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877 月下檢查女尸

^
  
  北方的一處密林中。
  
  “你說什么?”
  
  楚云升從奇癢折磨中的煎熬過來,額頭上汗珠連連,看著眼前的人,驚訝道。
  
  天黑前,他們一路飛馳,終于來到地圖上沒有標注的一個深山老林,血騎們雖然個個帶傷,有的甚至是重傷,卻以最快的速度,七手八腳地將已成為“僵尸人”的楚云升捆好,找出半根注射器,將紅色液體推入進去。
  
  剛剛熬過來,就聽到肖納的表弟吉特不安地帶來一個古怪的消息。
  
  吉特命大,和其他血騎慘烈地活下來的情況不同,他能活下來,幾乎是一個奇跡,第一次沖鋒,他就被沖散了,等到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埋在一堆胡爾士兵們的死尸里,當時已經戰亂成一團,楚云升正在折返回沖,王庭大軍早將主要精力推移到距離它很遠的地方,他一直趴著窩,沒敢亂動,直到楚云升掌控了死陣,豎起了王旗,他才跑出來,順帶還救了幾個半死不活的戰友。
  
  事后才知道,剩下的這十七名血騎中,包括肖納,還有三人,他一共偷偷摸摸地救了五個!
  
  盡管其中一個后來死于零維爆裂,但仍有四個還活著。
  
  雖然沒有立下戰功,和其他血騎的英勇表現比起來,也不夠光彩,但的的確確地立下了赫赫救援之功,尤其是肖納,幾乎是他從尸塊中翻出來的,再多埋一會,就斷氣了。
  
  北上后,肖納基本已經不能說話了,他的傷勢很重,半邊身子差不多都被削掉了,完成楚云升交代的任務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楚云升,他還很緊張,硬是手抖地扎了三四針,才扎對了地方,好在楚云升無知覺,他才算蒙混過關。
  
  作為十七名血騎中傷勢最輕的人,吉特就成了所有人的“勤務兵”,療傷、喂食、上下戰馬等等,忙得不可開交,當然最重要的,就是保證楚云升不能行動時的安全。
  
  “王,真的,我已經不止一次有這種感覺了,剛才就在那邊,要不您去看看?”
  
  和其他血騎有點不同,吉特比較活躍,人也很靈活,雖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血族,卻特別喜歡普通人類才會喜歡的哈利波特,偶爾也愛看吸血鬼題材電影,腦袋里有一些的稀奇古怪想法,有一次一激動,腦袋一熱寫信大罵某個劇組不了解真正的血族家庭,由于沒有他得到任何重視與回復,氣憤不已的他偷偷摸到導演家里,半夜三更站在床頭露出兩顆獰笑的獠牙,硬是把床上抱著美女的白胡子導演嚇入了心臟病醫院,事后被肖納抓住狠狠地揍了一頓。
  
  但現在同伴們死傷凋零,傷亡慘重,即便是他,也提不起精神來,情緒極為低落,如果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也不會這么說,之前大家都是沉默不語的。
  
  楚云升神色凝重地點點頭,在吉特的攙扶下試著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神經觸感已經大部恢復,剩下的區域正在重建中,剛剛注射的時候,他還抱有幻想,全身沒有知覺,應該不會像上次那樣奇癢難忍,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這樣,但到了后來,神經逐漸強韌起來,一絲絲恢復感覺之后,痛苦竟然更勝第一次百倍,好在總時間的長度上因為前半段失去知覺而縮減了不少,否則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過來。
  
  來到吉特所指的密林,那里有一片的土堆,陣亡的血騎就埋在這里,每個坑都是吉特親自刨的,其他血騎再沒那個力氣,這個天氣,再遇到了雨水,再不埋就要發臭了。
  
  “就是這里,王,您等等,現在好像好沒出來。”吉特走到一處蘇松泥土堆的地方,那里有幾個腳印,他一會在這里站了一下,一會又在那里站上一會,口中奇怪地低聲念叨:
  
  “明明就應該是這里,剛才還有的,現在怎么沒有?”
  
  楚云升蹙了一下眉頭,問道:“你旁邊這排幾個都是誰的墳?”
  
  吉特從左至右順著指道:“這個是老賴的,這個是埃文的,這個是小比利的……”到了最后一個,他語氣一沉,難過道:“這個,這個是布特妮姐姐的。”
  
  楚云升心情沉重地點點頭,忽然心中又一動道:“你過來,過來,別站在那里,對,和我一樣,背過身,別往后看!”
  
  吉特神色一動,恍然大悟道:“對,對,對!就是這樣,當時我就剛準備走,然后,一回頭,就沒了!”
  
  “不要說話。”楚云升馬上道。
  
  隨即,兩人屏住呼吸背對著一座座幽森的墳頭,悄然地坐了下來。
  
  周圍靜悄悄的,除了風吹樹林的悉悉索索聲,沒有其他一絲聲音,月光幽暗地從密林樹梢上落在地面上,倒映出一個個光怪陸離的枝影,搖晃陰森,像是連接著陰間的路口。
  
  這時候,仿佛有一陣陰風吹來,陰涼涼的,吉特不禁打了個哆嗦,忍不住地想要回頭看,但見到楚云升一動不動地沉著臉,想了想還是沒敢。
  
  時間靜悄悄地過去,不知道等了多久,忙了一天的吉特困乏起來,打著盹,迷迷糊糊地要睡著了。
  
  忽然,楚云升捅了捅他,他立即清醒過來,剛要說話,見到楚云升給他一個禁聲的眼神,他立即捂住了嘴巴。
  
  但他馬上驚訝地看著楚云升,極小聲地用嘴型說道:“出現了,又出現了!”
  
  “別回頭!”楚云升見他下意識又想回頭去看,立即道。
  
  “我感覺它在在看著我們,好像有話對我們說?”吉特緊張地哆嗦了一下,雖然是一個血族,但他真的很丟血族的臉:“王,您說,它是幽靈嗎?”
  
  楚云升沒有理會他,皺著眉頭問道:“你也感覺到了?”
  
  吉特點頭緊張道:“是的,前后一共有三四次,出現的時間間隔越來越長,可我每次回頭,什么也看不見,但明明感覺它就在你后面,看著你,盯著你,讓你毛骨悚然,王,不會真的是幽靈吧?”
  
  “什么幽靈!”楚云升嗖地一聲站了起來,道:“快,立即把他們挖出來!”
  
  吉特模糊地聽明白了,但仍驚悚地道:“王,誰,挖,挖誰?”
  
  “還能有誰?老賴,小比利,布特妮……統統挖出來!快!”
  
  楚云升已經轉身過去,飛速地挖墳!
  
  一回頭,果然什么都沒有,什么也看不見!
  
  這個奇怪的感覺在離開戰場上的時候,楚云升就感覺到過一次,當時,一個影子模糊地出現在他們隊伍的后面,像是個渾身是血的女人,但他猛地一回頭,什么也看見,他以為是自己的幻覺,畢竟那時候身體漸漸麻木,各處神經器官都在錯亂之中,向大腦提供錯誤或者重復歷史的記憶信息很正常。
  
  但現在吉特也感覺到了,就不可能是錯覺了!
  
  雖然不可能是什么幽靈,但吉特有一點沒說錯,那個渾身是血的女人影子,在背后陰森的感覺中,的確像是想要說什么,但一回頭,它就不見了。
  
  而且,每一次都是一樣,說明這是重復的感覺,應當不是“活的”,應該是在死前剎那間所留下的靜止殘影。
  
  另外,根據吉特的描述,再結合楚云升自己的感覺,它出現的時間間隔正逐漸拉長,存在的時間也越來越短,這就意味著,它都在慢慢的消失,最終有可能再也不會出現!
  
  一個念頭出現在楚云升腦海里,被埋在坑里的人,有可能還有人活著!
  
  不管是誰,必須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救活!
  
  尸體很快一具具地被兩人挖了出來,分出男女,各放在一邊。
  
  看著這一具具慘不忍睹的殘尸,楚云升覺得有些對不起它們,別說棺材,連一張破席子他此刻也沒有,只能讓它們穿著破爛的血衣,還是其他活著的血族脫下自己的衣服湊齊的,這才勉強遮裹住傷痕累累的身體草草下葬。
  
  但比起那些連尸首都找不到帶不回走的人,它們也算入土為安了,只剩下死仇未報,這需要楚云升和剩下的血騎們去完成。
  
  “先檢查女性!”
  
  楚云升一邊對吉特說著,一邊俯下身,檢查一具具女尸,首先從布特妮開始。
  
  吉特看著楚云升在陰暗月光下檢查女尸,越發地陰森恐怖,臉色便有些蒼白,腿肚子微微哆嗦,咽了口吐沫,結巴道:“王,我去把帕斯卡爾背來,他好呆算是個醫生。”
  
  “行,那你快去,讓他帶上所有我們還有的醫療藥品。”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道。
  
  這個吉特,堂堂一個血族,通常只有它們嚇唬普通人,還真沒見過他這樣的,打仗的時候到也不十分的膽小,竟然會怕鬼,再者說,這些死尸都是他的戰友同伴,難道說越親近的人的鬼魂越讓人害怕?
  
  只能說是人各有異,有人膽子大到可以殺人不眨眼,卻見到蟑螂或毛毛蟲就嚇得不行。
  
  吉特頓時如蒙大赦,一溜煙地跑出了墳林。
  
  楚云升仔細地檢查著女尸,他的救護知識少得可憐,無非是脈搏與心跳,連瞳孔擴散也并不能確切地看出來,不過,他可以感覺女尸體內的能量,只要有能量波動,就說明還活著。
  
  結果令他很失望,也很困惑,從頭檢查到尾,尤其是布特妮,他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好幾遍,也沒發現一絲的生機,尸體冰冷無比,心跳全無,能量死寂。
  
  接著,他只好又開始檢查男尸,希望能有所發現,這時候,吉特背著帕斯卡爾回來了,楚云升簡單地說明與交待了一下,斷了雙腿的帕斯卡爾神情嚴肅,立即掏出幾件殘存的小設備,其中就有醫用小手電,重新檢查女尸。
  
  “咦?”
  
  楚云升正在翻開小比利浮腫發臭的眼皮,就聽到另外一邊的帕斯卡爾發出一個疑惑的聲音。
  
  ***
  
  這章的名字是不是有點恐怖?今天準備三更,這是第一更,馬上馬第二更,大家一定要投票啊,今晚熬夜也會出三更,雖然昨天夜里頭疼的厲害,但我都備好新買的藥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