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79 稀有之物

^
  
  驚嚇的戰馬先猛地竄了出去,一溜煙地跑開,鉆入密林的深處,小心地回頭望著楚云升有沒有跟上來。
  
  但見到楚云升冷沉著臉,站在在不遠處一動不動,它討好地跑過來,用巨大的腦袋蹭著楚云升褲腿。
  
  馬是一種極通人性的動物,進化后的更是如此,它能仿佛能感覺到楚云升手里握著的長劍是要干什么,所以始終提防著那只寒光閃閃的長劍。
  
  它倒是沒逃跑,大概也知道跑不掉的,只好努力地討好楚云升,用腦袋在他腿上蹭來蹭去。
  
  楚云升怒歸怒,倒也沒怎么怪它,說來說去,都是他的第三股能量惹的禍,當下也不管它聽不聽得懂,就說道:
  
  “你也別怪我,這也是為你好。”
  
  說著,他一手按住它的腦袋嗎,將它身體扭到在地上,一手揮起長劍……
  
  電光火石之間,它像是感覺到了即將到來的噩運,悲鳴一聲,卻不敢反抗,看著遠處那只漂亮的戰馬,似乎算是認命了。
  
  那只寒芒畢露的長劍終究沒有揮擊下來,吉特在最一刻趕上來,緊急說道:“王,不能閹,留著,一定要留著!”
  
  楚云升舉著劍詫異道:“為什么?”
  
  吉特認真道:“我在想,它已經進化成功了,而且遠比其他戰馬成功,如果閹了,會不會太浪費了?如果有辦法控制它的動物獸欲,將來說不定能成為一匹優良的種馬?”
  
  楚云升錯愕道:“種馬?”
  
  吉特點頭道:“是,種馬!只要它越來越強,將來就必定能將這種基因遺傳下去,繁殖出更多跟強的戰馬!而且,它,嗯,它這樣子,就叫它大紅馬吧,現在也算是個稀有品種了,我們可以從它身上著手研究,尋找出可移植性的經驗,加速進化其他戰馬。”
  
  楚云升看看吉特,再看看手底下的腦袋,想了一會,終于松開手,道:“好吧,不過,不能再讓它靠近布特妮的戰馬,不行,它個畜生聽不懂,發起狂來,你們也未必控制住了它,把它栓到我旁邊,劍給我留著。”
  
  吉特點點頭,幫楚云升牽過戰馬,栓到樹上。
  
  楚云升坐在它身邊,它頓時老實多了,“大難不死”,可劍就在旁邊插著,時刻威脅著,它目不斜視地站在一邊,啃著地上沒幾根的小草,一有風吹草動,就立即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張牙舞爪,仿佛是要保護楚云升,戴罪立功,像是一條想要討好主人的超級大狗。
  
  楚云升沒理它,只要它在自己身邊老老實實呆著就行,平心做好,重新沖刺起能級,向樞機之火融入。
  
  他現在身體有一個極限,隨著紅液的注入,這個極限越來越高,將來是不是能夠完全能容忍零維中的樞機之火,這時候也說不好,但他總覺自己好像是傳說中的“煉尸”一樣,不停地用紅液改造這具借來的身體……
  
  火元氣一點一滴向上攀升,精純的能量擾動令身邊的大紅馬隱隱感到不安,很快便來到上一次的極限位置,楚云升對能量掌控極為精準,記得很深,稍稍停留一下,讓紅液改造過的身體漸漸適應上一次的極限,以防止突然將能級拉上去,剛剛改造的身體一下子就崩潰了。
  
  這種低級錯誤不能犯。
  
  等了約莫十幾分鐘的時間,渾身上下,包括腳趾頭都在熱烘烘的溫度中,楚云升推測著大概可以了,再吸一口氣,準備往上攀升。
  
  這時候,吉特突然跑了過來,大紅馬立即警惕起來,仿佛為主人效力的時候終于到了,沖著吉特擺出一個兇狠的姿勢,隨時要撲過去。
  
  吉特被嚇了一跳,說起來,大紅馬的戰斗力現在不弱于他,甚至還在他之上,真要打起來,未必是一個這個畜生的對手。
  
  于是,立即遠遠地站住。
  
  楚云升修煉時對外界的感應從黑暗時代起就養成了敏銳的習慣,當即飛快說道:“又出什么事了?”
  
  大紅馬亂來的時候,吉特也沒有來過,現在突然來了,肯定是有比大紅馬更加緊迫的事情。
  
  吉特小心地提防著腦袋壞掉的大紅馬,一邊說道:“古克曼醒了,讓我立即來找您,有件事,說非常重要,一定要當面告訴您,您看,您是不是再去看一下?他的情況很不好,持續惡化昏迷,身體碎塊一樣,抬都抬不了。”
  
  楚云升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估計要不是和布特妮有關,就是和艾希兒迪爾有關,對他們現在是停在這里繼續療傷,還是立即撤離有很大的作用。
  
  到現在,他也沒弄清楚迪爾為什么能夠破壞布特妮等人的符陣,說不定,他們還有別的血族密法跟蹤自己,王庭的軍隊他是不怕,就怕樞機生命找上門來。
  
  平息下火元氣,楚云升不放心大紅馬自己留在這里,便帶著一走。
  
  來到血騎們修養傷勢的地方,很快見到古克曼,這個人不是十二血騎中的隊員,以前楚云升和他的話也不多。
  
  一見到楚云升,身上沒有一塊好肉的古克曼,掙扎起來,沒有廢話,生怕自己下一刻就挺不住了,直接說道:“王,文小姐,文蘿……”
  
  說著,他竟然一口氣沒上來,正在關鍵的地方生生地斷掉,兩眼一閉。
  
  楚云升毫不猶豫地用劍割斷自己的手臂,將血液融入他的傷口,道:“帕斯卡爾,你等會再過來抽血,紅液的藥性應該已經下去了,再用不會有問題。”
  
  帕斯卡爾嘆息道:“王,單是靠您的血,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我們現在繼續各種藥品,普通的傷勢,血族可以自行恢復,但有些傷是能量的貫穿傷,傷口自愈不了,必須用藥,先把傷口愈合,停止腐爛發炎,然后再慢慢用血族的能力恢復內傷。”
  
  楚云升點頭道:“等布特妮的事情處理好,我們立即上路,爭取找到一個地球人營地,吉特,你表哥肖納的情況怎么樣?”
  
  吉特沮喪道:“越來越不行了,剛下馬的時候,他還能嗯兩聲,現在嗯都嗯不出來了。”
  
  楚云升面容嚴肅起來:“這樣,我現在沒什么大問題,有帕斯卡爾照顧著,你立即動身,帶一兩個還能騎馬的兄弟,往前探路,不管怎樣,先找到一個地球人營地,搶也要把藥搶到手!”
  
  吉特點點頭,立即去準備。
  
  說話的功夫,古克曼悠悠地轉醒過來,大概還不知道自己昏厥了一次,接著就說道:“我看到她了,看到她了!”
  
  楚云升心中一動,大部分人的情況都搞清楚了,唯獨文蘿的下落沒人知道,當時,布特妮把她丟下了,也是生死不知,現在不知道還活著沒有。
  
  “她怎樣了?還活著嗎?”隨即,楚云升示意他慢慢說,不要著急。
  
  古克曼斷斷續續地艱難道:“是,我看到她了,有人把她帶走了,是佩林斯,我認得他,他是迪爾的人,還有其他幾個人,他們混在大陸國軍隊中,悄悄地把文蘿帶走了,咳咳咳。”
  
  楚云升心中一沉,道:“她當時還活著嗎?”
  
  但又一想,要是文蘿死了,他們還要她看什么?
  
  古克曼喘著氣道:“活著,王,我看到她和佩林斯他們說話了,她是叛徒!她出賣了我們!王,咳咳咳。”
  
  楚云升猛地從石頭上站起來,沉聲道:“古克曼,你聽到她說什么了嗎?你怎么肯定她是叛徒!”
  
  古克曼激烈地起伏著胸口,目光怨恨地一字一血道:“人太多,聲音太大,我只聽到兩個單詞,她跟佩林斯他們說:you,late!肯定是她,我看得出來,她后來跟佩林斯走了……咳咳咳,除了她,不可能有別人了,是她攛掇您和胡爾一起發的兵,她也是最了解我們血騎的人,我們當中沒有叛徒,只有她,現在她又跟迪爾的人走了,肯定是她出賣了我們!”
  
  激動中,古克曼又昏厥了過去。
  
  楚云升面色鐵青地站在一邊,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
  
  文蘿,這怎么可能?
  
  如果說他和艾希兒之間還能勉強找到一點原因的話,比如那間青色鎧甲,比如誰是真正的不死王,但他和文蘿之間,壓根不存在任何的問題,歸還記憶的事情也解釋清楚了,怎么會是她出賣了所有人包括胡爾?
  
  但那兩個單詞:“你們”,“來遲了”,太刺耳了,如果古克曼沒聽錯又沒說謊的話,就已經很赤裸裸了!
  
  楚云升一下子想到很多,是文蘿出的計策,策反胡爾,才會有后來的清君側的內戰,同樣也是文蘿最為了解布特妮手下的血騎,練習符陣的時候,也從來都沒有避開她,還有,最關鍵的地方,她最后跟迪爾的人走了,沒有死,那為什么最后,沒有跟自己一起走?
  
  這時候,他猛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印度人阿米爾透露的靈魂之鏡,他忙得忘記問,文蘿竟然沒有主動提過一次,后來還是沙漠中,他突然想起來了,才問了一嘴,當時文蘿說被阮曉紅的人搶先下手了,但解釋阮曉紅自己也不知道,當時正在和他談話求藥。
  
  他那時候也沒在意,對阿米爾的靈魂之鏡不抱什么希望,所以也沒追問。
  
  想在想想才覺得太不正常了。
  
  但她為什么要設計自己呢?是設計,不是背叛!如果古克曼沒有說謊的話,楚云升敢肯定這點。她不存在背叛,從跨過火線可能就開始了,所有環節都是她精心設計的才有可能。
  
  可她能得到什么好處?
  
  楚云升知道的信息遠比她乃至艾希兒要多,她基本不存在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實在看不出她能得到什么好處。
  
  難道是要把大陸國搞亂?先唆使他和胡爾,然后再把情報賣給王庭,之后,又出策用艾希兒幫助大陸國的軍神對付自己,在用自己打敗軍神,戰死王庭大軍幾十萬……最后她把所有人都坑了一遍,讓整個國家一片混亂?
  
  楚云升不由地打了個冷顫,太可怕了!
  
  不知道是自己疑神疑鬼地想太多,還是本來事實就是這個樣子!
  
  那天如果不是布特妮心有靈犀地趕到他的房間,他是不是已經被文蘿刺死了?而她身上的傷勢只是鋪墊的偽裝?還沒來得及動手?后來說的都是謊話?
  
  自己后來竟然還和她講述自己的經歷,以為她也很感動,現在想想,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那時簡直就是一個小丑,那一刻,這個女人心里不知道怎么想鄙夷他,暗中嘲笑呢!
  
  被她玩弄于股掌,還蠢貨一般地向她講述自己的心事!?
  
  楚云升一劍劈開腳邊的石塊,從偽碑中出來后,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想要殺掉一個人!前提是真的事實,這點他還是很冷靜的。
  
  但布特妮一定在最后看出了什么,所以即便是死了,也想著要告訴自己,提醒自己!
  
  楚云升心中莫名一酸,有點堵得慌。
  
  不管怎樣,他一定要救活布特妮!
  
  事情的真相總有水落石出的一點,不能亂了計劃。
  
  而且,事情未必是現在想的這樣,只是古克曼的片面之詞,在那個時候,所有人的情緒都很激蕩,比如胡爾,楚云升相信,它恢復理智之后,絕對不會再做出當時發誓的舉動。
  
  那兩個單詞也未必是連起來的意思,中間或許還有其他單詞古克曼沒有聽到,意思就完全不一樣了。
  
  同樣也有很多另外的證據指向文蘿沒有問題,否則她應該一出沙漠就悄悄溜掉!跟隨他們一起沖擊包圍圈,她一個普通人就是找死!拿命在玩!
  
  最后沒有跟自己走,也可能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被控制,昏迷,等等。
  
  但楚云升現在不能質疑古克曼說謊,那等于是打所有拼死才活下來的血騎的臉!
  
  一切都要等到布特妮“醒”來,才能清楚。
  
  回到原先的地方,楚云升盡量將自己的心緒平靜下來,他的克制力還是很強的,沉著臉,繼續沖刺能級。
  
  他一定要把封獸符制出來!
  
  火元氣穩步的攀升,一層層的向現在身體的極限攀升,大量地融入零維中的樞機之火。
  
  這時候,就在火元氣要突破極限的當口,零維中意外地“擠出”了一團白芒,飛速地落在他的額頭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靜靜的懸浮著。
  
  這是一個很美的東西,一波波地散發著乳白色光芒,溫和,均勻,精確。
  
  楚云升從來沒見過這個東西,但能從它身上發現絲絲的樞機力量。
  
  好在此刻有大量的死氣遮蔽密林,不用擔心被發現。
  
  下一刻,他意識一轉,這團光芒迅速鉆入地面上最接近他的一只小蟲子,他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但似乎就是應該這么做。
  
  那只小蟲子,突然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膨脹起來,原本慢吞吞的速度,剎那間成倍上升,眼看就要跑遠了,楚云升急忙下一個意識要把那團光芒取回來。
  
  這時候,零維牽動了一下,他稍稍猶豫,但仍把它拉了回來。
  
  光團鉆出小蟲子,意外出現了,小蟲子瞬間死去。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怎么回事?通過那團光芒怎么感覺到小蟲子的零維破碎了?
  
  他猛地意識到了什么,急忙找到第二個小蟲子,繼續嘗試……
  
  吸取上次昏厥的教訓,楚云升沒有試驗太多,他已經隱隱約約地猜到這是什么了!
  
  但,他怎么會有東西呢?這東西太稀有了,幾乎是所有種族夢寐以求的!
  
  ***
  
  大家應該猜到那團光芒是什么了,這個伏筆有點久遠了。
  
  今天說好了的第三更,大家的票票呢?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