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72 刀光如火血若飛霜

^
  
  楚云升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著見迪爾,更沒想到迪爾帶領血化騎兵用了什么辦法,竟可以擾亂布特妮肖納他們,使得符陣突然斷裂而失效。
  
  第一感覺與血族自身有關,他們都是同一種族,或許還能牽扯到命源,倉促之間,楚云升想不通透,也沒時間去想。
  
  失去六甲之陣的保護,他與血騎的性命岌岌可危!
  
  楚云升不知道包圍圈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王庭騎兵,但他感覺得到汪洋般涌動的天地元氣,人數將多到可以令他身后所有人絕望。
  
  嘴角掛著一絲嘲笑的迪爾,只遠遠地照了個面,立即調轉馬頭,逃之夭夭,等楚云升快速抽出戰馬背后的強弓,想要射死他的時候,金燦燦的王庭騎兵斜刺刺地從夜幕騎兵奔陣的縫隙中不斷涌現,鋪天蓋地猛烈地沖擊開來。
  
  這個舉動,更加讓楚云升堅定了自己的猜測,迪爾的出現就是為了擾亂布特妮等血騎,破壞符陣。
  
  主攻的力量,依舊是王庭大軍。
  
  但此刻,他與胡爾都深入了軍陣之中,身陷重圍,除了決死拼殺,不再有第二條退路可走。
  
  剛剛走出沙漠的眾人,疲倦不堪,只有渺渺幾百騎兵,其他都已淪落為步卒,王庭大軍甚至不需要有任何嚴密的陣型,就能輕易地將他們絞殺干凈。
  
  但再往前強沖了一段距離,楚云升就發現情況十分的不妙,胡爾口里的軍神果然狠絕,對付他與胡爾這只已經自廢武功的殘軍,仍絲毫沒有放松的意思,不僅包圍人數數量恐怖,更仍有古怪的陣型!
  
  身在汪洋大海之中,楚云升看不出陣型的任何玄機,他所能見到的,永遠是巨大死陣中微微的一小角落。
  
  然而,他卻發現身后的血騎們生命活力正在漸次消失,包括他胯下的這匹忠誠的戰馬,每一分每一秒,仿佛都在變得更加蒼老,每邁出一步,都比上一步明顯的更加吃力。
  
  生命之陣!?
  
  楚云升腦袋中閃過一個從未有過但自己又確實曾經意識到過的名字,不由得大為吃驚。
  
  難怪胡爾叫它天下第一死陣,海國樞機也頗為忌憚!
  
  如果說樞機生命與“凡人”之間,還有什么地方會有交集的話,那只有一個:命源!
  
  它深奧卻不神秘,人人都有,普遍卻不弱小,威力無界限,統治萬物生死,強如巡天的影人,被他吸干了命源,不沉睡也得半死不活!
  
  而現在,這位大陸國軍神布下的死陣,正無時不刻地抽取著眾人的生命力。
  
  這是萬無一失的絕殺之陣。
  
  王庭大軍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拖著他們,拖住足夠的時間,他們必將不戰自衰而亡。
  
  楚云升顧不上去驚訝竟真有人弄出了這種大陣,他得馬上想辦法沖出去!
  
  所有人當中,他所受到的影響最小,幾乎感覺不到生命力的流失,這是他此刻最大的持仗,以他零維空間的空前強大,就是影人也慘遭過失敗,即便因為漆黑石碑傷了一地,也不是它一個什么軍神布下的死陣可以抗衡的。
  
  楚云升當機立斷割破自己的大腿,向胯下的戰馬輸送血液,這是他到目前為止,唯一知道能夠向血化戰馬輸送命源的辦法,還是因為戰馬由血族血化而來的特殊體質的緣故。
  
  身陷重圍,靠兩條腿,沒辦法沖得出包圍,沒有戰馬的速度耐力與沖擊力,黑壓壓的數不清王庭大軍,耗也把他耗死了。
  
  得到楚云升命源補充的戰馬再次恢復生命活力,向重重疊疊的王庭騎兵軍陣猛沖,但他身后的血騎與胡爾等人,速度越來越慢,一次又一次地被圍困在重圍之中。
  
  這時候,布特妮與肖納相互對看一眼,沉默無言中,用血族對生命力的理解與掌控,決然地齊齊集中爆發出最后所有的生命力,猶如一生的生命中最為耀眼的一刻,以無比驍勇的氣勢,慘烈地撞向王庭騎兵洪流。
  
  他們以生命一瞬光輝為代價,打開一道缺口,并馬不收蹄地決死沖向騎兵大陣之后嚴陣以待的金甲武士步兵方陣,再一次以血肉之軀,為楚云升掀開第二道缺口。
  
  短短的幾十秒時間,血騎們的尸體橫鋪地面,一具具撞掛在金甲武士們長長槍尖上,像是被挑死的飛蛾。
  
  “王,快走!快!沖出去!”
  
  肖納砍斷洞穿他身體左側的長槍,從戰馬上墜落下來,死死地用身體背抵著金甲武士們的盾牌,不讓它們將缺口合攏。
  
  他的頭盔早已被劈開,頭發撒亂在肩頭上,血液順著額頭流過高高腫起的眼眶,幾乎看不到那雙曾經堅毅的眼睛,那里只有一條擠在一起的瘀紫縫隙。
  
  他的頭發也在迅速變白,生命在他身上急速流失,但就這樣,仍用他連劍也再舉不起來的力量,半昏厥地,用殘破的身體死死抵住金甲武士們的盾牌。
  
  “快走啊,王!不能讓我們白死!”
  
  肖納腫起的嘴巴,一張開便汩汩地流出腥紅的血液,雖然用盡了力氣再嘶喊,卻仍然含混不清,越來越小:
  
  “王,一定要替我們報仇……殺光它們……”
  
  越來越多的血騎落下戰馬,他們的生命光華已過,已經沒有力量再坐在戰馬上作戰,紛紛跟隨他們的隊長肖納,披頭散發,以身體為肉盾,掙扎著抵著金甲武士們的盾牌,用一個個生命的消失來拖延著缺口被堵上的時間。
  
  “王,您要替我們報仇!”
  
  他們用這樣的話,來激勵他們最后的意識清醒與堅持。
  
  血騎決死的忠誠與勇氣,飛快地傳染到紫金騎士們身上,它們拖著越來越衰弱的身體,一個接著一個地加入肖納等人的行列,用它們的身體,也為它們的王,拖住血騎們沖開的缺口。
  
  但它們沒有說話,默默地一個一個死在它們昔日的戰友王庭大軍的槍尖上。
  
  然而,胡爾的坐騎已經邁不動足蹄了,它的頭盔斜斜地掛著腦袋上,染滿了血跡,碎發散開,仰頭望絕天空,隨著虛弱到極點的騎獸一起緩緩倒下……
  
  布特妮身上插著觸目驚心的箭鏃,血液順著馬鐙滴滴地流淌在濕地上,用盡她此生最后的力氣,刺死了楚云升背后的最后一個紫金騎士。
  
  這些不要命的騎兵們重點圍堵著戰力最強的楚云升,死也要擋住他突圍的腳步。
  
  她一直默默地為楚云升清理著阻攔他的敵人,而現在,她已經沒有力氣了,生命也到了盡頭,快要死了。
  
  在楚云升終于殺清了擋在他一人身前重重疊疊并拼死不肯退的王庭紫騎后,回過頭時,布特妮晃晃的身體,搖搖欲墜,臉上慘無血絲,已經在彌留之際,卻艱難地對楚云升露出一個微笑。
  
  然后她丟下生死不知的文蘿,和衰弱之極的戰馬一起,如同蒼老的戰士,搖搖晃晃卻堅定地迎向轟鳴沖來的另一批黑壓壓的紫金騎士群。
  
  漫天煙塵中,她大概是要想為楚云升最后擋一下滾滾追來的鐵騎洪流,哪怕是螳臂當車……
  
  “駕!”
  
  楚云升狠狠地一刀拍擊戰馬,冷酷冰極地如箭矢沖過缺口,沖過那一雙雙流滿血液的臉龐,風雷電掣。
  
  那一刻,刀光如火,血如飛霜。
  
  望著他越來越遠去的背影,在視線中漸漸消失,血騎們紛紛倒下。
  
  其中一個血騎被十幾之長槍齊齊刺死的時候,突然向著楚云升的方向大喊:
  
  “王,告訴長老營地里的小約瑟,他父親不是個孬種,不是膽小鬼,不,不是叛徒……”
  
  隨即,他們淹沒在金甲武士燦爛的金色光芒中。
  
  殺聲震天!
  
  滾滾而過紫金鐵騎洪流,如石擊卵地撞飛布特妮單薄的身影。
  
  紫金騎士相繼倒在血泊之中,步卒被屠殺。
  
  胡爾舉起血跡斑斑的重劍,慘笑著架向自己的脖子。
  
  天際邊,浮掠出一絲晨光。
  
  在那一絲晨光下,沖出包圍大軍的楚云升,一塵絕跡,筆直地拉向高高的山崗,勒轉馬頭,回望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王庭大軍。
  
  晨光轉瞬即逝,星光依舊清冷,楚云升冰寞如寒霜的眼神凌厲閃動。
  
  他看清楚了,看清楚了大陣輪廓!
  
  原來如此!
  
  戰馬嘶鳴一聲,再一次奔回無邊無際的萬軍陣線。
  
  遠遠望去,層層疊疊的金甲盾牌延綿如橫亙的山峨,列陣以待,長長的槍尖攢動如天辰上的繁星。
  
  他仍舊不知道王庭大軍到底有多少人,但延綿不下數公里,絕不少于二三十萬!
  
  &nbs;而他此刻,一人一騎,飛馳著一道孤零的塵煙,沖向滄海一般的大軍,便如那渺渺的一粟!
  
  但,此時這刻,三十萬大軍布下的死陣突然起了變換,龐大的命源開始向楚云升不可抗拒地反轉倒流。
  
  接近巔峰的火元氣第三元天境界急速攀升,沖刺!
  
  胯下的戰馬急速地膨脹,龐大命源涌入,令它在剎那間,仿佛充滿了奔馳的力量!
  
  洪水一般的生命力,猶如沖垮一切的奔流!
  
  ***
  
  第二更,晚上更新。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