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75 天神之怒

年輕的四王子臉色慘白,唰地抽著長劍,刺死一個從它身邊逃跑的貴族,污血賤了一身,陰沉道:“誰都不準后退,違令者,斬!”
  
  它的親衛們立即將所有貴胄逃跑的后路堵死,齊刷刷地抽出重劍,冷漠地盯著它們。
  
  它們的同僚在下面拼命,這些王庭老貴族們卻竟然想著要逃跑!
  
  “四王子,快走吧!仗,打敗了!”一個貴族撲通跪過來道。
  
  “是啊,月爵大人都承認敗了,我們打不贏的!”另外一個貴族哭喊懇求道。
  
  “再不走就不來不及了,王子殿下,回到太陽城,我們還可以從頭再來啊,您放心,我們都只支持您!”第三個貴族顫抖地喊道,
  
  “我不想死在這里,放我離開!你們是什么東西,竟然也敢攔著我!”一個女貴族提著長長裙子,尖銳刺耳的向衛兵叫嚷。
  
  ……
  
  “統統閉嘴!”年輕的四王子,沉聲道:“我們還沒輸,我們還有七十萬條性命!”
  
  說著,它親自走到高崗中間,接過梅爾蒂尼留下的懸空光芒,下令:“菲忒列,準備!”
  
  “伯刺,你要干什么?”重傷的梅爾蒂尼,突然停下腳步,回頭冰冷道。
  
  “月爵,還記得您當年布下封魔死陣時,旁邊就聚集著帝國數百萬充作苦力的平民嗎?很多人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安排,您流放的這二十年來,我沒有一天不在苦讀你二十年前留在帝國大圖書館的研究稿,雖然只懂一點皮毛,但起碼讓我明白了您準備的數百萬平民的用途!”年輕的四王子冷冷道:“今天,十四弟必須死!”
  
  梅爾蒂尼冷漠道:“你根本不懂,你贏不了那個畸形人的!跟我走,我答應過一個人,會安全把你帶回太陽城。”
  
  “月爵,你已經自認戰敗了,軍權自動由我掌控,你已無權干涉!”年輕的四王子面容猙獰地冷笑道:“今天十四弟不死,你以為以后還有機會嗎?菲忒列,開!”
  
  隨著它一聲令下,一名將軍發出旗號,后備軍陣中滿天的旌旗紛紛揚開,露出一個巨大的平原,里面密密麻麻地捆滿了人群。
  
  它們身上帶著沉重的長鏈枷鎖,一個接著一個栓在一起,枷鎖暗沉,將它們身上所有的能量一體壓制,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波動,只剩下一具孱弱的身體。
  
  然而,它們的數量多到恐怖,無邊無際,猶如海洋。
  
  在它們的周圍,大量的騎兵來回巡弋,誰敢弄出一點聲音,便一槍刺死。
  
  “是叛軍!”一個男貴族倒吸了一口涼氣:“七十萬叛軍!”
  
  這時候,年輕的四王子目光陰沉地控制起懸空的光芒,死陣猝然間轟鳴大爆發,海量的生命力源源不斷地從七十萬叛軍身上沖向大陣。
  
  剎拉間,楚云升身后三個血人零維被撐爆,當場死亡,遠在對面的幾個人影也紛紛倒下。
  
  猝不及防,楚云升也沒想到,除了他已經可控的二三十萬大軍生命力,死陣之外,竟然還有更加兇猛數倍的海量命源,并且突然涌入。
  
  這種先前還在逼迫抽取,忽然間,便反過來倒灌命源的戰法,狠毒陰險之極!
  
  而且,命源少了沒有效果,只有海量才能在瞬間令對手來不及防備地沖垮一切。
  
  不但陣中的目標逃脫不掉,形成大陣的王庭大軍也要受到這種忽然反轉的力量重磅沖擊,成為犧牲品!
  
  楚云升反應極快,馬上用自己對死陣的控制權,切斷大陣與血騎等所有封殺目標的聯系,抬頭望向高崗,狠狠道:
  
  “看你有多少命源!有多少,老子吸多少!”
  
  此時,他不能切斷自身與死陣聯系,否則,死陣的控制權瞬間就會被搶走,他不是死陣的創造者,陣封是不認他的。
  
  與此同時,身在高崗親衛重兵保護的四王子,大概也發覺了從七十萬叛軍身上抽出的巨量命源全都宣泄入了楚云升的身體,臉龐極度扭曲,雙眼血紅:
  
  “看你撐多久!它必須死!”
  
  雖然它只懂得一點皮毛,但準備這一天太久了,不顧一切地向死陣灌入洶涌澎湃的命源。
  
  轉瞬之間,三十萬王庭軍陣中,騎士、武士成片成片地倒下,如瘟疫般迅速擴散,零維爆裂而斃!
  
  “伯刺!”梅爾蒂尼轉過身,但身體明顯地傷重地搖晃了一下,指著高崗下的楚云升,冰冷道:“就算你殺了胡爾,它也會殺掉你,你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四王子冷吼道:“我不信它不死,它連樞機都不是!”
  
  梅爾蒂尼默然少刻,冷漠道:“那你就等死吧,算了,我本就不該來這里,做這些早已厭倦的事情。”
  
  這時候,高崗的下方,又一名血人零維爆裂而亡,楚云升心中再一次沉,面若寒霜。
  
  他不知道上面的情況,初步判斷大陸國的軍神發瘋了,準備與他同歸于盡,不惜幾十萬王庭大軍的性命,用它們的殉葬來沖開他對死陣的控制權,向封殺目標強行灌入天量的命源。
  
  楚云升眼眸寒峻,他現在的情況并不妙,雖然海量的命源對他的零維造不成什么威脅,但這里不是節點他有絕對的掌控力,一下子沖進來太多,他如果再分心去攻擊高崗,對死陣的掌控出現一絲的間隙,剩下的血騎必定速死。
  
  但呆在這里不動,更不是辦法!
  
  緊迫之間,楚云升冷然一聲,終于徹底放開對火元氣沖刺三元天巔峰的限制,
  
  并且,第一次主動地全力加速它,令它扶搖直上,直逼樞機源火!
  
  快,動作一定要快!
  
  以最快的速度干掉高崗上所有的人,包括那名軍神!
  
  原先,他就計劃在火元氣徹底沖頂前,毀掉陣封,否則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經受不住樞機之火的燃燒,必將再次全身癱瘓而不能動彈。
  
  這是它在最后關頭一直死死克制火元氣沖頂的最大原因。
  
  他琢磨研究修煉境界到今天,大致地摸索出了一點心得,他的零維太強大了,借用的身體始終跟不上它強大的步伐,從零維中出來的樞機之火,遠遠高于身體所能容忍的極限。
  
  如果他是一個普通的沖擊四元天境界的火元樞機,則就不會存在這樣的問題,普通火樞機不可能有如此他這樣強悍的零維。
  
  他甚至推測過,即便他用純凈的本體元氣改造身體達到三元天巔峰,也未必能承受住得住自己零維的威力!
  
  自己在走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道路。
  
  長遠來看,這不是一件壞事,它預示著更加強大的可能,但從眼前來看,這卻不折不扣地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隨時都將面臨癱瘓!
  
  當然,他之前也已經想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但在此刻的戰場上卻不能用,是準備在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沖擊樞機時派上用場的。
  
  但現在,他必須放開限制了,用無限接近樞機之火的全部火元氣,用他在沙漠自創的第一種戰技,隔著長長的距離,一刀解決掉高崗!
  
  憑著他對能級的了解,唯有接近樞機之火才能辦到。
  
  下一刻,火焰在他身上徹底地燃燒起來,急速地飛攀向無限的巔峰,猶如白熾的烈陽。
  
  曠野四空,天地元氣狂涌而來,洶涌澎湃地鉆入他的身體,速度之快,甚至造成周圍一瞬間的元氣真空。
  
  之后,更遠地方的天地元氣倒灌進來,以楚云升為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無形漩渦。
  
  剎那間,天地元氣劇烈扭曲!
  
  巨大的能量潮汐波動,令天空之上風云變色,炙熱的火元氣將濕地上的水氣蒸發一空,急速吹升上千米的高空,那里,罡風寒冷,氣溫驟變之下,迅速凝聚,形成大片大片翻滾不息的烏云。
  
  它們疊嶂重重,遮星閉月,漫無邊際,黑壓欲出的朝陽!
  
  地面上的王庭大軍,還活著的人,驚恐地望著突如其來的天空異象,悚怖不知所措,而高崗上的貴胄們,帶著敬畏與恐懼的眼神望著四王子,它們以為那是四王子抽取七十萬叛軍生命帶來的天地之威。
  
  這樣想的并不止王庭貴族,后背軍陣看管的七十萬叛軍,也有同樣的想法,它們對正在抽取它們生命的四王子,由此產生一股天生的恐懼。
  
  這一刻,猶如魔王降臨人間。
  
  但也有明白的人,梅爾蒂尼停下腳步,不走了,神情淡漠:“走不了了。”
  
  青色重甲人也停下腳步,冰冷頭盔縫隙中的雙眼,靜靜地望著如熾陽般沖天升起的楚云升。
  
  年輕的四王子面孔扭曲猙獰,瘋狂地運轉懸浮的光芒,瘋狂地向三十萬軍陣傾瀉命源。
  
  “我不信!我不能敗!”
  
  這時候,八九個血跡浴身的人影架著一個鮮血淋漓的人,倉狂中廝殺著爬上略靠近七十萬叛軍的高地,將那個鮮血淋漓的人死死地護在當中。
  
  升起的楚云升繞身熾日般的光芒掠過它們,顯出一個個血肉模糊的臉龐來,尤其是中間的那人,殘破的王甲,在遮天黑暗唯此一亮時,格外的突出。
  
  七十萬大軍中,猛地傳來一陣強烈的騷動!
  
  “是王子殿下!”
  
  “殿下來了!”
  
  “殿下還活著!”
  
  “殿下!”
  
  “殿下!”
  
  ……
  
  高地上被八九個人護住的鮮血淋漓之人,費力地張開眼睛,凄涼地望著黑壓壓的叛軍。
  
  它慘慘地笑著,它救不了這些叛軍,它仿佛都死過一回了,現在或許又要死一回。
  
  王旗騎士虛弱中漫山遍野地爬上來了。
  
  就在這時,七十萬叛軍,飄來一抹凄涼的聲音,向著八九個人架著的鮮血淋漓的人,悲愴喊道:
  
  “殿下!”
  
  “吾王胡爾!”
  
  “我比西斯此生追隨于您,反抗殺嬰,擊國弊亂,今天,永誓不悔!”
  
  “他們抽取我們的生命,遲早也是死,活不了多久……我等將自絕于此,誓不為亂臣所用,為君盡此忠!”
  
  “惟愿我王,勿忘我血,斬盡亂臣!”
  
  “惟愿我王,勿忘我誓,削平王庭,君臨天下!”
  
  “吾王!”
  
  那聲音高喊一聲,隨即被監視的騎士一槍刺中,臨死前大聲道:
  
  “此生侍君,來生再侍!”
  
  ……
  
  緊接著,越來越多的聲音從第一個聲音處擴散開來:
  
  “惟愿我王,勿忘我血,斬盡亂臣!”
  
  “惟愿我王,勿忘我誓,削平王庭,君臨天下!”
  
  ……
  
  “此生侍君,來生再侍!”
  
  聲音越飄越遠,越來越大,雪球般擴散向七十萬叛軍,凄涼而悲愴,壓抑在草原之上。
  
  那鮮血淋漓之人,身體微微顫抖著,緊緊握著已經舉不起來的長劍。
  
  七十萬叛軍,在彌漫的哀音之中,不待監視騎士來刺,紛紛自爆枷鎖,一一自戕而亡,剎那間,血流赤地,天地暗淡。
  
  “惟愿我王,勿忘我誓!”……
  
  烏云滔滔之下,只有那一絲絲悲壯的聲音,在天地之間來回回蕩。
  
  監視騎士呆呆望著黑壓壓七十萬大軍如潮水般地瘋狂自殺,望著望不到邊際的翻滾尸體,手指發抖地竟已拿不住自己的長槍!
  
  高崗上王庭貴族們集體陷入巨大的恐慌,耳朵回蕩全是叛軍自戕前悲壯的聲音。
  
  梅爾蒂尼嘆息一聲,四王子目光黯淡。
  
  “比西斯,我是騙你的……”
  
  那鮮血淋漓之人喃喃自語,淚如泉涌,雙膝跪下,向著集體自戕的七十萬大軍,悲憤交加,指天而言:
  
  “伯刺,梅爾蒂尼,你們聽好,我安臨.奧列普斯.胡爾,今日起改名撒倫,以亡母之靈,我之靈魂,向天神契下死誓,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將你們碎尸萬段!否則永生不如天國,永墮萬世不復之深淵!”
  
  ……
  
  自殺,使得七十萬叛軍命源一一消失在天地之間,不再進入死陣,但楚云升已經在巔峰之中,停不下來了,而且七十叛軍命源漸次消失,他也等不了,沒時間了。
  
  此刻,升入空中,他才看到高崗之后的草原上潮水般自殺的七十叛軍,雖然明白了海量命源的來源,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世界已經瘋狂。
  
  蒼穹之上,帶著烈焰急速升起的楚云升勢如閃電地舉起戰刀,無數流火刀焰拔地飛天而起,呼嘯匯聚,若星辰長河般凝聚成一柄橫天之刀,長如火龍,巨如山巒!
  
  斬!
  
  橫天之刀劈開遮天黑壓,烏云翻滾滔滔倒卷,復開漫天星光,烈焰在后,刀鋒在前,樞機源火閃耀天際,隨著楚云升揮下的戰刀,厲嘯而下,斬向高崗。
  
  雷霆之音沖天擊回,尖銳破耳。
  
  熾熱火浪倒撲地面,空氣撕裂,塵埃凄厲燃燒,彌天滿布!
  
  狂風掀起,席卷大地千軍萬馬,擊沙射石,草飛樹走,山巒點燃,四野瞬間沸騰!
  
  一名王庭貴族,身邊簌簌飄飛燃燒塵埃,呆呆地望著頭頂上恐怖斬來的橫天之刀,喃喃道:“弗羅修撒,天神之怒!”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