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883 源體

^
  
  受傷的騎士大概也意識到了這點,猛地將自己的頭盔掀了下來,露出一個和大陸國卡旦族不同的女性面孔,并迅速從懷來掏出一卷皮文展開,指著上面的畫像道:
  
  “尊敬的八域行走,大陸國已在全境通緝您,這是神殿昨晚千里急發的通緝令,不是王庭,是神殿,而且還是聯合通緝,但您放心,我們不是卡旦人,我們不會出賣您的消息,我們是荑族,數千年來飽受卡旦人蹂躪,我們正在聯系其他荑族人準備乘亂起兵反抗,如果我們出賣您,您隨時可以說出我們即將起兵反抗的事情,以您強大的實力或許還能逃脫,但我們卻會因為消息走漏而全族牽連,請您一定要相信我,我已將整個荑族的命運交換到您的手里。”
  
  它完全可以裝作沒有認出楚云升卻沒這么做,并非腦袋壞了,楚云升什么都還沒說,它就主動承認,看起來很愚蠢。實在是楚云升已經在準備殺它們了,再不說,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大概是為了保命,索性一股腦兒地說出重磅消息。
  
  楚云升不存在相不相信它,看著它手里那副暗黃色的通緝令,心中頓時想到,那位軍神果然大有來頭與隱情,他鼓躥著胡爾起兵造反,大陸國神殿也無動于衷,稍稍威脅到軍神小命,它們卻坐不住了,而且還不是一個坐不住了,連夜就做出反應!
  
  這事他有心理準備,通緝就通緝吧,只要樞機不來,通緝就是個笑話,最多也就是讓接到通緝令的人充當“眼睛”。
  
  荑族,楚云升也是知道的,和胡爾大軍“混”了幾個月,對大陸國的各種種族,他大致有過了解,據說在北方,還有更為奇怪的種族。
  
  胡爾送給他的那名小侍姬,就是一名荑人,大陸國的貴族城堡深帷中,充斥著大量的這樣的侍姬,所以并不陌生。
  
  但這些都阻擋不了楚云升將它們滅口的決心,事關重大,在能完全操控樞機之火前,他不想冒險。
  
  被冰魄幻鳥這么一弄,激發了樞機之火,他又得抓緊時間找個安全的地方注射紅液,以抵消身體僵化的影響,實在煩不勝煩。
  
  見楚云升仍沒有放過它們的意思,那名騎士慌了,張開雙臂,護住昏迷的白甲騎士,急切地大叫道:“你殺了我們什么好處也得不到,不殺我們,我們可以和你分享情報,大陸國上至皇宮王庭,下至貴族封地城堡,到處都有我們的人,我們連它們昨天晚上在哪里睡覺,哪張床上睡覺都一清二楚!”
  
  它這一說,頓時在楚云升腦海中出現一張普天蓋斯無孔不入的情報網來,荑族可真算是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的典型代表了,但仍打動不了他,他好像不需要,除非它們能夠提供樞機的情報,但那是瞎扯。
  
  這時候,大紅馬“搖搖擺擺”地跑了回來,嘴里叼著兩樣東西,渾身打著哆嗦寒顫,馬鬃都冒著冷氣豎立起來,來到楚云升身邊,丟下東西就立即閃到一邊,躲兩個東西遠遠的,牙齒凍得嘎吱吱亂響。
  
  其中一個正是火龍所搶的東西,楚云升不知道是什么,但另外一個應該是冰魄幻鳥死后所留下的“卵”,和火焰幻鳥倒是很類似。
  
  “這個是什么?”
  
  樞機尚未出現,楚云升利用這點點時間,想要多問些東西出來,那名騎士已經嚇壞了,連造反的事情都抖了,不應該會隱瞞一個已經落入“敵手”的東西。
  
  楚云升一邊指著火龍所槍的東西,一邊將“冰卵”拿在手里,未等那名荑族騎士回答,自己就先“咦”一聲。
  
  冰卵中所含的冰元氣極為精純,與他的極限火元氣幾乎都不相上下,如果剛才不動用樞機之火,還真的未必能殺死它。
  
  冰卵觸及在手掌肌膚上,迅速順著手臂“流入”身體,其實也不能叫流入,而是他越來越燥熱僵化的身體溶化了它,冰與火本就對立,對沖在一起,很快相互抵消。
  
  當然過程并不是這么簡單,抵消中,相互的沖突爆發出一陣陣膨脹力,如果是一般的身體,現在估計早就冰火兩重天地炸開了,但經過兩次紅液注射了整整一支試劑的身體,強韌度還是很不錯的,雖然仍很難受,但比起奇癢來說,算是“仙境”了。
  
  沒想到這個東西倒是解決了他一個大麻煩,雖然身體極限沒有提高,仍維持原樣,但好歹把暴虐的火元氣對沖下去,避免了身體再次陷入癱瘓,各種剛剛已經開始麻木的神經又在恢復之中。
  
  另外一邊,受傷的騎士吱吱嗚嗚地反而不干脆起來,隱晦地看了看地上火龍搶走的那個東西,東拉西扯地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楚云升發覺冰卵的好處,再看看地上的東西,感覺它也透著更為精純的冰元氣,便準備拿起來帶回去研究一下,誰想,剛到一碰到那東西,整個手迅速急凍,如果不是火元氣立即反撲,整個手臂或許都能被凍掉。
  
  望著它晶瑩剔透散發著淡淡寒冰的冷芒,楚云升兀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下一刻,手臂上微微細膩的變化感覺穿來,他目光凜然,猛地知道這東西是什么!
  
  竟然是個冰源體!
  
  沒錯,雖然他只接觸過木源體,但那種催生出火元氣的強悍能力永遠無法忘記。
  
  剛才,這東西侵入手臂,在與火元氣對抗后,隨即轉化為充沛的木元氣能量,再加上外形性狀等其他驚人相似的特點,他敢百分之八十地確定這東西就是一個冰源體。
  
  但不知道是不是次級的。
  
  在楚云升的記憶中,木源體的真正作用肯定不是催生火元氣,他至今也不知道,冰源體會有什么作用,他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和冰卵的精純冰元氣不同,冰卵中流出的冰元氣無法發生性狀改變,冰元氣就是冰元氣,消耗干凈了也不會產生木元氣。
  
  但這不等于說,它比冰卵對此刻的楚云升更適用,將它攝入體內,一開始的時候的確可以依靠冰元氣鎮壓火元氣,但旋即轉化出來的木元氣,弄不好就會給楚云升來一個木火焚天,當場燒成灰燼。
  
  這里面的危險,楚云升還是能分清楚的。
  
  時間急迫,他立即將身上的暗能量甲卸下,把冰源體裹入進去,用地上戰死的騎士甲胄融入火元氣,揉成一團后再將它們包裹進去,放入大紅馬屁股后面的行囊。
  
  不管是冰卵,還是冰源體,都在剛剛給了他一絲隱約的啟發,現在還說不好,需要時間整理,但有一點,他困頓已久的獨特修煉之路,總算摸出了點能向前再邁出一步的門檻了。
  
  弄得好了,說不定真能把零維給“解放”了!
  
  當初,他是吸收了沙漠中含有即將沖擊樞機木能量的怪東西,才會變成了這樣。
  
  這時候,他竟然想到了許多年前,在黃山中遇到的一個發明潘氏理論的人。
  
  多年不斷積累在他腦袋中的點點滴滴知識,此刻一點一滴地浮現出來,還真有點水到渠成的感覺,雖然只是前進道路上的微微一小步,但就是一小步的豁然開朗,也讓人感到知識積累到一定程度時綻放出來的力量。
  
  大約是看出楚云升終于也對那個東西產生了強烈的興趣,那名受傷的騎士也不再“掙扎”,很光棍地做最后努力道:
  
  “您如果不殺我們,我帶你去荑族秘地,我們還有和它類似的東西,您一定會敢興趣!”
  
  楚云升大概是看明白了,估計這幫子人當中,就白甲騎士寧死不肯交出冰源體,其他人則是能活命就活命,哪管得上那么多?
  
  當然,楚云升也基本不相信它的話,不相信它知道還有其他源體存在,也不相信它會好心帶自己去,也不是好心,是為了保命。
  
  有沒有,要不要去找,是要根據他想清楚如何控制零維樞機之火后,需不需要才能決定的。
  
  所以,它很倒霉,仍舊是要死。
  
  但就在他重新抬起長劍的瞬間,手卻突然凝固了,一副見了鬼一樣的神情浮現在臉上。
  
  或許是受傷的騎士太緊張了,崩潰了,護著身后白甲騎士的力氣過大,導致白甲騎士從馬匹上墜落下來,盔甲掉落在一邊,露出一頭秀發,與一張雪白可餐的臉來。
  
  皇北櫻?不對,好像下巴沒這么尖,狐貍精?也不對,好像眼睛沒這么大!
  
  雖然她是昏迷的,但是仍可以看出她的與眾不同,緊鎖的眉頭,緊抿著的小嘴……渾身上下,就像蘊藏著一柄鋒銳無比的利劍,隨時出鞘!
  
  等等,楚云升突然想到拔異也分辨不清楚中國營地官員們的面孔,腦袋一動,愕然道:不會是卓爾星人吧!?
  
  再聯想到剛才的飛行器……
  
  可,這是卓爾星人的先祖,還是卓爾星人的后代?卓爾星人的飛行器可是立方形的。
  
  但又怎么會有尾巴呢?
  
  好像狐貍精別的或許沒有,尾巴肯定是最多的吧?
  
  楚云升腦袋有點亂,竟然冒出如此奇葩的理由來!
  
  時間不多,他立即將受傷的騎士連同白甲騎士捆在一起,扔在大紅馬的馬背上,自己用準備好的密林藤條將地上的鎧甲串聯在一起,騎上一匹無人的騎獸,再將剩下的殘骸燒毀一空,飛速離開現場。
  
  他得靜一靜,捋一捋。
  
  ***
  
  第二更,我去吃飯,向大家求票,尤其是推薦票和月票。
  
  飄火回來,肯定碼第三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