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892 天生賤種

^
  
  七八個怪人立即慌了,緊張地看著許可,這可是她帶來的“寵物”,而她又是“智者”。
  
  在它們看來,楚云升這個怪物,除了長得嚇人,實際也沒多大的本事,也就滾來滾去,懸崖都下不去,過河的時候更是差點沉了。
  
  還不如那兩只馱獸。
  
  它們想去把楚云升推回來,但就在細高人的眼皮底下,監工們的注視之下,誰也不敢了。
  
  它們向許可投來一個無可奈何的眼神,并為防止她沖動,隱隱地靠近她,把她“保護”起來。
  
  一個“寵物”,和一個“智者”比起來,不需要有任何考慮就可以做出選擇。
  
  七八個怪人基本已經放棄了楚云升,牢牢藏住剩下的另外兩只馱獸,大概是怕再被發現了。
  
  它們沒有發現,此時的細高人蒼白的眼神綻放出奇異的光彩!
  
  一名“監工”邁著沉重步伐上來了,它身形高大,高如長頸鹿,狀如大象,手腳皆有利爪,十分兇悍。
  
  七八個怪人埋下頭不敢再看,仿佛已經預見到了楚云升即將慘死的景象。
  
  “監工”一把抓住楚云升,怒吼一聲,雙臂張開,像是要把楚云升活活撕開。
  
  這時候,爛肉中突然伸出一只帶著殘血碎肉的甲黑手臂,純極幽暗,僅在視覺上便充滿了無堅不摧之鋒銳的美感,黑暗的手掌純凈有力,飛甲的臂部猶如刀鋒,凌厲伸出,一把掐住“監工”的脖子,五指甲光閃黑芒,咔嚓咔嚓咔嚓……
  
  一連串骨碎肉壓的驚怖之音。
  
  七八個怪人頭低的更加低了,他們以為那是楚云升被撕裂的聲音。
  
  細高人沒有看到黑暗,只看到了閃電般的手臂,臉色狂喜而變,大喊:“成功了!成功了!三千六百年了,終于成功了!”
  
  楚云升聽不懂它在說什么,亂叫什么,他很餓,非常餓,極度的餓。
  
  他要吃東西,一切能吃的東西,他必須吃,否則馬上就會餓死!
  
  而這里能吃的,只有“監工”這種早已滅絕的動物。
  
  從爛泥一般的“監工”腦袋里,噴出一片淡淡的霧氣,粉紅肉色,遇到空氣便消散消失,肉眼幾乎不可見,但楚云升的操控力量馬上將它們重新匯聚到一起。
  
  他怕有毒。
  
  但那些東西微小如納米一般單獨不可見,而且仿佛自己的動力,只是遇到空氣后便失去了作用。
  
  難道是這東西控制了“監工”的大腦?
  
  他怎么看“監工”也不像有智慧的樣子,卻能夠監督地底怪人們修建巨大工程,沒有特殊的控制手段不可能做不到。
  
  不管是什么,他現在想不了太多,他太餓了,至少需要血,一口朝著“監工”身上咬下去……
  
  “對!”
  
  細高人興奮地喊道:“就是這樣!吃,用力吃!快,快!給它拿更多的食物來!不,來不及了,你們就去給它吃!”
  
  隨著細高人一聲令下,“監工”毫不猶豫地走向楚云升,而怪人們驚恐不已,跪在地上不敢動彈,更有人隱隱地往后退。
  
  細高人急了,親自伸手抓起它旁邊的怪人丟向楚云升,一口氣抓了十好幾個,甚至連來不及逼退的許可也被扔了過去。
  
  楚云升位于爛肉縫隙中帶著血腥的嘴離開監工動物的身體,突然轉頭,雙目一邊血紅。
  
  那七八個怪人中有三四個被丟了過來,被他血紅色的野獸眼神嚇的毛骨悚然,魂飛魄散。
  
  它們尚且還不及反應過來是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快吃啊,怎么不吃了!?”
  
  細高人仍舊興奮地喊道,它整個人處于一種莫名的亢奮之中,甚至喜極而泣:“……總官,你知道么,我們成功了,三千六百年了,三千六百年了啊!……”
  
  “等等,你想敢什么!”
  
  “你,你!”
  
  “我是你的主人!”
  
  “你!”
  
  “我們是你的主人!”
  
  “我……”
  
  細高人驚恐地發現,楚云升反彈了回來,越過被它拋去的怪人與許可,一只極純幽暗的手臂死死地掐住它的脖子!
  
  這個時候,它才發現似乎和它認為的有很大的差別,尤其那只飛甲抽起的手臂……
  
  “你,你沒有被注入微極控體?你是誰,你怎么會……”
  
  它沒能說完,脖子翕然斷開,腦袋咕嚕地滾到了一邊。
  
  監工們頓時集體仿佛失去了控制,呆呆地站在里原地,茫然不知道該干什么。
  
  楚云升殺掉細高人,雙眼仍舊一片血紅,死死地盯住其他“監工”。
  
  這時候,帶他與許可來到這里的七八個怪人終于反應過來了,驚恐不已,尤其是看到楚云升這個“智者”的寵物,竟然連細高人也殺死了,更是處于莫大的恐慌之中。
  
  它們看向許可眼神更加的恭敬與崇拜,夾雜著一絲敬畏。
  
  它們害怕恐慌,有人卻相反,先前反抗的怪人,圍涌上來,見楚云升還看著“監工”,連忙將一塊黑硬的食物塞入他的嘴里,然后拖著他就走。
  
  “烏怒不會死,它們還有更多的人,不能呆在這里,趕緊走!”其中一個反抗的怪人向旁邊的七八個怪人急迫道。
  
  那幾個人連連點頭,年紀大的那個還不忘指著許可與楚云升道:“她是智者,這是她養的獸。”
  
  反抗的怪人眼神立即肅靜起來,不由分說地,拉著楚云升與許可朝著相反的方向奔跑。
  
  此時,其他碎片區域上,越來越多的“監工”開始聚集,河流里章魚模樣的生物也隆出了冷熔水面。
  
  楚云升只強伸出了一只胳膊,腿還沒有出來,行動不便,便也不強留下來,只要有東西吃,他相信很快就能恢復最強之身。
  
  怪人們帶著他們倆一路飛奔,繞著道,趁著混亂,遠遠地鉆入了一個隧道中。
  
  這里大概是它們的老巢,十分隱蔽,而且即便被發現,那些監工身形巨大,一時半會也進不來。
  
  楚云升大口大口地吃著它們儲存的糧食,許可抓緊一切時間用她語言的優勢與怪人們交流。
  
  約莫半個多小時后,許可找到楚云升,說道:“它們想帶我去看一面墻壁,你能去嗎?”
  
  楚云升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如果是長詩一類的墻壁記載,他沒有興趣,如果是出口方面的信息,他也看不懂。
  
  不過,他已經將怪人反抗軍老巢儲存的糧食一掃而空,暫時壓下了第一波極度饑餓感,開始覺得有點惡心,監工雖然不是人,但看起來像人一樣在活動。
  
  去看看也好,轉移掉一部分注意力,要不然越想越不舒服。
  
  怪人們對許可帶著楚云升一起并無異議,剛才楚云升展露出的強大力量,令誰也不敢再小看這只怪物。
  
  七繞八繞來到怪人說的墻壁前,楚云升抬眼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頓感頭大。
  
  許可看得很仔細,并將她看懂的部分翻譯給楚云升聽:
  
  “這里寫的是:我等寧死,絕不屈服!”
  
  “這里:星空渺渺,何日歸去?”
  
  “這里:今日又死去七萬同族,血戰不止!”
  
  “這里:敗了,敗了,可恥的叛徒!”
  
  “這里: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我們就是打不贏它們!”
  
  “這里:難道我們人類天生賤種!我不信!”
  
  “這里:今夜,我等三百七十一人誓死潛入,若能成功,請帶著我等魂魄返我故土!”
  
  “這里:自反抗開戰以來,八百二十三萬同族全部死絕,剩下只有叛徒、懦夫,次恩絕筆。”
  
  “這里:第二次反抗失敗。”
  
  “這里:第十三次反抗失敗,死絕!”
  
  ……
  
  nbsp;“這里:故星啊,你在哪里呢?你是一個傳說嗎?”
  
  “這里:難道我們人類真是它們說的天生賤種嗎!?第六百零五次反抗失敗,死絕!”
  
  ……
  
  走到墻壁的盡頭,許可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楚云升默然。
  
  類似的壁文,他以前也見過一次,那是在大金字塔里,死了幾千萬人只活著回來一個的人,也曾留下如此的絕嘆。
  
  六百零五次的反抗,六百零五次的失敗,六百零五次的死絕!
  
  六百零五次的凄厲留言,仰天血問:我們真的是賤種嗎?為什么我們就是打不贏!?
  
  楚云升也是一個人類,默然中亦有敬意。
  
  “那是什么?”
  
  默然片刻后,許可指著墻壁上方更遠的地方,問道。
  
  她有比楚云升更大的視角自由度,楚云升要看到那么高的地方,就要往后仰身體。
  
  怪人們紛紛面色凝重地說了幾句話,看得出來,它們極為嚴肅。
  
  許可反復分辨許久,才向楚云升翻譯道:“有些詞匯我還聽不懂,根據它們說,大概的意思是,那是它們信仰的支柱,是一個傳奇故事,根據它們代代相傳,曾有個強大無比的神秘人類,大敗過它們的敵人,臨走的時候,留下這些文字。”
  
  楚云升眉頭一皺,想起一個人來,立即讓許可扶著自己可仰出視角,往上看去。
  
  果然,那些文字龍飛鳳舞,飛揚而激昂,十分的凌厲!
  
  那種霸氣與豪邁遠不是楚云升現在能夠比擬的,那種綿綿不絕的恨意也遠勝于他。
  
  是那個自稱破鎮之人所留下的!
  
  “這些文字我看不多,是象形字,比較古老,最早的幾個地球文明都是這種字,太久遠了。”許可看了看上面的文字,道。
  
  “我認識。”
  
  楚云升看似平靜地說道,心中早已跌宕起伏!
  
  ***
  
  睡了一會,又爬起來熬夜碼完這章。
  
  感謝碳兒這幾天連續萬點打賞與月票,這個月飄火一定給力,急需大家的月票!
  
  暫時沒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們,懇請給飄火推薦票的支持!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