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885 劍來跑吧

^
  
  “行,我跟你去天空花園城。”
  
  楚云升說著走向輕輕漂浮的羽毛,并無反抗的跡象。
  
  但輕羽卻昂起“頭”,浮光大盛,冷冷地振動:
  
  “自尋死路!”
  
  楚云升右手握起,一柄源火之刀頓然出現,劈空斬下。
  
  電光火石之間,輕羽飄然拉遠,像是視覺上錯覺一般,好像它本來就不在這里,但只有你到了跟前才會發覺,它其實在更遠的地方。
  
  一刀斬空,楚云升沉下目光,再握源火之刀飛身向前,追擊連斬:
  
  “你會讓我活嗎?你的保證和神諭哪個重要?真當是我傻子了?”
  
  刀光一片片斬去,不似橫天之刀那般宏偉,卻絲毫不弱于它的威力之處,完全由精純源火構成的刀影,透著世間最強的樞機力量。
  
  輕羽再次飄然拉遠,光影飛速拉長浮掠,就像相機鏡頭里的縱深,你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遠。
  
  “再來!”
  
  楚云升微微蹙起眉頭,樞機果然比什么軍神難以對付多了,連它一片輕羽的位置都追不到。
  
  手中立即揚起,刀火變換,凝成一柄長劍。
  
  劍式!
  
  他就不信追不上它!
  
  火源激發的呼嘯劍氣如斯而去,破滅音障之聲如爆竹不絕于耳,轉瞬及至輕羽跟前,近在咫尺,縱使它向后漂移拉深多少,劍氣也隨影拉長,猶如一道火紅的細細光線。
  
  眼看劍氣即將刺中,輕羽微微一震,羽上輕毛如花瓣散開,任由劍氣穿過,再凝聚成一片羽。
  
  又是避而不戰。
  
  楚云升隱約間意識到它的想法了,接又連刺出兩道劍式。
  
  第一道劍式穿過散開的羽上輕毛,迅速回頭,再刺。
  
  三道劍式劍氣,從三個方向同時攻擊。
  
  輕羽迅速高高拉起,再劃出一道向下的弧線,然后帶著三道劍氣繞著楚云升疾飛。
  
  由于輕羽怪異的視覺縱深特性,隨之矢疾追擊的三道劍氣拉長如紅絲,閃爍著源火光芒,繞著圓圈燁燁生輝。
  
  仍是避而不戰!
  
  楚云升頓時心中一沉,幾次交鋒下來,輕羽始終避而不戰,基本能證明僅僅一片羽,它也認為不是自己的對手,那它還來干什么?
  
  絕不可能是來和自己閑扯,或者靠威懾來嚇住自己。
  
  樞機生命是什么層次?絕非四王子以及軍神之流可以相提并論,沒有完全的把握,它不可能出現在自己面前自取其辱。
  
  經過死陣之戰,它對自己的戰力應當有個大致的把握,明知一片輕羽不敵,為何還要前來攔截?
  
  這時候,楚云升使用樞機源火后的身體開始變得漸漸麻木,但靠著剩下的冰卵支撐,一時還不至于馬上癱瘓。
  
  難道它知道自己使用源火后的弊端,所以才故意拖延時間?
  
  不對,它不可能知道,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剩下的十七個血騎!
  
  楚云升目光凝然,不再牽動源火,迅速運轉腦袋。
  
  搞不清對方意圖,這戰怎么打?總不至于,它就是來糾纏惡心自己的?
  
  等等,糾纏!
  
  楚云升心中一凜,馬上醒悟過來,它也在拖延時間,等待它的本體!
  
  一定是這樣,只要它本體一到,正如它自己所說,一切都會變得簡單。
  
  以自己的戰力,完全沒有任何與它本體直接對抗的本錢!
  
  如果零維在手,或許可以一拼,六米之內,必定讓它血濺當場,可惜,他剛剛也只才有了一個解決零維的朦朧想法。
  
  但它為什么不悄然躲起來跟蹤自己,等到本體到了再出現?
  
  楚云升冷峻地望著飛速漂移的輕羽,仿佛看到了它的心思。
  
  它是樞機,這就是樞機的驕傲,只有樞機層次的生命才會有的強大自信!
  
  自己根本跑不掉,即便事先知道了它的本體在趕來中,也逃不掉,一片輕羽始終會跟著自己。
  
  它不是在拖延時間,它確定無疑地知道自己沒有任何選擇,只有它給的兩個選擇,而且結果都一樣。
  
  所以,它說要簡單,因為它是樞機!主宰天下生靈命運!
  
  但他不會再說什么跟它去天空花園,然后暗地里虛以委蛇,想辦法找到生機,這沒有用,從武力,從思維上,自己都完全不是它的對手,一眼就能被看穿。
  
  也別想著老實交待出封獸符的秘密,它就會放過自己,那種幼稚的想法,很多年前就死絕了。
  
  他必須清楚地知道自己敗了,任何方面都不是人家的對手,憑什么不敗!?
  
  只有知道敗了,才能重新定位自己的處境。
  
  楚云升很冷靜,雖然天羽國大長羽的本體隨時都會出現,但不會立即殺自己,至少眾神歸來之前不會,這點他有把握。
  
  他身負兩個重大秘密,一個是影人的下落,一個是軍神的封魔死陣,哪一個,都是它極渴望得到的東西。
  
  深吸了一口氣,楚云升看了一眼輕羽,再看了一眼天空,立即轉身沖向密林,大紅馬還在那兒等著他。
  
  火速從馬背行囊中撕下一片灰布,咬破食指,飛速寫下一大串文字。
  
  然后解下冰源體包裹,將血字布條塞入進去,系在其他騎獸身上,狠狠地朝著騎獸身后刺入一只騎士匕首,令它嘶鳴著朝著血騎藏身的方向跑去。
  
  他自己不能回去,輕羽只發現了他,應該不會發現遠在密林深處只有十幾個的普通生命。
  
  不過不保險,他得帶著輕羽出去兜一圈。
  
  肖納他們能不能發現這只騎獸,也許要靠運氣,但比起輕羽發現他們,要好太多。
  
  如果他最后的決定仍舊失敗,還有布特妮成為樞機的那一天!
  
  他盡了最大的努力,一切都看天意吧。
  
  翻身騎上大紅馬,將白甲騎士與受傷騎士丟在一旁。
  
  楚云升摩挲著大紅馬的脖子,稍稍安慰它極度緊張繃緊的身體,微微一笑:“別怕,沒事,我知道你喜歡人家叫你劍來,但那不是個好名字……劍來,跑吧,送我再奔跑最后一程……”
  
  大紅馬真的只是一個畜生,它聽不懂背上主人的話,但它能感覺到主人淡淡的心緒,嘶鳴一聲,邁開四蹄,沿著干涸堅固的荒地奮力奔馳。
  
  龜裂的灰色土地上,大紅馬荷著楚云升急速飛奔,他們身后,一只輕羽飄然射飛緊隨,而輕羽之后,三道劍氣宛如長長的絲線,絞纏飛掠。
  
  距離越來越遠,身后的密林漸漸消失,前方的城堡漸漸出現。
  
  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僅僅用了幾分鐘不到的時間!
  
  大紅馬拼盡了所有的力氣,是用它的生命在奔跑!
  
  但也已經到了生命的極限。
  
  大紅馬喘著沉重的粗氣,每邁出一次腳蹄,巨大的疼痛令它陣陣的抽搐,但它不打算停下來,它要奔跑。
  
  蹄掌終于撕裂斷開,殷紅的血液流了出來,在干涸的大地上留下一只只鮮紅的腳印,延伸向遠方。
  
  但它仍沒有停下,哪怕馬背上的主人一再勒緊韁繩,示意它可以慢一點,后來更示意它可以停下來了。
  
  但它想要快,想著帶著主人沖出去,就像那片汪洋大陣一樣,沖出去!
  
  它的身體開始出血,從毛細孔里殷殷地向外冒著血水,染紅全身,它的肺葉也開始出血,順著它的鼻孔嘴巴眼睛侵灑出來,令它視線模糊,呼吸困難。
  
  跑著跑著,它真的跑不動了。
  
  一個以往毫不費力的縫隙小溝,它需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跳躍過去。
  
  一個小小的陵坡,它爬上去,仿佛就再也下不來。
  
  ……
  
  身后的羽毛越來越多,就像下雪的時候飄落的雪花,輕輕飄蕩在周圍,飛舞回旋。
  
  它仿佛就奔跑在雪花片的堆叢中,血流不止,輕羽卻片片白潔如故。
  
  終于,它身上一輕,栽倒在地上,滾出去很遠。
  
  它連忙爬起來,看到楚云升在如云一樣的輕羽中,漸漸離開地面,飛向天空。
  
  大紅馬茫然不知所措,呆呆望著越升越高的楚云升。
  
  “去找吉特,吉特……”
  
  楚云升轉過頭,冷凜地望向天空隱約浮現的恢弘城市,拔掉手臂上最后一支紅液試劑,拋向干裂的大地。
  
  十一支紅液,在一路的奔跑中,他一口氣將剩下的整整十一支紅液全部注射!
  
  他已經將命運推到了劍尖。
  
  要么死,要么天羽國亡!
  
  ……
  
  楚云升在輕羽云朵間,越飛越高,身體如氣球般迅速膨脹,剎那間皮開肉綻,扭曲不成人形。
  
  湛藍的天空下,云升天際,不見蹤跡,只有一聲聲慘絕人寰的凄厲聲隨風隱隱傳來。
  
  大紅馬仰著腦袋,望著干凈的天空,楚云升消失的地方,望了很久很久。
  
  累了,它曲起四肢,趴在地上,把腦袋放在地面上,餓了,就去找點東西充饑,再回到原處。
  
  日落日出,天亮天黑,晨霜夜露,風沙飛雪……直到一隊騎士從天際邊奔馳而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