大小長羽,高懸空中的城市,他們如何能上得來?
  
  艾希兒的叛軍數量也不少,她比較奇怪,楚云升也摸不透她如今的實力路子,但有一點,她即便與人類聯軍以求自保,也不應該進攻天羽國,沒有任何戰略上的意義,而且,在出沙漠的死陣中,她干擾符陣明顯想要自己死,這么不要命地進攻天羽國,難道還是想救自己不成。
  
  除此之外,血族哪里再有什么大軍?
  
  難道是肖納?
  
  他們只有十七人而已,并且個個帶傷,如何變出可以如潮水般死去的大軍來?
  
  而且,他們并無對抗樞機的能力。
  
  楚云升百思不得其解,從井底摔下來的血族人身上,他也看不出究竟是屬于哪一方,沒說完幾句話,人就死掉了。
  
  雖然此人看起來是個新血族,身體內能量極弱,但本身負有重傷,能量亂流又十分凌厲,能撐到說完兩三句話,已經是奇跡了。
  
  至此后,再沒有人從井口掉落。
  
  “我們在這里多久了?”
  
  楚云升猛地想到了一種可能,雖然極為渺小,但關鍵是時間。
  
  自進入地底以來,他就沒有留心過時間的長短,這個問題,自然只能詢問許可,即便她也沒留心,細高人與怪人們應當都有自己的記錄,否則它們怎么知道過去了三千六百多年?
  
  他背后凜然漂浮一柄白熾的長劍,雙目赤紅,淋漓的血肉一絲絲消融在純極幽暗的黑甲之中,露出一具幾乎完美的鋒銳之身,英武逼射……
  
  ……
  
  天羽國天空花園外,戰火飛煙遍地。
  
  一道凌厲的身影轉轉折折拉出一道道長長的直線殘影,梭擊在鋪天蓋地的輕羽之中,以使得它們無法落在下方喋血狂潮般涌動的進攻大軍上。
  
  每一片小小的輕羽落下,都會帶走大量的生命。
  
  進攻者腳下厚厚的人類聯軍的尸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但天羽族此刻并不占有曾經絕對制霸的天空禁權,無數來回飛擊的翼龍彌補了進攻者巨大的劣勢。
  
  四處縱火的火龍,成了此戰最為耀眼的“勇士”,它們甚至燃燒了天羽族人死死守衛的皇宮。
  
  瘋狂的人類最后啟爆的化學武器,將美麗的天空花園污染成一片墨綠色的死亡之地,如果當初不是空間通道的穩定限制,大量核武帶入不了新世界,此時此刻,天空花園上怕是早已經遍地開出蘑菇云。
  
  人類聯軍即便渺小,卻已經將他們最強的武器使用出來,做出最后一絲的掙扎,或許在樞機們的眼里,不過是個小小的浪花,但卻是人類傾其了所有,向這個絕望的世界,向這個殘酷的宇宙,向所有要殺絕他們的強大種族們,做出最后一聲吶喊!
  
  ……
  
  雙方的戰士早已顧不上是幽綠之中否有毒有害,它們血戰在各個角落,生命如雨點一般地墜落向大海,速度之快,使得沒有人再去考慮戰后的事情,大部分人甚至都不能活過此時激戰中的數分鐘!
  
  墜落向地面與大海的尸體,有天羽人,有血族人類,有各種翼龍……臨死前的凄厲慘叫聲,交織在天空之中,將曾經的天空花園頃刻間變成世間地獄。
  
  海面上,大量觀戰的海族漂浮在水面上,更有許多龐大的身軀游弋在深水之下,默默地望著天空上慘烈的盛大戰場,親眼目睹著這場“絕種之戰”。
  
  起初,交戰的雙方還都有各自的陣型,嚴密攻防,守者堅固,攻者猛烈,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拉長,越來越疲憊的雙方指揮體系紛紛崩潰,戰士們徹底拋棄所有陣型,陷入一場從所未有的巨大的混戰之中。
  
  每一個人的身邊都可能是敵人,每一個人的身后都可能不在是戰友,每一個人的位置都不知道在哪里,它們眼里永遠都是殺不完的敵人,以及,最終殺死的自己的敵人。
  
  這場本應該在陸地展開的決戰,卻出現在天空之中,真正知道原因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不過是聽令赴死而已,天羽族人如此,血族與人類聯軍的士兵們亦是如此。
  
  戰爭的天平,誰也沒有想到的曾一度竟然向萬惡的地球人傾斜!
  
  流星雨帶來沙漠中的那些巨大惡魔,在種族決戰爆發的前一刻,忽然大規模地加入到地球人的行列之中,向天羽國發起猛烈的攻擊,且不計任何代價。
  
  沒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地球人自己都不知道,但這更加證實了神諭的偉大與先知,地球人必須殺光,它們也是惡魔之一。
  
  但關鍵還是那個穿梭飛擊的影子,以一己之力,血拼天羽國的大長羽,幾十次浴血被擊落,仍然凌厲地射向漫天的輕羽,這才讓下方的大軍獲得攻入天空花園的機會。
  
  隨著大陸國大神官的出現,海國殿主以水體浮出水面,來自沙漠巨大惡魔的支援被從陸地與海面上切斷,急速地減小,勢頭遭到遏制,戰爭的天平再一次向天羽族以壓倒性的優勢傾倒。
  
  而此時此刻,在天空花園的一角,高高的流云之長,仍有兩個天羽族的最強之人,俯瞰整個戰場,尤其是神殿方向,一直未曾出手。
  
  它們在保持戰力,只借用了大神官與殿主的力量,遏制了人類的援兵從它們的地盤上經過。
  
  它們仿佛在等一個人,即便不知道那個人是否還活著,但它們仍舊等著,絲毫不敢大意。
  
  大陸國的大神官與海之國的殿主,切斷人類援兵之后,也停下在一旁開始觀戰。
  
  一名血族與一條火龍協力殺死一名天羽族戰將,眼神來回頻繁地看著天空上那道殘影與神殿方向,向從后方沖上來的另外一名并齊的血族,焦急道:“再這么下去,她會死的!”
  
  后沖上來的血族目光冰寒道:“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死!”
  
  原先的血族著急道:“他還活著嗎?怎么還不出現?我們都快死完了!”
  
  后沖上來的血族狠狠道:“不知道,但我們沒有退路!”
  
  隨即,他們便被涌上來的天羽人淹沒,舉起長劍,奮于激戰之中,再無一絲機會說話,至此至終,他們可能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血與傷早已模糊了每一個的容貌與聲音。
  
  在這兩個血族前方不太遠的地方,就是天羽國的皇宮,那里很混亂,簡直亂成了一團,翼龍與火龍們對這里的進攻,遠甚于血族們主攻的神殿方向。
  
  此刻,天羽國的殿下洛紗,剛剛殺死一條翼龍,仇恨地望著腳下皇宮外大批死去墜落的天羽人,被大量侍衛拼死拉出戰場,來到天空花園一角上的那兩個最強之人身邊。
  
  “小長羽,讓我下去吧!”她眼睛充血道。
  
  “你在我這里更不安全。”被她稱呼為小長羽的極美女子,微微蹙了蹙眉頭,回頭道:“你們把洛紗送去我的浮城,看管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不得讓她離開浮城半步!”
  
  “小長羽!”洛紗情緒激動道:“我也是一個天羽人!”
  
  “但你首先是一個皇族!”極美女子冷冷道:“帶走!”
  
  立即,就有三名面孔冷肅的侍衛架起洛紗,要將她帶去遠在千里之外的浮城。
  
  被鉗住住的洛紗,奮力掙扎,沙啞聲音喊道:“天羽國存亡就在今日,你們想把我送到哪里去!?還能送到哪里去?我是皇族,必與國共存亡!”
  
  “幼稚!”極美女子身邊一直不曾說話的英俊男子,手持著暗芒流動的細長銀棒,冰冷喝斥道:“你以為就憑它們現在這點人這點力量就能亡掉我們天羽國!?我和小長羽一直不曾出戰,是為什么?立即給我滾去浮城!”
  
  洛紗冷聲道:“好!那讓我去沉殿,我去看看它究竟死了沒有!”
  
  英俊男子冷笑,不再說話,朝三名侍衛揮揮手。
  
  這時候,天空上的殘影再一次被擊落,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許久都沒有能夠再一次飛起來。
  
  大片的輕羽如云海般地落下,無數血族與翼龍瞬間被屠殺。
  
  幾名血族拖著落地的殘影倉狂奔逃,進攻者悲壯的最后一戰終于結束,天羽族悲憤著清殺所有剩下的殘敵,潮水般地追擊,怒火中誓死也要將它們斬盡殺絕!
  
  進攻者血族,紛紛倒在血泊之中,他們失措無序地倉狂撤退,被天羽人攆著一一殺死在戰場之上,人數越來越少,如同三天前的人類聯軍一樣,幾乎死絕殆盡。
  
  勝負已經,亡種之戰結束,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天空花園一角的兩名最強者長長地松了一口氣,而遠處戰場之外的大神官與殿主的假體也在消退之中。
  
  猛然間,一角上的極美女子如遭重擊,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身形向下方急墜。
  
  她身邊的英俊男子頓時大驚,來不及救她,立即將決一死戰的目光投向那個地方,氣勢急速瘋狂拉升。
  
  大國的大神官與海之國的殿主猛地回頭,同望向那個地方。
  
  沉殿!
  
  一道破穹直上云霄的黑色影子,沖天飛出,無數輕羽在剎拉間被震碎,化作一道道煙塵。
  
  黑色的影子最終懸停在高空之中,一身幽暗至極的英武黑甲,肩甲鋒銳暗亮,尖端犀利,手臂處甲于飛勢,腹部蘊含力量收縮直至堅固跨甲,雙膝覆鋒胄,線條流暢,充滿力量的完美,背后漂浮一柄熾白之劍,手提一只漆黑長槍,頂端一副幽暗鋒銳甲盔遮住全貌,只露出一雙血紅的眼睛,微微俯首,瞰臨下方。
  
  接著,蓬然一聲,一對巨大的黑甲之翼兩邊張開,懸浮于空中,猶如幽冥之主!
  
  ***
  
  月票又被擠下去了,今天熬夜更新,過了周末事情忙完,飄火一定加更,求月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