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869 只有上帝才知道

^
  
  通體黝黑的火龍飛貫長空,耶耶地刺耳的尖叫聲像是獵殺后的得意,大概是吃飽了,戲謔地玩弄著地面上藐小的爬行“生物”,并不急于攻擊捕殺。
  
  它外形與眾不同,不像其他翼龍的翼膜連接著四肢,而是獨立分開,粗壯有力,很輕易地便能撕開獵物,并且有著翼龍們很少有的長長尾巴,像是一條犀利的火煉錐,死在它尾椎之下的騎士多不勝數。
  
  楚云升右手拉開弓弦,左手食指按著箭尖,目光順著箭體隨著火龍移動。
  
  在他身邊兩側,靜靜地懸浮著十只利箭,他只準備用一只到兩只,其他以防不測。
  
  匆匆路過的騎士們喘著粗氣默默地看著楚云升,眼神復雜,有人希望楚云升一箭射穿空中的魔鬼,有人卻有希望不應該是地球人來做到。
  
  它們畢竟還有大神官。
  
  ……
  
  火龍并沒有發現楚云升亮起的箭鋒,它太驕傲了,蔑視地面上所有可憐的爬行生物。
  
  它就是空中的霸主,在它的肆掠下,這些爬行的生物除了四散奔逃,沒有第二種可能。
  
  楚云升將弓弦拉開到最大,三元天火境界的上層元氣聚攏纏繞在箭支上,燃燒如美麗的長蛇。
  
  一秒,兩秒……元氣能級飛速地攀升著,不斷上沖嘯云箭所需的最小門檻。
  
  火龍終于感覺到一絲的不安,它如拳頭般的眼睛飛快地搜索著地面,顯得怒不可歇,仿佛對卑微的爬行生物竟敢冒犯它,感到恥辱。
  
  元氣波動的越來越強烈,火龍似乎能感應到一般,轉動的眼球突然死死盯著地上的一個黑點,然后帶著高昂的尖叫,呼嘯俯沖直下。
  
  楚云升巋然不動,鎖死它筆直沖來的身影,弓弦上極光閃耀,能級加疊突破,松開弓弦,燃燒的箭蛇如怒火般勁射而去。
  
  一箭嘯云!
  
  很多年前,他便能用嘯云之箭射穿五族的飛行器,如今更加的嫻熟。
  
  他的箭術更是在劍術之上,百發百中!
  
  火龍的瞳孔中很快便出現似是要破天而去的燃燒之箭,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它張開兇猛的嘴巴,想要噴出一團熔巖般火焰,攔住那支奇幻瑰麗的小蛇,但它忘記了計算速度!
  
  嘯云箭破空的厲嘯,撕裂著所有人的耳膜,離開弓弦的下一瞬,便突破了音障,稍微靠近一點的美國士兵們耳朵竟震出了血花。
  
  肅!
  
  火龍的火焰尚未噴出嘴巴,嘯云箭便洞穿過去,在高空中,爆裂出一團燦爛的煙花,將俯沖的它一臉掀翻十幾個跟頭。
  
  一條血洞,森然地出現它的額頭上。
  
  但它竟然沒有死,撲騰著翼膜,尖聲的怪叫,到處噴著火焰,像是打翻的煙花。
  
  這些畜生強悍如斯,在楚云升的意料之中,伸手抓取第二只箭。
  
  天空上的火龍完全被激怒了,失去了理智,狠毒地看著地面上的楚云升,凌空摔打翻轉,漸漸平穩后,立即收起翼膜,將身體裹成一條利箭,以最大的速度向地面上沖去。
  
  楚云升第二只弓箭已經在弦上,戰刀也被他抽了出來,插在一邊。
  
  這些火龍的確很強大,嘯云箭一箭竟也射不死它,但他今天必須殺死這只火龍。
  
  拉開弓弦,急速攀登能級,有了剛剛的突破,翻滾的元氣稍未平息下去,只需要一小段的時間便能重新回到需要的能級,如果不是元氣量不足,甚至可以連射。
  
  隨著火龍越來越接近地面,周圍的騎士們急忙四散開來,但楚云升仍死死地站在原地不動,令火龍似乎越來越憤怒。
  
  多年的廝殺經驗令楚云升直覺到,在火龍撞上他之前,他要射出第二箭可能差一點點時間,本想催動戰馬移動一下,但馬上改變了注意。
  
  想法的操控下,在他身體周圍,突然騰空出現一只巨大無比的火焰化霸王龍,甫一出現,便朝著火龍噴出長長的烈焰。
  
  這只是一個徒有虛表的景象,殺傷力等于零,但火龍明顯的一頓,猛地張開翼膜,像是要騰躍躲避一下。
  
  這時候,第二只嘯云之箭,從火焰化的霸王龍口里順著徒有虛表的烈焰中奪空而出。
  
  烈焰消散,嘯云箭收攏霸王龍的火焰縮回箭體,破云直上。
  
  這一箭,火龍來不及躲避,慘烈地迎頭撞上。
  
  !
  
  暴虐的火元氣在半空中宣泄開來,將地面上旗幟吹得東倒西歪,人們再望過去的時候,只見不可一世的火龍翻滾著墜入沙地,撲騰地著翼膜,凄厲的慘叫。
  
  刺耳的慘叫聲,像是一種催命符,令空中其他翼龍嗖地一聲,集體飛向高空,驚疑不定地看著地面。
  
  楚云升體內的本體火元氣差不多也消耗干凈了,趁著最后一點力量,驅動戰馬飛馳過去,一刀砍下垂死火龍的腦袋。
  
  正在經過的后軍,大多都是從弗羅修撒新征召的平民,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震驚地鴉雀無聲,靜謐一片。
  
  等到楚云升砍下火龍的腦袋,后軍中才漸漸響起竊竊私語:
  
  “它竟然殺了魔鬼?”
  
  “聽說它是畸形人?”
  
  “嗯,據說是異神靈的行走。”
  
  “太可怕了,離它遠點。”
  
  ……
  
  血騎們休息后,圍攏上來,想要將火龍的尸體拖走,這是一種象征。
  
  “別亂動!”
  
  楚云升握著刀柄,沉聲道:“讓醫生來,抽我的血給受傷的兄弟治療,其他人都別亂動。”
  
  “王,出什么……?”肖納詫異地警覺起來,保持原樣,但四下小心地偷偷打望。
  
  楚云升再次道:“別亂看,該干什么去干什么。”
  
  而他的目光一直靜靜地望著一個方向。
  
  在綠洲叢林的邊緣,他們沖出來的人工開辟的通道間,隱約地站著一只外形如速龍的恐龍,身長約兩米左右,長著綠色的羽毛,但沒有飛翼。
  
  楚云升不是恐龍學專家,叫不出它的名字,但這只恐龍給他的感覺和所有的恐龍都不一樣,甚至和腳底下死去的火龍都不一樣。
  
  因為,它自始至終都站在那里,默默地看著,像是一個人一樣地看著。
  
  這種感覺讓人毛骨悚然,它只是一只恐龍,卻正在與自己沉默對視!
  
  片刻之后,楚云升震驚地發現,它忽然低下頭,用形如鐮刀般的靈活前爪,從地上撿起一件大陸國騎士留下的武器,端詳了一小會,再看自己一眼,慢慢地隱入密林。
  
  它的動作很平穩很協調。
  
  有智慧的恐龍?
  
  楚云升心中突然荒誕地想到。
  
  怎么可能呢?
  
  他又搖了搖頭,應該是碰巧吧,到目前為止,原來的地球上出現過的智慧生命應該只有人類。
  
  血族的醫生很快拖著疲倦的身體趕過來,它們其實也是血騎成員之一,為了獲得更強的進化能力,在悠久的生命中許多人兼有醫學的學位。
  
  敬畏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他取出隨身的針管,在請示后,從楚云升的手臂上抽出血液。
  
  “我去找胡爾,你們盡快救人。另外,肖納,你去找一下鮑爾,我剛才沒看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著?讓他從美軍士兵中幫我找幾個了解恐龍的人。”
  
  楚云升收回手臂,飛快地交代著。
  
  如果在一萬個中國人當中想要找到一個十分了解恐龍種類的人,或許很困難,但要在美國人中找到一個,幾率卻很大,這些大兵念書的時候,各種各樣的奇葩愛好是很少有人阻攔的。
  
  見到胡爾時,它正解開護甲治療傷口,速龍的利爪下,大陸國的鎧甲依舊脆弱。
  
  楚云升不多廢話,開口便道:“胡爾王子,事情超出我的意料,我想知道你們關于魔鬼傳說的所有資料。”
  
  胡爾深邃的目光看看楚云升,道:“你是想知道傳說中魔鬼的模樣吧?”
  
  楚云升點點,嚴肅地看著它。
  
  &bsp;胡爾揮手推開替它治療的醫官,沉思片刻道:“我沒辦法告訴你太多,關于魔鬼的記載,宮廷中保存的古文典籍少得可憐,而且我只是一個王子,不是所有典籍都能看到,但神殿中,有一本神靈之書,除了大神官,據說只有七王姐看過,它上面記載了很多天神與魔鬼的戰役,魔鬼具體的模樣也被記錄在神殿的秘殿,我所知道的只是從七王姐那里得來的只鱗片狀。”
  
  楚云升皺起眉頭,道:“又是那個公主……算了,等到我們打到太陽城再說!”
  
  胡爾聞言苦笑一聲,目光看向一地的殘兵敗將。
  
  楚云升默默地抬起目光,望向休整的軍隊,道:“來的時候,我粗略地看了一下,大約折損了一半以上。今天這件事必有蹊蹺,所以我才來問你。龍卷風與流沙漩渦和普通的自然現象不同,能量擾動極為劇烈,進去就是死,偏偏在我們靠近綠洲時出現,但明顯又不僅僅是沖著我們來的,能活下來一半的人已經不錯了,這只軍隊是臨時拼湊起來的,剩下來的人也算經歷過生死,整體戰斗力不會比之前差。”
  
  三軍之中,損失最為慘重就是臨時招募的平民,很多人嚇傻了,腿軟動彈不了,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肉食性恐龍撕成碎片。
  
  胡爾點了點頭,嘆息一聲道:“未過沙漠,先死一半,一千年前的驅猛王皇帝北征嗷卡人帝國時也曾慘如此敗過。”
  
  楚云升不知道說什么,這個時候,它還能用它老祖宗的事跡來激勵它自己,果然都是屢敗屢戰的強人。
  
  見楚云升不說話,胡爾忽然抬頭道:“剛剛聽說你射殺了天空上的那個惡魔?”
  
  楚云升點頭:“那個畜生必須死,否則往后,你們的人我管不著,我的人不再會有勇氣與這些畜生決死一戰。”
  
  “應該還有大神官的緣故吧……”胡爾眼底突然閃過一絲驚訝:“你還真想與魔鬼相戰?那是神靈才能拯救的戰爭!”
  
  楚云升淡淡道:“我只是擔心,而且,如果那些恐龍就是你們所說的魔鬼的話,雖然它們的確很強橫,但你們的神靈也依舊太不值錢了。”
  
  胡爾默然不語,似乎也意識到有所不對的地方,傳說畢竟與真相往往相差萬里之遙。
  
  這時候,肖納帶著一個約莫二十歲的年輕美軍士兵匆匆趕來。
  
  一下馬,肖納便說道:“大人,鮑爾受了重傷不能來,這位是一等兵約菲列,斯布爾上校推薦的人。”
  
  楚云升看了約菲列一眼,見他身上雖然帶著傷,但眼神里卻透著興奮,這種興奮自然不是因為見到了自己,而更像是那種多年愿望得到實現的滿足。
  
  “你真的了解恐龍種類?”楚云升見他年紀不大,有些懷疑,在他的印象中,不論什么專家,那都得頭發發白,掛著一連串的頭銜的那種。
  
  約菲列搓著手,臉頰潮紅道:“大人,我從小就喜歡恐龍,我家里收集的恐龍模型可以堆滿一間屋子,對了,高中的時候,我參加過一個活動,在澳大利亞挖出一只閃電獸,我偷偷保留了它的一個牙齒,你看就是這個。”
  
  說著,他從脖子里掏出一個巨大鋒銳的牙齒,舉起來向楚云升與肖納展示。
  
  楚云升點點頭,道:“那行,就你了,我給你畫一個恐龍的模樣,你看看能不能叫出它的名字,并告訴我它的特性。”
  
  “大人,您請等一下。”約菲列轉向肖納道:“肖納隊長,我就說大人會看中我的,說好的面包呢?”
  
  楚云升頓時一頭黑線,還以為他一直興奮的神情是因為對恐龍的濃烈興趣得到親眼所見的緣故,誰想竟然是因為肖納答應給他一塊面包!
  
  肖納從包里摸出一塊帶著黃油的面包,那是血騎的特供,約菲列像是寶貝一樣拿在手里,小心翼翼地用布塊包好,收到自己的軍包里,然后抬頭警惕地看著楚云升道:“大人,您說吧,不過,我要是認不出來,這塊面包您可不能再要回去了。”
  
  楚云升感覺自己遇到了一個騙子,但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用流火刀鞘尖在沙地上將與自己對視的那只恐龍外形畫了出來,道:“它前足外形像是鐮刀,我畫的不像,另外它有羽毛,墨綠色,但沒有翼膜,嘴巴是這個樣子……”
  
  約菲列目光緊緊地盯著沙子里的恐龍圖形,摸著下巴,捏著嘴,突然道:“大人,它是不是看起來像是速龍?我知道了,這是奔龍,要不就是年代再往前一點的傷齒龍,在東方的中國曾發現過一具完整的化石,它們被稱之為最聰明的恐龍,有人甚至認為它們可以進化為恐龍人!”
  
  楚云升心中一沉,鎖緊眉頭道:“恐龍人?怎么可能?”
  
  約菲列神情專注道:“為什么不可能呢?它們在地球上存活了一億六千多萬年,如果不是大滅絕了,有誰能擋住它們其中的一個物種進化出智慧呢?它們在末期已經是溫血動物了!如果不是它們滅跡,說不定都不會有我們人類!”
  
  楚云升下意識道:“它們是如何滅絕的?”
  
  約菲列楞了一下,攤開雙手,無奈道:“您真問住我了,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人搞明白過,誰知道呢?說不定是上帝不喜歡它們了,厭煩它們了,只有上帝才知道。”
  
  楚云升眉頭一跳:“上帝?”
  
  他想起了那個毀天滅地的拳鋒!以及,那只霸王龍驚恐逃命的眼神。
  
  六千四百萬年前究竟發生了什么?好像骨骸六序也提到過一次。
  
  楚云升站起來,看著遠處的天空,如果說還有人能夠知道一點點當時發生了什么,大概只有最干凈最原始的第一紀人類了,甚至更前,而不是他們這些后來的參雜太多諸如卓爾星人血族等東西的“山寨品”。
  
  “等等,我為什么要用“干凈”這個詞?”
  
  ^(未完待續。)
  
  
[xs52]