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884 天羽國大長羽

^
  
  潘氏理論的核心,楚云升還真是有點想不起來了,時間過去太久太久了,想要從記憶中落滿灰塵的旮旯里將它翻出來,抖抖干凈,非要花費很大的精力不可。
  
  他是沒那個精力了,他現在麻煩大了!
  
  距離密林僅一步之遙的位置上,他和大紅馬的前方,靜靜地漂浮著一只潔白的羽毛。
  
  羽毛只有巴掌大小,看起來人畜無害,很普通,無關的人甚至關心都不會關心它一眼,還以為是天上什么鳥兒掉落下的脫羽而已。
  
  它靜靜地浮在那里,一動不動,楚云升知道,他被發現了。
  
  死氣能夠屏蔽生命氣息,甚至能夠隔絕于零維有關的樞機契約,但顯然沒有能夠隔絕樞機之火這種外在的能量波動。
  
  任何東西都不是萬能的,都是嚴格限制的,他也無法期望奇跡。
  
  楚云升不說話,屏住呼吸,嘗試著選擇另外一條道路悄然離開,死氣覆蓋下,樞機也不能找到他確切的位置。
  
  但馬上,他便失望了,無論他換向哪一個方向,那只羽毛立即飛起,仍靜靜地落在他道路的前方。
  
  既然躲不掉,那就打吧,他楚云升從來都不懼怕死中求生,存亡之戰不計其數,也沒什么好怕的。
  
  隨即他給大紅馬一個信號,示意它自己先回去,和樞機的戰斗,它在這里什么作用也起不到。
  
  大紅馬倒是不背棄主子,立馬擺出大戰的姿勢,雖然它可能連敵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但不妨礙它裝腔作勢。
  
  直到楚云升恨恨地踹了它一腳,罵了一句,它才萬分疑惑地帶著腳印跑入密林,在密林中回頭望著楚云升,十分不解,以一個畜生的智慧,實在有些為難它了。
  
  羽毛仍舊靜靜漂浮,任由大紅馬離開,并不在意,以它的層次,的確也范不著和一個畜生計較什么。
  
  等到大紅馬進入密林,羽毛振動了,卻不是攻擊,而是波動空氣,產生聲音:
  
  “你很困惑,為什么我始終都能夠確定你的位置?”
  
  它大概知道楚云升有地底小人的翻譯器,說的是天羽國語,語音自然,不別扭。
  
  楚云升手里握著剩下的半塊冰卵,調節氣息與元氣,越來越平靜道:“是有一點,但既然如此,也就無所謂了,樞機的層次總該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
  
  羽毛振動道:“在今天之前,我對你的了解僅來自于其他人轉述的報告,不可否認,我對你很好奇,但我仍覺得從你剛剛那句話中可以看出,你習慣于把簡單的事情想得太復雜。”
  
  楚云升沉靜道:“是嗎,你覺得一個樞機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應該如何簡單地去理解你的目的呢?是和我來聊天,或者還是說,你僅僅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樞機?”
  
  羽毛平穩地振動道:“我說的是思維方式,就剛才的事情來說,你認為我能發現你,是因為我有你所想不到的其他能力,事實卻很簡單,同樣的辦法,可以用一次兩次甚至三次,但不可能騙過第四次。”
  
  楚云升道:“?”
  
  羽毛振動道:“你的確可以隔絕生命氣息,但你忘了一點很簡單的事情,空氣中,存在數不清的細菌以及微生物,它們也是有生命的生物,而且廣泛分布,就像海洋一樣連續不斷,而你隔絕自己的同時也隔絕了它們,如同在海洋中憑空挖去了一塊,形成不合常理的生命真空地帶,所以,前三次,你可以出其不意的隱藏,第四次卻是向全世界表明你在這里。”
  
  楚云升微微皺眉,不知道它說的是對還是框自己,便不動神色道:“或許你說的有道理,但如果你不在附近,我相信你也沒這個本事找到我。”
  
  羽毛振動道:“的確如此,我就在附近。”
  
  它這個“我”,自然是指這只羽毛,而不是它的本體,楚云升詫異它為什么不動手,肯定不是為了等其他樞機,要是它連這點自信都沒有,也別做樞機了。
  
  但它不動,對楚云升有利,他需要時間提升能級,因此也不急著如同往日那樣先下手,繼續說道:“你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不會是專門來告訴我我暴露了,而且思維有問題吧?”
  
  打死楚云升也不相信它會是這個目的,說出來只是為了讓談話繼續下去而已。
  
  羽毛振動道:“確實不是,但我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能在我們繼續談下去前,能夠提醒你盡量用簡潔的思維方式去思考,而不是復雜的方式。”
  
  楚云升道:“這么說,你是來和說事情的?”
  
  羽毛振動道:“可以這么理解,但談不下去,自然仍要使用武力,所以簡單最好。”
  
  楚云升冷笑道:“這天底下可不只你一個樞機吧,等會大陸國的樞機來了,可就不那么簡單了。”
  
  羽毛振動道:“我出現在這里,它就不可能再出現在這里,我們有過協議,它往南追,我往北追,我們都知道你曾想去北面的驅猛之地,所以它認為你一定會猜到我們猜到你的行動,會調頭向南,它想得太復雜,而我想的很簡單,于是我先找到了你。”
  
  這個問題,楚云升其實也想過,正如羽毛所說,他覺得追殺的兩個樞機肯定會猜到他猜到它們猜到自己的動機,實在太復雜繞人,干脆繼續北上,不管那么多。
  
  誰想到被羽毛在這么簡單的思維下就追上了。
  
  想了想,事情到了這步,也只能看一步看一步了,索性道:“你想說什么,就像你說的,簡單說吧。”
  
  羽毛振動道:“好,我想知道你對梅爾蒂尼封魔死陣所有的了解。”
  
  楚云升問道:“誰是梅爾蒂尼?”
  
  羽毛簡潔振動道:“大陸國的軍神,和你對陣之人。”
  
  楚云升思索道:“我知道了,他原來是你們“放”出來的,如果沒有你們的默許,恐怕他就是答應那個七公主,人也來不了吧?那兩個黑衣侍衛應當就是你們派出的人。”
  
  羽毛振動道:“你開始復雜了,的確是我們默許,但他想要來,我們也不會阻攔,這不是重點。”
  
  楚云升道:“你不復雜,自然有人復雜,比如大陸國的那位,恐怕就是想讓它對陣我,然后看到它想要的東西。”
  
  羽毛振動道:“對我來說,很意外,它怎么想,我不知道。”
  
  楚云升又道:“如果我不告訴你呢?”
  
  羽毛振動道:“你會一輩子囚禁在天空之城,受盡各種折磨,如果你仍不肯說,等到時間到了,我會處死你。”
  
  楚云升道:“什么時間到了?”
  
  羽毛振動道:“眾神歸來之前。”
  
  楚云升沉默片刻道:“那如果我告訴你呢?”
  
  羽毛振動道:“那樣你可以活下來,我將用神境之力給你新身份,以天羽族的身份活在天羽國。”
  
  楚云升用不解的語氣道:“為什么要新身份?人類的身份有什么問題?我要知道實情,你如果說謊,我能夠分辨的出來,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們少多少。”
  
  羽毛猶豫了一下,振動道:“現在告訴你也沒關系了,全局已經基本布置好。眾神歸來之前,所有人類全都要被處死,一個不留,這是神諭,不可更改!”
  
  楚云升心中一沉:“大陸國也收到了同樣的神諭?”
  
  羽毛沉默。
  
  楚云升點頭道:“我知道了,但你們仍在利用人類,是不是違反了神諭?”
  
  羽毛振動道:“神諭不可違反,但五國仍舊存在,別人在利用人類探尋遺境,增強實力,我們也必須如此去做。”
  
  楚云升冷聲道:“恐怕不僅僅是探尋遺境吧!”
  
  羽毛振動道:“更多的事情,你沒有必要知道,和你無關。”
  
  楚云升冷笑道:“真和我無關嗎?我雖然不聰明,其它我的確不知道,但前后聯系起來也能想到最陰險的一點,你們利用完人類,在眾神歸來之前,再一把殺干凈,可你們又不想浪費幾十億的生命力,所以,需要我做幫手……還用我繼續往下說嗎?”
  
  羽毛振動道:“所以我一開始就希望你的思維能夠簡單一點,因為你的選擇只有兩個,很簡單,不要考慮其他太多。”
  
  楚云升冷哼道:“要么生,要么死,的確是很簡單,你的簡單就是指這個了,但我也很簡單,你確定你真的能打贏我嗎!?”
  
  羽毛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而振動道:“你知道大陸國的大神官和海之國的殿主,為什么都沒有殺掉你,甚至都不管你與胡爾亂來嗎?尤其是大陸國的大神官,你一直在它的地盤上,它有很多的機會。”
  
  楚云升很干脆地道:“不知道。”
  
  羽毛振動道:“它想知道你背后的神靈就是誰,在什么地方,而不是真的就殺不掉你。”
  
  楚云升冷諷道:“你們果然是在打它的注意,我知道,你們找我,不僅僅是為了最后一刀,你們還有更深的說不得的誅心心思,對嗎?否則,那什么軍神,梅爾什么的,為什么能活到現在?”
  
  羽毛振動道:“我們有我們的考量,這個不用你來操心。”
  
  楚云升道:“如果你們覺得你們命嫌長,就去找到它吧,這件事情我樂于幫忙。”
  
  羽毛振動道:“你能騙得了胡爾,騙不了我,它至少重傷不治。”
  
  楚云升道:“我明白了,你們一直想通過我把它找出來,但又出了梅爾蒂尼那檔子事,臨時又改變注意了,這才一直追著我不放。”
  
  羽毛振動道:“不錯,所以你現在只有兩個簡單的選擇,我以天羽國大長羽的身份向你保證,選擇前者,你可以安然在天羽國以天羽人的身份度過余生……現在,你可以告訴你的選擇了!”
  
  ***
  
  建議大家重翻一下282章,對前兩章會有不同的理解。
  
  吃完飯回來的時候,頭痛的厲害,沒吃藥撐著碼字,碼完竟然不疼了,飄火會繼續努力,月票還差一點,誰還有票票呢?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