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896 人類聯軍

^
  
  靈蘊出不了地下空間,楚云升便不急于回到天空花園的地表,天羽國至少有兩個樞機,沒有破鎮之人的殘蘊借用,即便最終拼贏了,代價也將極為慘重。
  
  五國可不只天羽一族擁有樞機力量。
  
  從大長羽的嘴里,他已得知至少大陸國的大神官一直在向天羽族要人。
  
  沉下心來,楚云升便發覺一個特別的地方,大陸國的大神官與海之國的殿主,它們都是與自己直接交過手的人,前者在沙漠綠洲被黑氣破維刺中,后者為救阿西爾出手親自接住黑氣之箭,外人不知實質,其內情旁人不得而知,它們更不會主動告訴第三個人。
  
  這個內情,天羽國的大長羽肯定不知道。
  
  從自己被發現,到被囚禁于天羽國都……楚云升順序理清一遍,大陸國大神官的反應很有意思,放著自己被帶走,遵守所謂的約定,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天羽國要人,而海之國的那位殿住直接就沒有任何反應。
  
  很奇怪,很有意思。
  
  楚云升眉頭微微一動,目光凝然而思。
  
  他已進入樞機視線的世界,行差半步,就是萬復不劫……
  
  遠處的一柄懸空之劍隨之失去控制而崩坍。
  
  ……
  
  第一批中國人士兵出現后,短短一個小時內,再一次涌出數量更多的士兵。
  
  先來的軍官向后來的軍官不斷地解釋情況,或許是沒有親眼見到的緣故,那名后來的軍官,以自己更高的軍銜,強行命令所有人,立即攀下懸崖,堅決執行任務。
  
  在他板著臉威風凜凜地下出命令后的第二秒,腦袋便搬了家,橫尸當場。
  
  尸體上,一抹白色的劍氣飄起,幽靈一樣從其他軍官與士兵的頭頂上空,飛梭一圈后,掉頭離去。
  
  之后,便在沒人提什么狗屁任務,全都老老實實的呆在懸崖上。
  
  兩個小時后,第三批士兵抵達,這一次,劍氣沒有出現,楚云升沒空再去管了,總不能出來一個他殺一個,那他什么事情也別做了,就守著井底洞口吧。
  
  整個天羽國有多少中國人軍隊,他雖然不是太清楚,但隔一小時下來一批,肯定一個月都下不完。
  
  他將武器還給前兩批士兵,派許可和他們的軍官去說,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詐也好,騙也好,打也好,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楚云升只要他們保證不準一個人漏網掉頭回升上去。
  
  天羽族人下不來,人類士兵回不去,它們就沒辦法知道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始終沒個確信。
  
  主動權,便掌握在他手里,什么時候上去,楚云升說了算。
  
  他不著急,肖納他們要是出事早出了,現在出去營救也來不及了,此外,他還得想想“跑路”的事情。
  
  大長羽有句話沒有說錯,從七公主與海之國的阿西俄那里也得到了印證,一眾神靈的確可能要回來了,而且時間迫在眉睫。
  
  對抗樞機,他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對抗樞機口里的眾神,就是速度找死,這一點毫無疑問。
  
  留下來三個細高人,就是為此做打算。
  
  比起蒙昧的怪人,有“知識”的細高人將它們編碼文字配合繪制出的圖片,做成簡易的基本詞匯字典,文字方式很快就能被許可弄懂,并能以書寫的方式,簡單地做出交流。
  
  而交流的結果,仍舊落在怪人們身上,消滅了細高人和監工,它們還得去完成未完的工程。
  
  楚云升本意是想讓細高人做些準備,去修復洞穴遺境中的太空戰艦,但細高人卻說它們現在所在的地下空間,就是它們的星艦,修復價值比洞穴里的更高,如果不是資源匱乏的限制,不得不從毀壞的元器件中拼湊恢復,很多年前,它們就能完成修復工作。
  
  窩在看似宏大,比起外面卻極為狹小的空間中,它們這一修就是三千六百多年!
  
  即便付出如此大的心血與堅持,仍舊看不到完工的那一天,全憑著細高人特有的執著和對動輒上百年長期寂寞的宇宙航行的習慣,才撐到了今天。
  
  “如果尊上能夠讓空間中混亂的量波不再干涉構件中能流的運行,我們就能夠通過調試星艦主回路,啟動程式來逐步完成修復,工期必將大大縮減,等到尊上出去以后,再從洞穴中的艦體上拆下這艘星艦損壞已無法修復但必需構件,帶回來嵌裝再調試,即可完成初步修復工程,勉強可以起飛逃離行星系引力,進入宇宙航行。”
  
  其中一個細高人,一邊畫圖示意,一邊詳盡的解釋。
  
  在投降的三人中,也不全是怕死的膽小之輩,一個是想回到星辰之中,找到自己的種族下落,一個是膽小,剩下的最后一個,卻是對楚云升注射紅液后竟然能成功,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寧愿投降,也不肯放棄執著。
  
  從細高人畫出的自我原像中,楚云升才知道它們現在的身體是使用人類肉體改造后的結構體,適合于它們,而它們的原本模樣,和他在洞穴遺境中看到的記錄差不了多少。
  
  其實也用不著看它們自我畫像,從倒懸的三棱體就能看出來了。
  
  宇宙中,幾乎不太可能出現偏愛同樣構造的兩種不同文明,除了科技需要,它還折射出歷史與文化的傳統。
  
  楚云升自然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詢問它們,比如巨人,比如冷星人,等等,但現在不是時候。
  
  得讓它們抓緊一切時間修復星艦。
  
  為控制能量亂流不干涉艦體回路,它們被憋了三千多年!
  
  再一次讓楚云升想起了卓爾星人最后的星空之戰,面對神靈一樣的生命與力量,它們的戰艦可能連飛都飛不起來!
  
  令人窒息。
  
  怪人們反抗之戰成功了,卻仍然得回到原先的修復工地上,除了不再有任何“監工”,其他仿佛也沒變化多少。
  
  說起來,就是重新換了個“主子”,唯一讓它們感到安慰的是,這個“主子”也是人類從智者口里所得知了“真相”。
  
  于是,總有人會意淫一翻,覺得以前是替“烏怒”修艦,現在是為自己修艦,“烏怒”人成了奴才,成了狗,而它們一晃成了主人。
  
  失去“烏怒”人的統治,不到幾天的時間,主要由原先的反抗怪人組成的一股勢力,便開始朦朦朧朧地隱隱出現,露出很原始的社會權力架構的苗頭。
  
  新的統治者出現,不會太遙遠,但這一次,是自己人。
  
  許可作為智者,獲得了怪人們的極大恭敬,尤其是反抗頭領固比,基本是早請示晚匯報,和它們選出的那個最聰明小女孩,一起努力學習文字、數學以及其他簡單的物理知識。
  
  它們夠不上楚云升,基本沒有任何與楚云升直接交流的機會,說話完全聽不懂。
  
  許可這個智者,就成了唯一的中介,也被它們自認為地視之為楚云升在它們中的代言人。
  
  兩者之間的關系,再一次在怪人們心目中出現滑稽的顛倒,以前是智者與其寵物……
  
  至于懸崖上越來越多的士兵,則遭到了怪人們一致的冷眼與警惕,同樣都是識字的文明人,早來一步與遲來一步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
  
  軍隊下來的批次越來越多,漸漸地出現了重型武器,以及大量武裝直升機。
  
  懸崖上也站滿了,不得已,在解除武裝后,大量士兵被安排到修復工程上,那些裝甲車、坦克以及武裝直升機,也被臨時充當了工程機械。
  
  為此,楚云升特意在墻壁上開了一個大洞,可供直升機通過。
  
  有知識和沒知識,差別實在太大了,原先細高人要說很多遍,乃至以殺人迫使怪人們不得不努力記住該怎么做的事情,受過教育的士兵們很快就能上手,并且出錯率極低。
  
  但細高人似乎并沒有露出一絲后悔沒有教導怪人們知識的神情,它們究竟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楚云升以殘蘊將混亂能量從地面上的工程地上剝離開,便專心組煉起他的劍。
  
  也能簡單地說是劍,而是楚云升不想浪費殘蘊,想要利用它,最大限度地凝聚出純正的天地元氣。
  
  這需要用到一些潘氏理論,楚云升記得不是太清楚,幸好有細高人貢獻,雖然能級仍沒有達到楚云升的要求,但總算有了一個方向。
  
  超穩定態能量是基礎,他還要往上攀升能級,實現他的計劃。
  
  不斷地成劍滅劍中,他的身體也在恢復著,但速度下降了不少,紅液的效果漸漸消失,痛苦不再的同時,刺神槍的活性也下降到正常。
  
  吞噬的速度自然而然地也跟著下降。
  
  不過,沒關系,楚云升現在有的是時間,除非大長羽敢自己下來,不要命了。
  
  地表上的軍隊仍在陸陸續續地下,間隔漸漸拉長,有時候是半天,有時候是一天,最長一次,兩天才下來一批。
  
  他們帶來了許多消息,一條比一條驚人。
  
  被扣在地下空間的士兵們,漸漸地坐不住了,隱約間波蕩著不安的情緒。
  
  五國開始對地球人下手了,據說,在大陸國,殺死了成千上萬。
  
  天羽國中的很多人也失蹤了,起初天羽人是說防止發生大陸國的胡爾事件,對煽動底層天羽人的地球人,嚴厲處罰,但漸漸地,范圍開始擴大,煽動罪名的帽子,隨時扣下來,不是也是!
  
  又過了很長很長一段日子,再也沒有人類士兵下來,地下像是被徹底遺忘了一樣。
  
  人心惶惶不安中,幾個渾身是血的人,從井底爬了出來,帶來了一個所有人都再也平靜不了的消息!
  
  五國神殿的殺人令正式發出,整個星球上,從海洋到陸地,從南極到北極,從大地到天空,一片腥風血雨,到底是吊死殺死燒死的地球人,孩子亦不放過,一概殺絕。
  
  人類到了滅絕的邊緣,甚至,戰略部隊,已經開啟了化學武器,準備玉石俱焚!
  
  地下空間的士兵們紛紛要求離開,他們的一切都在地表上,就是死也不該死在地底下!
  
  楚云升很懷疑是天羽族設下的陷阱,故意刺激自己上去,要不然都已經開戰了,怎么還有人類可以經過神殿下來?
  
  他以霸道的武力強行彈壓下士兵們的騷動,但加快了最后成劍的速度。
  
  三天后,一個重傷不治的血族沖了進來,才徹底證實了傳言。
  
  血族大軍正在瘋狂進攻天空花園,人如潮水般地死去……
  
  和血族在生死存亡之際放下一切而結成的人類聯軍,三天前,已經全部徹底陣亡!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